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坑儿子的爹
    接过萧成递来的裘皮,萧凌天亲手为皇太后盖在腿上,这才问道:“母后,可会觉得寒冷?”</p>

    “不冷,暖和着呢。”皇太后收回落在不远处萧逸尘和萧慕星两兄弟身上的目光,摸摸腿上的裘皮笑道:“每次看到他们两兄弟在一起,别说是身上不冷,连心里也暖和的很。”</p>

    回头看了眼正在说笑的两人,萧凌天的脸上也露出几分笑容,但转回来时,却故意露出不满的表情,叹息一装腔作势般说道:“母后是看的高兴,可儿子却是高兴不起来。您看看,青龙儿那混小子,见到谁都是笑脸相迎,唯独见到儿子的时候,那是三句话就能被他气掉半条命。哎,难不成上辈子这混小子在儿子家里做个整天挨打的奴才,今生是来讨债的?”</p>

    “说什么胡话呢。”皇太后眼中虽是笑意,嘴上却嗔怪的说道:“能有慕星和乖孙这样的儿子,你就偷着乐吧。哈哈……”</p>

    “母后,你就宠着那混小子,连儿子都不要了。不行,明日儿子就让他滚蛋去南疆镇守总督府,省的在这里碍眼。”萧凌天装出生气的样子。</p>

    “你敢!”皇太后把眼睛一瞪,伸手就戳向萧凌天的脑门,“你敢把哀家的乖孙再弄到什么南疆西疆的去,哀家就把你的腿都打断。”</p>

    “儿子不敢,儿子不敢。”萧凌天急忙拱手讨好,哄得老人家心情大好。</p>

    像是想到了什么,皇太后的目光在附近各席上来回扫视,最后定格到了跪坐在萧逸尘左首第一席边上的玉潇湘身上,发觉小丫头正无聊的东张西望,便压低声音说道:“皇儿,可是那丫头?”</p>

    顺着皇太后的目光一看,萧凌天便点点头,同样轻语道:“就是那个丫头。光论容貌,怕是倾城、楚楚也就能打个旗鼓相当吧。”</p>

    “长相倒是清秀水灵,就不知人品如何了。”皇太后微微点头,“他日哀家要找个机会,让她进宫来看看。”</p>

    “那母后可得等一等,那丫头还未学会宫中礼仪,若是惹了什么事,到时候怕是青龙儿又要跳出来护短,反倒让母后为难。”萧凌天婉转的劝说。</p>

    “只是看一看,又不是要她做什么。礼仪不懂可以慢慢学,人品如何一观便知。哀家的乖孙,可不是什么女子都能配的。”皇太后不满的瞪了眼萧凌天。</p>

    “是是,母后做主就好。”萧凌天急忙败退,心中却在想:“青龙儿,老子可是给你打过掩护了,母后火力太强,你可怪不得我,自求多福吧。”</p>

    幸亏萧逸尘到现在还一无所知,若是知道自家老爹先是把他卖了,现在又轻描淡写的撒手不管,怕是立刻就会跳起来把自己家的混蛋老子给吃了。</p>

    又过一会,发觉到处追着哥哥们玩弹飞游戏的小凤凰也已经气喘吁吁收回那凤凰彩羽,回到自己的席位上大口喝茶,萧凌天对身侧的大总管使了个眼色。</p>

    心领神会中,大总管上前一步,扬声喊道:“陛下有旨,诸位皇子公主归席。”</p>

    一听这话,萧逸尘回头看了眼萧凌天,发觉他正对他挥手,便与萧慕星和南宫楚楚说道:“老家伙要训话,先给他点面子。这几次我弄完宫里的事,就去东宫找大哥和楚楚说话。”</p>

    “随时想来就来,好酒好菜给你备着。”萧慕星笑着摆手中,目送萧逸尘大步向自己的席位走去。</p>

    片刻后,众人皆已落座,就连玉潇湘都跪坐在萧逸尘的侧后,随时为他斟酒,而星儿月儿等人,也跪坐于他二人身后。</p>

    此刻帝国圣君萧凌天和皇太后居中而座。在其两人身侧则是德皇贵妃和慧皇贵妃。两位皇贵妃,前者看起来妩媚动人,后者则端庄持重,明显属于两种人。若是只看容貌,到正是女人最美好的岁月,足以倾国倾城。而在她们身侧,才是其他贵妃与妃子们的坐席。至于位分更小的嫔妃,也就能在远角凑个热闹。</p>

    皇子与公主们的席位则分列成两行,正好在中央两侧,将场地围成个凹字形。太子斜坐在萧凌天附近并不在皇子之中。左侧首位是萧逸尘,他对面的席位此刻还空着,想来是长公主的席位。接着便以年纪排序,一左一右各自安坐。</p>

    包括玉潇湘在内,各自带来的近身女官早已经将诸人面前的酒樽倒满。圣君、皇太后、太子、太子妃、萧逸尘以及空着的一席皆是三足紫金樽,其余皇子与妃位以上的后宫妃子都用金樽。剩下的,也就能用银樽。可见,即便是家宴中,依旧等级森严。</p>

    等到太子萧慕星携南宫楚楚拿起酒杯离席而出,萧逸尘等人尽皆持杯站起。</p>

    “儿臣恭祝老祖宗万寿无疆,恭祝父皇安乐康泰。”</p>

    同声之中,众人皆双膝及地,恭恭敬敬的持杯低头。</p>

    “好好,都起来。今日家宴,皇儿们无需多礼。来,与为父满饮。”</p>

    “谢父皇,满饮。”</p>

    回应声中,众人皆将爵中美酒一饮而尽,这才各自起身回坐。</p>

    “呜~~又是水果汁,我也是男子汉了,为什么不能和三哥一样喝酒?”忽然间在最后方的小正太,不满对自家身边女官抱怨的声音响起。</p>

    前席上刚刚站起的齐妃神色一变,转头就皱眉说道:“廉儿,陛下与老祖宗在此,怎看无故高声喧哗。”</p>

    说完之后,齐妃又急忙向萧凌天跪下,柔声说道:“陛下,廉儿年幼,不懂礼仪,还望陛下宽赦。”</p>

    “嘻嘻,陛下,这都十岁了,还不懂礼仪呢。也不知道是怎么教导的?”妩媚的凑到萧凌天身边,慧皇贵妃宇文琪貌似执酒时无意言及。</p>

    边上的太子看了眼趴在地上的齐妃,见萧凌天还未说话,便拱手温言说道:“父皇,今日本是家宴,本就没那么多规矩。小九年纪幼小,稍稍礼法有碍,也不算什么。请父皇明断。”</p>

    “还明断什么呀。齐妃你也起来,不就是小家伙闹腾一下嘛。谁家的小东西不闹腾?”萧凌天摆摆手,不介意的示意齐妃起身。</p>

    “谢陛下恩典。”齐妃这才在女官的搀扶下起身。</p>

    </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