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国之利
    &s;&s;&s;&s;[]

    &s;&s;&s;&s;“三哥打仗那么厉害,他们当然怕你喽。”舔着指的倾城似乎也被吸引,眨巴几下美眸想当然的说着。

    &s;&s;&s;&s;“傻丫头,你会惧怕三哥吗?又或者说,你看到帝国的星舰时,会感觉恐惧吗?”萧逸尘淡然笑着望向倾城。

    &s;&s;&s;&s;像是看白痴样盯萧逸尘,皱起黛眉的倾城依旧不解“为什么要怕?那些星舰本来就是保护咱们不受坏蛋入侵的呀。”

    &s;&s;&s;&s;“对!那些星舰就是保护咱们的。可是,在同样已经成为‘帝国子民’的‘东疆子民’眼,那些星舰是恐惧存在的根源!”萧逸尘说完之后,转向萧凌天,沉声作揖说道“圣君,臣恳朝廷放缓对东疆各星域掠夺性开发,将资源转化到,各行星人口署对于普通原民的援助;责令刑部务必要在东疆各行星所有城市设立捕盗厅、议罪厅、囚罪所;立刻消除各行星所有城市巡城营以战时状态延续至今,集抓、审、罚于体的权力;责令礼部必须展开以宣扬多民族联合为核心的国策;责令吏部全面审核东疆下至十二品小官,上至星域大都督的政绩,去腐留精,绝不让贪官污吏再度破坏民心。若能将民心收拢,哪怕是东疆开发缓上百年,未来千年、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帝国将永立不败之地!!”ii

    &s;&s;&s;&s;“儿臣附议!”萧慕星几乎是在萧逸尘话说完时,便已经跪伏在地上。

    &s;&s;&s;&s;“你们两兄弟都起来,为父自认还不是昏君,能分辨出好坏。”萧凌天摆让两个最看重的儿子起身,这才摸摸胡子说道“青龙儿所提国策确为当务之急,只不过涉及数部,也不能草率。这些日子,青龙儿你便多去东宫坐坐,和你大哥写个详细的折子出来,再……”

    &s;&s;&s;&s;“免了!”萧逸尘还不等萧凌天把话说完,就摆摆脸怕怕的说道“父皇,你知道儿臣是最怕麻烦的,特别是这些绉绉的东西,那绝对是头痛到脚趾。所以,还是交给大哥吧。东宫养了那么多属官,又有大哥监控,还会出什么乱子不成?最重要的是——军政分离是国策,本王可是帝国星辰军联合指挥总帅,伸到民政里去,您就不怕儿子我,脑子抽,神经跳,造反把你赶下台?”ii

    &s;&s;&s;&s;“哈哈,臭小子!你想要老子这张椅子,现在就给你坐坐如何?”萧凌天眉头挑,拍拍屁股下面的腿龙椅,满脸都是挑衅的神。

    &s;&s;&s;&s;施施然拿起酒杯,萧逸尘喝了口才说道“还是留给你坐吧。两岁的时候儿臣就坐过,硬邦邦的,哪有软垫舒服。儿臣的屁股金贵着呢,不像你大概都坐出屁股老茧喽。”

    &s;&s;&s;&s;“哈哈哈……”

    &s;&s;&s;&s;“混小子!”

    &s;&s;&s;&s;众人的哄笑声,萧凌天笑骂声,但眼神的宠溺却更多了几分。

    &s;&s;&s;&s;笑声落下时,萧慕星略带担心的语调响起“三弟,你的心思我和父皇都能了解,可题是那些渊阁、弘馆、御史台的言官们怕是……可有什么妙策应对?若需要为兄,直管说来。”ii

    &s;&s;&s;&s;萧凌天也在边上点头,目光再度落到了萧逸尘的身上,而后者则把摊,用很奈的表情说道“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两头都能圆的好事。不过是吃几份劾,本王吃劾就和别人家喝水样。就凭他们那些喷喷吐沫星子的,还真能把本王吃了不成?要是不过分,本王就罚个俸禄,最好回家闭门思过几个月养清静。要是过分,那就让他们知道,嘴皮子再能翻,还能大过拳头不成?本王可是出了名的,有理说理,没理打人,油盐不进,莫可奈何,星辰之下第痞子王!”

    &s;&s;&s;&s;“哈哈哈……混小子!真是被你气死!”在众人的哄笑声,看萧逸尘还脸得意的拱向众人致谢,萧凌天抬遥遥指向他,虽是在责骂,可任谁都能看出那份宠爱。

    &s;&s;&s;&s;望了眼似乎还有些犹豫的萧慕星,萧逸尘举起酒杯说道“大哥,你是个谦谦君子,当然觉得小弟这套不行。可题是,有些人你还就不能和他做什么君子。就比如这事吧,小弟这跪,而且特意传到星讯上去,为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告诉天下百姓,你们有冤枉,吏部的混蛋官员不管,还有咱们萧氏皇族管!小弟可是顶着代太子巡边,又受父皇密旨行事。不信你去看看星讯上,对于咱们圣明的父皇,加上仁厚的太子殿下,那歌功颂德的可不是个两个。造势都已经做好了,那群言官还能怎么样?真要把本王吃了,怕是本王还活的好生生,他们就要被那些义愤填膺的普通百姓给拆了。所以,就当是演个过场吧。稍微掉了点面子,若能够换来东疆哪怕人对帝国的拥戴,怎么算都是最划算的买卖呀!”ii

    &s;&s;&s;&s;“哎,为兄总是说不过你,只是又要你来替罪,实在是……”萧慕星有些感动,又有些羞愧的说着。

    &s;&s;&s;&s;“父皇不是早就说过了嘛,咱们是家人,谁替罪还不是样。咱们只是分工不同。父皇得要做好贤明的圣君,太子大哥呢,得要做好仁厚的储君。至于本王,自然是你等最锋利的那把剑,谁敢阻我萧氏皇族的大业,便由本王让他们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萧逸尘的言语落下时,那锐利的目光仿佛能洞穿人心。

    &s;&s;&s;&s;微微点头,萧凌天举起酒杯,双持杯正说道“皇儿,且受为父杯。”

    &s;&s;&s;&s;“三皇兄(三皇弟),且受我等杯。”

    &s;&s;&s;&s;萧凌天举起酒杯的时候,诸位皇子公主也个个拿起酒杯,就连嫉恨交加的萧镜琸在这节骨眼上也不敢违逆。ii

    &s;&s;&s;&s;“本王愧受!满饮。”起身躬身回礼,萧逸尘这才双举杯饮而尽。

    &s;&s;&s;&s;“满饮!”美酒下肚时,欢快的气氛似乎也又回来了。

    &s;&s;&s;&s;然而,总是有人喜欢来找碴,因嫉生恨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是常态。感觉自己的风头全部被抢光,就连平日里对自己有说有笑的父皇此刻也不再搭理自己,嫉恨之下萧镜琸刚放下酒杯便阴测测的说道“三哥呀,小弟不懂事,就想,为何明知道星盗弄走了几十万艘帝国星舰,你却不追击也就罢了,而且还严令东北驻防的龙鳞舰群不得进入混乱区域步?难道……三哥是因为混乱区域航道艰难,所以,怕了?”

    &s;&s;&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