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父与子
    “疯了,简直是疯了!!”萧镜琸呆了半天之后,双目中露出兴奋的神色,猛然站起,手指萧逸尘大吼几声之后,面向萧凌天跪下大叫道:“父皇,此人大逆不道,竟怂恿父皇对他国致歉。这简直是将帝国的国体丢进粪坑中!更何况,东疆叛乱及星舰被盗一旦被他人知晓,我帝国就成了天下的笑柄!儿臣为父皇思,请立刻降罪此妖言祸国之徒!!”</p>

    萧慕星双眉皱起,耐着性子听完之后,刚想要开口,身边的南宫楚楚却拉住他的袖子。待到他回过头去时,正看到那张精致俏脸微微摇动。</p>

    萧飞星本来看到萧慕星想要开口,便恨恨的看了眼萧镜琸,而此刻见萧慕星竟然又安静下来,不由浓眉一皱,正要开口时却发觉自己的肩膀上多了只小手。侧头望去,月儿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在此刻出声。</p>

    咬了咬牙,又看看依旧跪着的萧逸尘和始终未说话的萧凌天,萧飞星只能握紧拳头沉默不语。</p>

    一时之间,全场连呼吸的声音似乎都小了些,更没人敢在这个当口说话。</p>

    慧皇贵妃宇文琪美眸一转,发觉闭目沉思的萧凌天那双放在自己膝盖上的拳头越来越紧,只是略微思量之后就靠过去说道:“陛下,琸儿虽然言语鲁莽,不过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三殿下就算是再得宠,可也不能恃宠生娇,把国体都给丢出去吧。”</p>

    “慧皇贵妃!”忽然间皇太后的声音响起,让宇文琪急忙转身拜去。</p>

    “老祖宗,臣妾在呢。”宇文琪娇声回应,又盈盈下拜。</p>

    眼睛都未看一眼,皇太后的声音沉稳异常:“进了无忧宫的女人,就该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这些朝政是皇儿、乖孙他们的事,咱们只当故事听听,其他的,就免了吧。”</p>

    “唯,老祖宗教训的是,臣妾记下了。”虽然心里把皇太后骂了几百遍,可表面上,宇文琪可是半点忤逆的样子都不敢有。又拜了拜之后,满心不甘的慢慢归席坐下。</p>

    时间一息一息中过去,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萧凌天这才睁开那双闭了很久的眼睛,双眸之中此刻光华四射,目视范围中,似乎只有始终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p>

    站起身,绕过面前的桌案,一步步慢慢走到萧逸尘的面前,在众人屏息之间,伸手握住他的双肩,将其慢慢扶起。</p>

    弯腰轻轻拍打萧逸尘身上的下摆,这才站直身体的萧凌天,盯住眼前儿子那张俊秀的面容,忽然柔声说道:“青龙儿,可还记得,你四岁时,偷偷喝为父的酒,结果在光明正殿的龙椅上睡着了?”</p>

    “记得。”萧逸尘脸上绽放起笑容,点点头说道:“结果第二天上朝,父皇才发现我躺在那里呼呼大睡。总管来抱我,却被我闭着眼睛打走……”</p>

    “是,谁抱你都不肯走,只有父皇,一走过去,立刻就被你抓住了龙袍,小小的人儿手劲倒是大的很,结果父皇只好抱着你两个时辰,直到把早朝结束。为此,还吃了一堆言官们的弹劾。”萧凌天笑着接过口,伸手揉了揉自家儿子的俊脸,声音也更温柔了几分,“带你回到你母后的殿里,你醒了就被罚跪,最后还是父皇来救的你。那时候,你母后对你说,你是要做个贤王的嫡子,怎么能胡作非为。你却梗着脖子说,你要做个天下无敌的大将军。”</p>

    “儿臣那时候年纪小,怎么会知道,不管是做什么,都不是那么简单容易,光靠一句大话更是惹人耻笑。”萧逸尘摇摇头,似乎想起少年时也有些自嘲。</p>

    眼眶都开始微微泛红的萧凌天,轻轻抚摸面前儿子的头发,摇摇头说道:“我的青龙儿,馨兰的青龙儿,不但已经是天下无敌的大将军,更是我帝国,不,是星辰有国以来,最贤明的亲王!!”</p>

    此刻的萧逸尘笑了,就如同让人迷醉的深渊,笑的那么灿烂:“父皇就是父皇!”</p>

    “你真的想好了?若行‘此计’,父皇亲手给你顶上配起的紫金龙,怕是要被拿掉一条,责罚也必是苛责,你……”</p>

    萧凌天的话还没说完,萧逸尘已经笑着打断说道:“若父皇只是一农户家主,儿子只是大字不识的乡野小子。儿子为了自己家,也为了父皇、兄长、奶奶,甚至家里的每个人过的更好,代价却要被自己的父亲狠狠揍一顿。父皇觉得,这个买卖划算吗?”</p>

    “可那些无知的蠢材,必然会将你钉在污损国体,蛊惑君王的耻辱柱上!为父如何忍心,如何忍心!!”</p>

    “那便多来陪儿臣喝几杯,顺便也保管好拿走的紫金龙,他日再有大战时,儿臣若能侥幸获胜,父皇再亲手给儿臣戴上,可好?”</p>

    盯住眼前这张笑容异常灿烂,深邃如海却一片清澈的星目,萧凌天猛然将他的身子拥入怀中:“是为父对不起你,是为父没用!”</p>

    “父皇,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也是这个世界上最贤明的君王。做儿子,有你这样的父亲是儿子的福气。做臣子,有你这样的君王,死也心甘情愿。更何况,什么声望,什么耻辱柱,对儿臣来说就是堆狗屁!帝国能强盛,甚至将来能真正一统星辰,这才是最重要的。而对儿子来说,辅佐父皇,护持兄长,让我帝国富强,让天下百姓安泰,那才是儿子真想想要的东西。以后,父皇可切莫再如此自贬了。”萧逸尘伸出手,同样环抱住自己的父亲。</p>

    边上跪着的萧镜琸一开始还迷迷糊糊,还以为萧凌天是要走过去教训萧逸尘,本来还准备看个热闹,也好日后嘲笑,可现在发现情况似乎不是如此。</p>

    眼见两父子相拥之中,虽言语淡淡,但却情真意切,哪来什么仇恨隔阂,不由忍不住跳起来大喊道:“父皇,你还要受他蛊惑?那妖言祸国之徒就该……啊!”</p>

    赤红的眼睛变为一片紫色,左手一翻,六条飞龙瞬息而出,几乎在瞬间就击中萧镜琸的胸口,让他惨叫一声摔飞出数十米。</p>

    手掌都未收回的萧凌天此刻须发皆张,浑身紫雾飞腾,紫色双眼中满是厉色,暴喝道:“逆子!你胆敢再对青龙儿喊一声妖言祸国之徒,朕今天就亲手砍了你这颗狗头!!”</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