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能猜就行
    手捧一盘切开的水果,正要走入奋武殿的月儿险些被风一般冲出的两个小丫头撞到。</p>

    “公主殿下,湘儿,这是怎么了?”微微侧身避开后,月儿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p>

    “嘻嘻,三哥他要发飙啦,咱们先跑喽,这里还是交给月儿姐姐吧。”倾城甜美一笑,脚步都未停,牵住玉潇湘的小手就已经一溜烟向右侧回廊跑去。</p>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月儿也清楚,这凌霄宫就和倾城的后花园也没什么差别,根本就没地方是她不能去的,因此也没阻拦,微微福了福就目送两人离开。</p>

    收回目光走入大殿的时候,月儿一眼就看到萧逸尘正用手背轻拂自己的龙服,似乎上面沾染了一些茶渍。</p>

    “殿下,让奴婢来吧。”月儿一看,急忙将手中的果盘先放在空闲案几上,急步走到萧逸尘的身边,从袖袋中拿出香巾,小心擦拭起他的衣袖,“殿下这是怎么了?这茶渍怕是擦不干净,不如奴婢给您换一套吧?”</p>

    “不用了,迟些就寝的时候再换吧。”萧逸尘倒也不是很计较,可转头看到桌案上的那杯“神奇物体”,就哭笑不得的对月儿抱怨道:“月儿,你看本王之前和你说过什么来着?等到湘儿这小丫头和倾城混在一起,那必然是世界末日。这才回来多久,直接弄了杯毒药给本王喝!”</p>

    抬头扫了眼那杯五颜六色的奇特茶水,月儿伸手将其拿起,准备丢去一边,娇声笑道:“嘻嘻,殿下也真是的,怎么看都不看就往嘴里送。”</p>

    “这能怪本王吗?”萧逸尘一脸冤枉的指着公文说道:“本王在看这些南边送来的奏折,谁会想到那两个丫头敢‘毒害’本王!月儿,你到底站哪边的?”</p>

    “嘻嘻,是是是,不怪殿下。”丢开茶水的月儿,轻柔捡起一片水果送到萧逸尘的嘴边,柔声说道:“吃片水果去去嘴里的怪味,奴婢这就再给您烹茶。”</p>

    “还是我家月儿会心疼人。”被哄到很开心的萧逸尘吃下水果,重新拿起公文,微微皱眉说道:“张成林上奏说,白倭人的第一、第三舰群正在北上,似乎要入驻噬骨回廊南端鬼角要塞。月儿,你觉得白倭人可是又要来挑衅?”</p>

    刚拿起茶具的月儿想了想,回头望向萧逸尘柔声说道:“奴婢看来,白倭人今年进攻帝国的可能性不高。去岁末的时候,张督指挥使就上奏说是白倭人可能要重修鬼角要塞,今年殿下南巡时也确认白倭人确实正在征调工作舰。奴婢想来,白倭人的第一、第三舰群北上,很可能是为了加强要塞防御,担心殿下趁着他们修理到一半时,突然出兵进攻吧。”</p>

    “嗯。”萧逸尘微微点头,随即提起笔,沉声说道:“本王也如你这般想法,不过还是要让张成林严密监视,另外将徐晖手中的飞龙舰群调至北环星域以作策应,如此,有张成林的盘龙舰群镇守雷霆要塞,身后再加上徐晖的飞龙舰群压阵,白倭人就算是要打,三五个月内也休想进帝国圣土半步。如此,父皇华诞时,便不会被扫了兴致。”</p>

    “殿下思虑缜密,奴婢还没想到陛下华诞一说。”月儿捧着香茗走来,轻柔放下后乖巧跪坐在萧逸尘的身侧,玉手便已经搭上他的肩头轻轻揉捏起来,“若是按常理,今年是陛下六百华诞,白倭人礼仪上也会派使团前来朝贺。想必白倭人这次调动舰群,说不定真是打着‘有机会就偷袭,没机会就驻守’的想法。毕竟,就算他们也很清楚,陛下华诞之时,殿下也必然会返回盛京恭贺。”</p>

    侧头望向月儿,萧逸尘眼中满是温柔笑意,用笔杆轻轻敲了敲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玉手,轻笑道:“你哪里是没想到,不过是故意顺着本王说罢了,否则,怎么体现出本王的‘英明神武’呢?”</p>

    “殿下~~”娇媚的冲萧逸尘微微瞪了眼,月儿软糯糯的声音再度响起,“奴婢不过是一侍女,哪能和手握千军的殿下相比,想不到也是正常的嘛。”</p>

    “好好,你没想到。”萧逸尘笑着将那份公文合上,推到玉潇湘面前说道:“迟些拟一份调兵折子,和往常一样,分抄三份,一份送入无忧宫,一份下发给徐晖,另一份留案以备日后查证。”</p>

    “唯。”月儿应下后,将那份公文放入了桌案上的玉石盒子中。</p>

    拿起桌子上的茶水,轻轻呡了口,萧逸尘笑道:“这才是茶水嘛,哎,那两个小丫头,真是想折腾死本王。”</p>

    “还不是殿下自己给惯的。”伸手将桌案上那些处理完以及没处理的公文小心整理干净,月儿略带责备的声音传来,“奴婢说要教教湘儿规矩,殿下您也拦着。至于公主,那就更加是毫无顾忌。殿下您这就是,自己种的树,自己吃果子。”</p>

    “还都小嘛。”萧逸尘不在意的随手说了句之后,俊脸上露出几分笑容,“虽然她们折腾的时候是挺头痛,可回头想想心里也挺乐呵,一事还一事,还是值得的。”</p>

    月儿也没争辩,停下手中的工作之后,再度跪坐下来为萧逸尘捏肩时,却见她微微皱起黛眉,有些担心的说道:“殿下,奴婢心里还真是有个疑问,可否请殿下指教?”</p>

    “是想问本王,对于北齐及星盗处理的策略,为何要在家宴中公开说出,对吗?”萧逸尘放下手中的茶杯,侧头笑望身边的美人儿。</p>

    “有时候奴婢真的怀疑殿下您是不是有读心术,又或者会预知未来。”月儿娇美的脸蛋轻轻点了点,美眸尽皆是迷恋的神采,“就说当年第一次西疆大战时,奴婢到现在都没想通,殿下是如何在雷米锘粒子展开时,依旧能够准确判断色目第三、第五、第六舰群动向的。”</p>

    神秘的笑了笑,萧逸尘微微倾斜身子,将俊脸递到月儿的咫尺之间,满脸认真的说道:“其实……”</p>

    “其实如何?”月儿美眸大亮,十分感兴趣的追问。</p>

    “是瞎猜的!”萧逸尘很认真的说出了答案。</p>

    “……”瞪圆了眼睛的月儿先是一愣,随即用撅起的红唇来表达自己纯洁小心灵被骗的愤怒,“殿下就会糊弄人!!”</p>

    “哈哈哈……”</p>

    </p>

    </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