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攻心战
    “其实没什么神奇的,不过是将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全部都排列出来,然后根据各种条件,比如对方将领的性格,战场环境等等,将其中可能低的都去掉,留下来的答案就**不离十。当然,是否真的能撞上,那就看运气喽。至少运气这点,本王还算不错。”萧逸尘笑眯眯的说出答案之后,又拿起了茶杯,淡然说道:“就如同你想问的问题,实际上,你是想要问本王:按理说,明日朝堂上本王突然提出,言官们必定是措手不及,到时候也就更能容易抓住他们的言语错漏之处,那么此策可以顺利通过,而本王也不一定会受到太重的责罚,这样才会更为有利。可如今已经说出,那么明日那些朝臣必然会得到消息,到时候本王怕是就没那么容易逃脱一劫了。对吧?”</p>

    微微点头,月儿皱起黛眉说道:“奴婢知晓殿下从当众一跪,到眼下提出自损国体的策略,都是为了能够降些爵位。可奴婢实在不明白,又为何故意要让五殿下这等人知晓内情,他此刻怕是已经在联系宇文秀城了。到时候……”</p>

    “本王正是要他去联系宇文秀城,不光如此,怕是南宫楚楚也已经将这个消息交给了他的祖父。”萧逸尘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眯眯的说道:“若是宇文、南宫两门不知道此事,那本王还真是白做了一场戏。”</p>

    皱起黛眉想了很久,美眸一亮的月儿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立刻就开口说道:“奴婢懂了,殿下这是要卖个人情给南宫文,又对宇文秀城提出了警告?!”</p>

    “聪明!”萧逸尘笑眯眯的竖起大拇指,“宇文秀城那条老狐狸,与本王交锋也不是一次两次,次次都是他吃亏。而他的性子又是思前想后,想法多多最后陷入阴谋论里去和自己硬扛。你说,他接到萧镜琸那等人传递出去的消息之后,他会如何想?”</p>

    “必然是觉得,这是殿下设下的陷阱,就等着他往里面跳。嘻嘻,只要如此一想,不光是殿下这里他不敢轻易让他的党羽出来攻伐,怕是对付南宫文的事情,也要暂时停一停。”月儿说完之后,侧过俏脸望向萧逸尘,满眼小星星的说道:“殿下真是……睿智!”</p>

    “想了半天,就想出‘睿智’这两个字眼打发本王?哎,本王伤心了,本来以为小美人起码也能说一句‘殿下,您真是英明神武天下无双,爱死你啦’这样……哎~~”萧逸尘苦兮兮的说着。</p>

    “嘻嘻……殿下真是的。”咯咯娇笑的月儿眉眼弯弯,心情极好的样子,那俏丽的脸蛋似乎也更诱人了几分。</p>

    拿起折扇轻轻摇了摇,萧逸尘轻笑说道:“星舰对峙的地方是战场,这朝堂又如何不是另一处战场。战场上要想获胜,就要不折手段,可朝堂上却有诸多限制。两军对垒的战场上,胜利凭借的是胆量和勇力,而这朝堂上要想站稳,那就要攻心为上!</p>

    对于宇文秀城来说,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一时半刻之间想要扳倒本王,那是痴心妄想。能有机会打击下本王固然是好,可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都赔进去。于是乎,当他明白本王想要干什么,而陛下和太子大哥也都清楚内情时,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明刀明枪的出来搞事情。既然已经知道不能靠这个来严重打击本王,那么他就会想,为什么本王要故意将此事当众说出?只要如此一想,那他就会明白,这是本王想要用自己来吸引朝堂的注意力,从而分化南宫文的压力。呵呵,想到这一步的时候,那条老狐狸就该开始琢磨,本王还有什么后招留着了,所以他准备对付南宫文的那些招数,估计也会因为谨慎小心而暂时停下。只可惜,本王啥后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等着受罚,你说可怜不可怜?”</p>

    “嘻嘻,殿下真坏。”月儿娇笑声中,心情不错的说道:“等到宇文秀城明白殿下根本没什么后招的时候,时过境迁,南宫文的事也就不了了之喽。到时候,南宫文心里就很清楚,这是殿下给了他们南宫家一个机会,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这个情,他日就必须还了。嘻嘻,这回宇文秀城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p>

    “这倒也不是他的错。本王这是个阳谋,对北齐是这样,对宇文秀城也是一样。他即便是明白本王的心意,哪怕现在他就在听,可他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因为他不敢赌,也赌不起。”萧逸尘淡然说着。</p>

    ……</p>

    盛京,宫城区,英国公宇文府。</p>

    “祖父,孙儿不明白,为什么您要下令,明日朝堂之上,不准对南宫文发难?难道就因为萧逸尘?他这是摆明了虚张声势,祖父为何要如此小心翼翼?”看起来三十来岁,长相还算周正,但眼神有些浑浊,似乎醉酒还未清醒的男人,此刻有些焦急的说着。</p>

    “三殿下的名讳也是你叫的?”端坐在主位上,须发花白,身材瘦小干瘪,但那双眼睛却像是含有电芒般的小老头,微微扫视眼前的男人时,就让其不由自主的浑身一颤。此人正是执掌龙汉帝国左议政上官数百年,当今门阀之首,宇文氏的掌权人——一等英国公、文渊阁大学士、议政院辅政首座、左相宇文秀城!</p>

    “孙,孙儿知错。”只是被扫了眼就浑身微微颤抖,瞬间就从锦垫上爬下,跪拜在宇文秀城面前的男人,正是宇文秀城的嫡长孙,官拜吏部员外郎的宇文岚。</p>

    另一侧看起来四五十岁,身材有些魁梧,双眼炯炯有神的中年人,看着地上的男人微微摇头,但还是拱手对宇文秀城说道:“父亲大人,岚儿还年轻,便饶了他这一次吧。”</p>

    看看自家儿子,又扫了眼地上的宇文岚,宇文秀城摆摆手说道:“算了,起来吧。不过,本相要你记住,三殿下就是三殿下,再敢直呼其名,本相会让你知道怎么才能长长记性!”</p>

    “诺!”宇文岚如蒙大赦,又磕了个头,这才起身,小心用袖口擦擦额上的汗水。</p>

    </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