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无能的男人
    随意扫了眼,萧逸尘淡然问道:“人在什么地方?”</p>

    “三进与四进之间的花园中。”北辰无言自然知道萧逸尘问的是谁,当下立刻就轻声给出答案,并有些尴尬的补充道:“末将冲入的时候,那位正在和两女子做……做些什么。末将得了军令,无时间给其穿衣,所以只能扯了周围的幔帐先裹上再说。殿下要不要让湘儿先留在这里,那场面不太适合女子。”</p>

    “不要,我才不要呢!”玉潇湘立刻就跳了出来,挥挥手说道:“你们男人能看,为什么女人就不能看?我也要看个究竟!”</p>

    “哎,真是无法无天的小丫头。不怕长针眼,就跟上吧。”无奈的笑骂一句,萧逸尘抬起脚步,在北辰无言的引路下,向目的地方向走去。</p>

    这才刚进了花园,就听到远处一阵阵的怒吼声传来,让满心好奇的玉潇湘更期待了几分。</p>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p>

    “胆敢如此对我,明日必要了你们的脑袋!”</p>

    诸如此类又是威胁,又是怒骂,又或是自抬身价的言语,自然是没有人会去理会,而萧逸尘也神色不动的一步步接近,在绕来绕去的花园中像是欣赏般走了半天,甚至还有心思和身边的小美人赞叹这园子的奢华精美。</p>

    慢慢的,被植物所遮挡住的园子终于暴露在萧逸尘和玉潇湘的眼中,处于中央水池边的桥屋边,几个瑟瑟发抖满是惊恐的女人中间,一个高瘦男子被押跪在地上,身上大概是因为挣扎,披着的布匹已经落下,勉强能遮挡住腰部以下。而那几个女子倒是缩成一团,在周围明晃晃的战刀威胁下,尽量用破布遮挡住诱人身段,但依旧能看到暴露于空气中的玉臂赤足。</p>

    “驸马爷可真是好兴致呀。”萧逸尘手中折扇一收,只是略微扫视四周,就将目光落到了那高瘦赤身男人的身上。</p>

    “萧,萧,萧逸尘?!”眼见到萧逸尘从花园小道中走出,原本看到这些甲士身上游龙踏剑祥云纹章就有些紧张的穆启贤,此刻哪还有大吼大叫的勇气,语调都开始颤抖起来。</p>

    “大胆!”北辰无言飞身而上,一个巴掌就狠狠扇到穆启贤的脸上,将他的脑袋都差点直接打掉,厉声喝道:“殿下名讳岂是你这等人可以直呼?还不叩见殿下莅临!”</p>

    连嘴里的污血都不敢吐,被打倒在地的穆启贤连滚带爬中跪自身体,重重下叩道:“臣,臣叩见三殿下。”</p>

    笑眯眯看着一切,之前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没有看到,直到此刻才突然“活”过来的萧逸尘,急忙伸手说道:“哎呀呀,都是一家人,不用这样拘礼,快起来。说起来,本王还要叫你一声姐夫呢。是吧?”</p>

    “臣,臣不敢。”趴伏在地上的穆启贤连头都不敢抬起,浑身抖得就像是永动机。</p>

    “哦~~~”拖着长音的萧逸尘,脸上笑意收敛,冷声说道:“本王太久没回盛京,看来都有人敢抗旨了。行,无言,赏他十个巴掌!”</p>

    “诺!”北辰无言瞬间就抓住穆启贤的肩膀,蒲扇大的巴掌猛然就挥了上去。</p>

    啪啪啪的声响中,萧逸尘脸上的笑容又开始浮现起来,慢腾腾的走到一边,看起来还算是赶紧的锦垫上坐下,手中把玩折扇,目光却在那吐出两颗牙齿的男人,已经被打成猪头的男人身上来回扫视。</p>

    玉潇湘很乖巧的跟随在萧逸尘身边跪坐下,只不过那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却在众人身上扫来扫去。</p>

    十个巴掌抽完,北辰无言一把将穆启贤丢下,人也退开两步,单手握住腰间剑柄,冷冰冰的注视眼前男人。</p>

    “殿,殿下,饶我一命。”牙齿漏风的声音中,穆启贤再度跪下,连连磕头。</p>

    哒,哒,哒……手中收起的折扇敲击起面前的桌案,坚硬的玉骨与樟木桌面发出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听清脆,可落到穆启贤的耳中,就像是催命符。</p>

    许久之后,萧逸尘的声音终于响起:“驸马大人,本王记得三年前就和你说过,若是有朝一日,你做些出格的事情,碰触本王的底线,那么谁都救不了你。这话,你不会是忘记了吧?”</p>

    “臣不敢忘,臣,臣只是一时糊涂,求殿下饶恕。”嘴角泛苦的穆启贤再度磕头求饶。</p>

    “一时糊涂?好,一时糊涂就敢私置外宅,在这里与这群贱人鬼混!若不是一时糊涂,那是不是就该领着人进长公主府邸了?”萧逸尘的声音再度冰冷下来,目光仿佛就像在看一个死人。</p>

    “臣实在是心中郁结,这才会做了这等错事。”穆启贤抬起头,满脸痛苦的望向萧逸尘说道:“长公主脾气大,臣又不敢对她如何,如今断了仕途,连回家都没脸面。唯独只有在这些女人面前,才能稍稍纾解心中闷气。臣这就将她们全部赶走,只求殿下饶命。”</p>

    “呵呵,她们不是你的解语花吗?没了她们,你还能活的下去?”萧逸尘嘴角露出几分嘲讽的冷笑。</p>

    “能,臣发誓,再也不会与其他女人接触。臣,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穆启贤却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膝行三步,直到北辰无言微微前行拦住去路时,这才急声说道:“若,若是殿下不信,立刻就将她们杖毙,杖毙吧!”</p>

    玉潇湘的眼中流露出厌恶的神情,连北辰无言都忍不住侧头吐了口浓痰。反倒是萧逸尘,手中的折扇再度轻轻敲打起掌心,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浓。</p>

    “你倒是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呀。”萧逸尘笑眯眯的起身,绕过桌案向那几个已经被吓呆了的女人走去,靠近她们之后,慢慢蹲下,用折扇挑起其中一人的下巴,盯住那张血色褪尽,但却依旧能算上清秀的俏脸啧啧赞叹道:“多好的美人儿,怎么就能杖毙了呢?更何况,彼等也无罪,干脆还是本王出面,给驸马大人娶进家门做个妾室吧?”</p>

    “殿下饶命呀!”换旁人也许还听的挺高兴,可穆启贤却像是死了老爹似乎,顿时连连求饶起来。</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