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殿前广场
    御道之上,跟随在身后的各家官轿又或者武将所骑乘的六足兽,无一人敢超越凌霄亲王的依仗。而从其他方向所来之人,有官身者则停轿或下马恭立一旁,若是那些宫中的内侍或是宫女则只是跪伏于路边,连头都不敢抬起多瞧一眼。</p>

    最喜欢狐假虎威的小美人,此刻高昂螓首,感觉他们都是在拜自己,心里美滋滋的倒是也很愉快,立刻就将早起的郁闷丢到九霄云外。</p>

    龙辇一直行到无忧宫核心处,帝国处理天下大事的光明正殿外,这才在呼喝声中慢慢放下。待到萧逸尘安然站稳之后,萧福临这才命人将仪仗停至一边的御道上,数百人垂手静待迟些散朝。</p>

    望了眼已经打开的正殿外门,发觉能容纳数万人的殿前广场上,已经有不少更早抵达的官员,萧逸尘侧头看向身后的玉潇湘,轻声说道:“这里可不是捣乱的地方,想要你的小脑袋安安稳稳的长着,一会就跟在星儿身边,什么也别说,什么也别问,做个木头人,记住没?”</p>

    “唯。”对于自己的小脑袋一向最珍惜的玉潇湘,毫不犹豫的就乖巧应下,让萧逸尘也放心的点点头。</p>

    “殿下,末将这就前往武将队列,迟些散朝再护送殿下回宫。”北辰无言和北辰朵兰对萧逸尘一躬身,在得到他的首肯之后,这才离开队列。</p>

    “走吧,今天这麻烦事搞定,今后也就安生了。”萧逸尘挥挥手,带头向广场上走去,而萧福临和月儿则一左一右跟随在其身后,更后面自然是星儿和玉潇湘。</p>

    第一次见识光明正殿的玉潇湘虽然小心低着螓首,但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依旧时不时四处扫视。巍峨的殿宇正面看去,就像是一头盘龙居于此间,赤红色高墙所围成的空间内,出去正面的大殿之外,就只剩下开阔广场。从广场往大殿走,前面有分成三阶,共九十九级白玉台阶,中央为紫金色的御道,两侧则为白玉官道。身穿金色战甲的神龙军甲士,从大殿外墙正门开始,便三步一人握刀静立,凭空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p>

    此刻大殿的殿门尚且未曾打开,已经抵达的大臣们也没地方去坐着休息,自然是三五成群站在台阶下,互相小声问候或者讨论什么。</p>

    早就习以为常的萧逸尘,这才刚走入那些官员的视线范围,便有人立刻躬身施礼。且不管是不是真心,但在这位手握星辰军虎符的实权派王爷面前,根本就无人敢不敬。</p>

    “老臣拜见亲王殿下。数月不见,三殿下神采依旧,老臣也就能安心了。”玉潇湘正偷偷看那些朝官的样子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顺着声音望去,干瘦老者正快步赶上,恭恭敬敬的对回过身的萧逸尘施礼。</p>

    “原来是左相呀,本王有礼了。”萧逸尘笑眯眯的抬起手,像是见到老友似的回了一礼,这才说道:“左相今日红光满面,可是有什么好事发生?”</p>

    玉潇湘这才明白,原来面前这个瘦巴巴的干瘪老头,就是萧逸尘心中的头号大敌,龙汉帝国中权倾朝野的世家门阀之首宇文秀城。</p>

    “哈哈,老臣这等到了知天命年纪的老朽,还能有什么好事?若说真有,那就是今日能再见三殿下的英姿。”宇文秀城摆摆手,一脸温和的笑容。</p>

    “若是要这么算起来的话,那本王今天见到左相,也算是好事了。”萧逸尘同样面色温和,丝毫没有什么反感的样子。</p>

    看着两人哈哈大笑互相吹捧的样子,玉潇湘心中感叹道:“哎呀,原来这就是一只老狐狸和一只小狐狸的笑容吧?”</p>

    正当两人很无聊的互相拍马屁消磨光阴时,又一身材略显魁梧的老人走来。只见他越过玉潇湘等人时,尚且露出温和笑容,甚至微微点头以示礼貌,这才走到萧逸尘的身边,拱手下拜,一躬到底后沉声说道:“罪臣南宫文,代族中逆子,向三殿下请罪。”</p>

    “哎一~~”伸手一把将南宫文托起,萧逸尘满脸笑容的说道:“谁家没有几个混账东西?右相大人数百年来一心为我帝国谋福,如今不过是族人犯错,又关右相大人何事?老大人请放心,本王今日必定会对父皇言明对错,绝不会让老大人平白替人受过。”</p>

    “三殿下高义,南宫一门铭记在心。”南宫文又是一礼,这才算是愿意站直身体。</p>

    玉潇湘倒是看这位南宫文不像是个文官,反而像个武官。只不过她也知道,能做到右相这等高位上,这位看起来挺和善的老头,绝对也不是好相与的主。</p>

    有了宇文秀城和南宫文这一出,那些依附于两家的朝臣们立刻就闻弦而知雅意,纷纷围上来不是见礼,就是笑谈,一时之间,马屁乱飞,奉承不决,阿谀谄媚之色那更是必不可少。</p>

    看着人群中间说说笑笑,被人一拍马屁就哈哈大笑,仿佛很受用的萧逸尘,玉潇湘心中实在是佩服到了极致,不由下意识的想道:“就这种阵仗下,像是穆启贤这等蠢货会被拍晕了,还真不是他的错,任谁整天被这群人围着,也会飘飘然之感。嘻嘻,也只有这个大坏蛋,说不定现在他脸上笑得开心,心里已经破口大骂,把这群家伙的十八代祖宗都念了一遍。”</p>

    不到两炷香的时间里,广场上的朝臣越来越多,粗粗看去起码也有一两千人,这让以为只有几十个官员的玉潇湘有些小吃惊。而更让她有些惊奇的是,似乎所有朝官的随从都只能在外墙正门外等候,跟随进来的随从只有萧逸尘带来的她们这些。</p>

    正左右偷偷观察,看看这个长得丑,瞧瞧那个长的怪时,一阵豪爽的大吼声忽然传来。</p>

    “小子,这回又打了胜仗吧?”</p>

    话音响起时,玉潇湘便看到一身高近两米,浑身肌肉解释,满脸络腮胡子像是个大刺猬,头发虽然有些花白,但精气神极为强盛的红袍朝服老人,满脸笑容中大步行来。</p>

    </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