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心情不好不议事
    &s;&s;&s;&s;[]

    &s;&s;&s;&s;“咳咳……”咳嗽几声,压下了朝堂上的笑声,萧凌天眼里含笑,可嘴上却装出严肃的声音,扬声说道“青龙儿,此处是大朝会,不可随意威胁朝臣。还不快快坐下。”

    &s;&s;&s;&s;“是是,儿臣知错了。”萧逸尘很乖巧的立刻就鞠躬行礼,乖乖的坐下之后,但也没忘再度冲那吴昊呲牙咧嘴的威胁。

    &s;&s;&s;&s;官较为靠前的位置,又年男子起身行出,跪在央沉声说道“臣铁心,身为御史台台监,时刻谨言官之责,亦时常告诫所部官员,凡朝官员行为失妥,论其官位大小,必当面呈圣君。凌霄亲王即便位高权重,在臣眼亦分别。若陛下觉臣所行不妥,臣愿挂印而去,留位贤能。”

    &s;&s;&s;&s;“哎,这说的是什么话。铁爱卿快起来,朕这儿子向来胡闹惯了,念在他戎边辛劳的份上,爱卿便不要与其斗气了。迟些,朕就让青龙儿给爱卿赔礼。”萧凌天狠狠瞪眼了萧逸尘,这才柔声劝慰铁心。ii

    &s;&s;&s;&s;收到萧凌天的瞪眼警告,萧逸尘只得奈的挥挥说道“算了,本王不和你们计较,要劾什么就说出来听听。”

    &s;&s;&s;&s;虽然不算是什么正式的道歉,不过铁心也知道,眼前这位亲王殿下已经算是退了步,再紧逼怕是最后有理变理,倒霉的最终定是御史台。

    &s;&s;&s;&s;能做到正二品高位上的人,有哪个是傻瓜,因此铁心便也拜之后,就退回自己的坐席。

    &s;&s;&s;&s;开场的闹剧结束,那吴昊面却不好看。其实任谁被这么连续打断,估计也不会心情很愉快。只见此刻的他,跪直了身体,扬声说道“臣劾凌霄亲王昨日深夜,私掉凌霄宫甲士数,进入市东乡府,封街闯屋,横行不法。恳陛下,明断!”

    &s;&s;&s;&s;听到这话,萧逸尘的目光瞬间就冷了下来,而萧凌天则微微皱眉,望向萧逸尘道“青龙儿,吴爱卿所奏属实?你昨日才回盛京,为何要半夜调兵?”ii

    &s;&s;&s;&s;“父皇,儿臣要先此人几句,可否?”萧逸尘站起身,低头对自家老爹行礼。

    &s;&s;&s;&s;似乎感觉到萧逸尘的语调有些不同,别说是萧凌天的眉头皱起,就连笑呵呵看着的萧慕星此刻也收敛笑容,脸逐渐严肃起来。

    &s;&s;&s;&s;“准!”

    &s;&s;&s;&s;得到个字的回答之后,萧逸尘立刻直起身,面向吴昊沉声道“你如何得知此事?”

    &s;&s;&s;&s;“如何得知,想必殿下需知晓,臣只此事有否?”吴昊丝毫不肯退让的沉声回应。

    &s;&s;&s;&s;“好,很好,本王定会让你把知道的全部都吐出来。吴老头,本王虽然讨厌你老是针对本王,但却也从没想杀过你,但这次,你把自己坑进去了。”萧逸尘嘴角冷笑声,随即转身对萧凌天说道“父皇,昨夜之事,事关重大,恳让儿臣近身耳语禀明。”ii

    &s;&s;&s;&s;“上来吧。”萧凌天做了几百年的皇帝,眼前又是自己最亲近的儿子,哪里会不清楚他此刻的脸有异,连想都没想就直接招,让萧逸尘上前。

    &s;&s;&s;&s;连礼都没回,萧逸尘抬步就走到萧凌天的身边,单挡自己的嘴唇,贴近到萧凌天的耳边,轻声诉说起来。

    &s;&s;&s;&s;“昨夜之事与皇姐有关。”仅是第句话,就让萧凌天的浓眉皱成团,而接着的话,却让他有种怒火烧的感觉,“驸马安置了外室,有私通女子六人,其人已怀有身孕。儿臣接到线报之后,立刻就封锁街区,除了那怀孕女子与驸马之外,尽皆斩杀,名为剿匪,实为皇姐声誉。此老儿不知从何处得知,父皇定不能轻易放过,必定要将但凡知晓丝内者,尽皆拘押,否则皇姐声誉影响是小,皇家威信扫地,才是天大事端!”ii

    &s;&s;&s;&s;“畜生!”萧凌天双目泛出愤恨怒火,握的拳头重重捶了下大腿,望向吴昊时的目光已经片冰冷,沉声喝道“神龙军统领欧阳辰何在?”

    &s;&s;&s;&s;“末将在!”豁然间从靠近王座附近的角落,身金战甲的高大壮实汉子大步走出,单膝面向萧凌天跪倒在地。

    &s;&s;&s;&s;“扒去犯官吴昊官服,立刻将其收押黑狱,必定要他交代出究竟是如何得知昨夜青龙儿所做之事。凡相关人员,需回禀,尽皆先行拘押,朕要亲审!”

    &s;&s;&s;&s;“诺!”

    &s;&s;&s;&s;欧阳辰起身把挥,立刻就有四名金瓜武士上前,两人将慌了神的吴昊压,两人则将其官服瞬间撕碎,随即抬起脚直接搬出殿外。

    &s;&s;&s;&s;“陛下,臣冤枉!陛下,言官罪!!”ii

    &s;&s;&s;&s;吴昊的呼喊声很大,可却没有引来萧凌天半天怜悯之意,朝臣们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萧逸尘说了些什么,只不过此刻只要是个人就看的出高高在上的圣君是动了真怒,谁敢在这个时候为个将死之人,来说半句好话?

    &s;&s;&s;&s;“昨夜之,任何人不得再议,否则以谋反大罪论处!你等可下了?”萧凌天扫视满朝武,阴沉的声音传来,让众人心更是凛然。

    &s;&s;&s;&s;“臣等遵旨!”整齐的跪拜之后,众人更加对这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事件不敢有丝毫好奇心。

    &s;&s;&s;&s;御史台台监铁心,国字脸上的浓眉皱起很久之后,咬了咬牙刚站起,还半个字都没说过,便已经听到萧凌天的声音传来“铁心,朕说过了,谁再敢言及昨夜之事,便形同谋反,你是想要抗旨,还是要想谋反?”

    &s;&s;&s;&s;铁心抬起头,只是看了眼萧凌天的脸,便乖乖低下头,心底叹息声,嘴上却恭顺的说道“臣不敢,臣惶恐。”

    &s;&s;&s;&s;萧逸尘看铁心乖乖服软,便也没再和他计较,冲萧逸尘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怎么办之后,便将目光再度落到群臣身上“朕的心情很不好,那些狗屁倒灶的破事,今天都不准议。还有什么紧要事情的,赶紧说出来吧。”

    &s;&s;&s;&s;听闻这句话,趁着萧逸尘走回来挡自己小身板的时候,玉潇湘忍不嘴角想笑,心则想着“真是有什么老爹,养什么儿子。上朝还有心情很不好,什么事情不准说的,而且还说的这么光明正大,嘻嘻……”

    &s;&s;&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