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这才是朝会
    &s;&s;&s;&s;[]

    &s;&s;&s;&s;“殿下,这似乎有些强人所难。”宇秀城老脸上的笑容依旧,貌似和蔼的说道“两个月的时间,老臣也要拼着老命去监督户部官员输送粮草。可这明年军费……”

    &s;&s;&s;&s;萧逸尘的脸上瞬间也带起了笑容,收回指,直接打断道“五云星域是西北十六个星域的交通点,若是那里乱了,且不说你等的官声能臭到走在路上熏死人,就算是交通阻隔带来的物资流通损失,以及救灾不利带来的再建设损失,左相大人觉得明年的财政会损失多少?本王刚才草草算了下,给本王两个点,起码你还能保回来个点,否则,可是名声臭,钱财失。左相大人,何去何从本王不在意,就看你喽。”

    &s;&s;&s;&s;宇秀城低头略微思考阵之后,又看向身后列班始终没说话的户部尚书,见他也在微微点头,便重新带起笑容,拱说道“殿下回来,老臣就觉得浑身通畅,这回可是通畅到要出血了!好,只要三殿下肯出粮,出兵,帮助老臣稳定五云星域,那么老臣两个月之后就归还向军方所借粮草,并在明年基础军费上增加百二。如此,殿下该满意了吧?”ii

    &s;&s;&s;&s;“哎呀呀,左相就是左相,和那些闲杂人等根本不在个世界嘛。来来来,左相大人年纪大了,先归席坐下!”萧逸尘十分狗腿的搀扶起宇秀城胳膊,也不管那些官们的脸多臭,直接扶他坐下之后,这才拍着胸口说道“左相大人放心,下朝之后,本王就用急行令,立刻命令西北飞龙舰群抽出三支舰队,帮你们搬粮、护民!当然,政宣部定要说明,这全是各位堂上官们爱民如子的功劳!!”

    &s;&s;&s;&s;“哈哈……这才是朝会嘛!”听到现在的程老公爷摸着髯须哈哈大笑,“受了几个月的鸟气,说起要多点军费,立马出来十个个的轮番哭穷!看,咱家的小子回来,吃进去的也得给老子们吐出来!”

    &s;&s;&s;&s;“哈哈哈……”众武将们顿时大笑出声,比打了胜仗更爽。ii

    &s;&s;&s;&s;“哎,各位不能这么说,大家都是同朝为官,左相大人他们深明大义,咱们应该要感激。来来来,都给本王站好,好好行礼——诸位深明大义,我等佩服!”

    &s;&s;&s;&s;“诸位深明大义,我等佩服!”众多武将们人人冲对面的官们行完礼之后,那冲天而起的笑声再度响彻大殿。

    &s;&s;&s;&s;只不过,受了礼的官们,脸却更臭臭了几分。

    &s;&s;&s;&s;心满意足的萧逸尘乐呵呵的走回自己坐席,也不去看萧凌天那带着宠爱和责怪的瞪眼,施施然就拿起又奉上的新茶杯,喝了口之后,还满脸笑容的说道“好茶,好茶,香!”

    &s;&s;&s;&s;此后的时间里,玉潇湘算是知道为什么官们会抱团找萧逸尘的麻烦,可以说他完全就是个油盐不进,莫可奈何的混账。有道理的时候,抓点就开始将那些官骂的狗血淋头。要他出血的时候,连个龙币的军费都要争半天,最后还要连带咬回来块肉。若是没什么利益可图的时候,突然就得了耳聋症,不管那些人怎么暗示,又或者指桑骂槐,他甚至还会笑呵呵的点头表示骂的好,骂的非常应该。ii

    &s;&s;&s;&s;个多时辰的大朝会,萧逸尘靠坑蒙拐骗、蛮不讲理、挖坑构陷,等等各种上不了台面的段,愣是弄来了七个点的军费增长,以及大批双方都在抢的各种稀有物资。看的玉潇湘那双美眸是越睁越大,这才明白自己那点从他里抠东西的本事,别说是望其项背,就连影子都没见着。

    &s;&s;&s;&s;时间晃,从最初开始大朝会到现在已经过了近两个时辰,玉潇湘感觉自己的小腿都快要站断了的时候,真正的肉戏终于开始。

    &s;&s;&s;&s;也不知是不是吃够了萧逸尘的亏,终于把那些官们给惹毛了,当御史台又出来人,开口就开始劾萧逸尘不顾亲王尊严,当众跪拜平民时,几乎大半的官全部都跪下,异口同声的开始讨伐起来。

    &s;&s;&s;&s;听了半天之乎者也的萧凌天自然也知道要怎么办,当下就面严肃的狠狠训斥了萧逸尘顿。然而,此刻的亲王殿下却像是吃了傻药,愣是说自己是为国谋利,而且顺带就解释了龙汉与北齐是血盟关系的策略。当然,其坑北齐的部分是个字都没说,但说来说去就是要圣君陛下写下道歉书,以国礼向北齐赔罪,以换取北齐与帝国的交好不变。ii

    &s;&s;&s;&s;这说法出来,整个官集团除了少数事先知道的人之外,其他人几乎是出于炸锅的状态。别说是他们,甚至像是程老公爷和沐老公爷这样的三朝元老,都已经开始坐不,皱起眉头带着责怪的目光看萧逸尘。

    &s;&s;&s;&s;圣君陛下自然也是“大怒”,直接训斥萧逸尘为“逆子”。然而,此刻的萧逸尘依旧坚持己见,甚至大言若不是如此,帝国危矣之类的话题。当然也立刻被官们认为是妖言祸国,以及危言耸听的言论。

    &s;&s;&s;&s;气氛僵硬到极致的时候,圣君陛下拍龙座的扶,怒然而起,抬就指向萧逸尘喝道“逆子!你可真以为立了些许功劳,就可以左右国政?来人,传朕的旨意,消去凌霄亲王萧逸尘超等亲王爵,将为等亲王,罚俸十年,回家闭门思过月!”

    &s;&s;&s;&s;切似乎都在超萧逸尘设定好的方向走,这场几乎全员都跪下参演的戏份,到了这里也该收场了,结果没想到始终没什么动静的宇秀城,竟然忽然出班跪求道“陛下息怒!帝国能传承至今,除了历代圣君贤明之外,便是能广开言路,不以言而治罪。三殿下虽然言语冲撞陛下,但岂可以此小错,便责了殿下开疆拓土的赫赫武勋?若真是如此,万民该如何想?彼得白倭贼子、目小人,又该如何乐?望陛下收回圣谕。”

    &s;&s;&s;&s;像是早就接到了消息,依附在宇秀城门下的官们,立刻就开始起求饶,而那些不明本意的武将们,哪里去会想那么多,当然是立刻加入了求饶的队列。

    &s;&s;&s;&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