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请你看一场好戏
    为什么家里所有她熟悉的老仆婢女,现在一个都没有剩下来。

    沈景林颓然地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自从你失踪后,父亲一直在查你的下落,从苏家那边的起火点查起,一个个城,一个个国家的查。”

    “可是一直都没有什么音讯,直到一年前,父亲突然说,他似乎掌握了你当年会失踪的线索,要去调查。”

    “但从那以后好几个月,父亲就再也没有音讯,等再出现,就是满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中,醒来后就一直是这般疯疯癫癫的模样。”

    慕颜一怔,好半晌才道:“父亲……一直在找我?”

    “是啊!”沈景林愧疚地看着慕颜,“颜颜,我和父亲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当年我们明知道苏月香这个女人对你不好,却抛下你自己去历练,等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你被她们送到了苏家,还……还怀了孩子……”

    “那时候,我和父亲都极力想把你接回来,可是苏月香百般阻挠,我不得已偷偷摸去苏家的地界找你,谁知道你已经不见了。”

    “从你失踪后,父亲常常借酒消愁,喝醉了就一直喊着,他对不起义兄,对不起恩人,没有照顾好他唯一的女儿。”

    沈景林握住慕颜的手,声音哽咽道:“颜颜,你能原谅爹吗?他不算是一个好父亲,但他这些年真的一直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照顾你。”

    慕颜神色复杂地看着昏迷在床上的沈父,良久才低声道:“父亲的养育之恩慕颜还没有回报呢,哪里来的原谅一说呢?”

    “哥,那你的腿又是如何伤的?”

    沈景林怔了怔,随后眼中的情绪慢慢翻滚,难堪、屈辱、痛苦、不甘一一翻涌。

    最后他闭了闭眼,嘶声道:“颜颜,哥求你别问了。那个人我们惹不起,我们……真的惹不起,就这样算了好不好?”

    慕颜还想再说,可是看到沈景林那近乎崩溃的绝望与伤痛。

    她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好,哥,你别难过,我不问了。不过你放心,你的腿我一定会治好的。”

    沈景林缓缓平复了心情,“父亲真的需要七天才能醒过来吗?”

    慕颜闻言轻笑一声,“当然不是,父亲是中毒,哪怕毒入肺腑,但只要解毒得当,立时就能醒过来。”

    “那你说……七天?”

    “呵呵,我若不说七天,那两只狐狸,又怎么会露出尾巴来呢?”

    说着,她调皮地朝沈景林眨眨眼,“哥,六日后,妹妹请你看一场好戏如何?”

    ===

    六日后。

    卢家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上门的时候,慕颜正和沈景林在屋中照看沈父。

    听到外面唢呐锣鼓震天的声音,沈景林诧异道:“怎么回事?”

    慕颜似笑非笑地看了外头一眼,“大概是卢家迎亲的队伍到了。”

    “卢家迎亲??!”沈景林惊得瞪大眼,“我们沈家何时与卢家结亲了?”

    还不等慕颜回答,房间的门就被砰一声推了开来。

    为首的是沈晓柔,后面跟着苏月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