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醒了
    冷哼一声,一巴掌狠狠拍在一旁的红木桌上。

    那结实的桌子竟然应声碎裂。

    强大的属于地级强者的威压散发出来,让整个屋子的人噤若寒蝉。

    沈景林更是脸色煞白,五脏翻滚,几乎要吐出血来。

    可就在这时,一双小手捏着了他的手指。

    沈景林莫名感觉有一股暖流涌入他体内,所有五脏六腑被碾碎的痛楚,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诧异的低下头,对上的却是小宝冷冰冰的精致小脸。

    一时有些懵逼。

    而另一边,卢家主拍出一掌后,就裹挟着可怕的威压,一步步朝沈景林走过来。

    “呵呵,我卢家要办的事,在天元城还没有办不到的。”

    “原本大喜的日子不想动手,但你竟然居然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抬起手朝着沈景林的天灵盖一掌拍去。

    同时,卢夫人也大叫道:“来人啊,给我去把那个女人捆了,换上喜服。能嫁到我卢家,那是你的福气,竟然还敢反抗。”

    “她若是再不听话,你们就把她的手筋脚筋都挑断了,反正坐我卢家的媳妇,只要能生养就够了!”

    “砰——!”一声响!

    一道凌厉的气劲从床上发出,瞬息之间击打在卢家主的手上。

    阻止了他杀沈景林的动作。

    “我沈毅诚还没有死呢!想动我的儿子和女儿,问过我没有……咳咳咳……”

    突如其来的沙哑声音,把屋中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沈景林僵硬地回过头去,看到坐起身来,眼神清明的沈父,眼眶一下子红了,“爹……爹你好了?!”

    他一下子扑到床边,眼泪忍不住涌出来,紧紧抓住沈父骨瘦如柴的手。

    沈毅诚也红了眼眶,反握住他的手,哽咽道:“景林,是父亲……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颜颜……咳咳……”

    他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向慕颜,含着眼泪的眸子里满是愧疚和自责,“颜颜,是父亲对不起你,我没有照顾好你,还让你受了那样的欺辱和委屈……”

    一想到义兄临走,甚至可以说临死前那样嘱托他,他却没有做到。

    沈毅诚就愧疚的没有脸活下去。

    不过,现在却不是他死的时候。

    不等慕颜说话,沈毅诚就坚定了神色,咬牙道:“不过颜颜你放心,父亲错过一次,绝不会再错第二次。”

    “今日我就算拼掉这条老命,也绝不会让这些人得逞!”

    慕颜看着这个瘦骨嶙峋,摇摇晃晃从床上站起来的老人,神色有些复杂。

    说她不怨沈父吗?

    当然是怨的。

    怨他害死了母亲曾秀英,怨他三心二意招惹了苏月香,怨他把自己交给苏月香,让自己受尽苦楚,甚至……失去清白,未婚先孕。

    可是,这个人到底养育了自己十几年。

    这个人在前世自己失踪后,一直在努力寻找,从未放弃。

    这个人明明和自己非亲非故,却真的把自己当做亲生女儿般疼爱。

    慕颜闭了闭眼,只觉得心中仅剩的那一点怨气也在这一刻散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