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底是什么品种
    “夺走我娘的人是谁?”

    “义兄没有说。”沈父再次摇头,“我只知道,那是一个在修真大陆都可以一手遮天的势力。”

    “义兄临走前说,希望我好好将你抚养长大,不要告诉你真相,就当你的亲生父母早已死了。他……他不希望你为他们报仇。”

    “颜颜,对不起,我没有遵守与义兄的约定,好好照顾你。”沈父哽咽道,“也没有做到答应他的事情,把这件事对你永远隐瞒。我总是抱着一线希望,或许义兄他……他还活着……”

    “父亲。”慕颜伸出手,握住他苍老如干树枝的手,柔声道,“父亲,你做的已经够好了,不需要自责。我并非你的亲生女儿,可你这些年待我却比亲生女儿还好……”

    “苏月香的事情,与你无关。就算当年你真的有错,这些年你受的痛苦和折磨,也已经付出足够的代价了。”

    “以后,我们,你、我、哥哥、小宝……我们大家都会越来越好。”

    慕颜的这句话,仿佛触动了沈父的某个神经,让他再也忍不住,老泪纵横而下。

    “景林他真的还能治好吗?”

    “能!父亲,我向你保证,一定能治好哥哥!”

    “颜颜,你真的能原谅我吗?我让你受到那样的伤害……”

    “是的,父亲,我原谅你了。”

    沈父哭的像一个小孩子,却也把这段时间积压的抑郁、愧疚和悔恨全都发泄了出来。

    感觉到他周身气息慢慢遍布的活力,慕颜松了口气。

    这样一来,沈父才真的能逐渐康复。

    “颜颜,你说义兄他……他还活着吗?”

    听到沈父最后一句哽咽的问话,慕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望着窗外,喃喃道。

    “我一定会去那个世界,确认我父母的死活。”

    ===

    “宝贝儿,这是你从空间里找到的?”

    翻着中手中薄薄的玄药典籍,慕颜简直惊喜莫名。

    这上面的玄药药方,无论哪一个都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价值根本无法用俗物来衡量。

    举个例子这么说吧。

    慕颜炼制的破障液,也是百里流音留下来的药方。

    随随便便一瓶,就能卖到千万金币的价格。

    可是,这本《至尊玄药典籍》里总共只涉及到了不足十个药方。

    但每一个的价值,比十个破障液的药方加在一起还要高许多许多。

    最让慕颜惊喜的是第一个药方——洗髓伐筋液。

    这仿佛是为沈景林量身打造的。

    看到小宝点头,慕颜忍不住抱起儿子,狠狠地亲了几口。

    小宝小脸蛋红红的,大眼睛里却满是璀璨的光辉。

    “娘亲,这都是兔兔的功劳。”

    小宝把兔子变大,飞上高空,丢下一本书来的过程说了一遍。

    慕颜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睡得酣甜的胖兔子,神色若有所思。

    虽然早知道这兔子厉害,却没想到,能厉害到这等程度。

    这胖兔子到底是什么品种呢?

    唔,不管怎么样,幸好当初没有爆炒兔肉给吃了。

    睡梦中的胖兔子不知梦到了什么,仿佛怕冷般打了个哆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