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7 恶心
    说着,施蓝凌看向慕颜,眼神真诚,“君小姐同样是女人,想必一定知道,容貌对一个女子来说,有多重要。换做是你被伤了脸,难道就能不气愤吗?”

    “但我也只是一时气愤,想对你小公子小惩大诫罢了,绝对没有杀他的意思。”

    慕颜眉梢轻挑,满含讥讽,“用白玉紫霜散小惩大诫?”

    “不错!白玉紫霜散是剧毒,但我本身是炼丹师,也是炼药师。”

    施蓝凌露出一个轻蔑又骄傲的神情,“论炼丹炼药,整个演武大陆上比我强的,我相信找不出几个。在惩戒了小公子后,区区白玉紫霜散的毒,我自然能帮他解除。”

    顿了顿,她看了一眼帝溟玦又道:“这也是我不敢用小公子给的玄药的原因。君小姐虽然是如今新晋驰名的魅医,但论起炼药炼丹,恐怕还远远及不上我。”

    “否则,您服用的九窍金丹,也不需要求我来炼制了!”

    说出这句话后,施蓝凌就冷笑着看向慕颜的脸色变化。

    这样的提醒,是在赤果果的告诉君慕颜,自己在炼药炼丹方面远远比她强。

    就算她勾搭上了帝君,还生下了一个孽种又如何?

    她在鬼市可没有听说帝君已经成亲的消息。

    寒夜也说了,君慕颜只是帝苑未来的女主人。

    也就是说,帝溟玦只是一时被这个女人蛊惑了。

    只要铲除了君慕颜和她的儿子,帝苑女主人的位置,还是她的。

    施蓝凌从小天赋凛然,心机深沉。

    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哪怕不折手段,也一定会得到。

    所以,哪怕她如今狼狈不堪,心中恨到了极点。

    却也马上调整了状态,妄图死死打压住君慕颜,让帝溟玦直到,她才是最合适的帝苑女主人。

    ……

    施蓝凌的话,确实让慕颜很不爽。

    因为有一句话,施蓝凌说的不错。

    她,不会炼丹!

    而帝溟玦想要为她炼制九窍金丹,却偏偏找了施蓝凌。

    她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昙灵花,也统统被送给了这个女人。

    所有的一切,都让她像吞了一只苍蝇那么恶心。

    施蓝凌看到慕颜神情的变化,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的得意。

    “我今日过来,是特地来给君小姐你送九窍金丹的。没想到如今却遭到无妄之灾,被毁了容。虽然我能炼制修复伤口的玄药,可至少也需要三个月才能完全痊愈……”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但话语中的委屈与伤心,却显示的明明白白。

    若是不了解前因后果的人,恐怕真的要觉得她是非常无辜的受害者了。

    帝溟玦感受到慕颜的愤怒,眼中骤然闪过杀机。

    他不理会施蓝凌,是因为整个演武大陆,除了慕颜和小宝,其他人对他来说就如石块蝼蚁一般,根本不必放在眼里,也无须计较。

    可这个女人,竟然对小宝出手,还让慕颜不高兴。

    那不如就去死好了!

    只是,慕颜却突然拉住他的袖子,直接把小宝放到了他怀里。

    帝溟玦一怔,动作僵硬地把小宝抱在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