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1 厚颜无耻
    到最后,帝溟玦也没有出来,哪怕送一送她们。

    帝苑为她们准备的马车非常大。

    空旷的空间哪怕容纳七八个人都还绰绰有余。

    甚至在马车的后方还准备了一张床榻,可以在路程**慕颜和小宝小憩。

    慕颜想着,让小宝在路上睡一觉,等到了君记医馆,或许小宝就不会那么失落。

    不会恋恋不舍那个男人了。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掀开马车,正要进去。

    目光陡然触及床上的身影,一下子傻眼了。

    “帝溟玦?!!”慕颜不自觉地提高了嗓音,“你怎么在这里?”

    帝溟玦斜倚在床榻上,姿势慵懒,整个人都充斥着诱人的魅惑。

    声音更是低沉磁性的能让人耳朵怀孕,“这是本君的马车,本君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也不知道是谁在外面把马车门关上。

    随着吱嘎声响,马车内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

    原本空旷的车厢,一下子变得无比拥挤。

    因为空气中几乎每一寸地方,都充斥着男人强势的气息。

    慕颜定了定神,干笑道:“让君上送我们回去,怎么好意思呢?君上您还是回去吧!”

    帝溟玦抬了抬眼皮,手中握着的书轻轻翻了一页,“本君没想送你们回去。”

    “那你进来干什么?”

    帝溟玦又翻了一页书,神情说不出的理所当然,“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本君自然跟你一起回去。”

    说着,他又抬眸看了慕颜和小宝一眼,“我们一家人齐齐整整,怎能分开?”

    慕颜:“…………”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谁跟你是一家人!

    就连小宝也瞪圆了蓝澄澄的大眼睛,仿佛是在控诉他的厚颜无耻。

    只是,还不等两人说话。

    帝溟玦修长的手指又翻过一页书。

    就在这时,一张薄薄的纸从书页中飘出来,落在地上。

    慕颜愣了愣,视线从那张纸上,转移到帝溟玦手中的书上。

    然后,她震惊的发现。

    那书竟然是她空间里的!

    为什么会到了帝溟玦的手上?

    难道是她这两日闲时从空间里取出书来看,忘记放回去了?

    这样的疑惑刚在慕颜脑海中打了个转,她的注意力立刻被那飘下来的纸吸引过去。

    只见帝溟玦也微微露出诧异之色,弯腰从地上捡起那折叠的纸,缓缓展开。

    随着纸张的展开,慕颜的脑海中突然电光火石般一闪。

    终于想起了这张纸是什么?

    脸色顿时一变,“别打开!”

    不过,她的话终究还是说晚了。

    帝溟玦展开那张纸,看到上面衣衫半敞,斜倚在榻上的男人,饶有兴味的挑了挑眉。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愉悦而幽深的弧度。

    将手中的纸转了个方向,对着慕颜和小宝,“没想到,慕颜你居然对本君这般念念不忘。”

    慕颜的脸一下子烧的厉害。

    尤其是连怀里抱着的儿子也投过来好奇诧异的目光。

    这张画,自然是她为帝溟玦做的那福半果图。

    做完后,她是想过将这画撕了或丢弃。

    可偏偏这张画几乎发挥出了她所有的绘画功底,比她以前任何一幅画都要出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