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应有的报应
    “而且,我猜这野种,也不是你的亲生孩子吧?你看当年君慕颜能和其他男人生下孽种,如今自然也能勾引其他人,今日这婚礼,也是因为她自己送上门,主动勾引才会”

    锦王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随后发出啊啊的声响。

    可是,张开的嘴巴,却无论如何都闭不上。

    帝溟玦怀中抱着依旧没有醒来的慕颜,一步步走上前来。

    “本君不喜欢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关于我未婚妻和我儿子的坏话!”

    “啊啊啊!”

    锦王满脸哀求,不停地发出声音想要讨饶。

    他刚刚是想要通过话语,挑拨帝溟玦和君慕颜的关系。

    哪个男人不嫉妒,哪个男人没有独占欲?

    知道君慕颜跟其他男人勾勾搭搭,这男人肯定会嫉恨的发狂,从而将仇恨从自己身上转移开去。

    然而,他精心设计的挑拨离间,非但没有成功。

    反而让他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惧。

    “寒夜,本君要让慕颜醒来。那些难听的话,一句也不必让慕颜听见。”

    “是!君上!”

    寒夜笑眯眯地走到锦王面前,手中的剑往上提了提,轻轻敲在锦王无法闭合的牙齿上。

    “你说,怎么样才能让你不能讲话,也不能喷粪呢?”

    “啊啊啊”锦王拼命摇头,想要后退。

    可是身体却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完全不能动弹。

    “唔,这些牙齿比较难看,先全部敲碎吧!”

    “啊啊啊!”

    “舌头也没什么用,直接割了吧!”

    “哦,你似乎还捏碎了别人的喉咙,不如让你也品尝一下,被捏碎喉咙是什么滋味。”

    “啊啊啊啊!!!!”

    片刻之后,锦王的牙齿全部脱落,舌头被割去,喉咙碎裂。

    就连全身的骨头,也被影魅一寸寸敲碎。

    那凄惨,就好像是叠加了洛北宇与白亦辰双倍的分量。

    影魅原本想要捂住小宝的脸,不让他看如此血腥的场景。

    可是小宝却坚决的把她的手拉开了,“这个坏蛋把师弟和兔子灯叔叔伤的那么重,还想要染指娘亲,我要看着他得到应有的报应。”

    影魅却舍不得松开手,毕竟那只是个四岁的孩子啊。

    “既是极域未来的继承人,若连这点血腥都承受不住,如何能承担三界未来?”

    最终是帝溟玦的话,让影魅退开。

    小宝就那样瞪大眼睛,看着锦王成为完完全全的废人,尝尽了地狱般的苦楚后才昏死过去。

    就在这时,帝溟玦收回了按在慕颜手腕的手。

    少女密长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来。

    慕颜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漫长的梦。

    梦中光怪陆离,又荒芜空荡。

    她在梦中闻到了血腥,感到了焦急,尝到了孤寂与恐惧。

    拼命的想要醒来,却始终醒不过来。

    直到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扣住了她的手腕。

    她的周身明明依旧一片荒芜,渺无人烟。

    身体却像是被拥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强大的能量透过那被扣住的手腕,源源不断地涌入她的体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