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章:【甜的发痒】
    ,精彩小说免费!

    从去年开始,所有的知青几乎都开始潮涌般的回城,除了一些在农村里扎根,娶妻或者嫁人的舍不得离开,有些人为了离开这些乡村,抛夫弃女甚至抛妻弃子的也有不少,当然也有下乡晚的,家里人则是希望子女能在农村里历练一段时间。

    所以许宁知道,自从国家开始允许知青自顾回城之后,奶奶的心就始终都拎着。

    她不是担心被人说媳妇跑了之类的闲话,而是担心父亲和孙女,毕竟村子里的知青抛弃妻子丈夫和孩子离开的,可是有两三个,附近的几个村子里也有不少,对于这种人,于春花是非常恶心的。

    “这个等晚上你爹妈回来再说吧。”老太太还是想先问问儿子的意见,不是没主见,而是孙女懂得到底是不如儿子多,好歹许建军也是在县政府上班,有些国家政策还是很明白的,万一孙女说的不对,自己带了东西去卖,影响到儿子和媳妇的前程那就不好了。

    许宁也没有说别的,点点头表示理解。

    吃过饭,于春花手脚麻利的将饭桌收拾好,让许宁坐在小马扎上,她则是兑好了水,开始给这许宁洗头。

    不得不说,这还真的是脏,一脸洗了好几盆水才算完事儿。

    祖孙俩坐在厨房门口,半上午的阳光很暖和,晒得人身上懒洋洋的,别提多舒服了。

    于春花用了三条毛巾才让许宁的这一头长发不再滴水,这才边给她梳头边问道:“想剪啥样的?”

    “就是后面剪的一样齐,再给我前面剪个刘海好不好?”许宁问道。

    老太太没回答,应该是没问题的。

    许宁的头发厚薄适中,且乌黑发亮,而且这头发像她的母亲,笔直笔直的,于春花嘴上说着麻烦,可看到这头发到底是有些舍不得剪。

    不过都已经长到屁股下面了,这洗头也是个麻烦事儿,稍微短一点也没什么可心疼的。

    老太太不是职业理发师,不过从小几个孩子的头都是她剪得,从第一次的狗啃到之后逐渐的周正起来,也是经过不少次的练习的。

    这几十年的经验下来,在村子里开一家理发店应该还是有人上门的。

    她握着剪子的手很稳当,许宁要求头发及腰就可以,这下子足足剪掉了差不多十公分。

    于春花嘀咕道:“这样还不如一下子都剪秃了,还能卖不少钱,现在可都浪费了。”

    “……”许宁心里无语,她才不想变秃瓢呢。

    后面剪完,于春花给她修剪刘海,小姑娘小脸蛋好看,白白嫩嫩的,模样更是村子里独一份的,齐刘海可是和中分一样,很考验颜值的,不过于春花嘴上不说,剪完之后还是觉得自家孙女长得的确很水灵,眼睛像她,其余的地方像她母亲。

    她对自己的手艺还是挺满意的,眼前的小孙女不就是让她给整理的更加的漂亮水灵吗?

    于春花从不重男轻女,她甚至觉得女人也能很厉害,就比如她自己,丈夫在小女儿出生还没满月就死在野兽之口,连一晚上都没有熬过去就咽了气,家里当时还有一个处处挑剔的婆婆和瘫痪在床,瘦得皮包骨头的公公,这两个老人什么忙都帮不上,反而还处处的拿捏她,时时的对她严防死守,就怕她成了寡妇之后不守妇道。

    她愣是凭着那副瘦弱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家里的重担,之后饥荒之年爆发,老公公眼瞅着家里的粮食越来越少,在某一天晚上用自己的裤腰带了解了自己的,而婆婆则是变本加厉的磋磨他们母子,大女儿就是在老婆婆的苛待下活活饿死的。

    每一个孩子都是她身上的肉,舍弃了谁她都不乐意,都会觉得对不起自己死去的丈夫,当时他的两个儿子没了,就剩下许建军和小女儿,在那种吃观音土,啃树皮的年代,一家四口就这么艰苦的撑了下来,在日子逐渐好转起来后,那恶毒的婆婆才终于闭上了眼。

    而临死前,她将家里为数不多的私房钱全部给了她的女儿,只给了于春花母子眼前的这套房子。

    原本这房子可是破烂不堪的,夏不挡雨冬不挡风,后来还是儿子长大赚了钱,他们才重新翻新了,在许宁还很小的时候,大姑姐曾经拖家带口的来他们家里打秋风,可是全部都被于春花给冷言厉色的赶走了,并警告他们以后不许上门,他们家和自己这一房再也没有关系。

    也亏得于春花的这番做派,否则的话许家现在估计得被姑奶奶那一家给拖累死。

    “奶奶,我的这双眼睛是不是很好看?”许宁在镜子前看着奶奶的手艺,满意的点点头,这发型她还是看华华剪的,觉得在这个年代不会显得出格,现在看来是真的挺好看的,而且奶奶的手艺没的说,虽然不是专业理发师出身,可是胜在剪了几十年,而且还仔细。

    于春花听孙女这不要脸的话,脸上倒是有些柔和起来,不过语气依旧是显得很生硬,“臭美啥。”

    “反正我是觉得很好看的,我妈说我的眼睛像我爸,特别好看。”她转身看着正在清扫地下的碎发的老太太,俏皮笑道:“我爸的眼睛像奶奶。”

    “拐着弯讨好也没用,这一头晌都让你给折腾没了,你爱干啥干啥去,我得去喂鸡喂猪了。”

    许宁望着身形佝偻苍老,头发花白的老人,心口涌上一股很弄得酸涩,眼眶瞬间就红了。

    上前两步,她从后面抱着老太太那消瘦变形的身子,脑袋搁在老太太的背上,轻声道:“奶奶,以前是我不懂事,您别和我一般见识,以后我肯定会很孝顺您的,真的。”

    于春花被孙女这么一抱,让她特别的不习惯,差点没跳起来把许宁给拍出去,可是之后听到这小丫头的话,老太太心里顿时变得一片柔软,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孙女,长得也像她,老太太如何能狠得下心去。

    以前吃苦的时候都能扛着把孩子拉扯大,现在日子好过了,更加的不能磋磨自己的孙女了,若是这样的话,那还是人嘛。

    “起开,别耽误我干活。”老太太扭动了两下,挣脱开许宁的拥抱,“就算你不孝顺,那也是我老许家的种。”

    “……嗯!”许宁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抹很甜很甜的笑容。

    而这个灿烂的笑容,甜的老太太的牙根都有些疼,更觉得痒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