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章:【谢铮猜疑】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赶集的很多,可是老太太因为家里的情况,比别的人更加的谨慎,她哪怕是个农村妇女,却把许家的名声看的比她自己的命都重,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要守住两个儿子用命换来的许家门楣。

    “奶奶,咱们后天试试吧。”许宁说道。

    老太太点点头,道:“那就试试,明天再切一些咸菜。”

    “行。”

    晚饭一家人吃的很开心,尤其是许建军更是不遗余力的夸赞许宁的好手艺,害的许宁都有些坐不住了。

    不意外,当晚三个人齐刷刷的蹲了茅厕,然而再出来之后,颇有种一身轻松舒爽的感觉,只不过三个人并没有往心里去。

    晚上许宁躺在炕上,并没有进空间里面,因为她没有准备种子。

    她想着等后天赶集的时候,和父母要点钱去集市上买几样蔬菜的种子。

    虽然在开始的时候想着在空间里面种植药材发家,可是药材种子不好买,还不如等家里的事情稳定下来之后,和父母坦白,让父母帮她在外面弄种子回来。

    至于说被家里人知道她怀揣着空间是否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倒是没有觉得,因为若是没有家里人的支持,她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成,至少现在的她是做不成的,首先是如何让空间里的东西名正言顺,就是最大的难题。

    若是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她还能相信谁。

    天刚灰蒙蒙的,许宁就起来洗漱了,这大概也是曾经几十年养成的习惯,一般很早就起来了,收拾下家务,洗衣做饭,然后准备妥当去上班,毕竟每天晚上下班的时间都已经是十一点了,回来全身累的酸软,通常都是懒得动弹。

    早饭熬的白粥,上面蒸的昨晚的剩菜和馒头饼子。

    等她刚熄灭了火,听到房门的声音,然后老太太出现在厨房门口,看到许宁似乎已经做好早饭了,眼神里还透着一股震惊,似乎觉得这个娇气的孙女终于是改了性子了。

    “咋起这么早?”老太太边说,边往茅房里走去。

    许宁笑着和老太太打了声招呼,“睡不着就起来了。”

    老太太一起来,许建军和秦雪娟也相继起来,这座小院才变得热闹起来。

    “宁宁,怎么起来这么早?你身体不好,早上多睡会儿。”许建军站在厨房门口擦着脸说道。

    许宁见家里人都起来了,打开锅盖准备盛饭。

    “我没事儿,躺着也睡不着,睁着眼也无聊,今天我和奶奶切咸菜,明天跟着去赶集,爸你给我两块钱行不?”许宁虽然娇生惯养,可是身上还真没一分钱。

    老太太虽然不是那种牢牢把钱攥在手里的人,可是也容不得家里的人胡乱在外面花钱。

    许建军一听,二话没说直接从裤兜里面掏出一把钱,里面十块的五块的都有,中午他在单位里是管饭的,不够许建军偶尔也会从镇上买点东西回来的,身上通常都是备着零钱。

    从里面抽出一张两块的递给许宁,宠爱的笑道:“给,想吃什么就去买。”

    “嗯,谢谢爸,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许宁接过钱说道,顺便还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很多年没有看到两块的面值钞票了。

    许建军摇头:“我就不用了,你自己买着吃。”

    老太太从茅房里出来,看到这一幕也没有说什么,若是以前难免要在旁边念叨几句,说什么别让许建军太惯着许宁,不过这两天许宁的表现让老太太很满意,再者说家里也不是拿不出这两块钱,她也就不在旁边说些难听的话讨人嫌。

    秦雪娟帮着在堂屋支起饭桌,和许宁把早饭端上来。

    只是还不等许宁坐下来,就看到外面一道欣长挺拔的身影映入眼帘,让许宁措不及防的愣在了当场。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重生回来没几天,就这么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见到了谢铮。

    “于奶奶,三叔三婶,我姥姥让我把这些地瓜干给你送来。”谢铮将泛着赫黄的地瓜干递给许建军,扭头看到一脸窘迫尴尬的许宁,心里微微一动,面色却不显,“宁宁好点了?”

    “……”许宁抬头看了谢铮一眼,见他那双好看的狭长眸子如星辰点翠般,散发着一种柔和的色彩,让她到嘴边的话最终没有吐出来。

    许建军见状,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女儿这几天生病心情不太好,在旁边招呼谢铮道:“小铮吃早饭了?没吃就在这里吃吧,宁宁做的。”

    谢铮没有拒绝,很是熟练的拉过来一张马扎在餐桌前坐下,“我还第一次听说宁宁会做饭,肯定得尝尝。”

    以前偶尔江爷爷和高奶奶不在家,谢铮都是来他们家吃饭的。

    许宁见状,默默地去厨房里给谢铮盛了一碗白粥给他。

    其实谢铮在家里已经吃过了,不过是想接触许宁看看,是否她也和自己一样重生回来了。

    现在看来,和他猜想的差不多,毕竟他太了解小时候的许宁了,好歹也是在一起十多年,她的性格谢铮最是清楚不过。

    许宁哪里会做饭,虽说算不上厨房白痴,可是想要做好一顿饭,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看来,这个许宁已经不是当初的许宁了。

    若非谢铮自己是睡了一觉重生回来,他肯定也想不到这点。

    上辈子之所以家里的保姆和她说起许宁,不是因为许宁多厉害,而是因为许宁的死状凄惨,是被人开车活生生轧死的,他听说之后也打电话向下面询问过,得到的消息是她整个人已经被轿车碾压的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四肢骨骼俱都被压的断裂,胸膛腑脏也是完全破裂迸出,就连头颅都和身子分了家。

    谢铮不知道临死前的许宁在想什么,可是他却明白,许宁骨子里就是个娇气的姑娘,她最怕的就是疼,哪怕是哪里破了一处皮,都能让她眼眶红上半天。

    这样性子的姑娘,死的如此凄惨,纵使曾经谢铮也因为许宁的做派难过甚至痛恨过,可是听到她死的消息也无是心口沉闷。

    默默地把白粥和筷子递给谢铮,她才坐下来静静的吃着早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