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糟粕思想】
    ,精彩小说免费!

    之前提过,小姑嫁到了距离家里很远的临近县的村子里,两家相隔差不多有百里路,坐车也需要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当然客车都是要兜兜转转的绕路,否则也就一个半小时,就算是这样,小姑自从出嫁之后,这也是第二次回来。

    不过现在的许春梅和印象里的完全不同,记得她第一次带着女儿回来的时候,明明待女儿很好,反倒是她的姑丈对妻子和女儿似乎都不是多体贴。

    饭菜很快就热了,饭桌上那小姑娘很显然是饿坏了,吃的速度略微有些快,即使这样也比不上狼吞虎咽的许春梅,而且还要照顾旁边同样状态的小男孩。

    “你恶鬼投胎的?不知道让着你弟弟点?吃啥饺子,给你饼子。”许春梅一筷子敲在女儿的手背上,然后夹起饺子自己咬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吹了吹放到儿子的碗里,“干啥啥不行,看见吃的就瞪起眼来了,要你有啥用?”

    小姑娘看着那一大盘饺子,再看了眼被许春梅塞到手里的玉米面饼子,眼里含着泪花,愣是不敢让眼泪落下来,默默地咬了一口饼子,伸手去夹菜,至于手背上的红印,她似乎是已经很习惯了。

    许宁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眼不见为净,转身走了出去,等他们吃完后,自己再进去给他们收拾碗筷。

    这期间,许春梅的呵斥咒骂声不绝于耳,全部都是冲着自己闺女去的,反倒是对待她的儿子是无限宽容,许宁也就渐渐明白了过来。

    “宁宁,你弟弟瞌睡了,把你奶奶屋里铺开被子让他睡会儿。”吃完饭,许春梅抱着打呵欠的儿子出来。

    许宁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去老太太屋里找了一条小褥子铺开。

    小家伙可能是真的很困了,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醒着的时候这小子叽叽喳喳的非常的闹腾,睡着后倒是觉得还算可爱。

    她看着邋遢的小姑,真的很想问问这几年家里到底发生了啥事儿,可是想了想到底是没有多管闲事,估计就算是问了,小姑也不会和她说实话。

    而且这次小姑过来,许宁可以肯定,绝对是和钱脱离不了关系,就是不知道要借多少。

    于春花是临近十一点回来的,一进门看到许春梅的模样,她也是呆了两秒钟,之后就被许春梅拉去了屋子里。

    许宁没有跟进去,在院中和小姑娘大眼瞪小眼,这期间还听到了许春梅压抑着的哭声以及老太太低声呵斥的声音,当然也有此起彼伏的叹息声。

    “妞妞,你家里是不是出事了?”许宁小声问道。

    不过小姑娘并没有回答许宁,只是抿着唇瓣继续不言语。

    话说从进门后,妞妞就没有说过一句话,她小的时候可是一个挺爱笑的小姑娘,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随后又和小姑娘说了几句话,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许宁这才放弃了。

    秦雪娟回来后,就看到院子里除了女儿,还有一个小姑娘。

    “妈,下班了。”许宁站起身来。

    “嗯,这是妞妞?”秦雪娟也是在脑子里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轻轻的皱起眉峰,以前很娇嫩的一个小姑娘,怎么变得这么邋遢?

    似乎知道秦雪娟的想法,许宁说道:“小姑生了一个儿子。”

    秦雪娟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抬腿进屋去了老太太房里。

    许宁站在门口看着,果然不到半分钟秦雪娟就出来了,看着女儿那清澈的眼神,笑道:“没啥事,做饭吧。”

    “好,我帮你。”许宁抿唇笑着和母亲走进了厨房。

    因为家里来客人,中午秦雪娟想着多做几个菜,打开橱柜的时候,看到里面空荡荡的,她的表情有些沉思。

    “昨晚剩下的饭菜,都让你小姑吃了?”因为做的饺子多,今天早上还剩下两大盘,三个大人吃了一盘还留下一盘,就算是许宁的饭量再大也是吃不完的,况且还有好几样菜,现在都是一点都没剩下。

    许宁点点头,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以前我小姑回来的时候,我记得是个穿衣打扮都很利索的人,怎么现在成这样了?而且小姑对妞妞很不好。”

    “这有什么办法。”秦雪娟叹口气,“你姑姑之前因为没生下儿子,在家里不得婆婆喜欢,这次好容易生下一个儿子,肯定是要委屈了闺女,刚才我进去看你姑姑哭的眼睛都肿了,大概是家里日子难熬,过来借钱的吧。”

    “姑父怎么没一起过来?”

    “这个我还不清楚,不过听你奶奶的意思,你姑他们娘仨可能要住两晚,晚上你带着妞妞和你一起睡吧。”秦雪娟低声叮嘱道。

    她知道女儿喜欢一个人,不过这也没办法,好在婆婆屋子足够放下三个人,小姑大概也不舍得让儿子离开她身边,否则还真的没办法调整。

    许宁没有拒绝,只是想了想才说道:“那晚上烧一大锅热水,给妞妞洗洗。”

    秦雪娟了然的点头,多年前的妞妞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娃,谁知道现在再见面,却被她母亲给养的畏畏缩缩且脏兮兮的,当真是让人惋惜。

    其实许春梅这种做派,在四里八乡是很常见的,儿子是传宗接代的,女儿则是长大后就成为别人家的,这种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哪怕现在是新社会,可是让这些人一下子就接受男女平等这种观念,也非一朝一夕的。

    就他们一街之隔的一户人家,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那儿子就是宝贝疙瘩,女儿家里家外的忙成陀螺,儿子依旧是整日里吃吃喝喝,什么事情都不做,若是偶尔哪天稍微缺根筋的干点啥,家里的老母亲可是心疼的“宝贝心肝”叫个不停,还要呵斥着闺女偷懒,害的她儿子受累。

    许宁想着,她小姑大概也是要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了。

    中午紧赶慢赶的,母女俩做出了四个菜,家里的饼子和粗粮馒头也差不多没有了,下午还要重新发面蒸馒头,许宁自告奋勇的说是晚上的馒头她来揉面就行,毕竟现在天气暖和,发下的面,通常两三个小时就可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