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章:【心里没数】
    ,精彩小说免费!

    长年累月的冷遇生活,如今丈夫虽然腿断了,可是在许春梅的心里,或许已经不能唤起她曾经对丈夫的那份喜欢了,对如今的她来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解脱,用丈夫卧病,家里无人赚钱的借口,离开那个让她备受折磨的牢笼。

    听完母亲的话,许宁有些唏嘘,也有些茫然。

    她未来的生活,是否也要面对那难以化解的婆媳矛盾?到时候她又该如何面对呢?

    “宁宁,去洗脸刷牙,不是还要去跑步吗?我准备一下和你一起去。”秦雪娟将待会儿要做的饭全部都准备好,等闺女收拾完她就陪着闺女出去跑步,回来直接点火做饭就可以。

    许宁应声去了。

    这个时间天色不过刚亮,街上还没有多少人,不过各家的炊烟却燃起了不少,都是为早起上学的孩子忙碌的。

    母女俩刚打开街门,就看到对面的谢铮也和江爷爷在门口站着说话。

    “江叔早!”秦雪娟笑着和江老爷子打招呼,“站门口做什么?”

    “没啥,你们娘俩这大清早的去干啥?”江老爷子笑眯眯的问道。

    “宁宁要去跑步,我陪她一起。”

    “嘿,这小丫头倒是勤快起来了。”江老爷子打趣一声,然后道:“正好,你们仨一起吧。”

    秦雪娟抿唇笑道:“小铮也去?正好,你们俩作伴,我就不去折腾了,在家做饭。”

    “……”许宁哭笑不得,不过也只能点头答应,和两人打过招呼后,就跟着谢铮身后小跑着出了胡同。

    “铮哥每天都晨练吗?”许宁深呼吸清新的空气。

    之前的几天跑完两圈下来,她总是气喘吁吁的,之后才渐渐的稍微适应过来。

    晨练可以锻炼身体,还能保持好身材,后期的减肥秘诀不就是六个字嘛。

    管住嘴,迈开腿。

    嘴的话许宁是能管得住,腿却迈不开了,毕竟身体的精气神已经被疾病掏空了,走的稍微快点都能心脏剧烈跳动,头晕目眩且呼吸困难。

    所以她格外珍惜现在的生活。

    对许宁来说,晨练是有目的的,而对谢铮开说,晨练则是习惯,这个习惯已经持续了三四十年了,哪怕是重生回来也放不下。

    他每天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起来了,通常都是绕着村子跑个三五圈,等他回家洗过澡之后,许宁才会出门,所以两人从来都没有碰到,今天早上是帮着外公劈了点柴,这才出门晚了点。

    “每天,以后喊着你?”谢铮迁就着许宁,迈的步子也小了点。

    “……也可以,我每天早上都是和我爸一起的,今天他和奶奶不在家,我妈才想陪着我一起。”许宁笑道。

    谢铮点头,“那以后每天早上我在门口等你,五点五十吧,能起来?”

    “能!”她很想说不能的,可是仔细想,也不差这半个小时,大不了早起一点。

    后唐县刘家庄。

    经过一早上的跋涉,于春花母子抵达女婿家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半。

    俩人在村口下了车,抬头看了两眼,并没有发现女婿的家人出来接一下。

    于春花在许春梅结婚前后的这些年,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不过当初送嫁的时候许建军是全程跟着的,所以来不来的他都能找到刘永涛的家门。

    只是他们折腾了百里路过来,对方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接一下人,就这种人家,于春花心里还是挺不喜欢的。

    “他们家这就是想撕破脸了。”于春花语气带着些微的戾气,“遇到这样的亲家,也是倒了血霉了。”

    “妈别生气,咱们来是商量二姐的事情的。”许建军温声劝道。

    于春花翻了一个白眼,“他们家早干啥了,从你二姐结婚到现在十多年了,他们就只去咱家走过一遭,这哪里是亲家,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两家是仇人呢,你看看老磨盘家的那几个女婿,再看看我这个女婿。”

    “现在你二姐出事了,他们才想起咱来了?一群杀千刀的玩意儿。”

    许建军无奈,他当然知道母亲现在的怒气有多盛,实则他心里也是很不顺畅的。

    昨天下午的那通电话里,刘家的老太太在话筒里嘶声痛骂,什么难听说什么,若非对方年纪大,还是个女人,许建军指不定要如何同对方对呛呢。

    按照记忆里的路线,母子二人慢悠悠的来到了刘家门前。

    “大妹子!”一进刘家门,于春花见到正坐在院子马扎上的刘家老太太,板着脸和对方打了声招呼。

    刘老太太闻声看过来,一时间还有些恍惚,差点没开口问对方是谁,不过下一刻才反应过来对方的身份,张口让身边的一个年轻小媳妇搬凳子。

    “老姐姐你可是来了,路上还好吧?”刘老太太站起身迎上前两步。

    于春花点点头,“没啥事。”

    “那就好,赶紧坐吧,翠英去田里喊你爹回来。”

    “哎,知道了妈。”那穿着整齐的小媳妇脆生生的应声,和于春花母子打了声招呼就扭身离开了。

    刘老太太等小儿媳妇一出门,顿时就唉声叹气起来。

    “老姐姐,你是不知道,我昨天回来看到春梅没在家里,可是急的要命,俩孩子都饿的哇哇叫唤了。”她张口就开始数落,“我那儿子还在医院里,这还不知道他媳妇跑了呢,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急疯了?你们可得好好的找找春梅,这扔下汉子孩子,一个人跑的没影,传出去我们老刘家还咋做人啊。”

    “她为啥要扔下老公孩子,一个人往外跑,你们心里没数?”于春花这一大清早的起来折腾,连口囫囵饭都没吃上,到了这里人家也没说给端杯水,张口就是数落抱怨,可是将她心里那压下去的怒火,给再起点燃了。

    刘老太太脸色一僵,看到亲家这张僵尸脸,心里也不高兴了。

    “老姐姐这是啥意思,感情你是说我们家对你闺女不好?”

    “好不好你们不比我更清楚?”于春花察觉到儿子扯她的一袖子,很不高兴的甩开,“我闺女嫁到你们老刘家十几年了,没回门我不说啥,两家隔得远嘛,可是你给我出门去打听打听,要不是两家有掘了祖坟的大仇,谁家的女婿十几年就带着老婆去看了丈母娘一回?大妹子,不是老姐姐我不给你好脸色,现在可是新社会,你真当这儿媳妇是你们家买来的,由着你们随便折腾?”

    “哎,我说老姐姐这话就不待人听了,啥叫折腾,我们咋折腾你闺女了?春梅嫁到我们老刘家这十几年,我们是缺了她吃的还是穿的了?她刚开始嫁到我们老刘家,前面多少年没个孩子,我们说啥了?放到别的人家,早离婚了。”刘老太太也是个厉害的,否则许春梅那性格,怎么可能被拿捏得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