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1章:【噩梦出现】
    ,精彩小说免费!

    天气越来越热,而考试的日子也一天天的临近,许宁每晚都要学到很晚的时间才会休息。

    秦雪娟心疼女儿,总是在深夜给她熬一碗粥,这也是因为这边的人几乎都不喝牛奶,也很少见,好在小米粥也有养身和保证睡眠的作用。

    反倒是谢铮,不管什么时候都和从前一样,没有放松下来也没有变的紧张,步调依旧是不紧不慢。

    对于许宁这么刻苦的学习,他也没有开口劝说对方悠着点,因为他了解许宁的迫切。

    这一日黄昏,许宁回到家,走到厨房门口就被秦雪娟给叫住。

    “宁宁,你去供销社里打一瓶酱油回来,快没有了。”

    “这就来。”回屋搁下书包,出来接了酱油瓶和两毛钱就出门往村子里村支书家的供销社去了。

    村支书家里住在正中央,而供销社也在离他们家不远的地方,全村就这么一个小杂货铺,里面几乎囊括了百姓日常所需的东西,小到针线钉子,大到衣裳粗布都有,当然衣裳也就是那种穿在里面的汗衫和外面的粗布大褂,做工都很简单,没有任何的花样。

    夕阳的余晖在背后洒下来,将她的影子投射的细细长长的,一身白色的蓝色小碎花长裙,让她此时看起来朝气而稚嫩娇艳。

    “去哪里?”对面,谢铮手里拎着一个捆扎起来的油纸包走过来。

    许宁举起手中的酱油瓶,“打酱油,铮哥买的什么?”

    “给我外公买的油酥点心,半下午填肚子的。”他边说边转身和许宁往回走,“我和你一起吧。”

    她不由好笑,“在咱们自己村里,我又丢不了,铮哥还是快点回去吃饭吧。”

    “没事,三两分钟的功夫。”他肯定得回去,现在供销社那边可是挺热闹的,还有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人,他怕许宁见到对方会坚持不住。

    许宁见他这样,也没有说什么,一起就一起,路上还有个人说话。

    两人闲聊着来到供销社前,还没等走到门口,许宁的视线在看到站在门口和人正说笑的一个青年男子时,整个人如遭雷击。

    是他!

    她很多次想象着重新见到蒋家豪的时候,要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或无视,或害怕,或愤怒,或心凉。

    但是想的再多,也不如现在面对面来的更具冲击性。

    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冲上去,用手里的酱油瓶,狠狠的敲碎对方的脑袋。

    虽然前世是她自己作死,可是之后的几十年她从未再出现到对方的面前。

    可结果呢?

    是他千方百计的打听到自己工作的地方,一通闹腾将她带走,却在一处偏僻之地,残忍的开车将她碾杀而死。

    谢铮见她果真迈不过心里的魔障,心里叹口气,上前挡在她面前。

    “哪里不舒服?”

    “……”许宁循声望着谢铮,她的眼神有些凄凉和呆滞,而谢铮的眼神却沉稳如一壶映月秋水,下一刻让她突然回过神来。

    伸手从她手里取过酱油瓶,谢铮指了指前面的拐角处。

    “你去拐角处那边的梧桐下等着,我去给你打。”

    “嗯。”许宁沉闷的点点头,将手里的两毛钱塞到谢铮手里,转身飘乎乎的走了。

    供销社门前的蒋家豪因为和朋友聊的开心,并未太注意到这边,只是不经意的抬头看到那抹纤细的背影,以及一头在夕阳凉风下吹起的丝丝长发,觉得有些惊艳。

    虽然不知道长得咋样,但是看背影应该不会差了。

    没想到在这种闭塞的小山村里,也有这么有味道的女孩子。

    “……”刚收回视线,他后背突然觉得有些凉意,然后就察觉到一个男孩子从他们身边走进供销社里面,只不过错身时的那个冷冽至极的眼神,让他寒毛直竖。

    “家豪,怎么了?”站在蒋家豪旁边的一个同龄青年问道。

    蒋家豪心里诧异莫名,不知道对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道:“没什么,咱们回去吃饭吧。”

    “我进去拿肥皂。”

    走到拐角的梧桐树下,许宁整个人好似虚脱一般,靠着树干滑坐在地上。

    她知道,重生回来见到蒋家豪只是早晚的事情,却没想到会这么早。

    上辈子好像还是在明年下半年,为什么提前了一年多的时间,想到这个她就心慌的厉害。

    她以为自己这段时间的调整,已经很坚强了,曾经的一切都已经可以轻松面对,不再痛苦害怕了。

    如今看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看到对方的那一刻,她的大脑是空白的,只有全身猛然间好似窜起了剧烈的痛感,让她几乎窒息。

    许宁知道曾经的劫难是因为自己的作死,可就算如此,她依旧恨那个男人最后的残忍手段,恨得想上去杀了他。

    在当初她从对方的婚礼被赶走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彻底的没有关系了,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她也想过各种各样的死法,唯独蒋家豪不在她的考虑之内,而她却偏偏就死在了那个三十年没见面的男人手里。

    她不傻,就算不知道对方的事情,可是临死前也有那么一瞬间的顿悟,应该是对方过得的确是非常的不如意,才将所有的愤怒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可是,凭什么?

    “宁宁,回家了。”

    谢铮的声音,好似溺水时突然出现的一根浮木,将许宁从不断下潜的深海里捞起来。

    傻兮兮的抬头望着对方,挺拔的身影笔直挺立,温暖而绚丽的夕阳将他包裹在其中,犹如破光而来的英雄一般,就在这一瞬间,深深的扎进她的心里,以疯狂的速度在她的领土画地为牢。

    “回家?”她喃喃轻语。

    谢铮见她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突然觉得有些烦躁,可到底是没舍得将这股情绪发泄到对方的身上。

    弯腰攥着她半裸的小臂,动作还算温柔的将她拽起来。

    “不发呆了,回家吃饭。”

    “哦。”

    走到家门口,许宁低头看着手中的酱油瓶,沉默两秒后,才抬头望着准备进家门的谢铮。

    “铮哥怎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儿?”

    谢铮停下脚步,转过身,清冽的嗓音在她面前轻轻炸开。

    “我问你你会告诉我?”

    “……现在不会。”她犹豫着回答。

    “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弄得好像不问他就不知道似的,当初对于那个男人,他外婆可是深恶痛绝,毕竟是诱拐她心中外孙媳妇最佳人选的臭流氓。

    ------题外话------

    哐哐哐!某人卒。

    铮哥:死了没?

    宁妹:……还差点?我再来两酱油瓶子送他归西。

    铮哥:媳妇你先撤,剩下我处理。

    宁妹:老公么么哒!

    铮哥:回家再。

    宁妹:老公么么哒。

    铮哥:……回家再。

    宁妹:老公么么哒。

    铮哥:哎呀,赶紧么完,我还得处理这货呢。

    半死不活蒋家豪: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