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车祸离世】
    ,精彩小说免费!

    回到家,许宁把酱油递给秦雪娟之后,就钻进自己房间里。

    一进房门,之前温和的脸色瞬间就变得严肃起来。

    心中的怨恨和一种无法言喻的羞耻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理智,让她痛苦万分。

    她不知道之前对谢铮的感觉是什么,若说是喜欢那未免有些恬不知耻。

    谢铮好歹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而她却有着一颗五十岁的灵魂,一个老婆子对一个正青春的少年动了心思,她觉得羞耻的同时,还有种恐惧感。

    也就是在这一晚过后,谢铮敏锐的发现,许宁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这种不同他知道,是距离感。

    哪怕她掩饰的自以为很好。

    平静却又与以往不同的日子,如流水般缓慢划过,在距离期末考试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候,许家发生了一件事打破了这看似和缓宁静的生活。

    这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有些人就看到秦雪娟脸色肃穆的从值班室里冲出来,不顾仪态的跑了出去。

    “娟儿,你这是……”

    好几个认识秦雪娟的同村婆娘见她这幅样子,在她飞奔而过的时候想叫住她问问啥事儿,却发现秦雪娟连理会都没有,擦身而过。

    “这是咋回事儿啊?建军媳妇跑那么快?”

    “谁知道呢,大概是接到了啥要紧的电话吧。”

    “你说是不是她家里来电话了?现在好多知青都回城了,建军媳妇在咱们村子也十好几年了,也没回去过一次,感觉也有点不像话。”

    “这有啥,谁摊上这样的媳妇,也不敢轻易让她回去,万一不回来咋整?”

    “说的也是,许大婶子也不容易。”

    别人说的什么,秦雪娟根本就不在乎,她只是冲进家门后,直奔于春花的房间。

    “妈……”秦雪娟看到正坐在炕头上绣鞋垫的婆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你这是干什么,跑的这么喘,后头有狼撵你?”于春花蹙着眉头,当然这也是表面,和秦雪娟共同生活了十多年,这个媳妇什么性子她还是很了解的,“出什么事儿了?”

    秦雪娟努力的平复着那粗喘的气息,断断续续的说道:“刘家来电话了,说是……说是我二姐没了。”

    “……”于春花觉得自己没听明白,扯了扯耳朵,“你说啥?”

    “刘家刚才来电话,说是我二姐没了,在城里遇到了车祸,还没有送到医院就咽气了。”秦雪娟脸色阴沉的说道,“我已经给建军去了电话,他现在应该在路上了。”

    “咋,咋着?”于春花心脏似乎一下子停止了跳动,整个人的头都是懵的,好似周遭都变得寂静下来,“我闺女……没了?”

    秦雪娟望着婆婆的状态,上前两步在她身边的老旧木椅上坐下,生怕婆婆有个好歹,自己也能很快劝着。

    于春花此时整个人都僵了,听到这个噩耗,应该是难过的,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和大脑,一下子变得空空的,她不知道要咋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什么,脑子里就是不断的在想着,却有好似什么都没想。

    下一刻,浑浊的眼泪从眼眶里滑落下来。

    “妈!”秦雪娟心里的震惊大过于悲伤,毕竟她嫁给许建军这十几年来,见到许春梅的次数也就三两回,而且见面后,和这位大姑姐也没什么话题可以聊的,要说感情深浅之类的,未免有些矫情,说的直白点,除了她是丈夫的二姐,她和这位大姑姐其实根本就没有感情,现在让她突然酝酿悲伤的情绪,她做不出来。

    不过惋惜和震惊这两种情绪倒是真的,毕竟上个月才见过这位大姑姐,这一个月多点人说没就没了。

    “咋就……没了呢。”于春花喉咙里嘟囔两转,虽然闺女结婚后极少回来,可是知道她还安稳的活着这比什么都好,现在突然听到这个噩耗,眼泪虽然止不住,可是心里却始终难以置信。

    秦雪娟握着婆婆粗糙的手,轻声道:“我在值班室里接到了二姐小叔子的电话,说是公安亲自上门去和他们说的这个消息,现在二姐还躺在医院里,刘家那边让咱们明天去城里和他们在医院门口汇合,到时候把二姐送回去。”

    按照这边的丧葬仪式,是要将死者在家里停放三日,然后再放入棺椁下葬。

    这个年代或许城里已经有死后火化的概念,然而在他们这边农村里,还没有火化一说,一般就是停灵后,直接葬入土里。

    很显然,许春梅是要被直接葬入刘家的坟地里。

    不过这之后的事情会有些麻烦。

    许建军是和主任说了一声,骑车飞奔回来的,一进门就看到失魂落魄流着眼泪的于春花。

    “回来了。”秦雪娟看着丈夫,起身上前示意他过去安慰一下婆婆,毕竟她始终是隔着那么一层,而且平日里和婆婆也说不上什么知心话。

    许建军冲妻子点点头,上前在老太太身边坐下。

    “妈,您难过就哭出来吧。”他轻声说道,生怕音量太大会惊吓住她。

    他心里自然也是难过的,不过好歹一个大男人,眼泪还真的不是说来就来,就是心口堵的难受。

    于春花却抬手抹了一把眼泪,猩红的眼神盯着儿子道:“你去打电话问问那边,到底咋回事。”

    “我这就去。”许建军起身就跑出去了。

    虽然在办公室里问过一次,可是他自己心里也恍惚着,总觉得是不是听错了。

    这天下午,村子里在外面闲聊或者干活的人就看到秦雪娟跑完了,许建军又开始跑,真的是勾起了不少人的八卦心态,有几个好奇心重的,会扯开嗓子打趣几句,却没换来对方的回应,只能瘪嘴继续干着手里的活计。

    许宁回到家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发现家里的气氛很是不对。

    “怎么了这是?”她搁下书包,来到老太太的房间,父母都在这里闷不做声的陪着老太太。

    看到她回来,许建军夫妇抬头望了女儿一眼,倒是老太太却依旧低着头,好似在入定一般,若不是她的神色很是憔悴,许宁或许不会往太严重的地方想。

    她的奶奶是个很坚强的女人,一般的事情是无法让她这么失魂落魄的,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雪娟起身拉着许宁出来,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姑姑,出车祸走了。”

    “……”许宁心口一震。

    ------题外话------

    许春梅的死,在初写大纲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