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4章:【痛苦的成长】
    ,精彩小说免费!

    “你哑巴了?没听见我说话,不准在我们家吃饭。”没有得到许宁的答复,小宝重复一遍,语气带着一种小霸王的蛮横。

    未免他继续这样不依不饶的闹下去,许宁只得哄骗着答应了,小宝这才满意的继续玩泥巴。

    没过多会儿,外面走进来一个小男孩,看年纪和妞妞差不多大,一进门就对小宝说道:“走啦,咱们出去玩。”

    见到来人,小宝扔下泥巴,在身上胡乱的蹭了蹭手,撒腿冲到那小男孩面前,“哥,去哪玩?”

    “出去再说。”小男孩和小宝边说边往外走,“屋里那人是谁啊?”

    “……不知道。”小宝可能是想了两下,到底是没想起来,“说是来咱家串门的。”

    两个孩子的声音渐去渐远,许宁心里却沉闷的难受。

    小宝这孩子,若是继续留在刘家,恐怕会越来越歪。

    屋里变得安静下来,妞妞没动静,许宁也不知道说什么,只余下两道很浅的呼吸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妞妞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声音很轻,好似一道轻烟。

    “姐,我妈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

    许宁没有立即回答她,主要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二婶说我妈死了,以后就是没妈的孩子了。”妞妞声音带着哭腔,“姐,我想我妈。”

    想妈妈!

    就算之前许春梅多么的不待见妞妞,对她多么的苛刻和呵斥,可在妞妞心里,母亲是不可取代的,哪怕是整日里被呵斥,她也不想这个人在她生命里彻底消失,再无踪迹,那种空虚,是无法填补的,许宁感同身受。

    前世哪怕她再能作死,可是父母不在的那一刻,那种心口好似被剜出一个大洞的感觉,让人痛苦的近乎窒息。

    “妞妞,要不要带着弟弟去外婆家生活?”许宁轻声问道。

    然而随之而来的又是漫长的沉默。

    “我不去!”约么十几分钟后,妞妞坚定的声音传进许宁的耳中,“我得守着我弟弟。”

    “你可以带着弟弟一起。”

    “二婶和我说过,爷奶是不会答应弟弟去外婆家的,所以我要守着弟弟。”

    这话倒是让许宁意外了,不是杨小琴在背后的心眼和手段,而是妞妞的转变。

    之前看到的那个怯懦的姑娘似乎是存在于想象中一般,眼前的妞妞好似在许春梅离世后,一夜之间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目标和想法。

    “既然你有了主意,接下来你外婆和舅舅会好好的安排你们的。”

    “……嗯!”

    “不过,妞妞……”许宁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这个小姑娘,“你二婶瞧着就是个会做人的,你也要多点心眼,保护好自己和弟弟。”

    “嗯!”

    妞妞虽然平时在家里不被待见,性子有些懦弱,可是却并不傻,也正因为不被重视,家里人的做派她多少都能察觉得到。

    比起杨小琴家的弟弟,刘家二老待小宝要更好些,毕竟许春梅私下里也和妞妞显摆过,以后两位老人势必是要靠着刘永涛养老的。

    只是现在她父亲还在医院里没有回来,以后那条腿是否能完全恢复谁也说不好,这到时候两位老人靠谁养老这就不好说了。

    中午是在刘家吃的午饭,小宝看到家里多出来两个人,虽然他可能觉得熟悉,却也颇为不愉快,吃饭途中被刘老太太抱在怀里,眼神没少冲着秦雪娟和许宁翻白眼。

    许春梅的遗体是在下午的四点多才被两家人带回来的,其中一起回来的还有撑着拐杖的刘永涛。

    刚跨进院门,杨小琴就好似天塌下来似的,哭着喊着,踉踉跄跄的冲了过去,一副哭天抢地的样子,不知道的人都以为这妯娌两人以前是多么的融洽。

    许宁和秦雪娟来到老太太身边,经过这一天的折腾,于春花的气色很差,一双眼睛此时也肿的犹如核桃。

    灵堂设在刘家堂屋,许春梅将会在这里停灵三天,至于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如何停放,对于现在的人来说自然是有他们的办法。

    待许春梅被放在一张木板上,刘老太太在儿媳妇的搀扶下,和村子里平日里处的好的婆娘,齐刷刷的哀嚎起来。

    于春花则是顶着两颗核桃般大小的眼,任由着秦雪娟和许宁一人一边的搀扶着,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耳边这此起彼伏的哭声,在她眼里就好似一场闹剧,尤其是嚎叫的最厉害的那对婆媳,更是让她觉得格外丑陋。

    她女儿生前被她们婆媳联合起来使唤的和下人似的,在婆家一点地位都没有,现在却也能不知廉耻的在她面前演戏,想到对方赔偿的那笔钱,于春花心里也有了计较。

    若是他们想要霸占自己闺女拿命换来的这笔钱,于春花绝对会和这一大家子人拼命的。

    妞妞和小宝被刘永波带了进来,在这样的场合,他们两个是肯定不能缺席的。

    只是两个孩子一进来,妞妞就哭的止不住,一声声的喊着“妈”,小宝却被刘老太太揽在怀里,瞪着乌黑的眼珠子,左看右看的,很不老实。

    或许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怀抱着最小的孙子,刘老太太才真的觉得有些凄凉吧,转眼间这最疼爱的孙子就没了妈,这以后是肯定要给大儿子重新找个老婆的,可万一找的老婆不如许春梅听话咋办,对自己小孙子不好咋办,以后撺掇着长子不孝顺他们两口子咋办,一系列的问题都在她的脑子里转个不停,以至于让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怨气,对于春花的怨气。

    “哎哟我的亲家母啊,要是你不让春梅出去打工就好了,我可怜的孙子孙女,我可怜的儿媳妇,现在她这一走,你让我这孙子孙女可咋办呀。”

    一通哀嚎在屋子里响起,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于春花却被这一嗓子给气的差点没厥过去。

    她现在虽然没有鬼哭狼嚎的,可是心里的难过情绪别提有多压抑了,结果这个老不死的居然还在这里说这样的话。

    不过她心里可能也是觉得后悔吧,若是之前让许春梅回家,她现在还在这个家里撅着屁股伺候着一大家子,虽然受苦受罪,至少不用和现在一样,没有任何气息的躺在那里,停上三天埋入土中。

    ------题外话------

    手机屏摔碎了,碎的都掉渣渣,幸好里面没问题。

    这段时间在玩模拟人生,有点入迷,公众期也存不住稿子。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