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0章:【谢铮爸爸】
    ,精彩小说免费!

    今天谢铮不上课,许宁准备和张梦先走一段儿。

    等来到校门口的时候却发现,谢铮已经等在这里了。

    “铮哥?!”许宁看到他,有些惊讶,“今天你不是不上课吗?”

    “来接你。”谢铮说的很是稀松平常,好似被问了一句今天的天气如何一样,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和异常。

    至于看到这一幕的人也没往别处想,反正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许宁心里轻叹口气,这么好的男孩子,上辈子的自己怎么就那么有眼无珠。

    “成绩出来了,怎样?”

    提起成绩,身边的张梦高兴的说道:“许宁考了我们班十九名呢,特别厉害。”

    谢铮扭头看了眼身边的小姑娘,他也有几分惊讶,没想到居然真的超常发挥了,本来嘛,他也觉得这是个聪明的小姑娘,可惜上辈子就是不往正道上走,现在好了。

    明明自己比她大三岁而已,可是却觉得自己操的是三叔三婶的心。

    想到这里,谢铮露出了一种叫做“爸爸”的笑容,心里很熨帖,“闺女”终于是往正路走,而且很明显是出息了。

    “我也没想到。”许宁多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之前想着能进步一点是一点。”

    “没想到就说明知识还薄弱,真正有把握的,在考试放下笔的时候,心里就能预估出分数,暑假继续给你补习二年级的课程。”

    “……”许宁愣神。

    大哥,你都不让我喘口气的吗?

    “而且我听到消息,升学后你们可能会增设英语课。”谢铮说道。

    这个消息对许宁来说,颇为有些晴天霹雳。

    她对于那种蝌蚪文,真的是瞎子听雷,曾经也听一起工作的小钟和华华两人之间聊天,时不时的会说两句英文,或者冒出几个英文词汇,她那个时候都是懵的,完全不懂啥意思。

    或许也不能这么说,她知道你好的英文是“哈喽”?

    “当然仅仅是听说。”谢铮见许宁那副表情,忍俊不禁的笑了笑。

    “那等暑假过半行不行?”许宁带着商量的语气询问。

    “可以。”

    和张梦分开,两人走进村子里。

    “铮哥什么时候放假?”

    “后天返校就放了,想去哪里玩?”

    “哪都不去,先写完作业再看吧。”这个暑假注定是不平静的,至少她是无法平静,许家整个的转折点都在这暑假的一个月里面,她不得不谨慎起来。

    若是母亲回魔都,她一定会跟着去的,哪怕母亲不同意也不行。

    魔都秦家,对许宁来说就是虎狼之穴,母亲踏进去就难以脱身,但是带着她过去,那边应该会多方考虑一下吧,或者到时候再劝说父亲也跟着过去,她还不信这样的话,对方能真的不顾脸面,当着父亲的面让他们离婚?

    看到许宁深思的表情,谢铮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家里,许建军正在厨房里帮着秦雪娟做饭,而于春花则照旧在她自己房间里,趁着饭前的功夫,绣着鞋垫。

    许宁和父母打了声招呼,回屋搁下书包,来到奶奶的屋里。

    “放假了?”于春花见她进来,问了一句。

    “放了。”许宁上前凑过去,看到那双鞋垫上面绣的是并蒂莲。

    许宁几乎没有静下心来看奶奶的绣技,此时看到鞋垫上那近乎成型,栩栩如生的并蒂莲,不由得赞叹不已。

    “奶奶,您的绣活真好。”

    于春花闻言,手中的针顿了顿,很快就重复的上上下下。

    “奶奶小的时候家里是大户,祖上留下不少的田产……”大概是看到孙女那敬佩的眼神,再加上于春花因为许春梅的过世,心里软化了不少,“那时候家里住的是挺大的宅子,家里下人和佃户都不少,真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闲的发慌就只能弹弹琴绣绣花,当时宅子里也请的绣娘琴师,奶奶就是跟着他们学的。”

    “奶奶还会弹琴呀?”许宁赞叹一声,这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晓得。

    “这个你不知道吧?你爷和你爸都不知道。”于春花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还颇有几分小得意。

    看到难得露出一抹笑容的奶奶,许宁的眼眶有些湿润。

    “咱们家里有琴吗?得空奶奶弹给我听听吧,我特别想听。”

    望着娇娇憨憨的小孙女,于春花的心好似都化成了水,不过却颇为遗憾的说道:“以前有的,不过被人砸了。”

    “那等我爸妈赚了钱,给奶奶重新买一架。”

    “……嗯!”于春花闷声点了点头,随后问道:“想学绣花吗?”

    许宁微微诧异,很快就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想!”

    “其实不想学也没啥。”于春花语气平静,“就是不想这门手艺在我手里断了。”

    “我知道!”许宁低语。

    后期的刺绣已经绝大多数都是机器生产了,可是刺绣师依旧能占得一席之地,这足以说明手工作业还是有机器无法复制的精髓在里面。

    只可惜,喜欢刺绣的人真的越来越少。

    许宁说不上多么的喜欢,也不是非学不可,至少她现在是感兴趣的。

    于春花大概也看出了这点,笑道:“也不指望你多精通,学一点是一点,以后自己里面的小衣裳,也能绣上东西。”

    “我明白。”

    秦雪娟进来喊她们吃饭的时候,就看到许宁捏着一根针,在婆婆的指导下穿针引线。

    “这是跟着奶奶学刺绣?”

    “是啊。”许宁笑眯眯的点头,“奶奶绣的鞋垫超级好看,我也想学学,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天赋。”

    “天赋和努力缺一不可。”秦雪娟笑的很是开心,“不过妈,您以后别在灯下绣了,很容易伤眼睛的。”

    “我都老成这样了,还能咋伤着,宁宁倒是注意点。”于春花没有板着脸拒绝媳妇的好意,对许宁道:“先别折腾了,吃饭,得空白天教你。”

    “来了。”

    饭桌上,许建军给三个人分别夹了菜。

    “宁宁,这次考试咋样?”他是知道的,试卷上面都需要家长签字。

    许宁抿唇望着父亲,笑眯眯的道:“爸猜猜我考了多少名。”

    ------题外话------

    却月凌风《军门密爱:最强宠婚》

    不就是抱了他的宝贝,睡了他的床。结果偷袭不成反被压,还被便宜占尽丢出门。暴君!

    此仇不报非…姑奶奶。

    几天后,某特种大队司令部里,空降一心理辅导员,专治某暴君司令。

    结果…

    上任第一天就被强?我x!

    饥渴啊!这是病,得治。

    腹黑小恶魔vs暴君大司令。

    斗得天昏地暗,爱得死去活来。每天都是压与被压的限制级戏码。

    某军爷开头有多横,结尾有多奴。

    直把腹黑小娇妻宠到人神共愤。

    这是腹黑御姐特工,重生清纯玉女军医。天使外表小恶魔的心,俘虏并治愈特种大队暴君司令,兼夺家产,虐人渣,洗刷叛国罪名的霸气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