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章:【下马威】
    ,精彩小说免费!

    他就这么站在玄关门口,没说让他们一家三口进屋,看样子是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似的。

    秦雪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事实上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多少有了答案。

    祖父的身子应该还是不差的,而这次父亲让她回来的目的自然也不单纯。

    许宁看面前的架势,心里泛起一丝冷笑。

    他为难母亲必然不假,可这何尝不是给他们父女脸色看。

    若今天是母亲独自回来,现在肯定是已经坐在秦家的客厅里了,很显然这位老爷子是极其不待见他们父女俩的。

    也难怪,毕竟他让母亲回来的目的本身就不单纯,而是和魔都的另外一位丧偶富商联姻,可如今母亲带着父亲和自己过来,若是他们家再谈论让母亲改嫁,那就是不现实了。

    秦钊就站在秦天朗身后半步的位置,看到姑姑的第一眼,他就没有半点陌生,姑姑还是他印象里的那个模样,丝毫没有因为在农村几十年而变得粗糙。

    而随后注意到许建军,这个男人不算很高,却也绝对不能说矮,至少比姑姑高出半个头,长得也很是周正,半点都不像他印象里的乡下人,反而看上去很是干净稳重。

    让他好奇的是许建军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冷静的模样,丝毫不像是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地方的样子,甚至还给他一种全身都是斗志的可笑错觉。

    “我是秦钊,你叫什么名字?”他上前走到许宁面前,眉眼含笑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近看这小丫头长得真的非常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好似盛满了一泓清泉,甘冽而清澈,小脸上精致的五官,在齐刘海的遮盖下愈加显得精致,疏离到一侧松散帮着的长辫,具有很高的时尚感。

    小姑娘这个样子,秦钊并不意外,毕竟她的母亲是秦雪娟。

    “你好,我叫许宁。”她礼貌的和对方点头问好,没有太疏离也没有多热情,不会给人一种黏腻感,更加不会让人觉得没礼貌。

    秦钊抬头看向秦雪娟,“姑姑,欢迎回来。”

    秦雪娟本身被父亲拦在外面教训是很尴尬的,听到秦钊的话,眼神看过来,好一会儿才颇为怀念的轻舒一口气,“阿钊长大了。”

    “嗯,您回来可不能再欺负我了。”他说了一句玩笑话,“外面太阳大,大家都进屋坐下说吧。”

    孙子都开口了,纵使想继续为难这一家子的秦耀康也没有理由拒绝,用力的瞪了秦雪娟一眼,转身进了屋。

    楼上阳台,梁露的神情透着一丝怀念,却也不见得就是多么的喜出望外。

    下面丈夫在为难这一家三口,梁露自然知道,她本可以下楼来劝劝的,可却也没有动,其实真的说起来,对于女儿的做法,她比丈夫都要生气。

    自小秦雪娟就是在她的悉心教导下长大的,可唯独想到她在外面随便嫁给了一个乡下人,这点让梁露始终都无法释怀,每每想起心口都疼的厉害。

    多年前女儿来电话说是在外面结婚生子,她不是没想过让人去把她找回来,可是那又如何,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他们秦家在魔都也是要脸面的,一个嫁人生子的女儿,找回来也是要被圈子里的人暗中嘲笑。

    这次秦耀康说想为女儿重新安排一桩婚姻,原本梁露是不想管的,对方到底是死了妻子的男人,虽然没有孩子,可后来一想,就算如此那也比一个乡下人来的体面,一个鳏夫,一个离异,也不能说谁占谁的便宜,至少和外人说起来,不像现在这样无法开口。

    他们在电话里说的很明白,这次让秦雪娟一个人回来,可到底是没有贴身跟着,以至于让这对乡下父女愣是随着女儿一起回到了秦家。

    陆艳君见婆婆这样子,心里倒也没有什么想法,秦家就只有丈夫这个一个继承人,小姑说的再好听,那也都是嫁出去的人了,若嫁给有头有脸的人物,那么秦家可能还会让她占得便宜,既然她自己独断独行的嫁给了一个乡下人,相信公婆是不会让她带走秦家一针一线的。

    “下去看看吧。”梁露搁下精致的茶杯,起身扯了扯身上的针织披肩,慢悠悠的踱步下楼,陆艳君也是顺从的跟在她的身后一起下去。

    楼下,众人相继落座。

    秦钊却在察觉到父亲的眼神时,对秦雪娟身边的许宁道:“我带你在庭院里看看吧。”

    许宁清澈的眼神因为这句话而染上些微的冷意,她当然明白对方的意思,大概接下来的不少话是不应该让她这个孩子听的。

    就在这短暂的犹豫中,秦雪娟也开口了。

    “宁宁跟表哥去玩吧。”

    “……好!”许宁点点头,然后跟着秦钊走出了客厅。

    秦家的庭院很大,灌木等各种植被栽种的非常考究,也修剪的很是漂亮,碧绿的草坪中间还种植着艳丽的玫瑰,庭院前面的大理石路面中间伫立着一座喷泉。

    秦钊带着她慢慢的来到别墅后面,这里有藤椅秋千架,还有一座大大的玻璃花房,不说别墅如何的宽敞考究,就是这玻璃花房也不便宜。

    “你今年多大了?”秦钊知道他若是不主动开口说话,估计两人就能这么一直沉默下去。

    “十三岁。”许宁回答。

    事实上,秦钊给她的感觉,和秦家别的人不同,他应该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坏人吧。

    “比我妹妹秦湘还要小两岁。”秦钊轻笑,“她今天和同学去打网球了,因为是提前约好的,也没办法临时更改,我们也是在昨晚才知道你们一家要回来。”

    许宁点点头,知道他的意思,“不用解释的。”

    “需要解释的地方还是要解释的,到底是一家人。”

    他的声音很好听,若说谢铮的声音是那山涧中的清泉,那么他的声音则好似春天里的微风,不同的性质,相同的惊艳。

    只是这“一家人”的说法,让许宁不敢苟同。

    秦家和许家,大概这辈子都成不了一家人吧。

    ------题外话------

    表哥会一直一直这么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