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9章:【遭人嫉恨】5000
    ,精彩小说免费!

    早上梁太太给他熬得软软糯糯的小米粥,梁先进是加了不少糖,泡了两个馒头,吃了一小碟咸菜来上班的,现在距离早饭还不到半个小时,他自然不会觉得饿,可是看着眼前的西红柿……

    梁先进觉得这手里刚刚一只手钻过来的西红柿,散发着让人非吃不可的味道。

    犹豫了两下,张嘴要下去,一股酸甜的汁液瞬间充斥整个口腔,让他脑子都似乎变得格外清醒了,这酸甜的味道真的是太开胃了,而且味道简直好的不得了。

    “哈唔……”一口接着一口,没多大会儿一颗西红柿没了影子,只余下手里被染上的红色汁液。

    梁先进愣了一下,砸吧砸吧嘴,然后长舒一口气,夸赞道:“好吃。”

    真不知道许建军家里是怎么种的,还是种子不一样,这味道简直让人回味无穷,恨不得抓起一个再次吞吃入腹。

    可是梁先进忍住了,不忍没办法,嘴上再想吃,可肚子里却也没地方了。

    许建军送来的不少,黄瓜有十几根,西红柿也有八个,别看只有八个,可是个头大,这分量也不轻,拎在手里沉甸甸的。

    不过既然这么好吃,以后想吃就和他家买,白吃这么一回就不错了,若是一直白拿,梁先进还真的是做不出来,也不允许自己这样,谁家种点东西也不容易,时间和体力这可都是本钱。

    因为新增设了一门课程,许宁觉得学业多少有点重,不过对于那些聪明的孩子来说还是游刃有余,然而她并不觉得自己多厉害,至少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若是老师教导的东西,她日后不复习的话,照样能逐渐忘记,所以照例每日里和谢铮一起写完作业,然后复习或者是提前预习课本上的知识。

    每日里温故而知新,她的学习成绩也越来越有进步,在新学期第一次小测验的时候,成绩是喜人的,尤其是英语成绩直接得到了一个满分,这让许宁觉得自己的努力真的没有白费。

    张梦则是捧着英语卷子,长叹一声,“没辙,我对英语真的是没辙。”

    “慢慢来,咱们都是刚接触这门科目,难免会抓不到头绪。”许宁安慰道。

    “可是你考了一个满分呀。”张梦指着许宁卷子上面那红彤彤的成绩,“肯定是我听的不仔细,许宁,你可要多帮帮我。”

    许宁倒是有些犯愁了,“我不太会讲,心里知道嘴上却说不明白。”

    “我懂!”张梦点点头,就好比之前许宁问她问题,她有的时候也说不明白,和嘴笨不笨没关系。

    此时后面的陆雪娇却轻嗤一声,“德行。”

    “你……”张梦气不过,扭头想要和陆雪娇理论,可是却被许宁给拉住。

    “好了,马上就要上课了。”许宁柔声劝道。

    张梦的脾气历来洒脱,很是看不惯陆雪娇这种人,以前和许宁关系没这么好的时候,她也不去巴结陆雪娇这类人,压根就不是一路的。

    “你什么你,又没有说你。”陆雪娇抬头冲着张梦不屑的一抬下巴,眼神还带着挑衅,“人家压根就是不想教你,才随便找借口,你还懂,她是怕你学习好了超过她。”

    “你放屁。”张梦娇斥一句,“你当谁都和你一样心眼不正当?”

    “你说谁心眼不正当?”陆雪娇也火了,起身叉腰怒视着张梦和许宁。

    张梦也不甘示弱,“我说你没有好心眼咋啦?还委屈你了?我们俩在这边说话,也没挨着你,你张嘴就骂人你还有理了?”

    “哟,我就说了一句德行,你就知道是说你了?很显然你俩这是德行不好,才觉得我说的是你们,关我啥事啊。”陆雪娇自然也不是个怂的,在家里就是被父母兄长给宠爱到大,在学校里也是被同村的几个女孩子围着讨好着,现在被张梦这样指着鼻子骂,她能善罢甘休才怪。

    “谁德行不好,谁心里没点数?还好意思舔着脸说别人德行不好,真不要脸?”

    “我……”

    许宁见两人吵得越来越厉害,顿时觉得脑仁疼,整个教室里的人全部都看了过来,也有前后左右的同学过来劝架,却也都是那翻来覆去的几句话。

    “别吵了。”许宁重生回来从来没有发过火,但是她骨子里却带着上辈子的那种娇气,父母惯出来的没办法。

    这一嗓子声音挺高,再加上那张精致的小脸很是严肃,倒也让教室里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吵架的两人是距离许宁最近的,齐齐被这一嗓子吓了一条。

    不过很快陆雪娇就怒视着她,“你说别吵就别吵,当你自己是谁?”

    “那你又当你自己是谁?”许宁眼神凌冽的看向陆雪娇,“我招惹过你吗?”

    “……”陆雪娇没说话,她也在想许宁有没有招惹过她,可是想来想去还真没有。

    就算没有,她也讨厌许宁,特别讨厌,怎么着吧,哪条法律规定自己不能讨厌许宁了。

    “看你不说话,我应该是没有惹过你。”许宁也挺无奈的,虽然她心里年龄很成熟了,可是这样整日里被一个小姑娘翻白眼喷鼻息的,时间长了她也厌烦,“看眼下的情况,很显然你是讨厌我的。不过没关系,以后咱们就当做不认识,井水不犯河水,你说呢?”

    “陆雪娇,人家许宁没惹你,你就讨厌人家,你咋想的?”隔着一条走廊的一个男生好奇的问道,“以前你们俩不是关系挺好的吗?”

    陆雪娇被许宁这样一说,面子上很难看,现在还有男同学打趣,她狠狠的瞪了那男生一眼,“关你啥事,管得真够宽的。”

    “谁乐意管你们那些破事。”

    其他人如何的议论闹腾,许宁也不愿意理会,拉着张梦重新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放到她手心里。

    “不生气了,给你颗糖吃。”

    张梦真的很生气,她早就看不惯陆雪娇这个人了,有事没事就爱用鼻子喷人,她没长嘴吗?真不知道谁惯的这种不待人见的臭毛病。

    不过看到手里的大白兔奶糖,她倒也有些哭笑不得。

    “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呀。”别看刚才她的脸色很严肃,可是一坐下整个人就好像刚才啥事都没发生一样,张梦还真的是佩服她。

    许宁笑着摇摇头:“不生气,我问心无愧。”

    看到眼前的许宁,张梦愣了好一会儿才突然笑出声来。

    是了,本身就没什么不大了的,何必要去和那种人争吵,争执个输赢有什么用,有那时间还不如做两道题来的舒坦。

    一场闹剧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结束,陆雪娇没有讨到什么好,心里气闷的同时也觉得丢了很大的面子。

    可是她也没什么办法,人家许宁都说和她以后当做不认识了。

    上课铃响起,他们的英文老师走了进来,这节课的主要目的就是讲解课间发下来的英文小测验的试卷,至于刚才教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点都不清楚,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闹剧都结束了不是。

    “你和人吵架了?”放学路上,谢铮等周涛一走就问身边的许宁。

    许宁张张嘴,“铮哥的消息还真灵通。”

    “你在学校里可是红人,但凡有点消息,也能传的沸沸扬扬的。”谢铮的声调带着揶揄。

    许宁能说什么,她也很无奈,“就是被人给无缘无故的讨厌了,其实无所谓,只是时不时的被人找茬这点就让我有点不耐烦了。”

    “宁宁学习好,长得漂亮,被一些人讨厌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以理解是什么话。”许宁忍俊不禁,“有你这么打击人的嘛。”

    她虽然没觉得自己好到让所有人都喜欢,可是重生回来她真的没有对谁起过坏心思,也没有在背地里说过谁的不是,更没有主动去招惹任何人,怎么就让之前还和她勾肩搭背的小姑娘这么讨厌自己了。

    这段时间许宁不是一次两次的想过这个问题,可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想不通。

    “可别小瞧了人的嫉妒心。”谢铮抬手在许宁的脑袋上拍了两下,“尤其是之前空有相貌没有脑子的人,突然变得既好看成绩又好,肯定会有人嫉妒的。”

    许宁没好气的挥开对方的手,“我现在成绩好可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

    “所以你让那些不乐意努力的人很没面子。”

    “我这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啊?”许宁被他的歪理逗的哭笑不得,“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多在意,喜欢不喜欢的都无所谓。”

    谢铮却看了她一眼,状似不经意的说道:“别担心,哥哥会一直都疼你的。”

    “……”许宁沉默片刻后,笑容很是灿烂的点了点头。

    她心里明白,除非这辈子她不再作死,否则谢铮还是会舍掉这份情谊的。

    虽然没有想着攀上谢铮,可是她很珍惜现在两人之间的这份兄妹情谊,当然这其中并没有谢铮未来的因素在里面。

    上辈子她就想靠着男人摆脱现在的生活,结果以凄惨结束,这辈子她如何还能走那条路。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这是许宁用一生的血泪总结出来的。

    谢铮知道她并没有听懂自己的话,可是此时他也有些不太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眼前的生活是如此的悠闲,是什么意思也并非就那么重要,不是吗?

    “你这是刚放学?”两人经过一个胡同的时候,三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正和他们俩碰到了一起。

    许宁整个人都有些发抖,不用看对方是谁,这个声音就如同噩梦一般,让她难以忘却。

    “谢铮和宁宁放学了?”还不待许宁回答,蒋家豪旁边的一个青年男子笑着和两人打招呼,“你们俩还真是,整天一起上下学,感情这么好?”

    谢铮没有理会蒋家豪,冲那青年道:“燕飞哥这是去哪儿,都快吃晚饭了,还出去玩。”

    许燕飞抬手冲着谢铮点了两下子,“你当我是鸿飞啊,这不是朋友回去,出门来送人,你们俩快回去吧,放学别在外面瞎转悠。”

    谢铮哈哈笑着点头,“你不喊着我们,我们现在都到家了。”

    “嗨,我的错,快走快走。”许燕飞冲俩人哈哈大笑着摆手,“你这小子闲得没事儿,晚上去村支部打篮球去。”

    “我晚上还要写作业,也要给宁宁补课,一点都不清闲。”谢铮边说,边拉着许宁的手,领着她走了。

    蒋家豪看着手牵手离开的俩人,差点没憋过气去,明明刚才他在和许宁打招呼,可是对方不说看他一眼,连话都没说一句,那臭小子更是厉害,摆明了是不理会他。

    他这心里是万分不解,自己明明长得不差,而且身份也高,怎么就让那小丫头如此的排斥,难道自己长得像她仇人?关键那小子待他也似乎很无礼,莫名其妙。

    “你认识谢铮?”许燕飞可是没忘记,刚才蒋家豪主动和俩人打招呼。

    “不认识!”蒋家豪摇头,“和许宁倒是有两面之缘。”

    “宁宁?”许燕飞微微蹙眉,“你惹着她了?”刚才看许宁的态度,半点都不像是见过蒋家豪的样子。

    他倒不是怀疑蒋家豪对许宁有啥心思,毕竟他来到香山村也有些日子了,村子里不少的姑娘媳妇得知他是知青,好些个人动过心思,可是蒋家豪愣是没啥反应,而此时蒋家豪主动和许宁打招呼,他也没往别处想,一方面是许宁年纪还小,另一方面则是认为蒋家豪不是那种不正经的人。

    再者说许宁这小姑娘长得水灵可爱,村子里不少的青年人都很喜欢这个小妹妹,都是乡里乡亲的,并没有那种龌龊的心思,只是单纯的那种同村妹妹似的喜欢而已。

    蒋家豪看着他,摇头笑道:“我一个大男人惹一个小姑娘做什么。”

    之后他简单的把前些日子发生在供销社的事情说了一下,当然是说一半留一半。

    许燕飞听完后,浑不在意的说道:“还以为什么事呢,宁宁这丫头自小被三叔三婶宠坏了,整个村子就属这个小丫头最娇气,他爸是镇上财务科的,前几天升了主任,我三婶也是知青,是魔都那边的,他们家里日子好,就这么一个闺女,可是宠爱的很,没事你别去招惹她。”

    蒋家豪今年只有19岁,按理说他也是可以回城的,可是他却说还想在乡下多历练一下,许燕飞也不懂,不过两人倒是谈得来,偶尔总会喊蒋家豪来家里吃饭。

    蒋家豪听到“魔都”这个词,心里倒是有点想法,“你三婶怎么没有回城?”

    许燕飞自然明白蒋家豪的意思,毕竟国家号召知青回城后,这些年村子里的知青都走的差不多了,有带着一身沉淀走的,有抛家舍业走的,太常见了。

    “走啥呀,我三叔三婶的感情好的不得了,哪里舍得走,俩人结婚十几年从来没红过脸。”

    蒋家豪其实还想多问问,不过未免许燕飞觉察出什么,他也只能就此打住,毕竟来日方长。

    “难怪小姑娘瞧着和别的村里孩子不大一样。”蒋家豪笑道。

    领着许宁回去的路上谢铮没有说什么,没办法安慰,也不想故作不知的去戳许宁的伤口。

    有心想让许宁看开点,可伤口不在他的身上,他不知道有多疼,也就没有说话的资格和余地。

    望着许宁默默的走进家门,谢铮在原地沉默好一会儿,才被出来倒污水的高秀兰给喊进家门。

    “在门口傻站着干啥?”高秀兰好笑的看着外孙。

    谢铮摇摇头:“姥姥,咱们村里现在还有知青?”

    “年初来了几个。”这个高秀兰是知道的,“不过现在他们能做的有限,而且没工分了,村子里也不发钱,吃的东西倒是有,谁知道留下干啥。不过村子里有几个老婆子想给自家闺女相看相看,真是穷折腾,门不当户不对的,有多少能过一块的,当谁都和你三叔三婶似的?”

    高秀兰一边念叨着进了屋,谢铮却准备亲自着手调查一下,蒋家豪还滞留在香山村的原因。

    按照前世的走向,蒋家豪至少也是在三年后才回城的,现在农村的日子是好过些了,可是比起蓬勃发展的城市,依旧属于很落后的地方。

    蒋家豪不是个能吃苦的人,看他的气质和态度就能一清二楚,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在这里滞留三年之后,上辈子他没有调查,这辈子却不能轻易放过这个疑点。

    院子里,秦雪娟正和老太太坐在一起摘菜聊天,自从他们一家三口从魔都回来,老太太好似卸下了枷锁一般,整个人变得特别容易相处,也特别喜欢笑。

    辞职在家的秦雪娟整日里都和老太太一起,婆媳俩的关系越来越融洽。

    “回来了?”老太太看到孙女,“今晚我做饭,你写作业去。”

    许宁抿唇一笑,“作业和以前差不多,不耽误我做饭,奶奶您陪着我妈说话就行。”

    家务活她从来没觉得累,而且做饭她挺喜欢的,尤其是看到家里人吃的一脸满足的样子,她就更高兴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之全能男神:云爷拽翻天!》/卿不语

    叱咤风云的大将军一朝变成二十一世纪弱逼高中生?

    云烨表示:这操蛋的人生。

    不过“他”的字典里就没有弱这个字,从此风华再现,势必搅一个天翻地覆!

    说“他”学渣?

    稳稳地拿个高考省状元,看看到底谁是学渣!

    说“他”软弱可欺?

    手撕渣后爸,脚踹地头蛇,软弱可欺再说一遍!

    从校园学霸到娱乐圈新贵再到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云烨用亲身经历告诉所有人。

    你男神无论到了哪里还是你男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