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章:【好狗不挡路】
    ,精彩小说免费!

    秦雪娟自然不是那种没读过书的农村妇女,整日里就知道围着锅台转悠,要么就是搬着小凳子在胡同口和别的婆娘家长里短的唠闲嗑。

    “宁宁做饭有天赋,再加上咱们家还有她的宝贝,以后开一家餐馆,肯定能宾客云集。”她和婆婆低声说道。

    老太太一听,开饭馆这生意也很不错啊,菜都是自家的,也不需要再花钱去买,而且菜的质量都是最好的,肯定是能赚钱的,就是不知道她这宝贝孙女是不是愿意干这种累死人的活。

    不过让一个小姑娘整日里待在厨房里,一忙就是一整天,想想也觉得不太好,她这个孙女别看在家里抢着做饭,实际上爱干净着呢,让她天天在厨房里捣鼓油盐酱醋的,估计是够呛。

    “这个以后再说,你瞧这丫头……”老太太冲媳妇使了一个眼色,“哪像个做厨子的样子。”

    秦雪娟看向正在夹道里洗手的女儿,好一会儿才噗呲一声轻笑:“妈说得对,这丫头真是让咱们给惯坏了。”

    老太太却瘪嘴,坚决不肯背这个大黑锅:“我可没惯着,都是你们俩惯的。”

    “我和建军之前可都是整日里都上班的,家里就您和宁宁,还说是我们惯的。”秦雪娟笑的更加灿烂,“您刀子嘴豆腐心,当我和建军不晓得呀?”

    “你可闭嘴吧,赶紧摘菜,我去喂猪。”被媳妇说的不太自在,老太太起身就去了厨房。

    秦雪娟唇角的笑容越来越深,这辈子能遇到许建军这个喜欢她的男人,遇到婆婆这种懂得体贴媳妇的老人,还有一个懂事的女儿,就算秦家再如何的家财万贯,她也是不羡慕的。

    在香山村这十几年,不能怀孕的以及没生出儿子的媳妇,日子过得多么凄惨,她真的见过不少。

    不说在家里被公婆如何的不待见,恐怕公婆念叨的多了,连丈夫也会对她百般的埋怨。

    儿子,哪怕是再贫穷落后的农村,依然是个很重要的存在。

    像昨天晚上,高秀兰和老太太说起秦雪娟肚子里孩子的性别,高秀兰作为老太太的闺蜜,自然也是盼望着秦雪娟肚子里的这胎能是个儿子。

    或许老太太是顾念着秦雪娟,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我们家也没有皇位给继承,孙子孙女都一样。”

    当时可差点没把秦雪娟给感动哭了。

    理是这个理,但是在这些人眼里,哪怕是破锅烂灶,那也是家产,也是需要男孩子来继承的。

    再者说养儿防老,女儿咋养老?长大后还不是别人家的。

    秦雪娟从来没想过生下儿女是为了养老的,自己还能干活的时候多忙碌点,存下养老钱并不难,何必临老还要去儿女跟前转悠。

    许建军是在晚饭差不多的时候回来的,闻着厨房里香喷喷的饭菜味道,大跨步走进屋里。

    “我们镇长真的太喜欢吃咱家的黄瓜和柿子了,下班后拉着我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夸咱妈照顾的好,还说以后想吃,从咱家里买。”

    老太太一听,顿时一瞪眼,“可不是得买,那是宁宁的东西,难道想一直吃白食啊。”

    若真的是她自己种的,吃点就吃点吧,反正按照季节,这个时候的蔬菜已经没剩下什么了,地里无非就是有点白菜和萝卜,当然也有一些摘的差不多的茄子,农村里现在也没那么多的菜,冬天谁家不是靠着萝卜白菜熬过去的。

    “最多卖两回,现在天开始凉了,再拿出来人家心里该嘀咕了。”老太太很有必要的叮嘱一句,“你可别太兴奋,害了我孙女。”

    “瞧您说的。”许建军着实有些哭笑不得,“这点数我还是有的,我和我们镇长说了,现在地里快没有了,顶多也就能坚持个把月,再之后就要等明年了。”

    “这还差不多。”

    老太太不得不担心,虽然儿子是个知道分寸的,可难保不会有疏忽的时候。

    她虽然自小没怎么照顾过孙女,而且嘴上也是经常说着嫌弃的话,若是孙女真的出事,她肯定冲的比谁都快。

    “别聊了,吃饭。”许宁从厨房里喊了一句,“爸来帮我端菜。”

    “来了。”许建军走进厨房,一眼看到篮子的东西,“煮的玉米?空间里的?”

    “嗯!”许宁笑眯眯的点头,“昨晚在窗台上看到几颗玉米粒,我就顺手种进去了,当时我想着最好是煮着吃,今早进空间的时候,发现居然真的掰下来就能煮了,没有完全成熟。”

    “你的空间,你做主嘛。”许建军意外了一下,也就没有纠结这个小事情。

    空间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东西,许建军是一点都不明白,只要对自家闺女没有任何害处,他也不去干涉了,再纠结也没用。

    饭桌上,许建军伸手拨开一块玉米的外皮递给老太太,然后继续给媳妇和闺女忙活。

    “也不用挑挑拣拣的,反正咱闺女空间里的东西都是一样大。”

    老太太则是看着许宁,“那地精种子长出来了?”

    “嗯,早就长出来了,不过我想的是要真的是人参,就让它们多长长,反正也没啥坏处,等看看能不能留下种子。”

    老太太点点头没有说别的,她也不懂这个东西,反正不是有人说千年人参啥啥的吗,现在才几天,继续长呗。

    梁先进家是住在镇上的一个两层小楼里,距离镇政府走路也就十来分钟,附近也都是多少年的老邻居,一路走回家和认识的人打招呼,嘴都闲不住。

    “哎哟梁镇长下班啦?咋还买上菜了?早上李姐不是买了不少吗?”

    梁先进呵呵笑道:“是院里人家里种的,给我送了点,忙着啊。”

    回到家里,梁太太已经差不多准备好晚饭了,作为一个家庭主妇,自从他们的儿女都结婚,梁太太也辞去了纺织厂副厂长的工作,专心在家里过起了全职太太的生活,梁镇长的薪水不算太高,不过两人因为生活朴素根本花不完,都存了起来,留着等梁先进退休之后俩人养老,这样也不用去儿女家里惹人嫌,只要他们经常带着孩子回来看看,两位也就满足了。

    “今天回来的有点晚。”梁太太看到丈夫进来,系着围裙拎着锅铲出来看了一眼,“哪里买的?”

    “小许家里种的,早上给我送了两袋。”把两袋东西放在桌上,“我早上吃了一个,味道真好,咱们就留着生吃。”

    梁太太上前看了两眼,见颜色个头和形状都非常的好看,至少她在菜市场是没见到这么好的黄瓜和西红柿。

    “现在天气凉了,生吃可不太好。”

    “没啥事。”梁先进换了衣裳出来,“我去洗一个,咱们俩分开吃。”

    梁太太嘴角含笑,没有反对,看着丈夫拎着袋子去了厨房,也跟着进去继续准备晚饭。

    **

    “好狗不挡路!”许宁这天傍晚,被老太太交代去供销社买瓶醋,因为晚上趁着临睡前准备做两坛子糖醋蒜,家里的醋不够了。

    提起供销社,许宁心里就发颤,可母亲现在怀着身孕,父亲因为晚上单位有点忙,现在还没有回来,只能她去走一趟。

    原本想着很长时间没有去,蒋家豪说不定不会在这里,在加上现在时间也有点晚,正是饭点,也就忐忑的拎着醋瓶子出门了。

    谁想到就在距离供销社不远的拐角处,自己被蒋家豪给堵到了。

    蒋家豪被许宁这句话差点没骂晕了,他还真的没想到这个娇嫩嫩的小姑娘,居然也会说脏话。

    看她的样子,再加上父亲是政府公职人员,母亲也好歹是魔都的知青,按理说应该不像是那种泼皮的农村小丫头。

    是的,因为许宁的母亲是知青,蒋家豪对她也高看了两眼。

    “你讨厌我?”他忍着心底的火气,脸上依旧是那副傲气且自认为“我很帅气”的模样。

    他是真的不信许宁会讨厌自己,毕竟他在这群农村土包子里,身份可是很高贵的,而且长得也很帅,穿着更是比这些农村男孩子好一万倍,这小丫头凭啥讨厌自己。

    许宁则是差点被这四个字给气笑了:“你谁啊,我又不认识你?”

    “我是城里来的知青,我叫蒋家豪。”他眼神略微有些贪婪的看着面前的小姑娘。

    虽然暮色西沉,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依旧能让蒋家豪看到她清晰的模样,这肌肤白嫩的近乎能掐出水来,真的很想去摸一把,不知该是何等的**蚀骨。

    “所以呢?”许宁眯起眼不悦的看着他,“你是知青,又或者是蒋家豪,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嘴皮子未免太利索了吧?

    忍着心底的战栗,她轻嗤一声:“该干啥干啥去,别来和我说话,国家都号召知青回城了,你继续赖在我们村里白吃白喝,还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让秋萍姐和春妮姐因为你闹得乱七八糟的,讨厌你咋啦?”

    说完,不理会蒋家豪那逐渐变冷的脸色,许宁绕过对方直接拐弯去了供销社。

    许秋萍和许春妮都是香山村的大姑娘,年纪也都在十七八岁,正是春心大动的年纪。

    目前在香山村还有四个知青,这里面说真的就属蒋家豪长得最好看,自然成了这俩大姑娘抛媚眼洒芳心的目标,不意外的俩姑娘因为这个男人暗地里掐起来了,前段时间俩人干脆就在大街上直接动了手。

    最让许宁恶心的是,蒋家豪还义正言辞的说自己来这里没有别的想法,也从来没有和哪个姑娘有瓜葛,来这里就是想着多历练之类的,倒是让这俩姑娘的家人在村子里被人指指点点,说教养不善,勾搭知青不要脸。

    现在这个年代不比后世,俩人以后说人家也会变得很困难,指不定一辈子就搭进去了。

    若是蒋家豪真的是清白的,何必要整日里正事不干,专门往人多的地方扎堆,天天吊儿郎当的在村子里瞎转悠,再说村里现在也脱离大锅饭,自家都有人口地,根本就没有什么能让知青做的了,你还留在这里白吃白喝,要脸吗?

    这边打完醋回家,许宁心里还像是吞了苍蝇似的。

    晚饭后,谢铮房里。

    看到许宁那有点反常的样子,不用问他也知道,现在能让许宁真正不高兴的,也唯有蒋家豪一个人了。

    “你知道咱们村的知青为啥不回城吗?”谢铮抬手在许宁的作业本上指出一个错处,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

    许宁扭头看向谢铮,“为啥?”

    “其他人我不晓得,不过听说让秋萍姐和春妮姐打架的那个蒋家豪,作风有很大的问题。”谢铮适时的露出一抹厌恶的神态,“好像是在家里把他一个女同学的肚子搞大了,他父母才没有急着让他回城,大概是想等这件事慢慢被遗忘后,才让他回去吧,毕竟这种事可是很难看的。”

    “这不就是流氓吗?”许宁瞪大眼,咬牙切齿。

    “可不是,那男人就是一个纯粹的流氓。”谢铮用力点了一下头,“所以你看到那人的时候躲远点,免得被影响。”

    “铮哥说的是,可怜那个女孩子了。”她为自己前世的性格感到悲哀,那如镜花水月的荣华富贵迷住了她的眼,以至于再也无法回头。

    “是啊。”谢铮轻叹一口气。

    知道蒋家豪的为人,许宁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她已经获得新生了,没必要见到那种男人的时候,还要感到害怕。

    谢铮也明白,许宁不是害怕蒋家豪曾经的抛弃,而是生命最后时刻带给她死亡恐惧的蒋家豪本人。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这才是许宁真正的心态。

    同时他也相信,许宁早晚会走出这道阴影束缚的,若是走不出来,还有自己在她身边,不是吗?

    一场秋雨一场寒,时间进入农历十月里,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天气越来越冷。

    早饭后,秦雪娟将许宁的雨衣和雨鞋递过来,看到女儿身上的毛衣和外面的呢料外套,才放下心来。

    “路上和小铮走的慢点,别着急,躲着水洼走,上村口大坡的时候也注意点,别摔着。”

    听着母亲那关切的叮嘱,许宁边点头边穿上雨鞋,“放心吧,有铮哥在呢嘛,我摔不着。倒是您……”担忧的看了母亲一眼,“天气预报不是说这场雨要下个两三天嘛,您可千万要当心啊。”

    “我又不出门,你这孩子!”秦雪娟娇嗔的瞪了女儿一眼,看到外面谢铮穿着雨衣走过来,开口叮嘱道:“路上小铮看着点宁宁。”

    “知道了三婶。”谢铮点点头继续道:“我领着她。”

    许宁整理好,和谢铮冒着大雨出门去学校了。

    路上的能见度很低,雨势着实有些大,尤其是村口的大陡坡,已经形成了好几道水流倾泻而下,这年头村子里也没有水泥路,全部都是土路,再加上雨中夹带着风,还没有走出村子,裤子就变得潮湿起来。

    谢铮见状,伸手攥着许宁有些凉的小手,免得她上坡的时候摔个狗啃泥。

    平时村口的陡坡就不太好走,下雨的时候更不用说了,鞋底稍微有点滑的,恐怕就得手脚并用才能上去,好在许宁被谢铮拽着,不然真得爬上去。

    来到学校,距离上课的时间也所剩无多,学生却还没有到齐,这种天气老师也会变得宽容很多。

    雨衣脱下来放在塑料袋里,挂在教室门后面的挂钩上,回到自己座位她才长舒一口气,还真是艰难啊。

    刚掏出手帕准备擦一擦,张梦从外面冲了进来。

    抬头扫了一眼,看到许宁已经来了,冲着她露出一个略显狼狈的笑容,依旧特别的灿烂。

    “你来的挺早呀?”

    “我也刚到。”许宁刚准备招呼张梦过来擦擦,就看到陆雪娇几人一脸黑气的走了进来。

    张梦加快了动作,回到座位上,“一看就是谁又招惹她了。”

    许宁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不管谁招惹到陆雪娇,她都不意外。

    不过一直到下午来到学校,许宁被张梦给拉住了。

    “听说上个礼拜,一班的杨霞去杨波家里一起写作业,然后被她知道了。”张梦边说还边向后面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什么不言而喻,“杨霞和杨波是一个村的,两家前后屋。她喜欢杨波压根就不是秘密,只是杨波压根就不知道,我估计就算是知道,人家也不会搭理她,她就是整天自我感觉良好。”

    “一起写作业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什么可生气的。”许宁不以为然,她还整日都和谢铮一起写作业呢,不是也没人说什么。

    “……你真不明白啊?”张梦怀疑的看着许宁。

    “我懂,只是不懂这个有什么可生气的。”许宁哭笑不得,她好歹也是活了快五十年了,这点内情还是能猜得到的。

    “就你心宽。”张梦念叨了一句,“她喜欢杨波,杨波就得老老实实的,现在和别的女孩子一起写作业,她能痛快才怪。”

    许宁觉得心挺累的,这算是什么道理嘛,好歹暗恋就该有个暗恋的样子才对。

    ------题外话------

    《穿越莽荒:王牌特工vs野人老公》—福星儿

    简介:穿越古代算什么,穿越蛮荒驯野人,找个首领做老公,没羞没臊才刺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