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章:【没事赶紧滚】
    ,精彩小说免费!

    下午放学,因为雨势不减,整个学校也显得格外拥堵,有家长心疼孩子,干脆都穿着蓑衣或者打着伞来接孩子放学的。

    今天是许宁值日,需要打扫室内卫生,放学后并没有急着离开。

    谢铮整理完书包,让周涛先走,“今天许宁值日,你先和他们走吧。”

    周涛眨眨眼,“我可以等你们的。”

    “今天下雨,不用等。”谢铮看着他,想到上辈子和周涛最终是因为一个返回帝都一个辍学,不禁叹气道:“你和许宁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看看书,做几道题。”

    周涛喜欢许宁一点不假,可是他自己恐怕也没察觉到,周涛的喜欢是很肤浅的,他喜欢的只是许宁的那张脸。

    这点谢铮看的明白,不过周涛却在这里自以为是情圣,丝毫没有往深处想。

    当然并不是说周涛是个坏男孩,相反他还很幽默风趣,性格直爽,但是这并不能说明,他对待感情就能从一而终。

    “你凭啥说这样的话?”周涛脸色有些挂不住,“你又不能替她做决定。”

    谢铮看着周涛,有心想继续说点什么,却最终是将嘴边的话咽下去了。

    拎起书包,最后看了周涛一眼,“言尽于此,随便你。”

    一个是许宁,一个是自己的好友,谢铮在中间也是各种头疼的。

    许宁这丫头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可周涛每日里都是明里暗里的和自己打听许宁的事情,询问的多了,再好的脾气也该烦了,若你真的非她不可,大不了冲上去和对方表白自己的心意,成与不成都是伸头缩头的事情,你这样整日里和他痴痴缠缠的算怎么回事。

    望着谢铮消失在教室外的雨幕中,周涛也觉得自己不对,他知道刚才是恼羞成怒了,也知道这些日子自己总是和谢铮打听许宁的事情,而谢铮却总是漫不经心,他却不自知。可是他有啥办法,自己是喜欢许宁的,谁让许宁长得那么漂亮,询问一下许宁私下里的举动也不算什么吧?

    初二教室,谢铮走了进来。

    “铮哥先找地方坐会儿,我很快就好。”许宁看到他进来,指了指教室后面的位置,前面灰尘太重。

    他将书包搁在一张桌子上,上前从许宁手里拿过扫帚,“你去收拾东西,我帮你扫。”

    和许宁一起打扫卫生的同学看到谢铮,有两个小姑娘顿时变得拘谨起来,谢铮长得太好看了。

    初中部和高中部虽然共用一个操场,可是两个学部却正好被操场隔起来,平时除非是学校里的活动,否则是没有多少交集的。

    整个学校都知道,许宁和谢铮上下学算得上是形影不离,很多的女孩子也都知道谢铮长得特别好看,身材挺拔,模样隽秀,学习成绩优秀的不像话,就连走路的姿势也让人浮想联翩。

    可如今这个年代,小青年不说谈恋爱,就连公众场合说两句话也会羞的面红耳赤,只能私下里对许宁各种的羡慕嫉妒了。

    不过,说不定谢铮不是个那么俗的人,人家看另一半不看长相就看内在呢?

    收拾完卫生,两人穿戴好就准备回家。

    “你怎么在这里?”谢铮看到等在学校门口的周涛,眼底闪过一抹意外,还以为他已经走了呢。

    这次周涛倒是没有因为许宁在面前,而和谢铮插科打诨。

    “我就是和你道个歉,刚才在教室里,是我不好。”他仔细的考虑过了,和谢铮做朋友并不是因为许宁,而他这段时间却总是缠着他询问许宁的事情,是他太窝囊,和人家谢铮有啥关系。

    许宁看着俩人,不知道关系这么好的朋友,怎么就突然闹别扭了。

    “我并没有生气。”谢铮说的是实话,他好歹也是个大人,且是个见过很多世面的大人,“我就是想告诉你,现在什么都不如读书来的重要,你的心思别太飘。”

    “……我没飘啊?”周涛一脸懵逼,他啥时候飘啦?

    谢铮见状,在心里反省自己的用词,“我的意思是,你把心思定下来,读书最重要。”

    “知道了。”周涛掀了掀眼皮子,看了两眼许宁,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老师和爹娘都说读书重要,听得周涛耳朵都起茧子了,现在谢铮也这么说,他还真的是没力气反驳。

    好在和谢铮之间没出啥问题,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其实周涛在门口等人的时候想了很多,谢铮说的并没有错,他和许宁根本就不合适。

    人家许宁长得这么漂亮,以后肯定能嫁的很好,自己这模样哪里能配得上人家。

    他们村一个长得最漂亮的大姑娘,两年前嫁给了外地的一个大老板,每次回来人家干脆都是开着车,而且还都是大包小包的各种高档品,不要钱似的往家里拿,虽然那大老板长得又矮又挫,整个一地豆子。

    希望许宁以后别嫁给那种人,真的是太丑了,除了钱没别的长处。

    年前的时候,那女的抱着儿子回来,周涛他妈去对方家里看过,回来和他爹说,那孩子长得就和猴子似的,也是丑的没谁了,当时周涛也只当笑话听了。

    三个人说说笑笑的离开学校。

    谢铮途中看周涛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失落,看来也是个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小子。

    俩人和周涛分开,在家门口的时候,谢铮叫住了许宁。

    “这两天雨太大,补习等天气好了再说。”

    “行。”许宁也没意见,真的不差这两天。

    一回到家,秦雪娟就叮嘱许宁赶紧换衣裳,免得着凉,老太太则是一个人在厨房里做饭。

    自从秦雪娟怀孕,老太太就没有让媳妇下过厨,一方面是担心媳妇的身子,另一方便大概也是因为媳妇做饭的确不太好吃,就算不为别的,也得为媳妇肚子里的小孙孙着想。

    “我去熬点姜汤,天气阴寒,正好晚上家里人都喝一碗。”收拾一下,扣上门口的斗笠去了厨房。

    农村人家的斗笠都特别的大,戴在头上能把你整个身子都罩进去,完全不用担心淋到雨。

    来到厨房,老太太已经熬好了猪食,看到孙女进来,给她让了一个地方。

    “你要做饭?”

    “我先给家里人熬点姜汤,下大雨湿气重,喝点姜汤驱驱寒气,之后再做饭。”从角落的篮子里取来一块姜,熟练地去皮切丝,“奶奶到时候也喝一碗。”

    老太太却笑了起来,“小的时候,我在绣楼的抄手游廊赏雨,每次这种情况,奶娘都会让人给我熬一碗姜汤。”

    “奶奶很怀念小时候吧?”许宁好奇的问道。

    老太太沉思片刻后,轻轻的摇头:“谁知道呢。”

    应该是不怎么怀念的吧,毕竟经常出现在她梦里的,还是那个身材不算高大,却勇于将她救出火坑的死鬼丈夫。

    真的要说怀念,她更希望和那个不好看却能为她挡风遮雨的丈夫,相守终老。

    可惜到底是个梦。

    大雨一直下了差不多三天才停,而学校里不少的同学都感冒了,他们的班主任周岩嗓子也有点沙哑,还伴随着咳嗽。

    今天张梦没有来上学,倒是让同村的人帮忙给周老师带了请假条。

    班里五十多个学生,差不多有七八个缺席的,后桌的陆雪娇居然也请了两日的病假。

    香山村隶属于宋河镇江陵县,整个江陵县共有十几个镇子,许宁的姑姑所在的后塘镇也是江陵县的地界。

    一场暴雨冲刷过后的天空格外的清晰明朗,虽然气温有点低,可是却并不影响出行。

    去往江陵县的客车上,一个年轻的男人对身边的女孩子念叨着。

    “你说病的也不重,去学校多好。”

    陆雪娇抬头瞪了二哥一眼,“没听见我咳嗽?你们去县里玩,别想甩开我。”

    “你就说你想要什么,我和你嫂子买给你就是了,非得跟着去,咱爸妈也就惯着你。”陆二哥叹口气,他也无可奈何,全家就这么一个妹妹,爹妈都宠着。

    昨晚知道他们俩要去县里,死活都说自己感冒了,就是不去学校,要跟着他们一起去县里,爹妈居然还纵容着。

    这哪里有一点感冒的样子,怎么看都是装的。

    陆雪娇却是一脸的理直气壮,“我一个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啥。”

    陆二嫂在旁边带着笑,“就是,咱们雪娇真漂亮,一定能嫁个好人家的。”

    陆雪娇面上不以为然,心里却很是得意。

    她也是这么想的,学得好有啥用,关键还是要嫁得好,她是喜欢杨波的,毕竟学习好,长得也好,篮球也打得好,可转眼杨霞那张脸就浮现在脑海里,让她的脸色顿时就垮下来了。

    陆二嫂见状,心里也有些火气,自己也没说啥不中听的,这小姑子脸色是给谁看的。

    自从嫁给丈夫这三四年,自己在婆家处处都得供着这个小姑子,和婆婆一点有关小姑子不好听的话都不能说,稍微有点意思,婆婆拎着丈夫就是一阵抱怨,还不是说给她听的?

    就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小姑子,年纪不大,管的事真宽,有时候居然能管到自家哥哥的房里来,他们虽然不算分家,可都有自己的房子,算是各过各的,暗地里被这个小姑子一搅和,夫妻俩准得吵架。

    并不只有他们二房,大房和三房家里也都有这种情况,碍于三个男人和公婆都疼爱这个小姑子,她们妯娌三个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

    或许有人会说,妯娌几个可以凑在一起吐吐苦水,可是谁敢啊,人心隔肚皮,万一被人拿着这些话去小姑子面前讨好,自己吃完兜着走。

    陆二嫂在心里疲惫的叹口气,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许宁这一天听课依旧很认真,而且还单独做了一份笔记,想着放学后让张梦的同村同学给她捎回去,免得拉下课程。

    放学回到家,许宁就发现院子里停了一辆不属于他们家的自行车,很显然是家里来人了。

    走进屋,她发现家里来了两个陌生的人,一男一女,年纪都在三四十岁左右,而且老太太的脸色很是不好看。

    “舅妈,这就是您孙女吧,啧啧啧,瞧瞧这小曼,长得可真水灵。”还未等家里人说话,那女人就一脸夸张的赞美起来。

    她说的很利索,却让许宁听了觉得特别尴尬。

    不过听她喊自己奶奶是舅妈,许宁就想到了那位和自家断了亲的姑奶奶身上,这俩人应该是那边的人吧,不然的话他们许家现在也没有亲戚了。

    这女人见老太太依旧是这幅表情,似乎根本就不在意,继续说道:“咱们两家这要不是亲戚,我还真想为我家儿子求娶了这丫头。”

    这话,瞬间让老太太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哼,是亲戚你们都没指望,不是亲戚谁搭理你们。”

    “……舅妈,您还生气啊?”男人此时开口了,“我妈那人您还不了解,她就是那个性子,并不是诚心和您闹的,您大人大量……”

    “我的性子也不好。”老太太板着脸打断对方的话,“你们还是趁着天没黑赶紧走了,我们家没你们的口粮,也没你们睡觉的地方,这几十年不联系,日子该过照过,现在你们就别来我家凑热闹了,我们不稀罕,看到你们心里还膈应。”

    女人的脾气说好听点是直爽,难听点就是泼辣了。

    被老太太怼了一下午,她忍了过来,可现在当着晚辈的面让她脸上抹不开,她的心情可想而知。

    “舅妈,您不能这么说,我们没难处能厚着脸皮上门吗?我儿子好不容易考上高中,家里这没钱供他读书,您这做舅奶奶的咋就不能帮衬着点,以后我儿子出息了,难道还不记着您这位舅奶奶的好?”

    “那是你儿子,和我有啥关系?没钱读书你们卖血去。”老太太怼人的功夫依旧不凡,“当年我那死鬼老头子存的家底,全部被你那不要脸的老娘给刮走了,她可没想过我们娘几个的死活,现在想和我家借钱?做你老娘的春秋大梦去吧,没事赶紧滚,以后别来我家碍眼,看见你们家人就恶心。”

    “你咋就这么冷血无情呢?我儿子好歹也喊你一声舅奶奶,你和我婆婆那也是你们那一辈的事情……”

    “放你娘的屁,我们这一辈的?那你们找老婆子我借哪门子的钱?”老太太差点被这个脑子长瘤的婆娘给气笑了,“你们赶紧滚,找你们这辈的人借钱去。”

    女人还想说啥,却被丈夫给拽住了。

    “舅妈,说到底咱们也是一家人,当年的事情也不全是我妈的错,那钱是姥姥给我们的,你要怪也不能怪到我妈头上。现在这年头考个高中那可是大事儿,家里大宝考上了,以后肯定是个大学生,你不帮忙以后可享不到大宝的福气。”

    “老娘我没儿子没孙子辈的?我要是靠着你们一家,早尸骨无存了。”老太太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着面前的俩晚辈,“说完了就赶紧滚,缠磨一下午,你们能拉的下这张脸,我都替你们寒碜的慌。”

    见实在是拿不到一分钱,两人这才一脸寒气的推着车子走了。

    待那俩人一走,秦雪娟从自己房里出来,看到婆婆那很显然被气得不轻的脸色,给她倒了一杯水。

    “您可千万别生气,不值当。”秦雪娟安慰道:“妈说得对,您这辈子就指望着我和建军,还有宁宁给您福气享受就行了,别人哪里靠得住。”

    之前家里来了这俩人,老太太就让秦雪娟回屋去了,让她不要出来,免得这俩人没轻没重的,伤了她。

    就这样那女人还想着去秦雪娟屋里,都被老太太给拦下来了。

    “这女人的脾气,和她婆婆一模一样。”老太太喝了口水,顺了顺胸口的闷气,“都是自私的玩意儿。当年那老婆子把家里的钱和值钱的东西全给了她闺女,就给我和建军留下了这栋四面漏风的破房子,连一粒米都没有。她但凡是个好心的,前些年也能照应我们母子几手。谁知道她非但不帮忙,还三天两头的回来打秋风,家里但凡有点吃的全部趁我不在家刮的一干二净,当时穷的我带着建军和春梅差点就去跳河了,好在你江叔和高婶帮衬着。最后一次来的时候,她是来咱家借粮食米面的,说是家里大儿子要结婚,得办的体面点,直接让我两耳刮子给扇走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和他们家彻底断了,谁知道这快二十年了,那老不死的居然又让家里小不要脸的上门借钱。”

    “奶奶你干的漂亮。”在旁边听着的许宁冲着奶奶竖起大拇指,“这样的人就不用顾忌面子,来几次揍几次。”

    老太太被孙女给逗乐了,哈哈笑道:“揍啥揍,我这身子骨能揍谁去。”

    “不过他们家里居然出了一个高中生,还真是让人吃惊。”秦雪娟沉思道。

    老太太却一脸嫌弃,“啥狗屁高中生,那老娘们的闺女嫁给了县里的一个五十多的老鳏夫,说是能帮着孙大宝上高中,就是得花不少钱,就她家这个脓包窝囊废,能考上高中还真的是天上下红雨了,谁知道是不是为了钱坑害亲侄子的。”

    不得不说,老太太还真的是不简单,连这点都能想到。

    ------题外话------

    感谢快乐就年轻,芈乐乐,掌阅米妮,楚楚可懒,梦田1881,魔女青晴的打赏。

    另外也感谢众多小可爱们送出的月票,为了回报,咱们以后两百月票加一更,两百钻和一千花花也都分别加更,能回报你们的就只有这双手了。还有,真的没人来应聘龙套吗?比如宁宁的大学室友?比如娱乐圈的流量花旦,比如宁宁的闺蜜(带技能),什么都可以。谁让我取名有点废。

    ps,咱们女主不走娱乐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