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章:【给脸不要脸】
    ,精彩小说免费!

    许建军从单位回来,就听秦雪娟说起了这件事。

    他的脸色也因为提起孙家人,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还真敢上门。”许建军冷着脸,语气肃然,“没结婚那会儿,孙家的那几个孩子来到咱家,不管啥东西都要拿走,死活不撒手,咱妈和二姐没少同孙家争执,明明都闹得全村皆知了,那家人脸皮厚的,就是能一次次的上门顺东西。”

    “这次说是孙家二房的孙大宝考上了高中,来咱们家借钱,这都开学两三个月了,跑咱家来借的哪门子钱?”秦雪娟有些不太明白,“说是孙家大姑娘嫁去了县里,能托关系给侄子找个高中,万一要是闹开了,再大的关系也没用啊。”

    秦雪娟说的无心,许建军却听了进去。

    “你说的在理,这事我等去单位和镇长打听一下。”想花钱上高中?简直胡闹,平时你但凡能好好的读书,何至于要闹到这一步,再说国家现在还处于发展阶段,百事待兴,你居然就想走送礼这一歪门邪道,既然让他知道了,坚决不能当做没听见。

    要是真的想念高中,就重新在初中继续读。

    “问啥问。”老太太端着一篮菜饼子进来,“别管那家人的事儿,爱咋咋地,和咱没关系。”

    秦雪娟却柔柔笑道:“妈,这件事的确该问问,毕竟他们都找到咱家了,咱们知道他们是来借钱的,可外人不知道,万一以后被人知道,说不定以为是建军在后面帮着活动的呢。”

    “……真这么严重?”老太太一听或许能连累到自家,心里对那老孙家的一干人等,更加的厌恶了。

    这都多少年不联系了,一上门就给他们家添堵,摊上这样的亲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幸亏早些年她雷厉风行的和对方断了亲,不然的话这辈子能让那家人给恶心死。

    孙强夫妇回到家,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

    一进门,夫妻俩就被许杏芳给叫住,“咋这么晚才回来?吃饭了没?”

    不等孙强开口,孙强媳妇就气呼呼的道:“吃啥饭啊妈,人家直接把我和强子给骂出来了,开口就是让我们俩滚蛋,还说和咱家早就没关系了。”

    “那个老娘皮,真的当我许杏芳好欺负啊,给她脸不要脸,建军是我亲侄子,我让侄子给我点孝敬钱,她还敢拦着?”许杏芳一听,顿时就如同炸了的炮仗,就差跳起来骂街了,“一分钱没给?”

    这才是许杏芳心里惦记着的事情。

    “给啥呀,连口水都没让我俩喝,那舅妈也太厉害吧,就当着她孙女的面,把我俩给骂的狗血淋头的。”孙强媳妇心里呕得慌,要不是想让儿子上高中,她才不去那老泼妇面前找骂呢。

    想着自家儿子能上高中,大姑姐也说以后肯定能飞黄腾达,她这心里就痒的难受。

    要是儿子没上县里的高中,许家就是断了她儿子的前程,她非得去老许家拼命不可。

    “先不管别的,这几天你们到处去转转,强子去你叔伯姑姑家,强子媳妇去你爹妈家看看,咋地也得让我宝贝孙子上了高中,和他们说明白儿的,只要咱们强子上了高中,以后肯定会管着他们的,随便去问问,这十里八乡的有几个考上高中的,那老娘皮以后等着后悔去吧。”

    孙强夫妇点点头,为了自己儿子也只能这样了。

    礼拜天,许宁刚起床,就看到老太太和秦雪娟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裳,而且俩人手里还都拎着布包。

    昨晚她们就说过,今天想去镇上买点布料,毕竟秦雪娟的肚子已经快四个月了,早点准备小婴儿的尿布和小衣裳,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许宁和秦雪娟都觉得不用着急,老太太却不赞同,还说当初许宁小的时候,光尿布就是几十条,每天都要用掉七八条,一边用一边洗,少了换不过来。

    而且小孩子的衣裳都精细,做起来还是挺费功夫的。

    “走这么早?”她打了一个呵欠问道。

    “早啥,这都快八点了,我们是走着去镇上的。”老太太嗔怪的瞪了孙女一眼,“饭在锅里给你温着,中午我们也不定能回来,12点没动静你就自己吃。”

    “知道了,奶奶,妈,你们路上慢点。”和她们俩打了招呼,许宁就去洗脸了。

    婆媳俩来到隔壁,叫上高秀兰,三人就慢悠悠的往镇上去。

    香山村距离镇上不算远,走路慢悠悠的也就半个小时。

    秦雪娟现在胎位稳当,气色很好,走这点路是没有问题的。

    “大婶子,你们这么早是去干啥啊?”村子里的婆娘汉子见到她们仨,都笑呵呵的打招呼。

    老太太的泼辣脾气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不说啥也没人觉得不对。

    高秀兰高兴的道:“今儿天气暖和,我们去镇子里走走,买点东西。”

    等走出村子,后面有早饭出来遛弯的人家,三俩的凑到一起就闲聊起来。

    “瞧着许家婶子现在软和不少,大概是雪娟肚子里有了孩子,高兴的。”

    “家里添丁,谁能不高兴,是个孙子还好,要再是个孙女,许婶子心里指不定多呕呢。”

    “这些年那俩婆媳关系始终不大好,一个想要孙子,一个就是生不出来,怪谁呢?”

    “许婶子也算是可以的了,瞧瞧村北头那家,把媳妇给使唤成啥样了,稍微心气不顺,都能把媳妇追的满街跑,真不嫌磕碜。”

    “人家好歹也是四代单传,到了这一辈,六个孙女愣是一个孙子没有,心里能痛快才怪。”

    “哎,这也是命啊。”

    这些讨论,也幸亏许老太太没听到,否则指不定又是一阵唇枪舌战。

    她呕啥,有啥可呕的,从媳妇嫁进她老许家,她啥时候磋磨过自己媳妇了,除了让她做饭,她几乎连句脏话都没有对媳妇说,这些外人知道啥就在背地里瞎逼逼。

    还有她这个孙女,以前再能瞎折腾,老太太也没动过一个指头,这些年吃得好穿得好,她说啥了?

    放到别的人家,指不定身上都打成什么样子了。

    老太太自小就是养活的精细,虽然后来的日子造了不少的磨难,可终究是苦尽甘来。

    所以女人在这个社会过得艰难,若是自家人还不知道体谅,那才是真的叫天不应喊地不灵了。

    就好比她的小闺女,结婚十几年不回去看看这个亲娘,可是出了啥事,她该出头还是得出头,她这个亲娘都不护着,还指望别人?

    “娟儿,你也好些年没买衣裳了,这次去也买两件。”老太太今天心情很好,自然也愿意在嘴上软和一点。

    秦雪娟幸福的表情掩饰不住,“我不用买,家里的衣裳都没有破,还能穿几年呢,等年底的时候咱们一家人再买套新衣裳吧。”

    高秀兰在旁边打趣道:“娟儿这孩子就是傻,你妈难得能说句中听的,你买就是了,带的钱肯定够。”

    秦雪娟在这边捂嘴笑的明媚,老太太却故意板起脸,“不买拉到。”

    “瞧瞧,急眼了吧?”

    “就你知道的多。”

    许建军升职财务科主任后,整日里其实都挺忙的,他们镇上虽然不如那些高速发展的大城市,可是小事情也堆积成山,各方面都需要财务的汇总。

    眼瞅着到了中午,办公室里的一个年轻小姑娘站起身展了一个懒腰,“许主任,中午了,我们先去吃饭了。”

    “去吧。”许建军抬头看了办公室的几人一眼,然后低头继续看财务报告。

    小姑娘走到一个已婚女子面前,和她说了两句话,俩人就挽着胳膊离开了。

    “哎,刘姐,咱们许主任长得还真不错哦?”

    “可不是咋地。”刘姐笑道:“当时刚来咱们财务科的时候,好像不少人都想把自家闺女介绍给他。”

    “真的假的?”小姑娘略略吃惊,“我听说许主任的媳妇是个下乡知青。”

    刘姐点头,“是啊,长得还特别好看,去年来过一趟,虽然三十好几了,可模样真的是没得挑。”

    两人说说笑笑的走进了食堂。

    这边许建军看完最后一点,也合上文件,站起身准备去食堂吃午饭。

    刚走出两步,就听到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喂?”许建军走过去接起来。

    “许主任,你媳妇在外面找呢。”那边警卫处的老大爷在话筒里的声音真的是中气十足,让还没有走的两个会计都透过话筒听得一清二楚。

    “哟,许主任的媳妇来啦?给你带好吃的了估计。”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会计师笑呵呵的揶揄。

    “你这老东西就知道好吃的。”另一五十来岁的阿姨笑眯眯的打趣。

    许建军挂断电话,对俩人道:“钱叔,王阿姨,你们也先别忙了,吃饭再说吧。”

    “行,这就去。”

    许建军走出办公室,小跑着去了政府大院门口,一眼就看到自家老娘和媳妇,旁边还有邻居江婶。

    “妈,江婶,娟儿,你们咋过来了?”说着,就瞧见三人手里都是大包小包的拎着,赶忙上前接过来,“给我吧,下午我带回去。”

    “我们来镇上买点料子,回去给孩子做尿布,这不大中午了,来你单位吃点饭。”秦雪娟也没有把东西都给丈夫拎着,和他一起慢悠悠的走进了大门。

    这里有人带着,还是能进去的,不过要去食堂里吃饭,却需要饭票。

    值得一提的是,政府食堂里的饭菜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关键是量非常足。

    许建军领着三人先去了财务科将东西放下,才带着他们往食堂去。

    “哟,这是许主任的媳妇吧?好长时间没来了。”有人看到他们一行人,开口打招呼。

    “是啊,来镇上买东西的,中午在咱们食堂吃个饭。”许建军在政府大院的人缘特别的好,主要是他性格沉稳,而且整天都笑眯眯的,再加上长得很俊朗,年长的都喜欢他,年纪小的因为没什么竞争力也很喜欢和他聊天打闹,同龄的也因为许建军的性格,几乎闹不起来,甚至之前还因为上面空降的财务科主任,暗暗为许建军觉得有些委屈。

    此时正值饭点,距离家远的都会留在单位吃饭,住在镇上的偶尔会因为天气关系留在单位,有那么几个都是回家吃午饭的。

    他们这一进来,打招呼的人就更多了。

    许老太太看到儿子在单位里和别人相处很融洽,这才算是彻底放心了。

    “哎哟,那就是许主任的媳妇啊,还真是和刘姐说的一样,那么漂亮?”之前财务科的小姑娘看到秦雪娟,顿时惊讶起来。

    刘姐扭头看着和许建军在一起的女人,笑道:“这人还真是不经说,一说就来。那就是咱主任的媳妇,听说是魔都人。”

    “啧啧,魔都呀。”小姑娘啧舌,“难怪长得这么好看。”

    魔都是现在正处于国内高速发展的重要城市之一,在之前的几十年也是纷争不断,他们这里别说是魔都,就算是稍微往上走的省城,也几乎没人愿意来。

    现在看看他们许主任还真是了不起,居然能娶到这么一个漂亮的魔都女子。

    “想吃什么?”许建军看着身边的三个女人,“味道都很好。”

    “啥都行,都填饱肚子就中。”高秀兰看着面前十几样菜,“我们吃完东西,下午还得去溜溜,让你媳妇在这里等着。”

    许建军点头,低头看了眼媳妇的肚子,“逛了一上午,累不累?”

    “肯定累。”秦雪娟笑。

    “那下午就在我们屋里坐着。”

    几个人买好了饭菜,找了个位置坐下,旁边居然正好就是他们镇长梁先进。

    “梁镇长中午怎么没有回家吃?李阿姨不在家?”许建军问道。

    梁先进点点头,“老伴让闺女接过去住两天,我就只能来食堂了,你家里人过来了?多吃点啊,咱们机关食堂的饭菜可是很不错的。”

    不少的机关人员有时候也会在食堂买了饭菜回家吃的。

    “我妈和邻居婶子。”许建军照顾众人坐下,“还有我媳妇。”

    梁先进看了两眼秦雪娟,对许建军点了点头,“好小子,娶了个漂亮媳妇。”

    “您客气。”

    “老姐姐,前段时间小许给我送了些黄瓜和柿子,味道非常好,谢谢你了。”梁先进之后也和许建军买过两回,可再之后就全部没有了,想吃就只能等到明年,这心里可是常挂念着,之后也吃过老伴买的,味道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没啥胃口,“明年下来了,可千万别忘记让小许和我说一声。”

    “客气啥,我儿子也没少受你照顾,想吃明年还给你送。”老太太却也没有见到大人物而怯场。

    “哎!”梁先进一挑眉,“可别送,不从你家里买,也是去别家买,这个钱都是要花出去的,我这把年纪了,儿子女儿都成了家,手里有点钱可不就是吃吃喝喝的。”

    “说的是,的确是这个理儿。”

    一顿饭结束,众人一起走出食堂,梁先进走另外一条路去镇长办公室,许建军则是带着三人去了财务科隔壁的休息室,老太太和高秀兰在这边休息了一个小时,继续出去买东西了,秦雪娟则是趁着这个功夫,在这边的沙发里躺会儿,许建军还给她找来一个小毛毯盖在身上,免得着凉。

    却说许宁这边,中午随便吃了点饭,简单收拾一下就出了门。

    她准备去老药叔家里看看,因为家里的饭菜主要是她来做,许宁就想着是否可以跟着老药叔学点药膳。

    反正都是做菜,自己还怀揣着空间,这也是一个便利。

    老药叔住在村子南边,房子可以说不算太好,好在不漏风漏雨,院墙也都是土质的,墙缝和墙头上都长满了杂草。

    推开那扇破旧的木门,一股淡淡的药香就扑面而来。

    院子里收拾的很整齐,左边种了两株桃花,右边则是一片很小的药园,里面种的是什么药材许宁并不认识。

    “药爷爷在家吗?”许宁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

    很快屋门从里面拉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从屋里踉跄的走出来,左腿是跛的。

    “是宁宁啊。”老药叔看到许宁,皱纹密布的脸上露出一抹和蔼的笑容,眼神却没有因为上了年纪而有半丝的浑浊,“咋啦?看你精神头这麽好,脸色红润,也不是个生病的。”

    “我们今天不上学,就来看看您,我妈不是怀孕了嘛,我也喜欢做饭,就想着您知不知道有啥补身子的药膳,跟您学学。”

    “你这小丫头,是个有孝心的。”老药叔闻言,笑容更深了,抬手招呼她,“进来吧。”

    “哎!”

    跨进屋,里面没有任何属于老人的沉暮之气,反而是更显浓郁的药香。

    老药叔家里有五间屋子,一间卧房,一间厨房,其余的三间屋子里摆放的全部都是药材,在靠墙的位置还放置着一个大大的药柜,上面大约有五六十个小抽屉,外面都用浆糊贴着纸条,上面是毛笔字写的药材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