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3章:【铮哥在乎的人】
    ,精彩小说免费!

    “你妈之前过来,我给她检查过,身体底子很好,保持现状不需要吃什么补药。”老药叔走到房间里的一个书架上,在那些很陈旧的书册里翻翻找找,最后给许宁搬过来好些个书,其中大多是手稿,还有不少是缺页破损的,这些书有近一大半是装订书,老旧样式那种倒着翻看的。

    许宁按照老药叔的意思,在面前的一张桌子前坐下,“我就是对做饭挺感兴趣的,而且我觉得医生这个职业很好,想接触一下。”

    老药叔听明白了许宁话中的意思,笑道:“这才多大,就开始想出路了?”

    “先接触看看,多学点也没坏处不是。”她倒是没有直接说想学医,在她看来医生是个很神圣的职业,救死扶伤,她恐怕自己做不来,不过做点药膳应该还是可以的。

    “这些都是我们祖上积累下来的,前些年上面查得紧,我都藏了起来,一藏好几年有的都发霉了,不过字还是能看得清楚的。”

    许宁翻开一本书,看到上面有很多字她都不认识,只因为不少都是繁体字,看这些书的样子很显然是历经过一段漫长岁月的。

    接下来的时间,许宁就边看边和老药叔聊天,其中说的都是书里面的东西,老药叔也都是知无不言,甚至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他都会说的很详细。

    这期间许宁遇到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都会仔细的记在一个本子上。

    老药叔看到许宁认真的样子,眼里也透着赞赏。

    临近黄昏,许宁这才站起身,“药爷爷,我先回家了,今晚您别做饭了,我待会儿给您送过来。”

    老药叔则是笑着摇摇头,和蔼道:“宁宁乖,药爷爷锅里还闷着饭呢,别送。”

    许宁没有反驳,和老人家打过招呼就走了。

    走出一段距离,她回头望着身后这座破旧的小院,心里突然觉得很酸。

    不说他的妻子,就是那个和老药叔吵架离开的儿子,许宁想起来都是满心的唏嘘,这是多大的仇恨,以至于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村子里的人也对老药叔特别惋惜和同情,只因为这是个很和蔼的老人,而且这几十年村子里大病小病找上门,没钱的话是可以赊账的,说句不客气的话,整个香山村近乎有一半的人家都欠着老药叔的药钱,可是老人家从来不会去讨要,谁家宽松点自己送过去就是了。

    若是有的人想赖债,不需要老药叔跟着眼前要,村子里那些人谴责的眼光,也会让对方吃不消。

    这么好的人,他的儿子怎么忍心啊。

    只是对方也有三十多年没动静了,很多人心里都觉得,他的儿子恐怕是已经不在人世了。

    曾经他从战场拖着一条断腿回来,政府也好几次要为他换个地方,可是老人家说什么也不答应,想必是担心儿子有一天回来,找不到他吧。

    回到家里,奶奶和母亲已经回来了。

    “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老太太正在喂猪,看到她进来问了一句。

    “去药爷爷家里跟着他学点药材方面的知识。”许宁走到奶奶身边,“药爷爷真不容易。”

    老太太也是叹息一声,“是啊,孤苦伶仃的。”

    “今晚炒几个菜,我给药爷爷送些过去。”许宁说着就进了厨房。

    晚上需要做什么,许宁都准备好了,家里馒头和菜饼子都有,只需要炒两个菜就可以。

    虽然药爷爷说不需要给他送,可是老人家虽然有吃的,毕竟上了年纪,体力终究是有限的,他们家现在条件不错,自己既然想和药爷爷讨教药膳方面的知识,自然不会吝啬自家这点东西。

    一份白菜炒肉和萝卜老鸭汤,再加上一小碗老太太腌渍的小咸菜,许宁准备给老人家送过去。

    刚走到自家门口,就看到许建军推着自行车下班,车把手上还挂着好几个大包小包的。

    “这是去哪里?”许建军问道。

    许宁举起手里的饭菜,“我下午麻烦了药爷爷,晚上给他送点菜过去。”

    “你在家里吧,我去送。”许建军停稳自行车,将东西送进屋,出来拎着饭菜就出门了。

    此时老药叔正在家里吃饭,昏黄的电灯瓦数有点低,照的这间老旧的屋子有些昏暗。

    他的晚饭就是两个饼子,一份凉拌水萝卜和一盘炒菜,很简单。

    一个人吃了几十年的饭,从最开始的难以下咽到现在,似乎也变得很习惯了。

    村里很多人都私下里劝老药叔再找个婆娘,这样至少家里有个能帮着做饭的,平时也有唠嗑的,可是都被他给拒绝了。

    他总觉得自己是个不详的人,不愿意去祸害别人。

    “老药叔!”许建军进来,看到面前老人桌上那简单的饭菜,心里顿时有些酸涩,“您就吃这点东西呀?”

    “建军啊,坐吧。”看到来人,老药叔招呼许建军坐下,“这饭菜也不差,比起以前不是好很多嘛。”

    许建军不赞同的说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日子过得好了,您也别委屈了自己,这是宁宁做的饭菜,味道特别好,那丫头让我给您送过来的。”

    他起身去灶间找了两个大碗出来,将带来的饭菜给他盛出来,“您看,还热气腾腾的呢,这是我妈自己腌的小咸菜,味道很爽口,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您爱吃就尽管开口,家里很多的。”

    闻着眼前香喷喷的饭菜,老药叔嘴唇颤抖了两下,“都说不让那丫头送了,你还要跑一趟。”

    “这有啥,白菜都是自家地里种的,今年我们家种了不少,您爱吃我给您送些过来。”

    “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许建军在这里坐着陪老人家聊了会儿天,眼瞅着天已经完全黑了,他才起身离开。

    老人家回到屋里,慢慢的吃完两个饼子,菜也下去大半,不得不说那小姑娘做饭还真的很有天赋,难怪想学做药膳。

    抬头看着窗外那漫天的繁星,老人家的眼神里是化不开的苍凉和空洞。

    以前这个家里也是欢声笑语不断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屋子就变得死气沉沉的,晚上没有人说话,只有不知道躲藏在哪里的虫鸣蛐蛐的声音,静的让人心里发慌。

    他儿子要是还活着,现在也有四十多岁了,应该还活着吧。

    真希望他还活着,哪怕永远都不回来也没关系,只要他还活着。

    “许宁!”一走进教室,就听到张梦高声的和她打招呼。

    “来了。”她来到座位上,“什么事这么高兴?”

    张梦却瞪大眼睛,“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最近也没有考试,更没有什么大事,有什么事情是她不知道的吗?

    “秋季运动会,你整天想着学习,脑子都迷糊了吧?”张梦兴致勃勃的说道:“这个礼拜五咱们学校要举办秋季运动会了。”

    “哦!”许宁恍然,这个她是知道的,春季运动会倒是很热闹,学校里都是每年三月份举办,许宁重生回来的时候,春季运动会已经结束了。

    而每年的秋季运动会都是在阳历的十一月中,项目很少,全部都是赛跑类的活动,有一百米,四百米,八百米,一千五百米,三千米以及十公里的越野赛。

    人家的越野赛是开车,他们也是开车,不过是11路公交车。

    没错,就是用两条腿跑的。

    春季运动会就项目繁多了,还要加上跳高跳远,标枪铁饼,篮球足球之类的,非常的热闹。

    每年运动会学生家长也都会来学校观看比赛,跑出好成绩的会得到学校里发的笔记本圆珠笔等学习用品。

    东西倒是不怎么值钱,可却是一份荣耀。

    “所以,你要报名?”许宁问道。

    她是不准备报名的,自己体力什么水准,她可是很清楚的。

    不过他们班的陆雪娇跑起来倒是挺快的,每年比赛都有她,有的时候是第一第二,从来没有掉出过前三。

    张梦美滋滋的点头,“闲着也是闲着,咱们班主任肯定会说重在参与,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之类的,我去报名越野赛。”

    “你厉害。”许宁竖起大拇指,“那可是十公里,二十里路呢,一万米啊,之前还要在操场跑上两千米,足足一万两千米。”

    “这有啥,路上累了歇会儿就是,反正我能跑完全程。”张梦这次就是秉承着重在参与的目的,“到时候你要给我加油啊。”

    “……嗯,我会在操场给你加油的,那十公里你就自己跑吧。”

    “这样就行。”

    秋季运动会是初中部和高中部一起举办的,当然比赛成绩是各算各的。

    放学的路上,许宁和谢铮说起了这次的运动会。

    谢铮打了一个呵欠,慵懒的说道:“咱们坐在旁边看着就是。”

    “咦,铮哥居然不打算报名?”许宁颇为意外,她可是知道,谢铮的运动细胞很好的,尤其是篮球更是非常厉害,小的时候因为这一点,喜欢他的女同学简直不要太多。

    明里暗里送的秋波,一年到头吃不完。

    “很意外?”谢铮轻笑,“也不差我一个人,就不去了。”

    “我想去,可是跑不快。”许宁很是郁闷。

    刚说完,就听到旁边的谢铮噗笑出声,“说的也是,你还是别去给班级拖后腿了。”

    许宁的身材比例非常的好,两条腿纤细笔直而且看着也挺长,随着她逐渐长高,比例会越来越完美。

    但是不得不说,她怎么看都不是个运动能力好的。

    被谢铮取笑,许宁也没有生气,人家说的是实话,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好丢人的。

    “比赛那天咱们在看台坐着就行。”笑过之后,谢铮揉揉她乌黑的头发,算是安慰了。

    虽然重生回来之后,许宁经常晨练,气息也逐渐平稳下来,却并不能说明她就跑得快,充其量就是比较持久,若是跑个越野赛,坚持下来倒是不成问题,名次就别指望了,而短跑更是连想都别想。

    因为这个礼拜有运动会,学校里的同学也都变得兴奋起来,感觉每个人都心情超好。

    运动会当天,不需要准时去学校,上午八点半前能到就可以,运动会九点钟准时开始。

    秦雪娟看着女儿,再次问道:“真的不用妈去看看?”

    “嗯,不用。”许宁摇摇头,“您现在怀着身孕呢,今天学校里的人肯定很多,别让人伤着,再说我又没参加比赛项目,您还是在家里吧,我们下午应该三四点钟就会放学的,这个礼拜休息两天。”

    见女儿这么说,秦雪娟也没有坚持,点点头答应了。

    她之前还担心因为自己不去,女儿心里不舒服,毕竟今天这样的日子,农村也不是农忙,很多家长都会去学校里看看,知道女儿是关心她,她也乐的享受这份关心。

    “宁宁走了!”谢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许宁拎着书包,和家人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来了。”

    俩人结伴来到学校,远远的就看到不少的学生是和家长一起来的,众多的人说说笑笑的涌入校园,好不热闹。

    “铮哥,江爷爷和高奶奶今天不来呀?”

    “不来,反正我也没比赛项目,何必来人挤人。”

    “说的也是。”许宁看着显得拥挤的校园,“我妈还想来的,被我给按下了,这么多人,哪里敢让她过来。”

    “三婶整日在家里待着,估计也挺无聊的。”

    “没办法,我们家里人可都挂心呢,生怕我妈被人给冲撞了,她三十多岁才怀上二胎,恐怕也会很辛苦的。”

    谢铮看着她,“放心吧,三婶吉人自有天相。”

    “……铮哥居然还信这个。”许宁低声吐槽。

    “我信。”不能不信,连重生都摊上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相信的。

    这个回答倒是让许宁吃惊了,她是真的想不到谢铮居然还相信这种东西。

    两人在学校里分开,许宁来到了教室。

    当看到张梦的时候,她真的有些忍俊不禁了。

    “我说,越野赛是在下午,你现在就穿成这样,不嫌冷啊?”许宁望着张梦穿的这么少,还真的担心她再次感冒生病。

    张梦说真的,现在还真的在打颤,听到许宁的话,她捞起桌上的棉袄就往身上套,结果悲哀的发现根本就套不进去,毕竟现在的棉袄都是家里长辈给做的,通常都很合身,她现在外面穿了一套初秋的外套,棉袄哪里还能套的进去,没办法只能在外面披上一件褂子,可惜不挡寒气。

    “哎,换早了。”张梦泄气的说道。

    许宁被她逗得乐不可支,脱下自己的呢料外套递给张梦,“呶,先套上我的吧,让你着急。”

    “嘿嘿,谢谢你啦。”张梦套上许宁的衣裳,把自己的外套给了她,“你先套上我的,别脏了棉袄。”

    许宁的棉袄是老太太给她做的,衣裳颜色很娇嫩,而且在棉袄的衣襟,袖口和下摆都绣着花样,特别的精致,许宁一直都穿的很仔细,免得把衣裳弄脏,洗起来会非常的麻烦。

    越野赛分男女组,每组八个人,张梦是自告奋勇报的名,陆雪娇也报了越野,当然还有四百米和一千五百米,余下的六个人选是周老师亲自点名的,许宁没有被点到,大概是看着这个白嫩的压根不像农村孩子的小姑娘,体力会很欠缺,干脆没有让她去凑热闹。

    越野赛是有班级奖励的,按照成绩,哪个班级的名次相加数最小获胜,到时候会拿到一个优秀体育班级的团结奖状,贴在教室里,这可是集体荣誉。

    两人结伴来到操场,此时操场四周都围满了人。

    操场上此时也有不少的人在其中,都是参加比赛的学生,家长则都是在看台四周。

    许宁四下打量着,想找到谢铮的位置,可是眼前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在这里面找一个人简直和大海捞针似的。

    努力找了几分钟无果,她干脆放弃了,和张梦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待着没动。

    下面很多的老师都在安排比赛项目,第一个就是一百米短跑,先是高中部百米男女组,然后才是初中部。

    “宁宁,跟我过来。”这时谢铮找了过来。

    许宁看到他,脸上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我刚才还找你来着,就是人太多,找不到。”

    “我刚从教室过来,这边视线不好,你们跟我来吧。”

    “好,张梦咱们走。”许宁拉着张梦,跟着谢铮走了。

    三个人一直来到对面,然后来到前面,就看到周涛正冲着他们仨挥手。

    “这里这里。”周涛指着身边的几个板凳,然后踢了身边的同学一脚,“谢铮多带了一个人,你再去那一张凳子。”

    被踹的男同学也没生气,和周涛打闹了两下,起身离开了。

    他们几个人在这边坐下,周围不少的人看到谢铮带来的两个姑娘,眼里都带着了然。

    能让谢铮这么在乎的,恐怕也就只有许宁一个人了,至于另外一个小姑娘,看着和许宁的互动,很显然俩人是好朋友,顺带的。

    他们都很少近距离看到许宁,现在一看,不少人都开始窃窃私语了,没办法,这小姑娘白净的简直鹤立鸡群,而且漂亮的不像话。

    ------题外话------

    张梦:mmp,居然说我是顺带的?我不要面子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