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章:【你保证个屁】
    ,精彩小说免费!

    弄不明白,她也没有费脑子,而是来到栽种人参的地方。

    许宁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人参,不知道怎么是可采收的标准,不过看到面前的十几株人参,已经能看到红色的种子,应该是没多大问题了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隐隐觉得上面好像漂浮这点点的紫气。

    之前她咨询过药爷爷,询问了人参具体该如何的挖,药爷爷和她说了很多,总之是非常的麻烦。

    不能碰断任何的参须,需要全部都挖出来,也幸好许宁之前栽种的时候间距挺大,不然现在挖参的时候可就麻烦了。

    听药爷爷说的时候,许宁想着无非就是仔细一点,可真等到她自己上手时才发现,岂止是要仔细,简直是折磨人。

    只是将上面的黑土拨开,她就觉得自己完全无从下手,就算是想仔细也不知道该如何仔细。

    蹲在地里看着面前的这株参,半个多小时后她从里面出来,无奈的闭上眼睡觉了。

    次日一大早,秦雪娟看到女儿的表情,“昨晚没休息好?”

    “不是!”许宁摇摇头,把昨晚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

    秦雪娟有心想帮忙,可是却也知道自己根本就帮不上,倒是许建军让许宁得空多去老药叔那边学学。

    这可是人参啊,不是山里的杂草,蹭坏一点就会大打折扣,当然要精细了。

    许宁点点头,也没别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此时距离他们期末考试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家在上个月就打起了煤炉,煤炉是搭在堂屋门口的角落里,秦雪娟和老太太每日里都是围坐在煤炉边做家务活和手工,至于火炕,他们这边并没有和锅灶连在一起,每年冬天,他们家三张土炕,只有老太太的土炕是通着这个煤炉的,许宁和父母这两间屋子,晚上都是在被窝里放一个热水袋。

    隔壁屋子的父母晚上睡觉可以靠在一起暖和,可是苦了许宁了,暖水袋保温效果其实并不好,至多也就两三个小时,虽然到了早上还有点温,可也仅仅是有点温热而已。

    老药叔家里,得知许宁想重点学习一下如何挖取人参,老药叔也没有拒绝,再次和她仔细的复述起来。

    老人家反复说了两遍,才喝了口水润润喉,“咱们这里是没有人参的,一般都是在东北那边。当然也有外来的参,具体谁更好,这个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准了。”

    许宁将药爷爷的话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心里多少有了点底气,“药爷爷,您懂的真多。”

    “这个我也是小时候听长辈说的,我是没那福气挖颗人参,不过药爷爷小的时候,家里是有一个参的,后来被坏人给抢了,连带着家里还搭上了两条命。”说完他长叹一声,看着许宁,“我给你的本草纲目都看了吗?”

    “看了一半,今天也有好几个需要药爷爷教我的地方。”许宁从书包里拿出那本厚厚的本草纲目,翻开某一页,低头和老人请教起来。

    老药叔听到许宁的问题,耐心的给她解答,小丫头遇到不懂的地方会不断的反复问,然后就着这个问题延伸出去,绝对不会出现不懂装懂的时候。

    这种学习态度让老药叔非常的欣慰,“你比我小时候聪明的多,那个时候爷爷是不乐意学这东西的,可是父亲总是拎着我看这方面的书。”

    许宁倒是对老人家的过去颇有几分好奇,“药爷爷的父亲也是大夫吗?”

    “是啊。”老人家视线看向外面,“爷爷家里世代行医,祖上从康熙年间就是宫里的御医了。”

    许宁被这句话吓了一跳,“御医?”

    老爷子回过神来,看到许宁那吃惊的表情,也知道自己刚才有点说话刹不住,毕竟他也有很多年没有和谁这样聊天了,虽然许宁还是个孩子,但是老药叔却很喜欢这个乖巧心善且学习态度认真的小丫头。

    再加上每个礼拜这丫头都过来自己这边,让老药叔好似身边多了一个孙女似的,也能多说一些话。

    “吓着了?”老药叔脸上带着了悟的笑容,很和蔼,却似乎也有点顽皮揶揄的味道在里面。

    许宁抿唇,她总觉得这位老人突然变成了一个老顽童似的,颇有几分可爱。

    “有点。”许宁点点头,“药爷爷家里真厉害。”

    “什么厉害不厉害的,那种地方不好待,稍微一个不小心连命都要搭进去。”老药叔说的有些不以为然,“自上到下大概只有我过得最舒坦了,待在这座小山村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病人就看病,没病人就侍弄花草药材,舒坦。”

    是不是真的舒坦,许宁没敢问,她怕老人家想起自己的儿子,心里难过。

    “你看的这些药膳,几乎都是我们家世代累积下来的,有好些都是那宫里娘娘们平日里食用的,只是现在有些用不大上,里面很多珍惜的药材咱们都不好找,就算能找到那价格也很贵。”

    许宁越听越觉得自己真的是赚到了,虽然不能说这里面的药膳都是顶尖,至少都不会差,后世也是有药膳师的,他们也都是从前人的经验里,再加上后世的科学配比和不断尝试才研究出来的,有了自己现在看的这些药膳记录,至少她能少走很多弯路。

    “那药爷爷,这里有产后瘦身的方子吗?”许宁想到自家母亲,自从怀孕后吃得好,身子也圆润起来,虽然只称得上是有点丰满,可是她也想等母亲出了月子后,让她尽早的恢复身材。

    老药叔呵呵笑起来,“这个肯定有,而且还不少。”

    俩人在这里你来我往的聊着,好不热闹。

    转眼间82年的第一场冬雪降临,扑簌簌的落下来,半天的时间就将整座香山村遮盖起来,站在村口向远处望去,好似整片大地都包裹上了银装,煞是好看。

    “这是许建军家吗?”一道青年男子的声音飘进来。

    老太太听到后,按下想起身出去的媳妇,颠着小脚踩着雪花来到门口,见对方是邮局的小伙子。

    “是许建军家。”老太太点点头。

    “这是魔都来的信件,您收好。”小邮差将信递给老太太,正了正帽子,冒着雪花推着自行车走了。

    老太太捏着信回来,伸手递给秦雪娟,“说是从魔都来的。”

    秦雪娟接过来一看,上面是许建军转秦雪娟,说明信件是给她的。

    撕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摊开后第一行就是“姑姑”俩字。

    她这才知道,这封信是秦钊写来的。

    信中就是询问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和生活,也说了秦家的事情,当然其中没有提任何让秦雪娟别生秦家的气这一话题,足见秦钊是个温柔且善解人意的人。

    信中还说他买了很多东西,已经托人帮忙带过来,具体哪天到就看这一路的天气,并且在信的末尾说明年暑假会过来玩玩,通篇只是一些类似日常的话,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就算是这样,秦雪娟也觉得很高兴,她无法忘记父母对她做过的事情,所以从魔都回来就没有给秦家打过电话,不过不联系心里还是会挂念着,她父母做不到的事情,现在秦钊愿意承担起来,和秦雪娟维系这段情分,她如何能不高兴。

    老太太没问信的内容,秦雪娟却也没打算瞒着婆婆。

    她和婆婆说了自己的侄子从魔都买了很多东西托人带过来,老太太虽然不待见秦家,可到底是没说什么让儿媳妇难堪的话。

    “那孩子是个懂事的,不过咱们这边啥都不缺,这千里迢迢的从魔都捎带东西过来,也不容易。”

    “是啊。”秦雪娟点头,“阿钊托人找了一个跑运输的车队,专门跑咱们省城的,这等到了省城,对方会把东西发到咱们这边的客车上,到时候让建军守着车站就行,麻烦是麻烦了点,也是晚辈的心意。”

    “阿钊还说明年学校放暑假,就来咱们这边玩一段时间。”

    老太太也没觉得有啥不合适的,亲家不是个好的,她也不会觉得秦家就没一个好人,毕竟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呢,老的不好没办法,小的懂事就行。

    “来就来吧,到时候让宁宁跟我睡。”

    “谢谢妈。”秦雪娟高兴的眯起眼。

    学校里临近放学,这场雪也初初停下。

    许宁走出教室,拢了拢自己的领口,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寒风吹过来,她调转身子,将寒风背到后面。

    发现谢铮今天还没有过来,她抬脚走到前面谢铮必经的拐角靠墙位置,站在这里能遮住凌冽的寒风,若不是教室里此时在打扫卫生,她就待在教室里等了。

    高中部那边也已经放学,此时不少的高年级学生都三三两两的结伴经过这里,看到穿着浅灰色呢料外套的许宁,都知道这小姑娘是在等谢铮。

    “许宁,谢铮在教室里打扫卫生,你还是去一班找他吧。”和许宁说话的是周彩萍,“站在外面多冷啊。”

    “谢谢你。”许宁含笑和对方道谢,抬脚往高中部那边去了,难怪谢铮还没有过来。

    在经过操场的时候,许宁被两个人拦住了。

    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人,她脸色微微一冷,“有事?”

    运动会的时候,这个女人当面骂她,许宁没有理会,但是若惹到她面前,许宁自认她的脾气其实很不好,哪怕活了一辈子,该有的脾气依旧存在,不过都是被她压下去了而已。

    “你别得意,不过就是有谢铮护着你,否则你什么都不是。”王美琳恶狠狠的盯着许宁,因为之前周涛当面侮辱她,害的一个朋友和她散伙了,她心里憋屈的难受。

    此时看到许宁,自然是要找回点场子,否则晚上她睡不着觉。

    “所以,你喜欢铮哥,而铮哥对我好,你就瞧我不顺眼?”许宁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她,“铮哥不喜欢你,是铮哥的问题,你却将怒气撒到我的头上?难道不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吗?”

    “你瞎说什么?谁和你说我喜欢谢铮了?”王美琳高声反驳,不反驳不行,旁边有不少经过的同学可都盯着呢,刚才许宁的话他们肯定是听到了。

    若是明天传出去她对谢铮有意思,这个学她也别上了,干脆躲在家里不用出来了。

    “不是?”许宁微微挑眉,“既然不是你三番两次的找我麻烦,是想干什么?我没惹过你,之前更是不认识你,能告诉我理由吗。”

    “哦,对了。”许宁故作恍然,“之前你喊我骚狐狸,这种难听的话,从一个女孩子嘴里说出来,啧啧,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好东西?”

    “你……”王美琳之前在茅房里当面骂过许宁,对方却没有任何回应,她以为这个小姑娘是个软弱可欺的。

    可谁来告诉她,眼前这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是谁?

    许宁抬手压下王美琳的手指,“这种话可不是随便骂的,不知道我是做了什么损害你的事情,以至于让你骂我这么难听?我平日里一直都和铮哥在一起,你还敢说自己不喜欢谢铮?”

    “你放屁,我才不喜欢她,我就是看你整日里花枝招展的,看不过眼。”王美琳被许宁最后这句话给吓到了,整个人近乎原地爆炸,反驳的声音也变得格外尖锐。

    “呵……”许宁冷嘲一声,“看我不顺眼的人多了,你算老几?看不过眼就别看,自己素质低下,居然说是别人逼得?学姐,脑子是个好东西,平时出门记得带着。没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背景,别随便与人结仇,难保有一日你会遇到不能惹的人。”比如谢铮。

    好看的眉眼在下一刻,染上一抹柔和的笑容,“以后别看我就好了。”

    说罢,拎着书包绕过王美琳走了。

    在旁边看好戏的众人见主角走了一个,其他人都熙熙嚷嚷的散了,同时也讶异许宁的战斗力,这骂人完全就是不吐脏字,但是每一句话不用琢磨也觉得不太好听,比起王美琳的那句所谓的“骚狐狸”高明不知道多少倍。

    来到高二一班的教室,进去和谢铮打了一声招呼。

    看着教室门口那白嫩嫩的小姑娘,谢铮叮嘱道:“前面太冲,你去后面站着,这边很快就结束了。”

    “没关系,我不着急。”许宁绕到教室后面,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

    想着刚才的事情,她唇角带着一抹欢愉。

    其实骂人的话她会很多,毕竟她的出身和人生经历摆在那里,想要多难听的都有,然而她现在是说不出口了。

    之前的话都是听酒店里两个小姑娘说的,也就记下来了。

    她现在也不喜欢吵架这种费力气的事情,可人活在世上,谁也无法避免,况且学校里两个级部近一千五百名学生,摩擦碰撞也是在所难免,爱挑事找茬的也随处可见。

    她这还算是好的,陆雪娇几乎每天都要和人家斗嘴,同班的别的班的,生活着实热闹。

    虽然热闹,她却不想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精力,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有时候恨不得把时间掰成两半花,谁有那功夫去斗嘴。

    打扫完教室卫生,谢铮喊着许宁往外走。

    “什么事这么开心?”见她勾起的唇角,谢铮好奇的问道。

    许宁有点小兴奋的眯起眼睛,“刚才和人家吵架,我赢了。”

    她的脖子上围着一条雪白的手工围巾,这是老太太给她织的,映衬着那张笑颜如花的小脸,好似一只小仓鼠,可爱极了。

    “很久没听到你和别人打架了。”谢铮轻笑,如此孩子气,真的是让他怀念,恍若隔世。

    或许连谢铮都没有察觉到,许宁能有现在的转变,都是他的原因。

    平时俩人相处时间最多,上下学不算,还有平时晚上的功课以及补习,谢铮一直都是带着宠爱的心情和许宁相处的,这种私下里的互动,也逐渐感染着许宁,甚至让许宁产生出一种上辈子不过是一场梦的荒唐想法,若非她身负空间,还真的会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许宁笑声清脆,“我整日里和你一起上学放学,让那些喜欢你的女生看不顺眼,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不在乎。”

    “你不在乎什么?不在乎被人欺负,还是不在乎我被人喜欢?”谢铮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许宁却因为知道谢铮以后是会和帝都的一个名门千金结婚,倒是没有往深里想,只以为是因为谢铮疼爱她,说着玩的。

    “当然是不在乎被你的爱慕者明里暗里的挤兑,这说明铮哥非常的优秀,我为你骄傲。”

    “……”谢铮叹息,他这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不过怎么看,这丫头也不是在装傻,那就是真的对他没啥意思!?

    想报社咋办!?

    许宁却再次补充一句,给了谢铮二次冲击,“不过铮哥还是别随便和谁处对象,以后你肯定能遇到一个贤惠得体,温柔大方的好姑娘的。然后你们会生活的很幸福,我保证。”

    铮哥:你保证个屁。

    ------题外话------

    铮哥:你凭什么保证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会很幸福?

    宁妹:……我亲眼看到的,在电视上。

    铮哥:那都是假的。

    宁妹:哦。

    铮哥:还有呢?哦什么哦。

    宁妹:还,还还还有啥?

    铮哥:mmp,抗走,卧室里咱们细细聊。

    宁妹:我不去卧室,不去卧室。

    铮哥:那就不去卧室,院子,阳台,厨房,泳池你选一个。

    宁妹:o(╥﹏╥)o还是去屋里吧。

    铮哥:乖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