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章:【搭台唱戏】
    ,精彩小说免费!

    谢铮心里憋屈的差点吐血。

    陈倩雯绝对不是个贤惠的妻子,相反还十指不沾阳春水,和他结婚十几年,没有下过一次厨房。

    至于所谓的温柔,那可是要看对谁。

    对他,陈倩雯不是个温柔的人,反倒是更像合作伙伴,最初他是想着既然结婚了,两个人自然要好好的过日子,可在陈倩雯心里,似乎觉得两个人是相亲认识的,没有那种自由恋爱的感情基础,也是碍于父母的催促,陈父陈母认为他会带给陈倩雯幸福,可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位是不同的。

    有人觉得只要有花不完的钱就是幸福,有人则是有情饮水饱,陈倩雯却因为独立的性格,只要你不插手她的事情,不啰嗦,给她自由就是幸福。

    可这不是夫妻。

    不管如何,陈倩雯都是个无法让人诟病的成功女商人,就是致力于慈善这一点,足以让谢铮对她刮目相看了。

    可惜他要的不是纯粹搭伙过日子,户口本上多个名字而已。而是一个可以相携走过余生的灵魂伴侣,至少在工作之余回到家里,不用面对着空荡荡的房子,孤零零的餐桌。

    “姥姥不是很中意你嘛。”谢铮看着前方的雪白说道。

    许宁却低着头,眼底闪过一抹黯然,“那是因为高奶奶自小看着我长大的,把我当亲孙女疼爱,可是结婚就得找个互相喜欢的才行,否则以后日子多难过啊。看看我爸妈,感情多好?”

    哪怕重生回来不断的告诉自己,谢铮不是她能高攀的,可是意识里却偶尔会反驳她。

    在许宁看来,谢铮不知道她前世丢人现眼的过去,自然会认为自己是他心里的那个邻家妹妹,可许宁却做不到自欺欺人,那会让她心神备受折磨。

    谢铮知道自己和她是说不通了,随后也就不再说这个话题。

    进入冬天,气温变得格外寒冷,哪怕穿的很厚,依旧让人难以忍耐,距离煤炉稍微远一点,手脚很快就会变得冰凉。

    许建军推着自行车艰难的抬进家门,车后座以及两个车把手上都是大包小包的东西,分量很多也特别的重。

    今天下午在单位里,接到警卫处电话,说是有人来送东西,因为提前有准备,他并没有意外。

    只是没想到,秦钊那孩子居然买了这么多。

    有穿的用的吃的,少说也要花个千八百块的。

    “哎哟,魔都那边送来的?”老太太听到动静,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这些东西也是吃了一惊,“咋送了这么多?”

    “可不是,我这车胎都快压扁了。”许建军夸张的说着。

    秦雪娟打开门,捧着肚子出来,帮许建军把东西拎进去。

    “这都买的什么?”她打开一个大点的袋子,发现里面居然是衣服,还是国外的牌子,“看来咱们过年不用买新衣服了,还给宁宁买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这可不便宜。”

    许宁从屋里出来,看到那件羽绒服,款式在这个年代算得上是很时髦的,可惜见惯了后世各种款式的精致羽绒服,她倒是没有显得那么没见识。

    “宁宁穿上去试试。”秦雪娟笑眯眯的招呼许宁上前,给她套在身上,瞧了两眼之后,满意的点点头,“稍微大点,不过也能多穿两年。”

    除了给许家人买的衣服,还有老年人服用的营养品,大人喝的奶粉,真空压缩的大容量牛肉等等,种类繁多。

    “这也太多了。”许建军在单位里并没有打开,现在看到才觉得自己真不容易,雪天路滑的就这么带回来了也是牛气的不行。

    秦雪娟将包裹里的几盒大白兔奶糖以及精品包装的好几样点心取出来,递给许宁一些,其余的转身塞到了老太太屋里,“阿钊这孩子越来越懂事了。”

    “以后可别让他给咱们送了,路途这么远,不值当的,咱们吃不吃都行。”

    “说的也是。”

    俩人把东西都归置了,许建军就出门去给秦钊打电话,告诉对方一声东西都收到了。

    秦钊那边甚至还问家里有什么缺的,他再采购一下托人给送过来,许建军好是一顿婉拒,就这样秦钊都说明年暑假过来玩的时候,再多买一些,让许建军真的是哭笑不得。

    怎么还有人这么热衷给别人送东西,这孩子简直让人说不出半点不好来。

    晚饭后,许宁捧着一盒饼干一盒大白兔来到谢铮家里。

    “谁买的?”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我妈家的表哥。”许宁将两个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书本准备写作业。

    临近年关考试,许宁照旧每日里在谢铮家写作业,然后温习功课。

    谢铮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他对秦家人无感,当年许宁那么落魄,秦家愣是没有一个人帮她一把,虽然她的确做错了很多事情,可是这么冷漠,却着实让人心寒。

    谢铮也明白,就连三婶都被秦家人逼死,许宁他们更加的不会上心,可是他心里就是觉得看不惯。

    起身出去重新往暖水袋里灌了热水,回来塞到许宁的怀里,他这个房间里没有煤炉,虽然不至于四面透风,可是屋子里的温度还是很低,离开暖水袋真的不行。

    他倒是没有什么不适,晚上依旧睡在床上,这点严寒谢铮还是没放在心上的。

    最初在部队里,一年四季都是睡着薄薄的木板床,军用的被褥都很薄,不是照样过来了。

    腿上放着热水袋,许宁有一瞬间的恍惚。

    谢铮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男孩子,她真的很羡慕那个嫁给他的女人。

    学校里,上午第三节课,一个披散着一头长发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同学们,距离元旦只有不到十天的时间了,咱们今年的元旦联欢会,也即将来临,这节课我们就来安排一下联欢会上要表演的节目。”这是他们初中部四个年级唯一的一位音乐老师,会好几种乐器,钢琴,笛子,手风琴,二胡等等,长得也非常漂亮。

    许宁还听说这位老师正在和他们的班主任处对象,具体真假她并不清楚。

    若是真的,这两个人倒是挺合适的,周老师年轻朝气且幽默,音乐老师严美凤穿着时髦性格温和。

    严老师一说,班里顿时就热闹起来,一些喜欢表现的学生纷纷开始讨论起来。

    “老师,我们表演爬树!”喜欢闹腾的男生吼道。

    严老师哈哈笑起来,“这个肯定不行,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爬树啊,我记住你了,等和周老师说一声。”

    “别,千万别,我就是胡说的,老师我错了。”

    那可不行,周老师知道指不定就要让他请家长了,回去还不得脱层皮呀。

    严美凤看着下面朝气蓬勃的学生,继续说道:“去年元旦,是二班拿了咱们初中部的第一名,这次你们可要努力呀,每班有两个节目,这节课咱们就商量出节目的名单,谁想表演举举手。”

    “老师,我想表演歌曲独唱,茉莉花!”率先站起来的是他们班的文艺骨干陆小蝶,小姑娘长得很可爱,笑起来脸上会有两个很深的酒窝,特别的喜庆。

    严美凤点点头,“很不错,不过这首歌一班定下来了,小蝶再选一首试试看?”

    就算是选好了,严老师也不会直接敲定就让你上台演唱,还需要在班级里进行挑选,既然是大联欢,肯定不能是她一个人决定,还是要征询同学们的意见的。

    陆小蝶有些泄气,她是真的很喜欢这首歌,别的歌自然也会,可是一时间倒是拿不定主意。

    继陆小蝶之后,严老师又看着他们,“还有谁想要表演节目的?我建议咱们班里就别表演大合唱了,每年大合唱都很多,几乎每个班都要表演,想要唱好可不容易,而且看得多了难免会失去了兴趣,选择的曲目也会有些限制,咱们争取要抓彩一点。”

    “还有谁想要表演节目吗?”严美凤太了解这群孩子了,平时能跟着起哄,但是要来真的,个个都缩手缩脚的,“别害怕,这是好事儿不是吗?”

    众位同学你看我我看你,甚至有人伸长脖子查看教室里同学的反应,有跃跃欲试的,也有嬉皮笑脸的,更有看上去面部表情很纠结的,乐的严老师在上面眉开眼笑。

    张梦扭头看着许宁,“你表演个。”边说还边冲着后面使眼色,“她那么爱显摆,我就不乐意瞧她出头,前段时间的运动会,可是没把她给傲气死,见谁都眼珠子长在头顶的样子。”

    许宁噗呲轻笑,“你没事总盯着人家干啥。”

    “我懒得盯着她,是她总是来我面前瞎转悠,真恶心。”张梦不服气的瘪嘴,“你是不知道,她看我一次就哼一次,那白眼翻得,啧啧……”

    “许宁,张梦,你们俩商量好表演什么节目了吗?”俩人因为坐在教室中间的第三排,对讲台上的老师来说可是很显然的,这不刚说了两句,就被严老师给逮到了。

    倒不是因为他们俩说话,此时教室里交头接耳的学生多得是,主要是没人站起来,她可不就得自己点名了嘛。

    元旦联欢会是从下午开始的,一直到晚上,两个学年共有几十个班级,现在让选出两个节目,最后还是要踢掉一个的,否则表演不完,多选一个也是为了多一份保障,若是你们两个节目都要,那自然会有班级一个节目也选不上的。

    当天联欢会哪怕是结束的晚点也不怕,毕竟每年这个日子,学生家长也会蜂拥来学校观看,非常的热闹。

    现在农村里的电视机很少,举办这么一个节目,也是图个乐呵。

    听到老师点名,张梦小脸哆嗦了一下,然后咬着唇起身看着旁边的许宁,不住的冲她使眼色。

    许宁哭笑不得的站起身,对严美凤道:“老师,我想唱一段京剧可以吗?”

    严美凤一听,眼神顿时一亮,这当然好啊,之前的班级可没有一个唱京剧的节目,现在的孩子可都喜欢流行歌曲。

    比如在希望的田野上,洪湖水浪打浪,九九艳阳天之类的,现在的小年轻还真没几个喜欢听京剧的。

    “好啊,唱哪一段儿?”严美凤以鼓励的眼神看着许宁。

    “四郎探母的选段坐宫。”她是挺喜欢听戏的,后世的那些情情爱爱的流行歌曲也听过很多,不过京剧里还是最喜欢李胜素和于魁智两位老师演唱的这段经典戏曲选段。

    严美凤顿时就乐了,“哎哟,这段挺好,我也很喜欢听,梅兰芳老师唱的尤其好,不过最好再找个演唱杨延辉的,这样才更精彩。”

    严老师让许宁坐下,看向班级里的男生,“有会唱这段的吗?”

    窸窸窣窣……

    教室里顿时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现在的男孩子就是皮猴子,有几个能在家里安稳听戏的,几乎有空就出门下河摸鱼,上树掏鸟。

    “真的没有?”严老师等了一会儿,还点名了几个,看真的没有,才继续说道:“没关系,周老师也是你们班的嘛,他会,身为班主任就应该为班级的团结而努力,许宁你和周老师搭台唱戏吧,一定要入选啊。”

    这句话,顿时让班里的同学都哄堂大笑,不是因为没人和许宁搭戏,而是严老师的话着实挺逗趣的。

    接下来的时间,班里又选出一个节目,果然是陆雪娇,她想唱一首驼铃,是年初在他们这边放的一部电影的主题曲,现在特别的红。

    当然许宁也很喜欢听这首歌,不过她喜欢的是阿央卓玛唱的,她被誉为天下最美女中音,真的很美的声音。

    陆小蝶最后也定了一首歌,演唱九九艳阳天。

    临下课的时候,严老师交代,每天中午都要去小礼堂排练,在排练的阶段学校会决定出最后登台表演的节目。

    初中部教室里,严美凤走进来,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端起茶杯喝了半杯水。

    “周老师,你们班目前定下来三个节目。”她眼神带着揶揄的看着周岩。

    周岩从备课中抬起头,“都有什么?”

    “陆小蝶演唱九九艳阳天,陆雪娇准备唱驼铃,还有许宁要唱京剧!”严美凤唇角的笑容压不下来。

    “挺好的。”周岩点点头,“之后麻烦严老师了。”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严美凤眯起眼睛笑容灿烂,“你也要出一把力。”

    “……我?我们班学生唱歌,怎么又带上我了?”周岩微微愣住。

    严美凤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其他的老师也都看着这俩人。

    “啥好笑的,说出来大家听听。”有老师打趣。

    “许宁要在联欢会上唱京剧,四郎探母的选段坐宫,班级里没有男生会唱,我就定下让周老师和许宁一起,这也不算犯规,周老师可是三班的班主任。”

    “行啊周老师,联欢会嘛,师生大联欢,我们看好你,加油,别输给自己学生啊。”众位老师听闻,也都跟着乐呵呵的搭话。

    周岩苦哈哈的看着面前的同事,还能如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对于许宁和周老师一起唱戏,班里不少看许宁不顺眼的同学都在背后里嘀咕,目前他们班三个节目,肯定不会全部都上去表演的,最后能留下谁,不少人心里都觉得肯定是许宁。

    就算她唱的不好,可是考上了周老师,别的老师也都会给面子的,这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公平。

    陆小蝶一向都是班里的文艺骨干,严老师眼里最喜欢的学生,可是陆雪娇却非常的不高兴。

    她既没有靠上严老师,也没有靠上周老师,这简直就是吃了大亏,作为喜欢张扬且自恋的她,既然报名了表演,肯定是本着能在所有人面前唱歌出风头去的。

    “有些人就是不要脸,自己不知道几斤几两,靠着老师抢风头。”她靠在陆琴琴桌子旁边,阴阳怪气的挤兑着许宁。

    许宁轻叹一口气,自然知道陆雪娇是在说她,可是人家也没点名,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她是真的不喜欢和人家逞口舌之利,没意思,等到时候自然就看到几斤几两,再说她也没觉得自己就一定能选上,毕竟学校里这么多人,能人还是有的。

    所以陆雪娇现在把她当做敌人,未免有些过早,就算没有她,陆小蝶也足够压制住她。

    “许宁,你还会唱戏啊?”陆小蝶走到许宁面前,羡慕的问道。

    “经常在电视上听,次数多了也就会了,唱的不好。”她看着陆小蝶脸颊上的酒窝,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

    看到陆小蝶一下子愣住的样子,许宁略微尴尬的收回手,“不好意思,就是觉得你的酒窝真好看。”

    “……许宁。”陆小蝶并没有生气,就是突然被人戳了一下脸颊,有些反应不及,听到许宁夸她,她的脸蛋就有些红,羞红的,“你的手真白,皮肤也这么好,擦的什么雪花膏?”

    “用的友谊雪花膏。”现在他们这边好多用这个的,效果很好,价格也不贵。

    “我也用的这个,可是皮肤却比不上你,风一吹就皴裂。”

    “这个不是涂上就显效果的,要用一段时间才行。”许宁很喜欢这个牌子,哪怕很多年以后她也一直用着,那些外国的大品牌她是用不起,一套几千块,贵的让她连想都不敢想,而且她一心只顾着填饱肚子,哪里有心思去臭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