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7章:【眼中钉肉中刺】
    ,精彩小说免费!

    陆雪娇看到许宁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和陆小蝶说说笑笑的,气的脸都黑了。

    她冷嘲一声,“真是个二百五。”

    陆小蝶自然也知道同村的陆雪娇和许宁不对付,可是总这样说别人的坏话,而且还这么难听,她这个毫不相干的人都觉得对方太过分。

    在三班里,她也是少数几个不搞小团体的姑娘,主要是陆小蝶是家里的长女,下面还有一对双胞胎的弟妹,性格比较独立,还要帮着家里干活,也没有那个时间整这些乱七八糟的。

    其实真的说起来,杨波,陆康,陆小蝶这类人,就是家长嘴里“别人家的孩子”的典型。

    “你不生气呀?”陆小蝶问道。

    许宁笑眯眯的摇头,“生气的是别人。”

    陆小蝶眨眨眼,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顿时笑了起来。

    还真是这样没错,生气的可不就是陆雪娇嘛,骂的越厉害就代表越生气。

    中午回到家,老太太和秦雪娟得知许宁要参加联欢会的事情,都很是高兴。

    “宁宁还会唱戏,我刚知道。”秦雪娟发现自己这个亲妈还真是不称职,女儿的很多事情她居然都不知道。

    “以前电视和广播里不都放过的吗?经常听就学会了。”这可不是随便找的借口,“要是我选上了,到时候爸妈和奶奶一起去看吧,没选上也去看看,当天应该会挺热闹的。”

    秦雪娟赶忙点头,“肯定去,我们去给你捧场。”

    “那可太好了。”许宁娇俏一笑,“我是和班主任一起唱的,应该能选上。”

    “小小年纪居然还学会找靠山了。”老太太开口说了一句。

    许宁噗呲笑出声来,“谁说不是呢,我们班里还有同学觉得不公平呢,我才不管他们呢,能选上是我的运气,选不上他们也就不会觉得不公平了,怎么样都行。既然要做一件事,我就会尽力做好的,也想让爸妈和奶奶高兴高兴。”

    “真乖。”秦雪娟夸赞女儿,“我闺女怎么样都是最好的。”

    “您还真是不谦虚。”

    中午来到学校小礼堂,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两个学部的人都有。

    “铮哥,你怎么过来了?”她没有和谢铮说自己要唱戏的事情,主要是有点不好意思。

    谢铮指了指礼堂的一堆人,“我们班有大合唱。”

    “……唱的什么?”好嘛,感情谢铮也在瞒着她,这倒是有趣了。

    “歌唱祖国。”谢铮在椅子上坐下,“我没有参加,倒是你,怎么没和我说要唱戏?”

    “铮哥知道了?我这不是不好意思嘛。”许宁笑的很是可爱,“现在还是排练阶段,万一在排练的时候被刷下去,那多尴尬。”

    “有什么可尴尬的,你想的真多。”谢铮吐槽了一句,“你要唱哪部戏?”

    “和我们班主任一起唱京剧,四郎探母的选段。”既然知道了,许宁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刚才她找了一圈,周老师没有过来,她准备去办公室里找找人。

    谢铮自然知道这出戏,以前甚至还带着祖父祖母去大剧院听过。

    “许宁,来的挺早啊。”周岩从外面进来,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许宁,“等着急了?”

    “周老师,您来了。”许宁站起身,“接下来要麻烦您了。”

    “不麻烦,我可是票友。”周岩开玩笑的说道:“好好唱,争取得个文艺小标兵。”

    “我尽力。”

    初一期末考试的时候,因为许宁的成绩一般,并没有得到奖状,这半年她可是很努力了,平时的考试成绩也都名列前茅,说不定今年能拿个奖状回家呢,让父母和奶奶高兴高兴。

    她自然也想得到奖状,毕竟那是一种肯定和荣耀。

    周老师带着许宁在小礼堂的一个位置坐下,他先让许宁唱了一遍,发现小姑娘的唱腔虽然稚嫩却有种很特别的味道,两人对了一遍后,周岩就觉得这个学生让他很惊喜,真的很有艺术细胞啊。

    不过在眼神和动作上,周岩给予了许宁一番执导,既然要做,那就尽量做到最好,虽然他是老师,却也不敢保证因为他的关系就一定能选上,自己的学生参与了联欢会,他就会尽量的让她通过。

    谢铮劈腿倒坐在椅子上,趴着椅背看着许宁,礼堂里很热闹,她的声音这边几乎听不到,但是那认真的小表情却非常的吸引人,时而轻笑,时而蹙眉,时而沉思,让他越看心里越软。

    接下来的几天,礼堂里的节目一天天的减少,终于在临近元旦的前两天,陆雪娇被刷下来了。

    剩下的节目不多了,校方也在学校的一座石砌的公告栏公布了元旦联欢会的表演节目,其中有许宁的戏和陆小蝶的歌。

    于是陆雪娇整个人变得更狂躁了,几乎每天看到许宁都是横眉怒目,污言秽语的,她还就喜欢骂不要脸和狐狸精这两个词。

    人家没指名没道姓的,许宁心里烦躁可是也无法说什么,碰到这样的小姑娘还真的是让人无从下手。

    “狐狸精,连老师都勾引,下贱坯子。”和张梦从厕所回来,许宁就听到陆雪娇又开始了那套骂人的话。

    一边口吐污言秽语还一边冲着许宁两人翻白眼。

    张梦心里气的够呛,上前两步准备回嘴,却被许宁给一把拽回来了。

    “你就让她这么说你?”张梦忍了这么几天,肚子里早就一股子邪火,这次是彻底的压制不住了,指着陆雪娇冲许宁说道。

    教室里的人听到张梦这一嗓子,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他们都知道陆雪娇这人,想和她玩的就得哄着,不想和她玩的也懒得搭理,也就让她越来越口无遮拦。

    “你有病是不是?你哪只招风耳朵听到我在骂她?”陆雪娇翻着白眼,笑的好不得意,“你乐意对号入座,和我有啥关系。”

    许宁却笑眯眯的安慰着张梦,“有什么可生气的,一个女孩子整天张嘴不要脸闭嘴狐狸精,如此污言秽语,丢人的又不是我,她以为自己骂的很痛快,可是你认真想想,到底谁被人看笑话,你还不清楚吗?”

    “我真是服了你了。”张梦瞪了许宁一眼,“是我可忍受不了。”

    “时间飞纵即逝,我们要把时间拿来做有意义的事情,努力的学习,努力的享受生活,努力的成长,努力的交朋友……”许宁的声音很柔和,脸上也带着让人信服的笑容,“你看,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为什么要为了别人的污言秽语而斤斤计较,把心放端正了,再多的恶劣言语也影响不到我们。”

    她还想学很多很多的东西,陆雪娇的咒骂虽然会让她生气,可很快就会抛在脑后。

    “你为我抱不平,我很高兴,不过我更想和你一起考上高中,以后一起上大学,和你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她握着张梦的手,眼神认真诚恳,“不相干的人,不值得我们付出半点力气去应付。”

    张梦被许宁的话说的心情一点点平静下来,而陆雪娇虽然很生气,此时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嘴。

    因为现在整个教室里的人看许宁的眼神和看着自己的眼神是完全不同的,他们看自己的时候,好似在看猴戏,她就是那个不断出洋相的小猴子。

    “哇……”

    下一刻,陆雪娇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这声音简直是震耳欲聋。

    张梦瘪嘴,“我觉得吵得慌咋整?”

    “……”许宁也不知道咋整,因为她也觉得后面的哭声太吵。

    不过也就是暂时的,上课铃一响,后面的哭声就停下来了,只余下点点的哽咽声,可是谁在乎呢。

    自这次小事情过后,许宁和张梦的感情更好了,在学校里几乎就是连体婴,焦不离孟。

    张梦的成绩只是中游水平,一个不小心连高中都上不去,他们这个镇子上有三所中学,却只有这么一个高中,一个学校里几乎只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才能考上高中,绝对松懈不得。

    为了能和许宁一起上高中,之后张梦也开始奋发图强了,不会的就问,不懂继续问,直到都明白了为止,可谓是劲头十足。

    很多年以后,出人头地的张梦依旧是许宁最好的朋友,是许宁让她一步步走到让很多人仰望的位置,若没有和许宁成为好朋友,恐怕她会初中毕业就辍学,再随便找个男人嫁了,毫无生趣度过一生。

    经此一事,陆雪娇更是恨透了许宁,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不过现实不是小说,哪怕陆雪娇再讨厌许宁,也就是背地里说说许宁的坏话,至于所谓的阴谋诡计还真没有,她也没那个智商和条件。

    元旦联欢会是在新年的前一天,这一日的天气非常好,阳光和煦,照在人的身上暖暖的。

    学校的礼堂不小,农村嘛,别的没有,联排房却很多,而且据说在几十年前,这里可是有解放军根据地的,房子虽然也有几十年了,破旧是破旧了点,却还是挺结实的,而且重在宽敞,学校里大大小小的活动都是在这里举办的,这次的联欢会也不例外。

    不过因为有家长要来这里观看,难免会造成拥挤,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就这么个条件。

    午饭过后,谢铮一家过来喊上许宁他们准备去学校。

    “宁宁今天要唱戏?爷爷就喜欢听戏。”江老爷子还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戏迷,若是哪天喝酒喝的奔放了,就会在家里彪几嗓子,只要听到老爷子在家里唱戏,不意外这就是他老人家喝高了。

    “我唱的不好,您可别嫌弃。”许宁此时心里突然有点怯场。

    “不嫌弃,宁宁唱的再搓,爷爷也不嫌弃。”江老爷子刚说完,就被高秀兰给拍了一巴掌。

    “这老家伙,咋说话呢。”

    江老爷子也反应过来,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爷爷说错话了,宁宁好好唱,我们都给你加油鼓劲。”

    “好!”

    来到学校,许宁就和家里人说了声,往教室去了。

    谢铮则是陪着两家人往学校礼堂走,还没等走近,就看到那边已经站了不少的人。

    并非所有的家长都会过来,能来的其实也就只有一小部分,更多的则是在家里热炕头上打扑克搓麻将或者是唠嗑看电视,反正自家孩子也没有上去表演的机会,去不去的也没什么。

    下午一点半,一年一度的联欢会正式开始,今年的主持人依旧是和去年一样,两个学年的音乐老师担任。

    “宁宁啥时候出来?”高秀兰询问身边的谢铮。

    谢铮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咱们慢慢看就是了,一般晚上六点就能结束,咱们肯定能看到。”

    “哎宁宁真是个让人亲的小姑娘。”高秀兰对许老太太道:“以后真不知道便宜了哪家的小子。”

    “急啥,还早着呢。”老太太笑道:“这孩子还说要考大学,咋地也得二十岁以后了,找个能对她好的,我们就心满意足了,也不用大富大贵,平平淡淡的就行。”

    “是这个理儿。”高秀兰点头,然后不着痕迹的看了谢铮一眼,再次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急死个人了这俩孩子。

    她倒不是说现在就定下来,至少也要让她看到点苗头是吧?

    可是俩孩子几乎天天在一起,晚上更是在一个屋里补习,愣是半点啥都没有,你说愁人不愁人。

    还是说她外孙在外面有稀罕的小姑娘了?

    这可得好好的观察观察。

    不过随后高秀兰就有点拿不准了,她前后左右的瞅了好一会儿,盯着她外孙的小姑娘还真不少,看来谢铮这臭小子还挺能惹事儿,这可不是好现象,他们家的孩子咋能是个爱招惹小姑娘的人呢。

    别人爱咋咋地,可是谢铮可不行,她得好好看着,不能让这小子胡搞乱搞的,他们谢江两家的孩子,可不能是个花花肠子,丢不起那人。

    小礼堂旁边的屋子,等待上台的学生都挤在这里,还有各班的老师。

    严美凤播报玩一个节目后走了进来,“周老师,你和许宁准备一下,很快就轮到你们了。”

    “我们都准备好了,行不行就是这一哆嗦,可别给我压力了。”周岩看着许宁,见小姑娘表情淡淡的,似乎一点都不紧张,“许宁心态挺好。”

    她闻言,抬头看着两位老师,“我其实挺紧张的。”

    严美凤握着许宁的手,小姑娘的手很软很嫩,摸着特别舒服,“没关系,万一唱的不好,也是你们老师的错。”

    “……这可就难办了。”周岩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不过维持不到三秒就破了功,“行吧,万一唱砸了,也是我的问题,没和许宁配合好,可不就是我的错嘛。”

    许宁不动声色的看着周老师和严老师的交流,觉得两人在处对象的消息应该是真的,周老师在面对着严老师的时候,笑容会更加的灿烂,而严老师则是有些羞涩和躲闪。

    陆小蝶找到了许宁,在她身边坐下来。

    “下一个节目就是你了,我还要等五六个节目以后。”

    “去年你就在联欢会上唱了歌,心里会不会怯场啊?”许宁虚心向“前辈”讨教经验。

    陆小蝶想了想后,说道:“挺紧张的,不过你尽量把眼神放空,别看下面的人。”

    “万一放空后忘词了怎么办?”

    “……”陆小蝶被问的无言以对。

    两个姑娘面面相觑,然后嘻嘻哈哈笑作一团。

    “你可千万别忘词啊,我这是歌可能没啥,你那可是京剧,忘词了让人听啥?人家听京剧不就是听唱腔嘛。”

    “嗯,我尽量。”

    “对,深呼吸,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多参加几次你就会很熟练了,我现在就不怎么紧张,在家里我都把书卷成话筒唱,我妈整天吆喝我,说我把屋顶都给掀翻了,我才不管呢。”

    和陆小蝶说了会儿话,许宁觉得心态似乎稳下来了,这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很她,让她登台。

    陆小蝶握着拳头给许宁打气,“加油加油加油。”

    下面两家人听到报幕,说是演唱京剧四郎探母,赶忙都紧紧的盯着前面,很快就看到许宁和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上了讲台。

    “那男人是谁?”许老太太问道。

    秦雪娟之前来学校参加过家长会,自然是认识周岩的。

    “那是宁宁的班主任周老师。”

    “哦!”老太太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今天许宁穿的衣裳很显朝气,是秦雪娟给女儿准备的,学校的联欢会是很随意的,不如那些电视上演的,上台之前还要换衣裳化妆什么的。

    不过下面不少家长看到许宁后,都纷纷说这个小姑娘长得真俊,也有好奇是谁家养出这么一个精致的女儿。

    谢铮靠在椅子上,望着前面讲台上的许宁,眼神里是化不开的笑容和宠溺。

    前面的节目他都看了,不说男孩子,就是那些女孩子加在一起,也不如这个邻家小丫头长得美。

    白皙莹润的小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虽然穿的冬衣却依旧很高挑的身段,总能不自觉的吸引到别人的视线。

    之前还没怎么,可是这段时间,他晚上总会想起这丫头,然后一整夜都睡不大好。

    费纸!

    ------题外话------

    铮哥:手纸不太够,得赚钱买纸。

    宁妹:你这样的身份,是不允许经商的吧?

    铮哥:那以后你给我供应手纸?

    宁妹:……你用的也太多了吧?

    铮哥:你以为是谁的错?

    宁妹:哥,你是不是常年腹泻……

    铮哥:mmp,抗走,去阳台。

    宁妹:哥哥,不要去阳台。

    铮哥:院子,院子,院子,院子,阳台,你挑一个地方。

    宁妹:……阳台,o(╥﹏╥)o

    铮哥:乖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