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蒋家血案】
    ,精彩小说免费!

    “海平家的那脾气,从刚嫁过来的时候就全村皆知了。”老太太塞了一根木柴,“她不是现在做了婆婆才厉害,还是媳妇的时候,就经常把她公婆气的倒仰叉,背地里骂她婆婆是老搓皮,骂他公公是老流氓,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许宁在这里听得目瞪口呆,就连许建军也是皱起了眉头。

    “老搓皮还能理解,老流氓……就太难听了吧?”

    “可不是咋地。”老太太似乎也很不喜欢海平家的,“他公公是个很好的人,在村里人缘也不错,海平媳妇刚生下大曼的时候,家里公婆也没嫌弃,大曼就是让她爷奶给照顾大的,可能是大曼和她爷爷感情好,看不惯这个矫情的亲妈总是说她爷奶,才让海平媳妇心里记恨上了,俩老的死了后,那白事办的别提多磕碜了。”

    许建军叹口气,“海平叔也不容易啊,难怪大曼姐不怎么回来。”

    “要不是你海平叔还活着,估计大曼嫁人后就不回来了,当初给两位老人办丧事的时候,大曼可是差点因为那婆娘的做派,和亲妈干起来。”

    许建军想着,以后碰到那人,还是躲着的好。

    蒋家豪是元旦前两天返回城里的家里的,蒋母看到儿子回来,可是高兴坏了,二话不说就是顿顿给儿子做好吃的。

    至于蒋父则是因为儿子之前做下那等丢人现眼的事情,心里到现在都生气,可是大半年没见到儿子,也是挺挂念的,知道元旦过后儿子就要回去,他也没给蒋家豪上思想教育课。

    “怎么样?在乡下过得还习惯?”饭桌上,蒋父开口问道。

    蒋家豪见父亲的脸色比较和缓,知道在家这几天至少不用被父亲训斥,也放下心来。

    “还可以,就是得事事小心着点。”

    “难道还有乡下人欺负你不成?”听到儿子的话,蒋母顿时就不高兴了,“谁那么不长眼?”

    蒋家豪不以为然的说道:“没有人欺负我,好歹我也是知青,就是一些乡下土包子看到我们这些知青,舔着脸往上凑,尤其是村里的女的,盯着我们这几个知青和狼似的。”

    蒋父还没说啥,蒋母顿时冷哼一声:“还真是有不要脸的,也不看看他们什么身份,我儿子是什么身份,也是他们能高攀的上的?家豪啊,你可要听妈的话,平日里多注意着点,可别让那些乡巴佬黏上。妈前两天还听你楼下的冯阿姨说起一件事儿,一个女知青下乡后嫁给了农村人,后来国家号召回城,那家人直接把那女知青给看起来了,说啥都不让人走,后来还是公安上门,那家人才老实了。”

    “咱们家绝对不能要那种身份的儿媳妇。”蒋母一锤定音。

    蒋父没开口说话,心里也是赞同自己妻子的意见的,他们蒋家好歹也是城里人,若是娶个农村媳妇回来,还有啥脸面见左邻右舍。

    “妈您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本想着这次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最少也要玩他个十天半月的再回去,却不料在元旦这天,就有人找上了蒋家的门。

    “嫂子,不是我说,家豪回来了,你们也不知道给我们通个信儿?”来人一进门就冲着蒋母开炮,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让蒋家豪祸害的小姑娘的父母。

    蒋母见到来人,真恨不得在自己这开门的手上剁两刀,手那么快干啥。

    因为儿子回来,她心里高兴,听到有人敲门,也没有往别处想,毕竟左邻右舍楼上楼下的也经常有人来家里串门,谁知道这次找来的是这一家子呢。

    看到站在父母身后的那个干瘦的女孩子,蒋母心里别提多烦躁了。

    虽然这家人也是城里的,可是这家庭背景咋能配得上她儿子嘛,就算蒋家不是什么殷实人家,可是她儿子生的好,以后肯定能给她娶个高门媳妇回来的,谁要这种全身上下没几两肉,且一张苦瓜脸的媳妇回来,别到时候弄得家宅不宁。

    “大妹子,你们咋来了?家豪没回家呀。”蒋母见状,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撒了谎。

    来人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就明白过来,蒋家这是不打算对她闺女负责任了。

    这可绝对不行,她闺女堕胎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若是嫁不到蒋家来,以后谁还要她这个破了身的闺女?好不容易养大的女儿,可不能就这么黄在家里,那不是赔大发了?

    “我说嫂子,你们楼明明有人看到家豪回来,现在你跟我说没回来,你是不想对我闺女负责吧?”这个女人也不是个善茬,一年多来,因为自家闺女未婚怀孕,他们一家人可是丢尽了脸面。

    之前蒋家豪下乡,这对他们来说至少是个借口,可以和别人说只要蒋家豪回来,就会娶她闺女过门,可就算这样,外人异样的眼神也让他们整日睡不安稳,原本活泼的女儿也是一天天的消沉下去,现在看看都被折磨成啥样了。

    要是蒋家不认这件事,没关系,丢人的可不能只有他们一家。

    “嫂子就给个痛快话吧,要是死活不答应没关系,我们闺女反正也这样了,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我们就去报警,说你们儿子耍流氓,玩弄了我家闺女,咱们看谁能占到一点好处。”

    “哎哟哟,大妹子这是说的啥话。”一听对方要报警,蒋母可是吓得差点没跳起来,赶忙让开身将他们一家请进来,在楼道里继续闹腾下去,指不定整栋楼的人都听到了,他们不嫌丢人,自家可觉得磕碜。

    给三个人倒上茶,蒋母坐在女人身边。

    “大妹子,你们这是急啥嘛,家豪不是还在乡下没有回来,再说我心里就不着急?我儿子这一走就是大半年,我心里也想的睡不着,恨不得他赶紧从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回家,可那孩子打电话回来,说是要在乡下历练一下,想更加成熟以后再回来去你家提亲。”

    “可是有人亲眼看到你儿子回家来了。”对方就是抓着这点不放。

    蒋母心里恨极了那个多嘴的人,却又不好明着问是谁泄露儿子回来的消息,只是继续陪好道:“我们这个楼里整天上上下下的多少人,说不定对方看错了,看成是家豪了。你自己养大的闺女好不好,你心里还没数吗?我可是稀罕的紧,恨不得让家豪早点娶回来,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呢。”

    女人听蒋母这么说,来时那愤怒的心情到底是平息不少,可还是存着怀疑。

    蒋母此时也万分的庆幸,庆幸儿子去找他以前的朋友玩了,说是一直到晚上才回来,否则家里现在还不得翻了天了。

    看这一家人很显然是被自己给安抚住了,蒋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这都快晌午了,大妹子干脆在我家吃饭吧,吃完再回去,等家豪回来,我就给你们信儿,咱们再商量两个孩子的事情。”

    对方夫妻俩互相看了看,答应了下来。

    中午,蒋母可谓是使劲浑身解数的做了满满的一桌饭菜,就是为了让对方相信,他们蒋家是愿意结亲的,虽然蒋母心疼的要命,可为了儿子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继续拖着。

    可惜的是,蒋母的一番心血,却被提前回来的蒋家豪给敲打的粉碎。

    “妈,饿死我了,做好饭了吗?临时遇到点事儿,没有和大军他们……”蒋家豪开门进来就催饭,可是当他看到自家客厅里的三个人,好似被人突然攥住了脖子的野鸡一般,尬然失声。

    蒋母:“……”

    其他三人众:“……”

    有句话说得好,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现在蒋家就是这个现状。

    “这就是大嫂子说的,你儿子没回来?”这次开口的是小姑娘于欣欣的父亲。

    蒋母是个溺子如命的人,从小到大都是惯蒋家豪特别厉害,哪怕蒋家豪做出让女同学怀孕这件事,丈夫想教训儿子,她也是死活都不让打。

    但是现在,她真的想上去给儿子俩大耳瓜子。

    自己为了护着他,简直就是什么气也能咽得下去,可打她脸的偏偏是她亲儿子。

    你这个杀千刀的,现在回来干啥?

    “你怎么来了,死缠烂打的不嫌烦?”蒋家豪缓过神来,看着于欣欣,脸色有些阴沉。

    于欣欣和蒋家豪是高中的同班同学,当时两人是前后桌。

    这个小姑娘长得很可爱,圆圆的小脸蛋,也特别的爱笑。

    因为是前后桌,蒋家豪和她平时也比较谈的来,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个被亲妈惯坏了的,一向都是凭借本能行事,对于欣欣也是经常说些模棱两可的挑逗的话,时机成熟之后就睡了人家。

    可蒋家豪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一次于欣欣居然怀上了孩子,他被于欣欣告知的时候,就好似被人用木棍在后脑勺重重的敲了一下,头晕目眩,甚至恶心的想吐。

    自那天之后蒋家豪就没有去学校,回到家里被父母折腾着送去了乡下,连两个月之后的高考就放弃了。

    他现在是非常厌恶于欣欣的,不然的话如今的自己就在大学里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躲在那穷兮兮的农村里。

    而且今天上午他去找以前的朋友玩,人家说的都是在大学里的新鲜事儿,他坐在旁边好几次都插不上嘴,甚至有的哥们和他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股子高高在上。

    蒋家豪之前还在心里埋怨那几个以前的哥们,现在看到于欣欣,怒火自然转移到了这个小姑娘的身上。

    只是他撒着心里的邪火,于欣欣的母亲却直接闹开了。

    “这就是你说的你儿子没回来?”于母愤怒的盯着面前的这对母子,“刚才你说的天花乱坠的,现在你咋说?啥稀罕我闺女,啥你心里也想要大胖孙子,你个慌屁精,你们这是玩弄了我闺女还不想负责任是吧?”

    “不是大妹子,你们别激动,咱们坐下来慢慢谈……”蒋母现在头都炸了。

    “滚你瘸腿老舅舅的,慢慢谈你奶奶个腿儿,我就没见你们家这样瘪犊子的人,玩弄了我闺女还不想负责任。”于妈的战斗力瞧着就不低,她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母子俩,咬牙切齿道:“我告诉你们,没门,咱们上任总统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我去公安局告你们去。”

    “吵什么?烦死了。”蒋家豪高声吼道,“你去告呀,你说我玩弄了你闺女,你亲眼看到了?你闺女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还说她向我泼脏水呢,就你闺女这样的,白给我我都不稀罕,没事赶紧滚,别在我家里撒野。”

    “……”全程没有开口说话的于欣欣顿时被吓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当初对她笑的爽朗,甚至在那个晚上温声细语的说要对她负责人的男人,会变成现在这个狰狞恐怖的样子。

    而且他还说出这么让人心寒的话来。

    若是之前她始终都在心底存着一抹希望,认为蒋家豪会娶她过门,那么现在这点希望的火花转瞬之间就熄灭了。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外人说句难听的,或许都会被受害人放在心上,何况是这个曾经和她裸诚相见,温声软语说要娶她的男人。

    这一刻,于欣欣心如死灰,活着对她来说也只剩下折磨。

    她拧身冲进厨房,拿起一把切水果的尖刀,用力扎进了自己的腹部。

    ……

    于欣欣的动作很快,让在场的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反应的余地。

    等全部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倒在了血泊里。

    “……我的闺女哎。”于妈看到眼前的惨状,双腿一软瘫坐在递上,然后疯了似的扑向女儿,“你咋就寻死哟,我的亲闺女,他们蒋家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儿都有脸活着,你咋就去死呢,让我和你爹和咋办哟。”

    之前还凶神恶煞的蒋家豪看到眼前的一幕,那张脸直接呆滞了,之后噗通瘫倒在地上,嘴唇打着哆嗦。

    “不,不是我的错,我也没想,没想让她死……”他一边惊惧的说着,一边吞咽着口水,两条腿还在地上不断的往后磨蹭着,“是你们,是你们逼我的,都是你们的错!”

    于爸听到蒋家豪的话,满腔的怒火压不下去,上前抬脚用力的踢了过去,直接把蒋家豪踢得打了几个滚。

    “你个畜生。”

    这个还算沉默的汉子到底是没有在这里和蒋家人干耗着,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在蒋家豪这栋楼的不远处有一座报亭,那里有公用电话,他得去打电话叫救护车,顺便打电话报警。

    若是他闺女救不回来,蒋家也别想好过,不让他们脱层皮,于爸怎么肯罢休。

    其实把于欣欣逼到自杀这条路的何止是蒋家豪一个人,还有旁人的冷言冷语,以及自家人嫌弃的眼神和态度。

    于妈在得知女儿怀孕后,带着她就找到了蒋家,却不想对方一番连哄带骗的,给了她一点钱她就带着女儿去医院里堕了胎,可是之后蒋家就彻底的不认账了。

    发生了这种事,于欣欣自然没脸再去学校,整日里都是待在家里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然而就算听不到外人的议论,于妈在家里每每想起这件事,都会在女儿门前一通抱怨和训斥。

    甚至还以于欣欣的例子警告小女儿,别像她姐姐那样,做出这么丢人现眼的事情。

    身心受伤,本应该最亲近的家人是她依靠的港湾,可是并没有。

    救护车半个小时后过来的,一起来的还有公安局的人。

    救护车和警车一起过来,那鸣笛声引起了整栋楼的人家的注意,随后知道是去蒋家的,不少人都从家里出来看热闹。

    见到于爸于妈,知道内情的人顿时就了然了,大概是得知蒋家豪回来,这家人又找上门了,然后就出事了。

    看热闹的人,一般都是同情弱者的,现在躺在担架上被带走的是于欣欣,那么他们一家就是弱者,蒋家就是那凶手。

    想到在自己住的这栋楼里发生了血案,在场看热闹的人心里顿时就不安了。

    他们纷纷看向蒋家豪,想到去年蒋家豪被父母送到乡下,中间也会来过几次,而这次回来那个被他祸害的小姑娘就被人用刀给捅了。

    再瞧着被警察带走的蒋家母子,这热闹也就越来越大了,众人纷纷猜测这其中的内幕。

    坐在警车里的蒋家豪双腿还在发抖,甚至都闻不到他自己身上那股骚味。

    不过在前面坐着的两位公安民警却无法忽视这种味道,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心里也就了然。

    大概是看到那种血腥场面,把他吓尿裤子了吧。

    想到刚才于欣欣的父亲打电话报警,说是他的女儿被人逼得自杀了,两位公安民警也多少有点想法,毕竟这种事情他们几乎每年都能碰到好几次。

    蒋母的状态比儿子更差,民怕官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尤其是现在这个年代,动乱结束才多久。

    平时不管蒋母在家里如何的咋咋呼呼的,当看到公安民警让他们母子跟对方走一趟,她就差点没吓晕过去。

    在她想来,似乎只要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似的,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转身疯跑回家,谁来也不开门。

    ------题外话------

    提问:告密者是谁?

    众人的视线纷纷看向铮哥……

    铮哥:你们看我,我该看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