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章:【杀年猪】
    ,精彩小说免费!

    蒋家豪的事情,许宁不知道,就算是知道大概也不会放在心上。

    她其实并不仇视蒋家豪,毕竟前世能走到那一步也是她自己作的,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是她当初不往对方面前凑,甚至没想着攀附,也不会让她的人生轨迹发生那么大的改变。

    归根结底,起因还是在她的身上,有什么脸面去埋怨别人。

    不过这样也好,只要蒋家豪不再回到他们村子,在这个安静的小村庄,许宁大概会度过一个幸福的少女时期。

    元旦当晚,许宁将做好的水饺出锅,还单独装了两大海碗。

    “爸,今晚我给药爷爷送过去吧。”许宁望着正在做着木工活的父亲说道。

    许建军准备做的是一张婴儿的小木床,当年许宁用的婴儿床也是许建军做的,不过这都十几年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劈碎烧掉了。

    看了一眼那两个大海碗的饺子,许建军放下矬子去洗了洗手,“分量多,我和你一起去。”

    “行吧。”

    饺子的分量很足,余下的那些他们一家人都能吃两三顿,老药叔家里也没个做饭的,虽然村子里有人在这种喜庆的节日里会邀请他去自家吃饭,可是老药叔很少有答应的时候,除非是谁家娶媳妇嫁女儿发丧的,老药叔才会带着点礼品上门吃顿饭。

    父女俩来到老药叔家里,看到老人家还在屋子里摆弄晒干的药材,听到声音扭头瞧见许建军父女,脸上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

    “你们俩咋过来了?”边说边看着他们手里拎着的布包袱,“送饺子?”

    “就知道您一个人懒得做饭,宁宁做好就让我和她一起送过来。”许建军打开包袱,里面是一大海碗的饺子,自然是白菜猪肉馅的,“您也先不要忙活,趁热吃吧。”

    似乎是习惯了他们父女俩的举动,老爷子倒也没有说什么婉拒的话,只是瞧着面前满满两大海碗的饺子,笑的胡须都在抖动,“送的也太多了,我厨房里都做好饭了,逢年过节我还是愿意忙活点的,你们就别挂念我了。”

    他们俩也知道老药叔不缺钱花,可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也算是许宁在药材方面的启蒙老师,她自然是愿意多照顾一些。

    “我们也没有天天给药爷爷送,这不是隔三差五的嘛。”许宁仰着小脸笑道:“都是我做的,您多吃点。”

    “好,宁宁乖。”

    腾出碗,父女俩和老爷子在这里聊了一会儿,等老爷子吃个差不多后,两人才起身回家。

    他们家里自然也是急着等回去吃饭,可是想到新年晚上,让老爷子自己坐在这里吃饺子,怎么想都让人不是滋味,多陪陪他也耽误不了多久。

    老药叔也不是个迟钝的,相反心里还非常的细腻,自然也知道许建军父女的想法。

    “老婆子,这是宁宁那孩子做的饺子,你也尝尝吧。”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屋子低声说道,明知道人死如灯灭,可是至少心里有个念想不是,“我过得挺好,就是想咱儿子,不过这些年没消息也算是好消息不是,他肯定还活着……”

    新年过后,村子里就有不少人准备开始杀猪了,这个年代,他们村子里也就只有村长家的供销社里有一台冰柜,私人还用不起这么高档的家用电器,但是现在大冬天里,外面就是天然的冷冻柜,一块猪肉放在外面,一夜时间就能冻得硬邦邦的。

    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其余的年货可能会晚一点置办,但是猪肉这东西,家家户户都开始采购,买回去灌腊肠,做腌肉等等。

    老太太见状,想着不如就先杀一头猪,不然腊肠就赶不上了,过年没点这个加菜,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和媳妇商量了一顿后,家里人都赞同,隔壁江爷爷一家也觉得这样挺好,说是杀完之后让他们家给留一点灌腊肠,等年底宰杀另外一头猪的时候,再给他们留下半扇就行。

    其实江爷爷要这么多,自己是吃不完的,主要是送人。

    自家宰杀的猪感觉放心不是。

    元旦的第三天,没有上学的许宁就看到家里来了两个男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年轻的,是他们村子里的屠户,家境可以说比许宁家里还要好,父子俩专门干的就是这个营生,一年到头的走街串巷给人杀猪,有些人家宰杀完猪之后,会将余下的猪肉稍微便宜一点卖给他们,毕竟现在农村里十户人家就有七八户养猪的,在村子里也不好卖,谁也不是有那个功夫走街串巷或者赶集卖猪肉的,再说卖给这对父子,也不会赔钱。

    “哟,婶子家的猪可不小啊。”中年汉子看到猪圈里的两头猪,夸赞道:“看着体型,肉质肯定很不错。”

    “大栓子说真的啊?”老太太把这两头猪看的可是很重要的,毕竟都是她喂大的,整整一年的功夫呢。

    “可不是咋地,我杀猪二三十年了,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许宝栓说的是实话,“婶子要杀哪一头?”

    老太太站在猪圈门口,看着里面的两头猪,心里也在犹豫,想了好一会儿,才指着里面的一头猪道:“就那头吧,栓子你们在这边杀,我是听不得他们叫唤。”

    许宝栓心里了然,哈哈笑道:“行,您老回屋吧,我杀猪的时候也就让这畜生叫唤两声,手法利索着呢。”

    许宁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站在堂屋门前看着许宝栓父子进猪圈里面抓住,然后熟练的将猪的四只蹄子捆绑好。

    谢铮在家里也听到了动静,换了衣裳也跟了过来,刚跨进院子,却看到自家外公外婆已经过来了。

    许建军找来一个大瓷盆,放在桌案下面等着接猪血,猪可是好东西,全身除了猪场里面的东西,几乎没有不能吃的地方,这猪血炒韭菜的味道同样很不错。

    这许宝栓的手法果然非常的利索,一柄杀猪刀直接在大肥猪的脖子上豁开,猪血瀑布般的落到瓷盆里,而那头猪最开始还哼哧的很厉害,这一刀子下去,没几秒钟就彻底没动静了。

    之前许宁以为自己可能会害怕,但是现在发现居然诡异的很平静,虽然觉得的确有点可怜,可是她更喜欢吃猪肉。

    随后就快多了,那张猪皮没几下就被许宝栓给剥下来,最后分肉剔骨,差不多一个半小时,那头猪就成了前面的猪肉。

    老太太在大肥猪没了动静的时候就出来了,和高秀兰站在一起说着话。

    “婶子,你打算留多少?”

    “我和你江叔两家分半扇,猪头你带走吧,我家也懒得收拾,猪蹄留着给建军媳妇顿着吃,猪下水我家也不留了,你都拿着卖掉吧。”老太太之前就想好了,“猪皮我也和你江叔家里分开,年底了,熬个猪皮冻吃。”

    “好嘞。”许宝栓招呼自己儿子,两人将余下的猪肉过秤,整头猪的重量在两百四十多近,不算那些猪下水,两家留下了差不多是一百斤,还有一百一十多斤的肉是卖给许宝栓的,价格他们父子给的也挺合适的。

    不过许宁很不满意这个价格,要知道她家的猪吃的可是和别人家里不一样,下半年这两头猪吃的基本都是空间里的,猪肉的味道有多好,就看案板上的这些肉质就可以知道。

    可惜她是个孩子,若是张嘴说让他们给加价,估计人家心里肯定会不乐意。

    再者说现在的猪肉就这个价钱,哪怕再好吃,价格太高了你也得看四里八乡的人吃不吃得起,农村过日子都是以省钱为最高标准的,就看每年水果丰收的季节,有瑕疵的水果照样卖的非常好,便宜嘛。

    老太太和许建军大概也是这个意思,所以并没有开口提价,不管许宁空间这件事,许宝栓给的价格就已经是很公道了。

    最终半扇猪卖了七十块钱,平均一斤猪肉许宝栓给了五毛五分钱,余下的猪头和猪下水也看着给补了一个整数。

    许宁眼神平静的看着那堆猪肉,七十块钱,在后世只能买几斤,这里却是一百多斤。

    杀完猪之后,许宝栓父子收拾东西准备走。

    老太太道:“栓子不在家里吃顿杀猪菜啊?”

    “就不麻烦婶子了,上午还有两家要去杀,从上个月中一直到年底,估计都没啥空闲的时候。”

    老太太也没有强留,只是送他们父子出家门的时候,叮嘱道:“栓子,婶子家里的猪肉和别家不一样,你们家过年可得留点自己吃,别到时候埋怨婶子没和你知会。”

    许宝栓儿子一听,顿时乐的哈哈大笑起来,“许奶奶放心吧,您都这么夸自家的猪了,我们肯定留点。”

    “那就好。”

    老太太也不管他们父子是真留还是假留,反正她已经说了,做不做就是人家的事儿了。

    回来后,老太太就让许建军分猪肉,然后过秤,干脆也是按照毛猪的价格卖给了江爷爷,老爷子也没讨价还价,笑呵呵的收下了。

    “这一下子便宜了三毛钱。”老爷子看着面前的猪肉,乐的见牙不见眼,现在这年头,顿顿饭桌上能有猪肉,那就是神仙日子了。

    “咱们两家也不计较这个,你们回去尝尝,觉得好,圈里这头过年咱们自己留着,不卖了。”还没吃,老太太也知道这猪肉的味道肯定比别人家里好,这半年家里人可都被孙女空间里的菜给养叼了嘴,许建军都经常说食堂的饭菜越来越不好吃了。

    高秀兰笑道:“哪能吃得了,一头猪两百多斤,一家一百多,吃不完可就坏了,全做成腊肉总觉得怪可惜的,炒菜放腊肉老江觉得不如鲜猪肉好吃。”

    “那是钱多烧的。”老太太念叨了一句,“我就觉得有肉腥也知足了。”

    “可不是咋地。”高秀兰符合道:“不过分开也行,年底老江还要给他认识的人送些猪肉过去,也没别的年礼,咱们条件也就这样,太贵的送不起。”

    两位老太太絮絮叨叨的说了很久,快中午才散了,虽然老太太也留江家人在家里吃杀猪菜,老两口却忙着回去收拾猪肉,估计要忙到晚上。

    “小铮你在这里吃吧。”

    谢铮倒是没有拒绝,点点头同意了。

    中午许宁做了一个乱炖,里面有白菜,萝卜,还有大片的猪五花,和猪腿骨。

    饭桌上一人捧着一个碗,吃的汗流浃背,直呼过瘾。

    “奶奶家的猪肉的确和买的不一样。”吃第一口的时候谢铮就感觉到了,这个猪肉的味道里面腥味几乎没有,却完美的保留了猪肉鲜美和嚼劲,汤汁鲜美醇厚不说,猪腿骨里面的骨髓更是让他食髓知味,若是做成红烧的,里面加入粉条和蕨根,那味道想必会更完美。

    许家人也都发现了,“那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奶奶伺候这两头猪可是多精细。”

    谢铮点头,这倒是真的,吃的精细,猪圈里更是经常清理,甚至夏天也是尝尝给猪洗澡,别人家里的猪可没这待遇。

    夏天温度高,粪土正是最易发酵的时候,可是许家养着两头猪家里却没什么刺鼻的味道,想想别家养猪的,不用进门,就算是从墙外走过,也能熏得人头晕眼花的。

    正是因为这个,他外婆才不喜欢养猪,太脏。

    学校开学的第一天,许宁就在书包里放了两斤猪肉,来到学校里就给了张梦。

    “我家里元旦期间杀了一头猪,给你带点回家吃。”

    张梦看到手里的猪肉,说实话真的有些目瞪口呆。

    送别的她见过,可是见过送同学猪肉的吗?而且还是在学校里。

    “你这经常给我东西,我也没什么送你的。”捧着猪肉,张梦知道就算还给许宁,许宁也会变着法的让自己手下,所以干脆也没装模作样。

    “我又没让你给我回礼。”许宁看了她一眼。

    “可是总拿你的东西,我心里过意不去啊。”她咬唇想了想,道:“不如我给你做两双棉鞋吧,行吗?”

    “行啊。”许宁点点头,他们现在脚上穿的几乎都是家里人给做的棉鞋,舒服吸汗还保暖,比起那外面卖的棉鞋可是好多了,不过也有喜欢时髦的同学不乐意穿自家做的棉鞋,好些都是冬天里脚上生冻疮的,这就是自作自受了。

    自从在元旦联欢会上唱戏并得到奖励后,许宁在学校里的知名度更高了,尤其是下课时,教室门口经过的学生几乎呈几何状攀升,很多都是来故作不经意的看两眼许宁的,这其中尤以男生占据九成。

    长得漂亮,有才艺,现在学习也很好,这种姑娘放在哪里都格外的吸引人眼球。

    与之相对的是,看不惯甚至说讨厌许宁的女生,数量也在不断的攀升。

    不过这种情况根本就不能让许宁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不管之前还是之后,她和张梦的关系依旧很好,不过这中间又加进来一个陆小蝶。

    因为陆小蝶性格讨喜,不喜欢拉帮结派,许宁和张梦和她相处的倒是挺不错的。

    晚上放学,张梦回到家里,就把书包里的猪肉拿出来,递给了张妈。

    张妈看了闺女两眼,“哪来的?”

    这瞅着都有两三斤肉,也就是两块钱左右,自家闺女手里可没这么多钱,能有个三两分就不错了。

    “许宁家里杀了猪,早上带到学校给我的。”张梦生怕母亲年到她,赶忙继续说道:“她都带到学校了,我也不好拒绝,就收下了,不过我和许宁说了,今年给她做两双棉鞋。”

    本来张妈还真的要训斥女儿两句,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心里倒是觉得好受了点。

    “等放假的时候我帮你一块儿做,这种事情就是要你来我往的,人家对你好,你也得想着回报人家,不能让人家一头热,也不能觉得别人送你东西就是理所当然的。”看着手里的猪肉,想着今年过年就少买点,“那是个实诚的孩子,你好好和人家玩。”

    “放心吧妈,我都知道。”张梦见母亲没有训斥她,脸上露出一抹笑,“许宁说她家的肉味道特别好,今晚咱们做点?”

    “急啥,我晚饭都做好了,等过年吧,留着做饺子。”张妈在外面包了一层塑料袋,拎到院子,塞到了墙边挂着的网兜里。

    晚上吃过晚饭,张梦回自己屋里写作业了,张妈则是在自己屋里翻箱倒柜。

    她是想着家里以前有一块很鲜嫩的布料的,给许宁做棉鞋就得找块花样新鲜的,小姑娘嘛。

    “你这是翻腾啥?”张爸从外面遛弯回来,就瞧着自己老婆整个身子就探进了家里的衣柜里,就一个大屁股在外面晃来晃去的。

    张妈直起身子看了丈夫一眼,“梦梦的同学许宁给了咱们两斤多肉,咱闺女过意不去,说是给她做两双棉鞋,我记得之前买过一点缎面的粉红色料子的,咋就找不着了呢。”

    说完,再次一头扎进衣柜里倒腾起来。

    张爸也没说什么,这年头肉可是好东西,再说两家也就见过一次,人家看在自家闺女的面上直接给了那么一大块肉,不说以前还给了别的好东西,做两双鞋也没啥,无非就是费点功夫。

    大冬天里,就是时间多。

    ------题外话------

    看到书城有小仙女想客串的,可以发到加精置顶的里,我会每天都去看看的,遇到合适的会后期陆续添加进来,欢迎多多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