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章:【到底图的啥】
    ,精彩小说免费!

    “老嫂子这也是来磨豆子吧?”磨坊里走出来一个老太太,看年纪那脸上的皱纹比老太太都要多,不过这也是因为许老太太大半年来保养的比较好,其实比这个老太太还要大几岁。

    “秀芝妹子呀,这是给你磨的吧?”于春花瞧着从机器里面流出雪白的豆浆,浓郁的味道让她脸上多也几分笑容。

    “我这很快就能磨好,这大年底的,就是乐坏了那些孩子了。”秀芝大娘嘴上这么说着,可是看眼神里高兴的神采,定然也是乐在其中的。

    于春花点头,“可不是咋地,剩下的几天谁家大人不是忙的跟陀螺似的,孩子们可就享福了,整天到处玩吃好吃的。”

    来磨豆腐的人都三俩凑在一起聊着天,哪怕这个时候的气温很低,可是却没人觉得冷,春节的气氛足以让所有人觉得暖洋洋的。

    去年这个时候,村子里人应该是按照工分聚集在村支部里分猪肉等精细的东西呢,今年却都开始各过各的小日子了,只要老天爷不难为他们,平时手脚勤快点,年底几乎可以说是想吃啥都能吃得到,每年就只有这么一个春节,鸡鸭鱼肉的也会相对的舍得花钱,为了这个春节,他们之前可都是做了不少的准备。

    瞧着身边的人脸上都是兴高采烈的模样,于春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今年比起往年都要让她高兴,儿子升职加薪,媳妇即将待产,孙女成绩优秀,一家人身体健康,真的没有什么是遗憾的了。

    当然她也想着,今年刘永涛可能会带着两个外孙过来拜年吧,毕竟她闺女没了,老刘家但凡是有点脑子,也会看在两个孙子的面上,和他们家走动起来。

    磨完豆子,推着小车回到家,许建军父女已经起来了,倒是秦雪娟似乎觉得身子越来越沉,还在被窝里靠着。

    老太太也没有半点不高兴,现在全家可都是紧紧盯着秦雪娟,就怕有点什么意外,那可就歇菜了。

    “这么香?”许宁跟着奶奶来到厨房,灶房里一口锅早就被奶奶收拾好了,“奶奶,现在就开始做吗?”

    “做吧,也不耽误吃饭。”老太太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开始忙碌起来。

    许宁也不会,就是站在旁边看着,倒不是说想要学,纯粹就是好奇。

    就见老太太拎起水桶将里面磨好的豆浆倒进锅里,下面开始生活,中间是一边翻动着锅里的豆浆,一边往里面加卤水,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股豆浆的味道更是越来越浓郁。

    老太太看着孙女那张小脸,笑道:“早饭咱们还能吃豆花。”

    “这可太好了,我都好久没吃豆花了,咱们村里以前经常来走街串巷卖豆花的大娘,也有好久没来了。”许宁看到这里,就在另一口锅灶里准备熬粥做早饭。

    “咋不来,三天两头的来,你一直没碰到就是了。”

    “那我运气可真不好。”许宁也不在意,反正很快就能吃到家里做的了。

    秦雪娟就算是怀着孩子,也没有觉得自己在家里就要矫情起来,躺了没多会儿就起来了,每日里她都会在院子里走动一段时间。

    这不刚出来,闻到家里的豆香味,来到厨房门口,看着锅里那白花花的豆浆,也觉得自己的唾液开始往外分泌。

    “妈做的豆腐就是比外面的好吃,可惜就只能每年年底才能吃得到。”

    老太太瞧了一眼儿媳妇,见她气色红扑扑的,才笑道:“想吃你就说,反正也不费多大功夫。”

    “那以后想吃的话,我帮您一起弄。”

    豆浆煮熟之后,老太太将锅里的豆浆全部都盛出来,其中还单独装了半瓷盆豆花出来,早饭的时候往里面加点醋葱花什么的,给家里人解解馋。

    之后她在锅灶上面架了两根木板,放上一口比锅灶小几号的竹筛子,下面铺上一层雪白的包袱,然后将豆花直接倒了进去。

    最后用勺子翻动着,让里面的空气卸出来,然后摊平在上面放了一张麻杆的盖子,搬起家里最重的陶瓷大盆压了上去,盆里有放进去一块洗的很干净的大石头。

    “好了,就这么放着,咱们中午就能吃豆腐了。”老太太扭了两下腰,长舒一口气。

    此时早饭的点自然是已经过了,差不多都要快九点钟了,许家人才摆开饭菜准备吃早饭。

    饭桌上,许宁捧着一碗豆花,美滋滋的吃着,里面放了一点醋和清脆的葱花,一点点香油和一点点的辣椒油,辣椒油是她刚才榨出来的,不是特别的辣,却很香。

    “奶奶手艺真棒,这么好吃。”许宁夸赞道。

    老太太倒是没有谦虚,笑呵呵的说道:“我都是跟你爷爷学的,那是你没尝过你爷爷做的豆腐,那才叫好吃呢,比起来咱们村里卖豆腐的做的都好,我就学到了六七成的本事。”

    “我吃过,的确非常好吃,不过妈做的也不差。”许建军附和道。

    老太太瞪了儿子一眼,“压好后给你江叔送几方过去,再给老药头送去两方,剩下的咱们自己吃。”

    “行。”许建军干脆的点点头。

    许宁则是寻思起来了,“不如咱们中午做个白菜豆腐炖粉条?”

    “闺女看着办吧。”许建军是很喜欢家里人做的饭菜,尤其是闺女做的,他更是喜欢,给他鱼翅鲍鱼他都不换。

    许宁继续说道:“鱼也都很肥了,也给江爷爷和药爷爷送去两条吧,里面那么多咱们一时半会也吃不完。”

    “哎哟,我还差点忘记这茬,鱼都多大了?”老太太顿时迫不及待的问道。

    许宁起身笑眯眯的去了厨房,将空间里的鱼送出来,然后端进堂屋里。

    “哟呵,这个头可真不小,得有四斤重了吧?”许建军看着在盆里翻腾的鱼,现在市面上买的鱼普遍是两三斤,当然也有大的,但是鱼一般在三四斤的时候味道是最好吃的,太大的鲤鱼味道却不见的是最好的。

    秦雪娟望着那条鲤鱼,笑道:“咱们一家四口,一顿可吃不完。”

    老太太却吐槽道:“建军一个人估计就能吃一条。”

    “妈,有您这么拆自己儿子台的嘛。”许建军遭到亲妈的吐槽,还真的是哭笑不得。

    许宁把鱼送回厨房里,回到在餐桌前坐下,“其实还能长的,不过这个大小味道是最好的,而且咱家的盘子也刚好能放得下,再大点就不好看了。”

    鱼这种东西,在酒店里可是很畅销的,在旅游旺季,她每天都要处理上百条鱼,各种鱼都有,论起刀工她也就是很普通,但是说起如何处理各种水产品和蔬菜等,她可以说比大部分人都要厉害了。

    最初她也很多不懂的,都是酒店里那些做菜的师傅告诉她该如何做,所幸许宁不是个手脚笨拙的,几乎很快都能学会。

    今天当然不会做鱼吃,老太太交代明天小年晚上做一条,然后大年晚上再做一条,以后想啥时候吃都行。

    “接下来村里还有几户人家杀猪,我到时候去瞧瞧给娟儿买些猪蹄,等生下孩子给你做了吃下奶。”早饭后,许建军就骑上自行车出去买东西了,她们仨则是在厨房里坐着说话,顺便看着豆腐。

    秦雪娟在农村这十几年几乎没吃过猪蹄,以前是条件不好,家里但凡有点条件都只会买猪肉,也没多少人买猪蹄回来,毕竟猪蹄的做法在村里人来说很悠闲,猪肉却可以炒菜的时候放进去,谁能都吃到,哪头划算自然不用说的太明白。

    不过她也觉得自己还是挺庆幸的,嫁过来的时候老公公和老婆婆也死了好几年了,和姑婆婆那边更是断了亲,否则就算她如何的喜欢许建军,家里有那些乱糟糟的长辈和亲戚,爱情也会逐渐的消磨掉。

    “我觉得自己身体挺不错的,到时候奶水应该不少,妈还是别忙活了,咱家里都有八个猪蹄了,我自己都不定能吃完。”

    老太太却说道:“也不是就只给你下奶的,月子里更是得精细着,女人身体有点啥毛病,月子这段时间就是脱胎换骨的好机会,好好调理一下身子。妈以前在你老婆婆手里是没那个机会,前面四个孩子都是生下来该干活干活,也就是在生下建军后,她才让我在炕上躺了几天,然后就被赶着下地挣工分。”

    “妈知道不坐月子多难受,你咋地也得好好养活着,孩子别担心,孙子孙女妈都稀罕。”

    秦雪娟眼眶湿润,握着老太太的手,“我知道妈待我好,比我亲妈待我都好。”

    老太太嘴唇动了动,本想说句“你那亲妈就是掉钱眼里了”,不过瞧着儿媳妇,到底是没说啥,毕竟是她亲娘,自己可以觉得不好,外人说估计她心里会不舒服。

    许宁却瞧着奶奶和母亲的脸色,淡淡的说了一句,“我那外公外婆,利益至上,其他的都要退一步,亲女儿也不例外。”

    秦雪娟听到后,脸上有点黯然,女儿是她亲生的,说自己外公外婆,她也没什么不高兴的情绪,毕竟这都是事实。

    可老太太心里却给孙女点了个赞,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人家赚钱是为了让家里人好过,那家人倒好,为了钱让家里人跟着遭罪,这是图的啥?

    本末倒置嘛。

    聊着聊着,许建军就拎着大小包的回来了,买的是一些散装的糖果和点心,顺便还给老太太买了一件枚红色的棉袄马甲,给媳妇和女儿分别买了两条羊绒的围巾,颜色都挺是鲜嫩。

    “给她们娘俩买就是了,给我买啥,我又不是没衣裳穿。”老太太看着那件衣裳,脸上带着笑,嘴上却照例念叨两句。

    “我看镇上这家衣裳店人挺多,就进去溜达了一下,款式都很好看,就给妈买了件,平时在家里穿着也方便。娟儿和宁宁过年的衣裳那边给买的,就不用买了,给她俩只买了一条围巾。”

    至于许建军自己的新衣裳,也是魔都秦钊给买的,是一套黑色的中山装,大小合适,人穿着也精神,关键是布料都是非常好的,和下面卖的那些便宜货不能相提并论。

    “豆腐好了吗?”许建军问到。

    老太太踮着脚来到厨房,拿开上面的东西,看了一眼,“已经压好了,给你们盛一块吃。”

    说着,用刀将一整块豆腐切成大小均匀的块状,从边上取出一块,却成小块递给他们仨。

    许宁则是往里面倒了少许的酱油,洒了一点葱花,这就是小葱拌豆腐了。

    豆腐是个好东西,营养价值很高,据说还有抑制癌细胞的功能,且做法众多,口感鲜美。

    同理,过犹不及,什么东西都是有两面性的,吃的太多也会引起一些不良反应,比如肾功能衰竭,消化不良,促使动脉硬化,以及碘缺乏等。

    当然因为吃太多豆腐而引起这些疾病的状况很少见,主要是谁也不会一年到头天天吃豆腐,哪怕是家里卖豆腐的。

    就比如许宁家里,平时一个月也就吃个三五回。

    老太太将送人的豆腐装进小盆里,交代许建军吃完给两家人送过去。

    许宁见状,赶忙从空间里放出三条鱼,连同之前放出的那一条一起,给每家送去两条。

    父亲一走,许宁就开始做午饭,说好的豆腐白菜炖粉条,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一道民家菜之一。

    入锅之后,她有和了玉米面,做成饼子拍在大铁锅上,上面架上木撑子,将昨晚的剩菜放上去,这就是他们的午饭。

    许建军是半小时后回来的,回来时手里还拎着东西,隔壁江爷爷给的一包糖和一包干果,而老药叔那边干脆许建军向人家要了点药材种子。

    回来后塞到许宁手里,“给你,种空间里吧。”

    许宁瞧着那种子,眨眨眼道:“爸,这都是什么种子?”

    “这个……”许建军凑上头来,纸包上都写着呢嘛,“嗨,老药叔写字铁画银钩的。”

    难怪自己闺女不认识,老药叔还是习惯用毛笔,写的毛笔字也很是龙飞凤舞的。

    “我给你重新写写。”许建军进屋找了笔,重新写了一遍。

    老药叔给的种子有五味子,柴胡,益母草等六七样,分量都不多,可能也是怕许家不会种糟蹋了,说是许宁想要点回去种着,反正老药叔家里有不少,也不在乎这点。

    当晚,许宁就将这些种子全部种下去了,反正空间里的地还有一亩空余,留下半亩地等开春的时候,让家里人帮忙弄点水果苗栽种下去。

    小年一大早,老太太就在灶房里贴上了灶王爷的画像,并且在画像面前拜访了香炉和水果饼干糖等贡品。

    许宁看着那张画像,上联是“上天言好事”,下联是“下界保平安”,横批则是“一家之主”。

    不管有没有神仙,许宁也都是双手合十对这画像鞠躬,看的老太太在旁边笑的合不拢嘴。

    “这天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将咱们一家的表现上达天听,有的地方是在这天将画像烧掉,恭送灶王爷走好,咱们这里不兴,现在贴上等过完元宵节再烧掉就可以。”老太太和孙女说着他们村子里过年的一些习俗,以前这孩子每年放假,几乎白天都是找别人玩去了,吃饭的时候都得到处找,心累。

    “农民都是靠天吃饭,谁都祈求风调雨顺。”

    许宁静静的听着奶奶念念叨叨的说着过年的规矩,有的她根本就不知道,不过却觉得很新鲜。

    尤其是口头上,更是要多注意。

    比如小年开始一直到元宵节这段时间就是进入到春节的范围内,摔碎了碗,一定要念叨几句“碎碎平安”,比如贴春联福到了,千万不能说倒福,这样都会被家里的大人给训斥,甚至是挨揍。

    “今天是小年,咱们啥都不干,就在家里吃吃喝喝的,明天就开始除尘了,后天杀猪,在之后发面蒸馒头,年底还要全家人洗个热水澡,去去这一年的晦气,二十九那天祭祖,三十往后你就可以出去玩了,中午不回来吃饭我和你爹妈也不去找你。”

    听到奶奶揶揄的玩笑话,许宁也是喜不自禁,“我年前不出门,年后和铮哥出去拜年,然后开始学习。”许宁笑道:“铮哥好像初三就要去帝都,也不知道去做什么。”

    “小铮是回去祭祖的,他爷爷奶奶和爹娘都埋在那边,我也是听你高奶奶说的。”

    “哦!”其实许宁知道,但是却故作不知。

    老太太叹口气,“本来应该是年前去的,不过你江爷爷他们俩年纪大了,年前这么连轴的折腾,身子骨恐怕吃不消,往年都是清明节前后一家人去一趟,这次咋让大正月里回去。”

    “不知道。”

    老太太望着孙女笑,她就是自己念叨两句,也没指望孙女能知道。

    二十四一家人里里外外将家里打扫了一边,二十五一大早,许宝栓父子再次上门,帮着把剩下的那头猪给宰杀了,这次没有卖掉,全部让两家人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