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3章:【谁的情人】
    ,精彩小说免费!

    在许宁这边,每年春节前家家户户都是要蒸馒头的,有寿桃馒头,鱼馒头等各种各样的,老太太做的馒头就特别的好看,至少在许宁看来是很漂亮的。

    而年三十晚上,许宁都是要吃掉鱼形馒头的一条尾巴,寓意着年年有余。

    蒸馒头是个力气活,平日里吃的馒头,只需要将发好的面简单的揉一揉切成块就可以蒸了,可是过年的馒头不同,需要揉很长时间,一直到发面达到一定的柔韧度才能开始做形状,否则太软的话很快就会塌掉,蒸出来会很难看。

    头天晚上,老太太揉好了一块面团发上去,天还没亮,面就已经发好了。

    将许建军父女喊醒,三个人就在老太太屋里的炕上开始揉面。

    许建军力气大,这些年每年揉面都是他出力,许宁这点力气老太太可看不上,就让她在旁边看着,若不是头天晚上她非得要求一起,老太太也不会喊她起床。

    就看到老太太捏了捏许建军揉好的一块面团,觉得软硬度合适了,才拿过来简单的揉了两下,就在手里不断的团弄起来,没多大会儿一颗桃子形状的馒头就做好了,然后拿起一根棉线,在上面勒出一条痕迹,待会儿馒头醒好之后,再用沾了酒的刀片在这条痕迹上划一刀,蒸出来的馒头就会裂开一道嘴,寓意着寿桃成熟的意思。

    鱼形馒头则会在头部塞进一个枣子,代替鱼嘴。

    还有一种是直接在面团上面按下一个枣子,用老太太的意思,这就是看锅佬,每一锅馒头里都会放上两个看锅佬,是让这两颗馒头看着其余的馒头,免得蒸坏了。

    许宁就很喜欢吃这个看锅佬,因为老太太会在里面塞上红糖。

    蒸馒头需要两天的时间,每天蒸两锅,几十个大馒头,足够他们一家吃到出了正月,一颗手套馒头大小差不多比许建军的脑袋还要大一号,他们一家四口一顿顶多吃一个半,许宁四分之一都能撑得慌。

    再加上春节期间好酒好菜的,馒头自然吃的也就少。

    尤记得小时候每年馒头还不到元宵节就会表面发霉,那是存放不得当造成的。

    “今年给宁宁多做几个糖心馒头。”老太太揉着面前雪白的面团,笑呵呵的说道。

    许宁点头,“我最喜欢奶奶做的糖心馒头了。”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馒头全部都做好了,十二个寿桃,两个看锅佬,这就是一锅的分量,若不是现在农村的铁锅钢口够大,还真的是放不下。

    许宁提出帮着烧火,老太太没同意。

    “你再去睡个回笼觉,我看着火,省的你烧得细了或者旺了,馒头张的嘴不合适。”

    许宁已经起床,也没打算再去睡觉,喊着许建军就出去晨练。

    这个时间村子里有不少的烟筒已经开始冒出轻烟了,早饭是早了些,毕竟现在天色还是昏沉沉的,应该也是和他们家一样,都是起来蒸馒头的。

    “瞧着年前还能下场雪。”许建军抬头看了看天,一颗星星都没有,感觉还有些阴暗。

    “我挺喜欢下雪的。”这个时候感觉世界都变得格外安静。

    许建军笑了笑,然后道:“对了,年底爸去县里开会,好像县里决定建两所高中,一中和九中,估计小铮他们高三就要搬到县里去上学了,有可能住校。”

    “县里?”许宁有些意外,前世应该这个时间也有消息了,不过谢铮是在这边读完高三的,“在咱们这边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只是多方面的考虑。”许建军给女儿分析道:“有学校的地方,商业发展就会很快,县里也是决定大力发展商业经济,所以才决定在县里的一处空旷地建学校,这样会鼓励经济,周边的地价格也能起来。咱们这边的高中是全县最早的,所以也是重点发展对象。这样其实挺好的,住校也能让孩子们收收心。”

    许宁却想着,以后家里赚了钱,自己家也在大城市购置几套房产吧。

    她喜欢房子,毕竟上辈子到死都是租住着城里的老旧房屋,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虽然香山村还有这座农家小院,可是许宁哪里有脸回来住着,以至于许家家破人亡后,这座房子到底怎么样了,她也不得而知,左不过就是荒废了。

    她死的时候,据说华夏一线城市的放假都飙升到了几万十几万,甚至有几十万一平,现在大概会非常的便宜,一两百一平不知道有没有。

    不过许宁知道,二十年后,他们这边的房价也没有过千,四十年后也不过五六千一平,由此可见这里至少在五十年内是不会出现泡沫经济的,这也是小城市的好处,物价稳定。

    帝都,魔都,这两个地方是后期享誉世界的城市,有机会的话,她真的想在这两座城市安个家。

    虽然这对许宁来说,颇为有点梦幻,不过人总要有梦想不是,万一实现了呢。

    小钟和华华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很多时候看许宁独身一人过得很辛苦,逢年过节也会邀请她一起去他们家里聚聚热闹,许宁拗不过两个姑娘,去过小钟家里,她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做着体面的工作,也有体面的心态和体面的礼仪举止,对待许宁也非常的友好热情,华华家里的长辈也是如此,难怪能教导出这么两个可爱的姑娘,可是她自己心里自备,只去过一次就再也不好意思踏足了。

    若是以后有机会,她还是会去认识这两个姑娘的,这辈子她会用好的人生去接触那两个好姑娘。

    “住校也挺好的,锻炼独立自主的能力。”

    “天气暖和的日子还好,夏天和那么多同学住在一起,遇到不爱干净的,就有你头疼的。还有冬天,恐怕也会冷的厉害。”

    “我又没那么娇气。”许宁好笑的看着父亲。

    许建军心里苦啊,他这宝贝闺女还不娇气呢?

    好吧,想想这些日子,自家闺女的确不娇气,可是他和妻子将她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想到早晚要去遭那种罪,心里还真的有点舍不得。

    绕着村子转悠了一圈,父女俩就回家了。

    老太太这个时间还在厨房里,正在准备面粉。

    “回来了,没出汗吧?”她望着两人问道。

    “我们慢慢走着的,没有跑,也没出汗,奶奶别担心。”许宁走进厨房,看到奶奶的举动,“您要做疙瘩汤啊?”

    “不爱吃?”不爱吃就做刀削面。

    “非常喜欢吃。”

    许建军则是回屋去了。

    卧室里,秦雪娟已经醒了,此时披着外套正在轻声读一本英文书。

    “天刚亮就醒了?”上前将一双手塞到被窝下面暖和着,“再眯一会儿呗。”

    “睡得很足,这就起,孩子月份大了,晚上也睡不安稳,不如起来走动走动。”

    许建军见状,赶忙给媳妇拿衣服,帮她穿衣裳。

    “哎哟,这孩子可是折腾你了,等生下来我肯定教育教育。”进入阳历二月份了,只需要揣俩月多就要出来了,虽然孩子不是在他的肚子里,可是媳妇多辛苦,他都瞧得很清楚。

    因为心疼妻子,所以他就特别的疼爱孩子,辛苦生下来的,可不是得精心养护着。

    秦雪娟裂开嘴笑道:“看把你给厉害的,当初宁宁才是折腾的厉害,也没见你训斥咱闺女。”

    “这我哪里舍得。”许建军故作一脸吃惊,“人家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爸爸上辈子的情人,那可是咱俩的宝贝,当然得拼了命的疼着护着。”

    秦雪娟噗呲一笑,娇嗔的瞪了丈夫一眼,“那万一是个儿子,还是我上辈子的小情人了,我可不许你教训。”

    “不,我不,要是儿子,我肯定得教训一顿,抢我媳妇者,揍之揍之,狂揍之。”

    “你这人……”秦雪娟笑的合不拢嘴,“我说不过你。”

    刚说完,秦雪娟就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动了几下,惹得她倒抽两口气。

    “咋啦?”许建军赶忙担忧的问道。

    “可能是听到你要揍人,这小家伙不高兴了,在我肚子里抗议呢。”秦雪娟抚摸着自己小腹,“可别再说了。”

    “好,我不说了。”许建军点头,却无声的看着媳妇的肚子,食指跟着点了两下,以口型说道:“出来后,看我不揍你。”

    夫妻俩嘻嘻哈哈的起床洗漱,这边早饭也已经准备好了。

    接下来蒸了两天的馒头,杀了猪圈里最后一头猪,距离年三十也已经非常的近了。

    这段时间,村子里的人走动的频繁,都是邻里乡亲的关系好的互相送年礼,你给我点腊肉,我给你点干果,互相往来。

    孩子们也玩闹的厉害,虽然外面天气冷,可是总能看到一些孩子在胡同里或者街道上跳格子跳皮筋,现在手里也有了糖果这种筹码,闹腾的更起劲了。

    腊月二十九,老太太将许家的三个牌位拿出来,摆放在堂屋中间的供桌上,墙上也贴着一副很大的画,正中间坐着两位穿着得体的夫妇,这就代表着许家的两位老祖宗。

    平时这幅画都会被老太太很仔细的放着,只有在过年这段时间才会挂出来,通常这样一幅画可以用十几二十年,保存仔细点可以用几十年。

    农村里,女孩子是不上坟不跪拜的,许家每年都是许建军给列祖列宗磕头,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添一个男娃娃和他一起。

    年三十这天,许家人简单的吃了一顿午饭,然后祖孙俩就坐在厨房里开始准备包饺子。

    饺子需要做两顿的,半夜的年夜饭以及初一早上这两顿都是要吃饺子的,至于晚饭则是很丰盛的菜品。

    老太太在一边切肉,许宁剁白菜,秦雪娟则是准备葱姜蒜等备用,至于许建军,则是拿着扫帚铁锨去清扫家里家外的积雪。

    前几天下了一场雪,足足一天一夜,虽然不大,可是也是堆积了三指厚的积雪,不清理出去,初一村子里的年轻人来拜年,看见了会笑话,再者说家里还有一个孕妇,怎么可能放心。

    下午四点半,隔壁高奶奶满面春光的走了进来。

    “春花啊,晚上吃完饭可别忘记到我家玩,咱们两家一起守岁。”

    “忘不了。”于春花道:“你家包完饺子了?”

    “刚忙活完,有小铮那孩子帮我擀饺子皮,很轻快。我这也回去炒菜了,晚上早点去。”说完,又甩着胳膊走了。

    今晚许宁亲自掌勺做菜,白菜豆腐,红烧鲤鱼,糖醋排骨,红烧猪大骨,凉拌菠菜,鸡肉粉条,满当当的六个菜,分量都很足。

    这样的菜,在旧社会地主家也不是天天能吃到的,而现在农村人家也不是经常吃,肉类一般都是家里来客人或者逢年过节才会做,平时家家户户一般都是大白菜,大白菜,还是大白菜。

    菜品一样样的出锅,晚上六点钟,一家人就围坐在了饭桌前。

    老太太念念叨叨的说了一番话,是说给过世的老老爷子听得,然后看着面前的三个晚辈,笑道:“好了,起筷子吧。”

    因为要照顾着秦雪娟,家里的饭菜做的味道都比较淡,可就算如此,一家人也是吃的眉开眼笑的。

    晚饭后,老太太回去收拾了一些瓜子水果糖块等,拎着就招呼家里人往隔壁去了。

    来到江家,他们已经吃完晚饭了,看到许家人过来,高奶奶热情的招呼他们一家赶紧上炕暖和。

    江老爷子家的房子是大间距的,比起许家的屋子宽敞不少,所以他们家的火炕也很大,七个人坐在炕上一点都不显得拥挤,甚至开两桌牌打保皇都没问题。

    保皇是没得打,他们却聚在一起准备搓麻将到半夜。

    小赌怡情,两家人不玩钱,玩的和孩子们一样,赌资就是糖块。

    许宁勾唇笑,难怪出门奶奶要怀揣一兜糖块。

    秦雪娟坐在热炕头上,靠着折叠好的被褥看着许建军他们玩牌,许宁则是和谢铮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天。

    此时电视放的中央台,正在播放着一部老电影,骆驼祥子。

    这部电影之前是元旦播放的,只是他们这边没看到,现在却能在电视上面看到了。

    此时已经进入剧情的结尾部分,虎妞因为好吃懒做,怀孕难产死了,祥子卖掉了洋车安葬了虎妞……

    “铮哥前面看了吗?”她问身边的谢铮。

    谢铮此时穿着鞋靠坐在炕沿上,是要随时准备给打麻将的四位大佬端茶倒水,这样也不能上上下下的麻烦。

    “嗯,吃饭的时候看的。”谢铮点头,他倒是挺喜欢这类老电影的,至少里面的斯琴高娃和张丰毅两人的演技都是很认真的,虽然张丰毅的演技在这里还稍显青涩,不过他们才是真正的艺术家,比起后期那些只顾着捞钱,对待作品毫不上心的明星,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前面说的什么?”许宁没看过老舍先生的这部作品,却知道书名以及里面的两位主要人物的名字,此时倒是有些好奇了。

    谢铮招招手,让许宁到他身边坐近点,然后低声给她将起了前面演的剧情。

    当然也顺便给她剥花生剥瓜子,动作很稳,不快不慢,而且非常的好看。

    秦雪娟偶尔抬头看两眼这两个孩子,眼里会沁出柔柔的笑容。

    老爷子也听着谢铮说骆驼祥子的剧情,完事儿接住话茬道:“哎哟,以前那日子可是真的能让人摸不着道,别说能不能吃饱肚子,就是能不能活到明天都说是两难。现在好了,日子有了奔头,就看你肯不肯出力了。”

    “可不是咋地,终于是让咱们这群老家伙熬到好日子了。”于春花啪的一声打出一张牌。

    “最好的就是他们这一代了,咱们也是抓住了好社会的一条尾巴跟着跨过来了,他们可是正好赶上了,羡慕死个人哟。”高奶奶啧啧两声,刚打出一张牌就被老爷子给碰了去。

    俩人在这边面面相觑,然后低声笑了起来。

    很快电影演完,骆驼祥子最后的命运怎一个凄惨了得,好在许宁没看前面,否则指不定要如何的唏嘘落泪呢。

    一段广告之后,新闻联播开始了,许宁发现谢铮此时多少来了点精神。

    这让她觉得有点乐呵,她小时候是很不喜欢看这类新闻节目的,还不如看电视或者魔都出的动画片来的有意思,新闻有啥好看的,和她可没半点关系。

    还是后来上了年纪才喜欢上看看这些时政新闻,当然动画片是没兴趣了,家庭伦理剧倒是经常看。

    因为是年三十,新闻联播似乎也多了一丝喜气,至少主持人穿的很喜庆,而且今晚的新闻都是各地的大联欢。

    让许宁意外的是,新闻联播结束后,居然有一条推广新闻,说是中央台在晚上八点有联欢晚会。

    对于联欢晚会她印象很模糊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个节目。

    谢铮看许宁的神态,笑道:“今晚有节目看了。”

    ------题外话------

    铮哥:宁宁,靠过来点,哥抱着你。

    宁妹:哦。

    铮哥:宁宁,亲一口。

    宁妹:哦。

    铮哥:宁宁……

    宁妹:别得寸进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