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4章:【没做坏事】
    ,精彩小说免费!

    家里的几位大人一听晚上中央台居然有联欢会,也讨论着说是一起看看,毕竟以前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节目。

    许宁对什么时候出现春晚没有印象,谢铮倒是记得听清楚的,就是这一年的除夕,看春晚才成为华夏每年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项娱乐活动。

    八点钟一到,春晚就开始了。

    “来来来,不打麻将了,看联欢会了。”最后一局是高秀兰胡牌了,直接将麻将推到中间,招呼谢铮把麻将桌搬到地上。

    “往年都是放电影啥的,今年还有个联欢晚会看看,倒是挺好的,听个相声看个小品多热闹,过年就应该这样。”老爷子也乐呵,再次招呼谢铮往茶壶里面添水。

    谢铮干脆搬了张凳子在炕边坐下,也省的上上下下的麻烦,火炕上通的隔壁房间的煤炉,屋子里暖融融的,在地下坐着也不冷。

    很快随着春节序曲的背景音乐,“恭贺新春”四个字浮现在电视上,然后一个穿着西装,打扮在许宁看来挺土气的年轻人出现在电视上。

    “各位观众……”

    许宁听着里面的男人播报着开幕词,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才对身边的谢铮道:“铮哥,这是姜昆?”

    谢铮:“……他是赵忠祥!”

    许宁略惊悚,妈呀,赵忠祥咋这么年轻?而且瞧着声音很年轻,长得也挺有朝气的。

    “不像啊。”她喃喃低语。

    谢铮听到这三个字,背对着许宁的他,眼底闪过一抹很浅的笑意。

    可不是不像,这个时候的赵忠祥还不到四十周岁呢,真以为是二三十年后啊。

    赵忠祥致开幕词后,四位主持人出现了,三男一女,许宁倒是认识里面两个,姜昆和刘晓庆。

    这个时候的刘晓庆长得还真是水灵,红色的上衣,黑色带着花朵的裙子,如同一朵婷婷绽放的芍药。

    她还很喜欢刘晓庆演的武媚娘,当时真觉得这个女演员漂亮的不要不要的。

    第一届晚会此时瞧着很是寒碜,比起后世那些绚烂的舞台,漂亮的演出服等等,差距绝不是一星半点的,但是却非常有诚意,感觉每一个节目都特别好看。

    随着时间的深入,许宁还发现几乎每个人都要表演好几个节目,这放在以后可是极少发生的,现在娱乐圈的人很少,不像后世泛滥成灾,想要挑好节目几乎是费尽脑子,至少这第一届春晚看到现在,每一个节目都很好。

    晚会也有春晚猜谜,对于这个许宁是没辙,第一个谜语纵使她绞尽脑汁也毫无头绪,之后的几个谜语更是一窍不通,家里的大人也都在猜测着谜底,哪怕奖品只是一些笔和本子之类的,他们自然是不图奖品,就是凑个热闹。

    谢铮唇角带着笑,听着家里人叽叽喳喳的想着谜底,反正他都能猜得到,可惜愣是没人问他。

    之前的小品相声许宁还能忍得住,可是等侯耀文老师和石富宽老师的相声开始后,许宁整个人都憋不住了,跟着家里人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喷出来了。

    谢铮就坐在许宁前面的炕边,她被乐的笑趴在对方的身上。

    家里的大人都没当一回事儿,俩孩子自小感情就好,在许宁没上学前经常晚上缠着谢铮一起睡觉,虽然长大了,在长辈心里两人还是那个整日里一起玩耍的孩子。

    可谢铮却不这么想,距离太近,许宁很上淡淡的幽香以及一头顺滑的发丝,偶尔会骚动着他的脖颈,那种感觉着实不太好受,至少小谢隐隐有些抬头的迹象。

    忍了一会儿,等许宁恢复常态后,他才起身去了一趟茅房。

    时间不长,没做啥坏事。

    若是真的想在茅房里做点啥,那也得找个暖和日子,至少也要在被窝里,现在可是冬天,外面那么冷,冻坏了这辈子可就完啦。

    晚上十一点种,许家人准备回家下饺子,两家人也约好明天睡足了觉,再聚在一起搓麻将。

    回到家,许宁并没有急着做饭,毕竟距离十二点还有些时间,半点开始做也不晚。

    许建军往煤炉里加了一块蜂窝煤,一家人聚在一起继续看春晚,十一点半的时候许宁才起身去了厨房烧水下饺子。

    等他们家的饺子刚出锅,随着十二点钟声的敲响,整个香山村的鞭炮声开始轰鸣起来,噼里啪啦的不绝于耳,也让多少有些困倦的人们顿时都变得清醒起来,许建军也是将挂在墙上的鞭炮用一根香点燃,然后撒腿跑进厨房里,他前脚进来,后脚那鞭炮就轰隆起来。

    许宁被这鞭炮声震的耳膜都嗡嗡响,赶忙将灶房的门关上,就这样还觉得灶房的玻璃都在发颤,足见这鞭炮的威力。

    后期的鞭炮声音比起现在要小点,不过她在城里,过年已经很少听到鞭炮声了,只有在特定的地方会燃放烟花。

    鞭炮放完后,父女俩端着饺子来到屋里。

    “吃饺子咯。”

    秦雪娟拿着一叠衣裳从房间里出来,对端着饺子进来的许宁道:“宁宁,早上你穿的新衣裳,给你放炕上了。”

    “知道了妈,先别忙,赶快吃饺子了。”许宁心理年龄不是个孩子,过年倒也不是说必须要买新衣裳,不过在这种喜庆的日子,有新衣裳穿到底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她准备明天上午和铮哥在村里勤快点转转,早点拜完年接下来的日子就可以在家里偷懒了,作业在放假几天的晚饭后都写完了,无事一身轻。

    年夜饭吃完,许宁就回到自己房间准备睡觉,不过这一晚许建军是要在家里守夜一直到天亮,倒是不能睡觉,吃过早饭后才可以补觉。

    鞭炮从半夜十二点一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算是彻底安静下来,之前都是大人放的,后期这些均是村子里的男孩子们放着热闹的,许建军也给许宁买了两盒鞭炮,不是点燃式的,而是摔炮,和粉笔差不多粗,却只有两厘米长,用力甩出去就会炸开,这样也不用担心伤着孩子。

    许宁在迷迷糊糊之际,还想着天亮后和谢铮一起玩。

    早上许宁是被母亲喊醒的。

    “宁宁,起床起早饭了。”

    许宁睁开酸涩的眼皮,看到母亲那笑眯眯的脸庞,拉着她的手在脸颊边蹭了蹭,“妈,几天了,还是很困。”

    “乖,明天再开始睡懒觉,今天早点起来和小铮去拜年,咱们家里也很快就有人过来了。”秦雪娟揉着女儿细滑的小脸,虽然也舍不得让她早起,可是今天来拜年的人会很多,其中说不定就有同龄的小姑娘,万一人家过来看到自己闺女还在睡觉,那就不太好了。

    许宁也明白,所以很快就起床穿衣裳了。

    面前的衣裳都是秦钊给买的,当然里面的贴心衣物则是秦雪娟给她买的,毛衣是奶奶织的,白色的羊绒毛线织的毛衣,羽绒服也是白色的,裤子则是牛仔裤,裤脚上面还有简单的花纹,鞋子则是一双黑色的小皮鞋,款式都不算好看,不过在这个年代,穿这样一套衣服出去,绝对非常的时髦。

    只是白色的羽绒服不耐脏这点让她头疼,洗的时候绝对能累死。

    打着冷颤穿好衣服出来,早饭已经端上来了,没别的,刚煮好的水饺。

    走出房门,老太太端着一碗醋走进来,“这孩子,快点洗脸吃饭了,不大会儿就有人来拜年了,紧凑着点。”

    “哦。”

    瞧着许宁的脸色,老太太对秦雪娟道:“估计昨晚让鞭炮吵得没睡好,你咋样?”

    “我现在身子重,本身就睡不安稳,等下午在炕上眯一会儿。”

    “睡前把被子放我屋里烘着,睡觉的时候还能暖和些,建军的意思是你快生的时候就去医院提前住着,省的到时候手忙脚乱的,就是不知道去镇上还是县里,照我说咱们就去县医院,也放心些。”

    “听您的,还有两个多月呢,也不用着急。”

    早上许宁没什么胃口,吃了六七个小饺子就放下了筷子,一把冷水洗脸,现在精神头也好了不少。

    “我去找铮哥一起出去拜年了,奶奶,爸妈过年好。”她先和家里人拜了年。

    老太太一听,起身回到屋里,取了一个红包塞给许宁,“压岁钱。”

    “谢谢奶奶。”许宁打开来,看到里面是一张崭新的五毛钱,顿时开心的眯起眼睛,然后水汪汪的大眼看向父母。

    秦雪娟见状,笑着从衣裳口袋里掏出红包递给她,“我和你爸给你的。”

    “谢谢爸妈。”爹妈给的多,许宁打开红包的口子看了一眼,两人合起来给了两块钱,“那我先出去了,早晚拜完年,早点回来,下午我要补觉。”

    说完打了一个呵欠,换上羽绒服就出了家门。

    来到江家,他们已经吃完早饭,不过却还没有收拾饭桌。

    进门,许宁就甜甜的和他们打招呼,“江爷爷,高奶奶过年好,铮哥过年好。”

    “哎,宁宁过年好。”高秀兰从炕席下面抽出一张钱递给许宁,是五毛钱。

    许宁没有拒绝,大大方方的接了下来,因为她知道,待会儿谢铮去她家拜年的时候,奶奶也会给他的。

    谢铮望着身穿白色羽绒服,俏生生的小姑娘,勾唇轻笑,“我可没压岁钱给你。”

    “我有没和你要。”好看的眼睛完成两颗月牙,“咱们早点出门拜年,我晚上没睡好,鞭炮太吵了。”

    “那你们俩赶紧走吧,小铮下午也在家里睡会儿,我们上了年纪觉少,等和你于奶奶一起搓麻将。”高秀兰冲谢铮挥挥手,“饭桌不用你收拾。”

    谢铮回房换上外套,叮嘱许宁在这里等着,他先去许家拜年,然后再一起出门。

    高秀兰看着许宁,道:“宁宁这衣裳挺好看,你妈给你买的?”

    “我妈那边的表哥给买的,不过里面的毛衣是我奶奶织的。”

    “你奶奶干啥都好,尤其是刺绣才叫厉害。”高秀兰夸赞道,“几年前你奶奶还给我绣了一条手帕,我至今都没舍得用。”

    “您不用留着压箱底呀?”许宁笑着打趣。

    “不压,今儿就拿出来带着。”

    谢铮没几分钟就回来了,招呼许宁出了家门。

    外面已经有不少人在走动了,都是村子里的人出门拜年。

    他们俩需要转的有将近二十家,都是两家在村子里平日里处的比较好的以及没有出五福的族人。

    整个香山村大部分都是姓许的,按照村子里的老人说,当年香山村是一个家族的人过来落户的,继续往上数,整个村子其实都是一个老祖宗,不过随着发展,慢慢的也就有了自己的祖宗。

    江老爷子家族搬到这个村子也有小两百年的时间了,据说是江家的一个姑娘嫁到香山村,因为当时家里只有寡母和幼弟,所以在男方的帮衬下,女子将母亲和弟弟一起带了过来在香山村落户。

    别的外姓人基本都是逃难过来的。

    两个人逛完,已经接近十一点了,许宁在自家门口和谢铮分开,回到家里发现屋里只有母亲在看电视。

    “妈,怎么就你自己?”在母亲身边坐下,接连打了两个呵欠,泪花都沁出来了。

    “你奶奶在隔壁,你爸在屋里睡觉,今年回来的挺早,下午还要出去?”

    “都拜完年了,今年就是在每家站了会儿。”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大口大口喝下去,“我也没要糖果,这一上午吃了不少,嗓子都觉得甜的发齁。”

    “糖果吃多了对牙齿不好,少吃点。”

    “知道了。”

    初二晚上,高秀兰在家里给老爷子和谢铮收拾东西。

    “你们这次要去多久?”她心有不舍,这人可还没走呢,就觉得空落落的了。

    她是真希望这祖孙俩明儿早上走,晚上就回来,可是往帝都这一走就是两天,一天时间可到不了。

    江老爷子却没有那么细腻的心思,“去看看能早点就早点回,最晚也不会过完元宵节,不能耽误小铮开学。”

    高秀兰叹口气道:“你说那边打电话让大正月里过去干啥,过段时间就是清明节了,咱一家还是要走一趟,啥事不能放到那时候啊,我看电视上,清明节那些人应该也放假吧?”

    “我哪知道。”老爷子的闺女出息,他们俩老的就算觉悟很高,却也不识几个字,国家说啥他们就听啥呗。

    谢铮倒是没有什么离别的愁绪,毕竟这次只是出个远门,十天八天的就能回来。

    就算那些老人再能折腾,至少也不会让他高中没读完就转校的,这对那些人来说是很简单,可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他若是甩甩手走了,许宁怎么办?蒋家豪等几个知青都回城过年了,谁知道过完年还回不回来。

    别的知青他倒是说不好,至少蒋家豪这种有过丑闻的人,是没办法在城里待太久的。

    放许宁一个人和那人渣在一个村子里,谢铮绝对不放心。

    他甚至还想等高中毕业的时候,直接将许宁打包带走,不在自己什么总觉得不安全。

    收拾了几件衣裳,合衣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还是别去和许宁道别了,反正放假之前和她通过气,看到自己不在家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

    闭上眼准备睡觉……

    十分钟后,谢铮穿鞋出了家门。

    许宁这个点还没有睡,确切的说是下午睡的有点多,晚上失眠了。

    奶奶和母亲白天热闹了一整天,此时已经歇下了,她精神头很足,只能坐在堂屋里看电视。

    忽然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她还纳闷谁这么晚了还串门。

    回头就看到了谢铮。

    “铮哥,有什么事吗?”许宁给他拉了一条马扎坐下。

    谢铮却靠在堂屋门口没进来坐,只是看着许宁道:“我明天和姥爷去帝都,大概十天八天的才能回来……”

    “嗯,那祝铮哥一路顺风,江爷爷年纪大了,您路上多照顾着。”

    望着许宁那平静的小脸,谢铮心里苦啊。

    他算是明白过来了,若是这辈子他不和许宁挑明白了,这姑娘心里的丈夫人选,指定没他一丁点的位置。

    想到就在几个月前还琢磨过,若是许宁追他的话,他会“考虑”一下,不然心里呕得慌。

    可是现在被许宁那双清澈的眼神看着,他恍悟过来,这辈子若是让她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才是真的要吐血。

    “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你也别玩疯了,平时还是要温习功课,再看看新学期的知识内容,我会给你带礼物的。”

    原本想着干脆挑明算了,可谢铮却不敢尝试,他怕自己说的太明白,等从帝都回来,会连许家的门都进不了。

    再等等吧,现在这丫头还在他身边不是嘛。

    大不了有野男人出现就赶走,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铮哥,我今年可是考了班级第三哦,进步是不是很大?”许宁笑眯眯的问道。

    谢铮就喜欢她的这个笑容,很甜很柔软,好看的眼睛笑起来会变成两颗小月牙,眼睛里也带着璀璨的星光一般,总能让他肾上腺汹涌澎湃。

    “年纪第一的我,说什么了吗?”谢铮抬手在她头上揉了两把,“拜完年了,之后就少出门,我回去了。”

    “……哦!”许宁纳闷的看着拿到修长的身影离开,铮哥过来就是和她闲聊几句?

    ------题外话------

    铮哥:年底第一的我,也没你这么嘚瑟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