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5章:【知道还问】
    ,精彩小说免费!

    初三早上天还没亮,谢铮就和外公出门坐车去了。

    这个时间,村口已经有不少年轻人在等车,他们都是要走亲戚的,这边的规矩是初三看姑姑,初四看舅舅,至于老丈人,一般都是等到家里的血缘亲属看完了之后,才会带着妻子去老丈人家里转转,这样若是妻子想在娘家住两天也可以,假如探望的早,也会因为后面去亲戚家拜年而无法多住。

    “江爷爷,您这是带着谢铮去哪里呀?”

    “我们爷俩趁着现在孩子放假,去外面转转,你这是去姑姑家?”

    “是啊,今天看姑姑,顺便带着孩子过去给他们瞧瞧。”

    至于许宁今早起的很早,之后就在厨房里忙活,她准备给谢铮做点吃的带着,外面的东西让人不太放心。

    就算是现在开饭馆的人还不像后世那么刁钻耍滑,在许宁看来应该也是不放心的,毕竟都不如她空间里出的食材好。

    她给谢铮做的是葱花小油饼,用的自然是家里鲜榨的花生油,猪油在小油饼放凉之后会凝固,很容易让人失去胃口。

    做的不少,一共十二张,哪怕是放凉了,他们在店里吃饭的时候也能泡在菜汤里,味道依旧很不错。

    然后还用提前洗刷好的小塑料桶给两人装了空间里的水,然后拎着就去了隔壁。

    “铮哥!”看到江家街门开着,家里也亮着灯,许宁就走了进去。

    高秀兰此时正坐在被窝里看电视,听到许宁的声音,探头喊了一嗓子,“宁宁?你江爷爷带着谢铮刚走,啥事啊?”

    走了?

    许宁将脑袋伸进去,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挂钟,距离发车的时间还有五分钟,走着过去时间也足够了。

    “高奶奶没事儿,我就是想去送送铮哥,您继续看电视吧,我先走了。”

    “哎,别着急,还有时间呢。”老太太蹭到窗户边瞧着外面的许宁。

    因为外面天色还挺黑,只看到一个纤细的模糊身影。

    走出江家,许宁快脚往村口走去。

    远远的看到村口站着很多人,而客车也从路的另外一边磨蹭过来。

    她快脚往前跑,“铮哥?”

    人比较多,再加上村子里没有路灯,想要一眼看到谢铮也不可能,只能开口喊了一嗓子。

    谢铮闻声回头,看到许宁跑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东西。

    “你怎么过来了?”谢铮走出人群,看着微微喘息的许宁,“我走得早,你不用送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他觉得有点糟糕,之前还没感觉,现在看到她,还没走就开始想念了。

    许宁将手里的东西塞到谢铮手里,“我给你和江爷爷烙的小油饼,你们早上还没吃饭吧,上车趁热吃,这是一桶水,我和你说不清楚,总之这水比外面的水好喝,你们路上带着,油饼要是之后放凉了,你们就去店里泡着菜汤吃,那些饭菜不如咱们家里的放心……”

    谢铮知道客车停下了,也听到外公在喊他,可是依旧没有抬脚,唇角含笑听着许宁絮絮叨叨的交代。

    这才是他喜欢的生活,出门有人惦记着,还未走就开始挂念着,甚至现在有种将她直接抱起来打包带走的冲动。

    许宁看不透谢铮的心思,看到客车过来,赶忙推着他的隔壁,“快点,车来了,赶紧上车吧,别让人家等着,早去早回。”

    “嗯。”谢铮抱着怀里还热乎乎的包袱,扭头上车了,在车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回头冲站在车外的许宁道:“回去别忘记复习功课,我回来会考你的。”

    许宁愣了一下,才点头笑道:“知道了,我等你。”

    谢铮因为这三个字心里美的乐开了花,可是天地良心,许宁口中的“我等你”,和他脑子里的完全就不是一个意思。

    老爷子年纪大,再加上是出远门,所以村子的青年没有和老人家抢位置,间接地谢铮也得到了一个座位。

    “宁宁那小丫头也是,有啥好送的。”老爷子心里宽慰,嘴上却抱怨着,“还不如在被窝里多睡会儿懒觉。”

    谢铮笑道:“恐怕不到四点就起来了,还给咱们烙的油饼路上吃,姥爷吃一张吧。”

    俩人走得早,也没让高秀兰起来做饭,大正月里难得是个睡懒觉的好时候,再说他们挺一会儿,去了市里再吃也抗的住。

    老爷子听到有吃的,也没客气,“行,吃一张。”

    当谢铮打开包袱,解开里面的塑料袋,一股香喷喷的味道顿时充斥在客车里,现在车内也没有开窗户,毕竟是正月里,气温可是很低的,所以此时这个味道反而更加的勾人胃口。

    “这是什么,真香?”

    “可不是咋地,早上我们赶车可没吃饭。”

    “谁在吃东西呀?也太香了吧?”

    车内坐着的站着的乘客都开始议论起来。

    老爷子听到后,笑呵呵的拿起一张饼递给身后的中年汉子,笑道:“你们都尝尝吧。”

    谢铮其实想拒绝,这可是他家小丫头做的,自己都想仔细点,姥爷倒是真痛快。

    农村人的淳朴就表现在这里,既然搭乘一辆客车,哪怕不认识这也是一种缘分。

    其实若自家姥姥做的,谢铮还真的不至于这么“小气”,当然现在也没有不高兴,只是有点舍不得而已。

    车里人不少,后面肯定还会陆续上来,而一张饼也不算大,许宁一顿都能吃一张,何况是这俩男人,一顿想吃饱,没有个两三张绝对不够,一车人分那么一张,一人也就是一两口,真的是尝尝鲜了。

    不过得到的反响却很高,众人纷纷都夸赞好吃。

    谢铮慢悠悠的吃着手里的饼,哪怕客车内有些莫名的气味,也不影响他的好心情。

    这样的环境还是好的,他上辈子比这脏乱的环境都遇到过,各种任务什么地方都要去,为了国家安全,再苦再累他都从没抱怨过一句。

    老爷子吃完一张饼就住了嘴,接过谢铮递上来的小塑料桶,捧起来喝了起来。

    老伴不在这里,老爷子也乐的和谢铮说几句悄悄话。

    “宁宁这孩子乖巧懂事,以后好好待人家。”

    谢铮没说话,他是发现自家外公挺会下套的,若是外婆肯定不会这样和他说话。

    他似乎是认定了自己对许宁有意思似的。

    这肯定的语气,让他有些别扭是咋回事儿?

    老爷子以洞察的眼神看着身边镇定的外孙,眯起浑浊的眼神笑了笑,没有继续试探。

    “都说好女百家求,宁宁这是还小,等过几年你瞧着,恐怕许家就要热闹了。”

    “您是摆摊算卦的啊,几年后的事情都知晓。”谢铮吐槽一句。

    “姥爷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这点事儿还能看不出来?”老爷子轻哼,“你是谢家的孙子不假,可也是我江家的外孙,你太爷爷当初也是乡下种地的,你爷爷奶奶也都种过地。小铮,记住,你永远都是农民的儿子。”

    谢铮点点头,“姥爷您放心吧,我都记着呢。”

    “记着就好,这次咱们过去不管咋样,你可不能在心里觉得宁宁那孩子身份低配不上你,真要说我还觉得你小子配不上人家宁宁呢,那孩子长得聪明伶俐,模样也水灵,做饭更是厉害,学习也好,以后肯定会有出席的。”

    “……”谢铮咽下最后一口饼,“我在您心里感情是癞蛤蟆啊?”

    “瞎说啥,你说自己我不管,别说我和你姥姥。”老爷子低声呵斥了一句。

    谢铮被逗乐,之后不再说什么。

    虽然他姓谢,祖父祖母和父亲母亲都是外人口中的英雄,可因为自小在农村的外公外婆身边长大,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相反,谢铮也没有因为谢家长辈牺牲而有任何的埋怨或者悲凉,只因为他依旧是谢家子孙,也因为长辈死得其所,若是他心生埋怨,他们岂不是死的毫无价值?

    何谓高人一等?

    无限回溯岁月,全部都是农耕起家,城里人有什么可以高高在上的。

    所以当年蒋家豪既然要了许宁,后来又因为许宁的身份抛弃她,这同样也是德行问题。

    他和陈倩雯的类合约婚姻,生活毫无生趣,可是这辈子谢铮都没有碰过第二个女人,这也是他的底限问题。

    动物可以随随便便的发情,随时随地的交合,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能够掌控自己的**。

    **是个很微妙的词语,不管多么高尚的人,心里始终有这种情绪在蛰伏,有的人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最终害人害己,有的人则是将其牢牢的压在众多情绪的最深处,任凭它如何的想要冲出栅栏,你却始终能游刃有余的将它囚禁。

    并非就是说他深爱着陈倩雯,这只不过是个私人道德观的问题罢了。

    他也有**,曾经是希望国泰民安,现在则是在国泰民安的基础上,想要慢慢培养和许宁的感情,两方不冲突。

    祖孙俩是在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抵达帝都的,路上他们走的并不快,谢铮是估计着外公的身体,不希望在这种清闲的春节,还要让老爷子因为他的关系,疲劳奔波。

    帝都某客运站外,谢铮和外公出来,就看到了来接他们的黑色轿车,看上去很普通,没有半点张扬的味道。

    不过你也不能小瞧,指不定这辆普通的轿车,就是个防弹的。

    “江爷爷,您一路辛苦了。”站在轿车旁边的一个模样儒雅隽秀的青年男子上前,和江老爷子问候一句,看着谢铮笑道:“你这小子,又长高了吧?”

    “墨哥才是,是不是胖了?”谢铮看到眼前的男人,虽然大半年没见,却并没有生分。

    殷墨抬手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不可能,我怎么会是那种连自己体重都管理不好的人。”

    客运站外人来人往的,他们也没有在原地磨蹭太久,很快就坐上车,直奔殷家。

    谢铮家的老宅和殷家隔得不远,也就是前后宅的位置,不过走路也需要二十来分钟,但是小时候谢铮还是和殷家的小少爷殷恪玩的很热闹。

    “爷爷知道你的脾气,晚上没有准备宴会,就是咱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明天咱们一起去祭拜谢爷爷,余下的几天让殷恪带你到处玩玩。”殷墨坐在副驾,回头对谢铮道:“爷爷的意思是,你们的宅子总是这样空着也不是个办法,虽然经常有人打扫,没人住到底是人气不足,可能是想让你来这边继续读书,当然江爷爷您二老肯定是要跟着过来的对吧。”

    江老爷子摆摆手,“我可不来,也不用转学,高中只剩下一年半,能不能考来这边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到时候谢铮也成年了,自己能做自己的主了,我和他姥姥还是喜欢住在村子里,有人说话。”

    这个话题其实每年都提起,不过江老爷子每次都拒绝,殷墨也没指望他能答应。

    “我也是这个意思。”谢铮答复。

    扭头看着窗外,八十年代的帝都看上去有些灰扑扑的,好像是老年代的那种黑白电影似的,一点点从他眼前略过,比起后世的那座高速发展,房价膨胀的国际化大都市,此时如同新生儿一般。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驶进一条宽敞的胡同,这里坐落着三座四合院,其中殷家老爷子就住在中间的院子里。

    车子刚挺稳,车门还没打开,一个男人就扑了过来。

    “谢铮?”殷恪一把拉开车门,看到里面熟悉的面孔,笑的没心没肺,“你们怎么这么慢呀,我都在家门口等了你们十多分钟了。”

    谢铮步下车,“谁让你在门口等的,还穿这么少,冻不死你。”

    “啧,我里面可是羊绒毛衣,超级保暖好不好?”殷恪等老爷子出来,和对方打了声招呼,拉着谢铮就进了家门。

    “爷爷,谢铮回来了。”

    听到这一嗓子,整个殷家就变得热闹起来。

    殷老爷子年青的时候也是兵戈铁马的硬汉,和谢家老爷子一起,为国家的复兴冲锋陷阵,立下汗马功劳。

    虽然现在殷老爷子已经赋闲在家,可是影响力依旧不低,毕竟像这样的老兵,在那场灾难中已经所剩无多了。

    说句不客气的,殷老爷子若是跺跺脚,整个帝都都得跟着颤抖起来。

    陈倩雯的祖父也是个了不得的英雄人物,且都是心性磊落的铁血硬汉,家里的子孙也个个都有出席,这就是英雄家族的底蕴,其实这种家族真的很难出现不肖子孙,书里面有时候看到的这种家族经常以势压人,几乎是不存在的,除非是你主动招惹,经历过战乱年代,他们比谁都渴望和平。

    虽然这十多年谢铮都是在乡下长大的,殷家却没有一个人嫌弃谢铮,小的时候这个孩子可是他们殷家的常客,和殷恪的关系别提多好了,哪怕这么多年不常见,却在谢铮的笑容里,让人生不出半点隔阂。

    祖孙俩在这边用过晚饭后,就在殷家人热切的挽留中,踱步会谢家老宅住着,殷恪见状,立马屁颠颠的跟了过来,说是晚上要和谢铮一起睡,准备促膝长谈。

    谢宅,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

    后期谢铮因为宅子逐渐老化,还找人做过几次精修,这里是他祖父祖母后期生活的地方,也是他父母的家,更是他出生之所,不管以后这皇城根的四合院如何的房价飙升,他从未想过转手卖掉,回忆和思念是无价之宝。再到的金钱也无法买得到。

    “我和你说,你可真得谢谢我,我去年都来你家帮你打扫了好几次呢。”

    “不信。”

    “嘿,我就知道你不信,我自己说出来也觉得有点假,不过这可是真的,我真的想帮你打扫,可是我妈嫌我笨手笨脚,这可不是我不帮忙。”

    “我谢谢你。”谢铮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也不管殷恪听没听得懂。

    “不客气。”好吧,他果然没听懂,“我建议你回来住的时候养只猫,这种四合院很容易招老鼠的,我知道爷爷家里就有老鼠,有时候晚上睡觉还能听到那小畜生啃木头的声音。”

    “我会听取你的宝贵意见的。”

    殷恪高兴的点点头,“养只折耳猫?那玩意儿挺好的,长得很好玩。”

    “……你确定?”谢铮这才正眼看了哥们一眼。

    他要是养猫,就只是抓老鼠,而不是养只猫大爷。

    折耳那种纤细娇贵的物种,和他的身份不符啊。

    谢宅和殷宅的格局相差无几,只是内部的摆设大有不同。

    其实这种四合院的采光并不太好,这也是为何很多老旧的四合院被拆除的关系,曾经他在帝都另外买过一套两层的小别墅,不过等陈倩雯死后他就搬回到这里了。

    晚上,谢铮等外公睡下后,才和殷恪在自己房间里聊天。

    想到晚上自家爷爷让谢铮回帝都上学,谢铮拒绝,他咧开嘴很是八卦的说道:“你别瞒着我,其实我知道你不回帝都的目的根本不是嫌麻烦,大概是舍不得那个许宁吧?”

    谢铮倒也没藏着掖着,“知道你还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