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6章:【颜值歧视】
    ,精彩小说免费!

    殷恪倒是对那个许宁挺好奇的,居然能让谢铮这么上心。

    “我说,那许宁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俗气?”谢铮斜睨了对方一眼。

    “你这么说我可就不高兴了,我告诉你。”殷恪顿时一本正经的看着他,“谁告诉你喜欢好看的就是俗气,你这是美丑歧视,人家都歧视长得难看的,你倒好,反而歧视长得好看的。要是这样,首先你就应该歧视你自己。”

    殷恪说完,觉得还应该补充一句,“……还有我。”

    谢铮撑着下巴,看着面前自得的殷恪,说起来这小子长得也真不错,墨哥和他这对兄弟的模样都像他们的母亲,殷伯母也是帝都里数得着的貌美知性女子,学历比殷伯父都要高,妥妥的美女学霸,还是海龟,目前更是在社科院工作。

    “我不歧视你。”谢铮笑道。

    “……你这不歧视我就是已经在歧视我了。”殷恪被谢铮的话说的有些憋屈,“不过你真的喜欢那乡下小姑娘啊?”

    “乡下的小姑娘碍着你什么事儿了。”

    “瞧你,我就提了这俩字,你就板起脸来了,我也没说乡下有什么不好的,至于吗你。”殷恪还真的没坏心思,这本身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明年暑假我去找你玩。”

    “不欢迎你。”

    “哎呀,你别这样啊哥们,咱们可是从小穿一条裤子的亲哥们,是吧。”

    初六这天,许家人就开始忙碌起来,刘家庄那边头天晚上来电话,说是刘永涛要带着两个孩子过来走亲戚。

    大清早的老太太就在厨房里准备起来,刘永涛她倒是不上心,主要是两个小外孙要过来,她肯定得给那俩孩子多做些好吃的。

    许宁也想见见那对弟弟妹妹,不知道这半年他们过得怎么样,妞妞有没有上学,刘家人待他们姐弟有没有亏待,老太太应该也是这个心思。

    至于说要将这两个孩子带到自己身边,老太太也没想那么复杂,现在他们还有父亲,自然是要跟在父亲身边的,就算以后刘永涛再找老婆,她这个外婆也没办法干涉太多。

    洗菜杀鱼,切肉炖鸡。

    临近十点,他们家就听到厨房外的胡同有脚步声,还能听到一个小姑娘干脆飒爽的声音。

    “小宝,慢点跑,脏了新衣裳你自己洗。”比起去年看到妞妞时,这小丫头的性格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老太太甩甩手上的水渍,在围裙上边擦着手边往外跑。

    “姥姥,过年好。”刚跑到家门口,妞妞就高兴的喊着老太太,并对小宝道:“喊姥姥。”

    “姥姥过年好。”小宝似乎很听妞妞的话,规规矩矩的问了一声,然后小声嘀咕道:“有压岁钱买糖吃吗?”

    老太太顿时笑的合不拢嘴,拉着他们俩就往家里走。

    刘永涛慢两步拎着东西进来,“妈,过年好,您身子还好吧?”

    “好,都好,你们瞧着也很好。”老太太回头望了女婿一眼,“外面冷,快进屋暖和。”

    经过厨房,妞妞看到蹲在厨房门口摘菜的许宁,自觉过来帮她的忙,“宁宁姐,过年好。”

    许宁望着面前眼神明亮,笑容开朗的小姑娘,冲她柔和一笑,“妞妞过年好,越长越漂亮了。”

    “哎,都是让我弟弟气的。”小姑娘颇为小大人气的说道,“他可皮可皮了,我爸管不住。”

    小宝一把甩开老太太的手,上前两步,板着小脸有些不高兴,“姐,你咋能在背地里说我坏话呢?”

    “啥背地里,我明着说的。”

    许建军招呼刘永涛进屋,给他倒上热水,两个男人就闲聊起来。

    许宁摘完韭菜,放在盆里准备清洗,却被妞妞接了过去。

    她赶忙拨开小姑娘的手,“你被动手了,这水凉着呢,领着小宝进屋里暖和吧。”

    妞妞却丝毫不在意,手脚麻利的抢过去,“我没事儿,在家里经常做,我来洗,姐还要做啥?”

    听到这句话,许宁问道:“你在家里,过得还好吧?”

    “挺好的。”妞妞倒是没说谎,“现在也上学了,我就是想着在家里多干点活,让我爸别太累,这样我爸可能也会晚点给我找个后娘。”

    说罢,看到许宁那有些吃惊的表情,小姑娘有些羞涩的道:“是我邻居家婶子和我私下里说的。”

    “你现在年纪还小,别什么事情都自己扛着。”

    “我懂。”

    屋里大人聊得挺乐呵,厨房里两个小姑娘也时不时的有笑声传出来。

    老太太之前过来看了两眼,被许宁给赶回屋了,也没有再出来。

    小宝看到炒好的才,馋的想偷吃两口,可是被妞妞给呵斥了两句,就再也不敢了,搬着小板凳坐在自家姐姐身边,等着大眼珠子眼巴巴的看着。

    许宁瞧着好不可怜,找了个小碗给他盛了两块鸡肉。

    “姐,别惯着他。”妞妞说道。

    “没什么,咱们这种条件也就是大过年的才能多吃点肉,小孩子哪里有不喜欢吃好东西的。”

    “他可猴精猴精的。”妞妞抬手点了点弟弟的额头,可惜小宝吃的欢快,没有理会,“我们和二叔家里分开了,房子从中间砌了一道墙,算是分家,我也听你的话,不怎么打理二婶说的一些闲话。”

    “你爷爷奶奶和谁住?”

    “和我们住,我爸现在腿脚没好利索,奶奶不放心。”妞妞道:“不过我爸去年就开始跟着村子里的一位木匠爷爷当学徒,以后想做木匠。我奶说赚不到大钱,但是也足够家里温饱了。”

    “你们俩过得好,我们在这边也就放心了。”

    吃了两块鸡肉,小宝似乎也待见起许宁来了,张嘴姐姐闭嘴姐姐的,果然像妞妞说的,这臭小子猴精。

    午饭很快做好,两家人上了桌。

    中午做了七八样菜,肉和菜都有,且分量十足。

    许宁想着等他们走的时候,给带两条鱼回去,再给他们装两盒饼干和奶糖。

    比起上一次,小宝在饭桌上就挺守规矩的了,不再和之前那般下手抓,吃的张牙舞爪的。

    这里想吃什么,他一张嘴,妞妞就给他夹到碗里,这小家伙就自己捧着小碗慢慢吃。

    不过长得还是不好看!

    她姑姑的模样很好,刘永涛自然也不差,这孩子咋就专挑父母的短处长呢?

    看妞妞这水灵的小模样,差别真大。

    怎么看都不像是姐弟。

    “宁宁姐,你老看我干啥?”大概是许宁的视线太灼热,让小家伙都忍不下去了。

    许宁眨眨眼,笑道:“我看小宝现在越来越懂事了。”

    “……”小宝大概真没想到许宁会夸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了,“我也是男子汉了。”

    然后饭桌上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对对对,小宝现在可是男子汉了,以后要好好保护你姐姐知道吗?”老太太拍拍小外孙的脑袋,“多吃点,以后要长得高高的。”

    午饭后,妞妞帮着许宁收拾了碗筷,来到她屋里准备睡会儿觉。

    许宁从炕头柜里找出四个盒子,两盒饼干,两盒大白兔。

    “临走的时候带回去,还是你们在这里住段日子?”

    “我奶说大过年的不让在外面住,想住就等放暑假。”妞妞没拒绝许宁送的东西,“姐,我暑假来找你玩。”

    “行,我等着你。”

    小宝今年四岁,刚满三周岁,中午吃的有点多,现在就显得昏昏欲睡。

    许宁把小家伙抱去奶奶屋里,她这房间挺冷的,也担心他睡着感冒。

    下午三点钟,刘永涛就抱起儿子,领着妞妞回家了。

    临走的时候老太太给他们带了不少的腊肠,还有六斤猪肉,两条大鲤鱼,以及许宁给的饼干奶糖,沉甸甸的将人给送走了。

    刘永涛当时的表情挺吃惊的,这可都是好东西,丈母娘这么舍得,他也不是那种心肠歹毒不知道好歹的人,心里自然是很感激。

    现在许春梅不在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劳动力,现在虽然跟着村子里的老木匠学木工活,可是没个三两年可出不了师,家里日子并不算好过,幸亏闺女懂事,不然这日子还真的没法过了。

    他也知道自己这小舅子升官了,现在还年轻,以后说不好还能往上走,不为自己,哪怕是为了俩孩子,他也得好好把他俩拉扯大才行。

    至于婆娘,等孩子长大后再说吧。

    许家再之后就没亲戚了,他们和姑奶奶那边多年从来都不走动。

    闲下来,许宁就整日里看书做习题,每天还要练习几页字,争取让自己的字变得好看起来。

    在这样一日复一日中,江爷爷带着谢铮回来了。

    回家后谢铮放下东西,就来到许宁家里,将从帝都带回来的东西,一股脑塞给了她。

    “这么多?”许宁诧异。

    “没什么值钱的,吃的东西不好带,给你买了双鞋子和丝巾,还有姜糖,两罐麦乳精。”

    “……谢谢铮哥。”许宁挺感动的,谢铮真的是个好孩子呀。

    谢铮不知道许宁的思想活动,否则非得吐血不可,“复习的咋样了?”

    “挺好的,开学后的新知识我都提前预习了,也做了笔记,铮哥之后帮我看看?”

    “行,拿来吧。”

    “明天也不晚,你坐了两天的车,先休息一晚吧。”

    蒋家豪最终还是在元宵节后的第二天,就回到了香山村。

    说真的他并不想回来,可是父母那边却受不了整日被人指指点点。

    若是以往母亲必然会絮絮叨叨的说着如何的舍不得儿子,可是这次几乎是连哄带赶的让他打包过来了。

    于欣欣最终没死成,就算是死了,他也不会坐牢,毕竟于欣欣是自杀,和他可没关系。

    他无数次的想于欣欣为何不死,若是死了他被人瞧不起也就认了,可对方现在没死,自己却已经在家附近臭名昭著,这口恶气他怎么能咽得下去。

    然而就算憋屈怨恨,却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自认倒霉。

    之前他们住的屋子里有四个知青,等他这次回来发现就只剩下他和另外一个叫钱行的人。

    “哟,你也回来了?”钱行看到蒋家豪,露出一抹无奈的笑,“看来今年村里就剩咱们两个咯。”

    “……那俩人不回来了?”蒋家豪问道。

    “嗯,之前我打电话给他们那边,他们说家里给找了工作,就不回来了。”钱行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叹口气,“我是嫌家里爹妈整天打架才回来的,你咋回事?”

    “我是……”蒋家豪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就压抑不住体内的愤怒,“别提了,也是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

    钱行没有多想,他觉得蒋家豪应该和自己的情况差不多,自以为是的觉得俩人这是同病相怜。

    “看开点。”钱行懒散的转个身,“那俩,一个去了新开的酒店做领班,一个去了亲戚家的工厂做小厂长,也就咱俩,哎……”

    “我是想着在这里磨蹭几个月,拖以前的同学帮忙看看有什么好点的工作,你怎么想的?”

    蒋家豪闷不吭声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铺盖卷,他能怎么想,怎么想都没用。

    “先看看呗,走一步看一步。”他还真就不信了,爹妈就能不管他了,临走的时候他妈告诉他,等托人帮他找个工作,当然不是待在自己家,而是去外地看看。

    对蒋家豪来说,是真的不乐意待在这个穷乡僻壤,一年到头的饭就是白菜萝卜,吃的人烦躁。

    不管去哪里,只要别待在农村就行。

    就是不知道他妈那边要多久才能来信儿。

    新学期开学,许宁照旧开始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而有关高中要搬迁的消息,没多久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了。

    据说是等暑假开始,高中就要搬到县里去,也就是说许宁和谢铮一起上下学的机会就只剩下半年了。

    许宁没什么想法,谢铮这边却有些燥了起来。

    本来能和许宁一起的时间就不多了,现在居然闹了这么一出。

    虽然每个礼拜都能回家一趟,可哪里能比得上天天见面来的实在?

    再说许宁一年年大了,模样也越来越俏丽,不在身边看着他能放心?

    那个人渣可是又回来了,哪怕现在看着和许宁没什么关系,难保那人渣不会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偶尔谢铮会冒出个念头,干脆留级算了,留个几年就能和宁宁做同学了。

    当然这只是很逗比的念头,根本就不会去实施。

    新年一过,万物开始复苏,气温也一日日的回暖。

    秦雪娟的肚子已经挺起来了,走路都得扶着腰,晚上睡觉也更加的难受,通常会整夜整夜的睡不安稳,不管怎么躺都遭罪。

    因为这样,许建军的气色也一日日变差。

    秦雪娟瞧着心里不忍,想着让许宁跟着婆婆睡,她和丈夫分开,可许建军说啥也不同意。

    晚上没人在旁边看着,他怎么可能放心。

    一直到二月底,老太太看着媳妇的预产期就是这段时间了,直接拍板说是让媳妇去县医院里住着。

    所以趁着一个礼拜天,许建军向村长家里借了一辆三轮车,将秦雪娟小心的安置在里面,踩着脚蹬子哼哧哼哧的往医院去了。

    没办法,许建军怕自行车不安全,而且他们这四里八乡的,可没谁家里有摩托车的,就算有,许建军也不会啊。

    现在谁家若是能有一辆摩托车,那可真的是牛逼大发了,估计四里八乡的都能轰动。

    许宁和老太太分别坐在三轮车两边的位置,虽然不算快,却也能看看风景不是,顶多一个小时就到了。

    “爸,咱家啥时候买辆摩托车呀?”

    “哟,小丫头还知道摩托车。”许建军咧开嘴笑道:“那么一辆车,抵你爸我好几个月的工资呢,很快咱家就要添个弟弟或者妹妹了,先紧着你们俩吃好喝好,等家里条件好点再买,买了爸带你出去兜风去。”

    “我倒是不眼馋摩托车。”许宁笑道:“咱们不买摩托车,等以后家里有钱了,直接买大汽车。”

    现在在他们这边,哪怕是到了县里也不定能看到大街上有汽车跑,就算是有,估计也是别的地方的人开着来这里办事,或者从他们县里经过的,就连摩托车也不大多,自行车在县里倒是不少,可绝对称不上泛滥的地步。

    “你这女儿可是个心大的,好家伙,连摩托车都看不上了。”老太太似乎也被许宁说的前景给美着了,“上手就是大汽车,就算买了大汽车,咱家门口也没地儿停啊。”

    “唉,妈不知道了吧?”许建军力挺自家闺女,“到时候咱大汽车都有了,还愁没有大房子吗?”

    “得,我看的搭理你们俩了,大白天的就开始做起春秋大梦来了。”

    秦雪娟外面裹着薄被,整个人包的严严实实的,现在农历二月里,气温还是很凉的。

    “咱们一家人到时候都勤快些,肯定能买上的。”她倒是对这些东西没太大的兴趣,不过就是交通工具,自小她出门或者上下学,都是家里司机开着汽车接送的,有没有其实都无所谓,就是方便点而已。

    ------题外话------

    铮哥今年高二,明年高二,后年高二……

    铮哥:宁宁同学。

    宁妹:……谢铮同学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