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8章:【有眼无珠】
    ,精彩小说免费!

    回家换了一套衣服,简单整理一下,拎着书包跟着谢铮来到了江家。

    高秀兰没有发现许宁的异常,看到这丫头过来,只是交待两声就回屋看电视去了。

    许宁的心情还不是很好,不过因为明天还要上学,只能逼迫自己静下心来写作业。

    一直到晚上十点半多,她这就准备在谢铮屋子里睡觉了,却突然听到自家的门被人拍响。

    “许宁在家吗?”

    她赶忙穿上鞋子冲出去,一眼瞧见村支书家的大女儿站在她家门口。

    “秋菊姐,我爸来电话了吗?”她急促的问道。

    许秋菊之前还纳闷家里咋没亮灯呢,莫不是睡着了?感情是在江家。

    “来了,跟我过去等电话。”她冲着许宁招手。

    “嗯,走!”许宁悬着的心突然落下来,之前因为蒋家豪一事堆积的憋屈和烦闷也瞬间消散。

    还没等跨出家门,后面谢铮就跟了出来,“我和你一起。”

    “快走快走,我在电话里问三叔是儿子女儿,他非得说第一个告诉你。”许秋菊笑呵呵的和他们俩往村支部去了。

    来到电话间,没等两分钟,许建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听到女儿的声音后,他在那边高兴的估计都合不拢嘴了,告诉许宁,她多了一个弟弟,还说今晚就不回来了,让许宁去隔壁睡觉,他等着明天直接去单位,下午再回来,至于秦雪娟则是刚生产完,身子很虚弱,要在医院里住几天。

    得到母亲平安生产的消息,许宁真的想去菩萨面前拜一拜了,哪怕她不信佛。

    “铮哥,我妈给我生了个弟弟,你和我说多念叨念叨,真的有用。”许宁心情激动的对谢铮说道。

    谢铮含笑不语,弟弟怎么可能是念叨几句就生出来的,若真的那么灵验,之后华夏的单身狗恐怕会更多了。

    接下来的几天,许宁和父亲俩感觉走路都是飘的。

    她并没有将自己被人欺负的事情告诉父亲,主要是怕他们愤怒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谢铮却不打算放过蒋家豪。

    几天后,谢铮从村支部电话间里出来,回到家里就和江老爷子在屋子里嘀咕了好久。

    午饭后江老爷子就直接去了村支书家里,又是一顿嘀嘀咕咕的。

    然后,在一个天还昏暗的早晨,蒋家豪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就在蒋家豪离开香山村的第二天,村子里最后一位知青也走了。

    “咋回事这是?咋都走了?”村长媳妇之前还想着给自家闺女相看一下的,结果这一下子走了一个干净。

    村长之前被江老爷子叮嘱着封了口,此时也不打算和自己媳妇说实话。

    “国家早就号召知青回城了,现在走有啥奇怪的,别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你是没瞅见那些抛家舍业的,还上赶着找城里女婿,咱闺女也得有那个本事。”

    谢铮告诉许宁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心里是很高兴的。

    那个男人终于从他们村子消失了,这样她也就不需要在自己村子里还胆战心惊的。

    “谢谢铮哥。”许宁真心的感谢他。

    “谢我做什么,他本身就不是个好人,听说在那个被他伤害的高中同学,年前在他家持刀自杀,幸好是救回来了,否则为了那种男人自杀,真的不值得。”

    “是啊,看上这个男人的女人,真的是有眼无珠。”就比如上辈子的她。

    “……”铮哥无语,你这样骂上辈子的自己好吗?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足足一个礼拜的秦雪娟,终于被许建军给接回来了。

    许宁中午从学校回来,刚跨进家门就听到一阵奶声奶气的婴儿哭声。

    “我妈回来了。”许宁急匆匆的冲进去,顺着声音来到奶奶房间,就看到火炕上,一个小娃娃被包裹在小被子里面,正咧开小嘴儿哇哇的哭闹着,母亲则是解开小被子,似乎是准备换尿布。

    “宁宁回来了?”秦雪娟看到女儿,冲她笑道:“快过来看看你弟弟。”

    许宁站在炕边,看着皱巴巴的弟弟,虽然现在瞧着还不太好看,她却激动的连呼吸都放缓了,生怕吓到这个小家伙。

    “这是我弟弟。”她低声呢喃。

    他长得真的非常小,身上的肌肤还有点红,眼睛感觉无法完全睁开似的,哼哼唧唧的声音也好似一只小奶猫。

    待母亲给他重新换上干净温暖的尿布,这小不点才逐渐停止了哼唧声,小嘴巴却开始不断的蠕动着,似乎在找吃的。

    秦雪娟抱起儿子,掀开衣裳开始喂奶。

    许宁却在旁边瞧着,心生喜悦。

    伸手轻轻的将自己的食指放在弟弟的小手里,发现对方还攥不过来,忍不住笑的很是开怀。

    “小小的一只,真可爱。”

    秦雪娟忍俊不禁,“你姐姐真坏,咱们才不论只呢。”

    “哼嗯!”小家伙大口大口的喝着奶,哪里能听得懂妈妈和姐姐在说什么,他现在就是想赶紧填饱肚子。

    厨房里,老太太捧着一大碗猪脚汤进来,搁在炕边的木桌上,对秦雪娟道:“娟儿,喂了奶多喝点汤,月子里啥都别干,有妈在呢。”

    “哎,辛苦妈了。”

    “不辛苦,家里添丁是好事儿,累点妈也乐意。”老太太说完,交代许宁吃午饭,就脚步轻快的出去了。

    下午谢铮来喊许宁一起去学校,一进门就看到许宁正在趴在炕边和小娃娃说话。

    “铮哥,快看看我弟弟,他叫许锐,锐利的锐。”许宁赶忙让开一个地方给谢铮,“长得好小,你看这攥起来的小拳头……”

    秦雪娟无奈的冲谢铮笑道:“你快拉着宁宁去上学吧,她这一整个中午都兴奋的不得了,你不来她估计都不想去学校了。”

    谢铮笑道:“三婶身体还好吗?”

    “很好,就是整日在屋子待着无聊。”

    “我姥姥说女人生完孩子都要坐月子,三婶忍耐一下吧,反正就只有一个月。”谢铮说完,拉着许宁就往外走,虽然他也挺想多看几眼那个奶娃娃,可是再不走,下午上课该迟到了,“走了,你这丫头想迟到不成?”

    最后她还是被谢铮给拉走了,不过去学校这一路,谢铮却得忍受着许宁的喋喋不休,一句有关许锐小奶娃的话都能翻来覆去的念叨好几遍,他不烦,可好歹你也说句和他有关的话吧?

    这是有了弟弟不要男色了?

    不过想到前段时间她的情绪很差,现在似乎因为家里添了一个小弟弟而一扫阴霾,他也就放心了。

    说罢,说破嘴皮子也没关系,他愿意听着。

    大不了口干了,给她舔一舔!

    家里多了一个小娃娃,许家整日里都是欢声笑语。

    在秦雪娟出了月子的第二天,家里就给这个小家伙办起了满月宴。

    因为许家房屋不大,高秀兰干脆直接让他们在江家摆酒席,当年许宁的满月宴自然也办过,只是不如弟弟的满月宴排场,主要是十多年前的日子也不如现在好过,倒不是老太太厚此薄彼,哪怕是有了孙子,她待孙女还是一如从前。

    村子里请的人都是平日里能说得上话的,当然刘家庄那边的一家人也过来了,刘家二房这次也随同,老太太不大高兴,却也没甩脸色。

    上午,熙熙攘攘的人就往许家这边走,许建军则是在院子里接待客人,女眷请到屋里,男的则是搬着板凳马扎坐在院中聊天抽烟。

    今天做饭是用不着许宁的,有于春花,高秀兰,另外村长媳妇也过来帮忙,也有过来吃酒席的婆娘挽起衣袖主动帮忙摘菜洗菜。

    许宁和谢铮则是都请了假。

    暖炕上,前来吃酒席的婆娘媳妇们看到躺在襁褓里的许锐,都是各种赞美的话儿不要钱似的张嘴就来。

    “瞧瞧这小家伙,长得可真好看,现在就这样,长大后指不定得多俊俏呢。”

    “建军和娟儿模样都好,看宁宁就知道,咱们锐锐肯定也不丑。”

    “我那小外甥刚出生,黢黑黢黑的,娟儿嫂子,锐锐咋这么白呢?”

    这倒是问住了秦雪娟,当初许宁满月后也是白白嫩嫩的,现在儿子也这样,她也说不好。

    有婆娘看着身边的大姑娘笑道:“美芝,你看你建军哥小夫妻都很白,你哥可不是黢黑黢黑的,你嫂子也不咋白,黢黑的就对了。”

    许锐开始还能睡着,可是后来大概是被屋子里的人个吵醒了,皱起小脸就哼唧起来。

    众人一见,顿时乐呵了,“娟儿,大概是饿了,我们先去和你妈说说话,你忙着。”

    “哎,几位婶子和嫂子要吃好啊。”秦雪娟起身送她们出去,才回来拉上布帘解开衣裳喂儿子吃奶。

    许宁之前和谢铮在屋子里看书说话,快午饭的时候,看到客人们都来到了江家,这才和谢铮来到许家。

    秦雪娟此时正在喝汤,看到他们俩进来,笑道:“中午在这里吃吧,饭桌上人多估计也吃不好。”

    “我们就是这么打算的。”许宁现在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弟弟,尤其是喜欢戳他的小手。

    小孩子皮肤娇嫩,现在看着,好似手指都能穿透光一般,莹润可爱。

    “时间过得真慢,现在就希望他能走路,跟在我身后喊姐姐。”许宁感慨的说道,语气还透着迫不及待。

    秦雪娟差点把口中的猪脚汤给喷出来,“你这丫头,弟弟才刚满月,能走路最少也得明年,急啥。再说小孩子可是长得很快的,就说你吧,好像昨天还是个小娃娃,现在就这么大了,妈倒是希望日子过得慢点,这样你们也能在我身边多待几年。”

    “这有什么。”许宁不以为然,“我以后就嫁在你们身边,不走远。”

    “又说傻话,以后你可是要去上大学的,说不定就能遇到志同道合的男孩子,到时候嫁到哪里,你说了可不算。”

    秦雪娟边说还看了两眼谢铮,这孩子从进来都是笑眯眯的,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我是觉得靠谁也不如靠自己,把自己的下辈子交到别的男人手里,万一他是个品行隐藏的很深的坏男人咋办?嫁的远了我在那边受了委屈都没地儿去哭,嫁到你们身边,吵架我还能回来找爸妈帮我撑腰。”

    “……说的倒也在理。”秦雪娟心里很明白,在香山村这么多年,受了委屈的媳妇她可是见到不少,婆媳关系自古以来就是最难处理的,要是自己娇养的闺女以后去了婆家被那样对待,她可不得心疼死。

    谢铮心里挺想骂人的,他和她是最近的,怎么没见这丫头考虑自己呢?

    自家就和她门对门,她还想怎么近,再者说他肯定会欺负她的,只是自己的欺负和许宁心里的欺负是不同的,那是一种会让她以各种姿势哭的欺负。

    伸手轻轻的捏着许锐的小手,那绵软的触感,生怕稍稍一用力,这小家伙就会被碰坏似的。

    难怪许宁喜欢这样玩弄弟弟,果然很有趣。

    秦雪娟是很中意谢铮的,所以还想着等几年看看吧,说不定这俩孩子最终能走到一起呢。

    许锐的满月宴后就是麦假,繁忙而灼热的麦假过后,暑假也如期而至。

    远在魔都和帝都的两个男子,也和家里人打了招呼,带着疯狂采购的东西,各自浩浩荡荡的往香山村来了。

    最开始是谢铮先接到殷恪那边打来的电话,让他到时候去火车站接人。

    谢铮只得头天做客车去了城里,在城里的旅社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在火车站那边接到了殷恪。

    “你这都带的什么?”谢铮瞧着殷恪脚边那两个硕大的行李箱。

    殷恪把其中一个行李箱塞给谢铮,他拎起另外一个,“我是来长住的,总得带自己的换洗衣裳吧?你拎的那一箱全部都是我给你带的礼物,快走吧,我肚子都饿了,火车上的饭菜是真不好吃。”

    谢铮拎起那沉甸甸的行李箱,和殷恪走出火车站,乘坐公交车赶往客运站,好不容易挤上了客车,却没有坐的位置,只能从座椅底下抽出小马扎,俩人并排坐在过道上。

    “我说,车里面这都是什么味道呀?”殷恪略微有点嫌弃的在鼻子前扇了扇,酸臭酸臭的,难道是汗味?

    这也太他妈的恶心了吧?给我好好洗澡啊喂。

    让他更接受不了的是,身边坐着的是个全身肥膘的大娘,那干枯的头发,不断往下淌的汗水,还有耳朵旁边脏兮兮的颜色,一看就是很长时间不洗澡的。

    他可没有瞧不起农村,这纯粹就是瞧不起懒人。

    现在可是夏天,就算你在院子里放一桶水,很快就能晒的温热,洗个澡也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几年国家风调雨顺,除非是那种地域问题,常年缺水的地方洗澡很奢侈,他没听说这边也缺水啊,怎么就不能每天一个澡的洗着。

    感情那酸臭的味道来源,就在他身边呀。

    “我说谢铮,咱俩换个地方?”殷恪凑到谢铮耳边低声说道

    谢铮看了看,到底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从城里到香山村,接近四个小时,谢铮因为习惯了倒是没有问题,可是苦了殷恪。

    他欲哭无泪,早知道就让家里司机开车送过来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遭罪。

    抵达香山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两点钟了,幸好客车到这个地点已经没有多少人。

    拎着东西下车后,殷恪可算是解放了,看着面前安宁静逸的小村庄,边跟在谢铮身后边四下打量着。

    “咱们这个暑假玩什么?钓鱼还是摸鸟窝?”

    谢铮抬手指着村子对面的一个位置,“看到那边的那座山了吗?”

    “你当我瞎,那么明显我能看不到?”殷恪翻了一个白眼。

    “距离那座山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很大的荷花塘,里面的荷花都是很久以前的人种下的,每年夏天那里的人都特别多,里面莲蓬菱角密密麻麻,关键是非常的凉爽,明天带你去那边玩玩。”谢铮看他似乎很感兴趣,继续说道:“那座山看着挺高的,其实很一般,山里没什么野生的蛇虫鼠蚁,野果子却不少,有的味道很不好,有的则是特别甜。”

    “那行,明天咱们就去那边玩。”殷恪左手捶右手,“再带上许宁。”

    “……”

    来之前,殷家人得知殷恪要在暑假去谢铮那边玩,家里人都没有反对,原本是打算让司机一路送过来的,可是被殷恪拒绝了。

    他出身在富贵门庭,可是却从没有少爷架子,也从没觉得自己就多么的了不起,反而极力和家人抗争想要自己坐火车,闹腾了好久,才在老爷子的帮助下成功开始自己的单身之旅。

    有关许宁的事情,他没和爷爷说,但是大哥殷墨却知道。

    去年谢铮给他打电话,他就按照谢铮的意思,和大哥说了一番。

    上火车的时候,大哥还凑到他耳边,让他来看看许宁的为人。

    殷恪肯定是要看的,谢铮的妻子可以不计较出身,但是人品必须得端正。

    晃晃悠悠的来到江家,老爷子整坐在院子里编制草席,高秀莲则是在旁边帮着整理麦秆。

    “江爷爷,高奶奶,我来了。”一进门,殷恪扔下行李箱就冲上前去,“高奶奶,您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居然一点都没显老。”

    ------题外话------

    铮哥:宁妹,变着姿势哭给哥哥听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