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你真虚伪】
    ,精彩小说免费!

    高秀兰每年清明节也都是要去帝都的,自然认识殷恪这小子。

    再说这小子一向能说会道,和自家外孙的关系也是处的最好的,所以对待殷恪,高秀兰也是很疼爱的。

    “哎哟,你这孩子可算是来了,咋样?路上还好吧?”高秀兰赶忙让殷恪坐下,进屋给他到了一杯水出来,“快喝水,瞧你热的。”

    殷恪也没客气,端起茶杯狂饮一大杯,才喘息道:“我自己从帝都坐火车过来的,您看见了,路上没出什么事,就是客车里味道真难闻,我差点憋不住。”

    高秀兰眯起眼哈哈大笑,“农村人就这样,一年到头的闲不住,身上难免带着臭汗。别说他们,等你过几天就知道了。”

    “我才不会那样呢。”殷恪反驳两句。

    那边谢铮进屋喝了点水,出来招呼殷恪,“走了,带你去打电话。”

    “哦!”放下水杯,和两位老人打了声招呼,和谢铮就走出家门,去村委会大院了。

    “许宁家在哪里呀?”殷恪眼珠子转动着问道。

    谢铮叹口气,指了指旁边的房子。

    “哎哟,行啊谢铮,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啊。”殷恪压低声音,抬手挽住谢铮的肩膀,“人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倒好,干脆肥水不流外人田。”

    “谚语不会用就少显摆。”什么乱七八糟的,兔子不吃窝边草?简直欠揍。

    还没走到村支部,俩人就看到远处缓缓走来一个身穿天蓝色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子。

    殷恪眯起眼,瞧着那小姑娘,鸦色的长发在背后扎起一个高高的马尾,整齐的刘海遮住额头,五官小巧精致,身材更是纤细匀称,尤其是那裸露在外的半截白皙莹润的小腿,走路间都带着一种诱人的风情。

    “铮哥?你回来了?”许宁走上前,笑问道:“去哪里?”

    “带他去村委会打电话,去供销社了?”谢铮的眼神由之前的慵懒散漫,变得柔和起来。

    不用问,殷恪也知道面前的小姑娘是谁了,肯定是许宁无疑。

    话说在农村里居然还有这么水灵漂亮的小姑娘,而且还偏偏就住在谢铮这家伙的对门,这可真是解不开的缘分了呀。

    瞧着面前的小姑娘,难怪谢铮能念念不忘。

    他在心里深深的鄙视谢铮,之前是哪个厚脸皮的人,说自己不是个俗人的?真虚伪!

    许宁举起手里的塑料袋,“买了点白糖,晚上家里做糖醋鱼,到时候给你们送一条吧。”

    “好!”谢铮点头,“快点回去吧,外面热。”

    “哎,那我先走了。”

    等许宁消失在胡同里,殷恪还是时不时的回头看两眼。

    谢铮最后看不下去了,才抬手在殷恪的头顶敲了一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殷恪嘶嘶的倒抽一口冷气,“你之前可是和我说不是个俗人的,我看你简直就是俗不可耐。”

    “我认识许宁的时候,她才三岁。”谢铮当然知道哥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嘁,你敢说许宁小的时候没有现在好看?”真敢说,他肯定敢和许宁说这家伙的坏话。

    谢铮:“……”

    “呵呵……”殷恪双臂抱胸,笑的好不得意,自己打脸了吧?

    走进电话间,许小风正在这里织毛衣。

    看到谢铮进来,招呼他们俩赶紧坐,“又来打电话呀?”

    “小风姨,是我朋友给家里人打电话报个平安。”他在许小风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这么早就开始织毛衣?”

    “这还早啊?我这边天天有人来,每天就能织一点,还不知道冬天能不能让你叔穿上呢。”许小风听殷恪在旁边打电话,口音不像他们这边的,“哪里的朋友啊?”

    “帝都那边过来的,来咱们村过暑假。”

    许小风点头,她当然知道谢铮的身世,想必这男娃家里也是大富大贵的。

    就算知道,她也不会多嘴多舌的人,在电话间里接电话,最忌讳这种性子的人。

    电话里,殷恪正在和他大哥说话。

    “哥我告诉你,我刚才看到那个小姑娘了,不是我夸张啊,那就是鸡窝里的金凤凰……”

    他说话也没藏着掖着,许小风和谢铮都听到了。

    许小风不傻,很快就猜到殷恪口中的“金凤凰”是谁,不过对他们这种帝都来的人来说,香山村说是鸡窝也不过分,再说也不过就是一句谚语,让她好奇的是,这穿着很体面的小伙子咋认识许宁的?

    “嘟嘟嘟……”

    “喂哥……”殷恪听到电话被挂断,傻眼后冲谢铮翻了俩白眼,“你挂我电话做什么?”

    “你话太多。”谢铮掏出钱放到桌上,和许小风打了声招呼,拉着殷恪就走了,“男人别这么多嘴多舌的,墨哥也不乐意听你说这些话……”

    “你怎么知道我哥不乐意听,这可是来之前他交给我的任务。”

    “你再不安分,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送回去?”

    “我不信……好哥们咱们有话好说……打人不打脸……我错了……”

    许小风听到两个少年的声音渐渐消失,才摇头失笑,继续低着头编织着手里的毛衣。

    晚上,江家人刚把饭菜端上桌,许宁就端着一个大盘子走了进来。

    “江爷爷,高奶奶,今晚我家做的糖醋鱼,给你们送一条。”

    谢铮见状,赶忙上手接过来,放在摆在炕上的饭桌上。

    “宁宁你这孩子,有鱼自家吃就行了,过年你们家都给了两条了。”

    “没事儿,我爸买的多,现在天气热,吃不完就坏了。”许宁在这里简单的说了两句,就转身回家吃晚饭。

    谢铮跟在后面把她送到家门口,“明天要不要去后山的荷塘玩?作业等过两天再开始写。”

    许宁却有点犹豫,“铮哥你带着朋友去吧,我不想去,也不认识人家。”

    “好,那我陪他玩两天,咱们再一起写作业。”谢铮没有勉强。

    “作业,我可以自己写的,等……”

    没等许宁说完,谢铮就握住了她的手,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摩挲着。

    “宁宁,你知道我不会伤害你的。”他沉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所以,永远也别想躲着我,知道吗?”

    “……我,我没躲着你。”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许宁并没有多想,纯粹就是觉得谢铮的朋友来了,应该多陪着朋友,毕竟人家也是大老远的跑过来过暑假。

    不过,谢铮这很明显是误会了。

    “他没有你重要!”谢铮轻笑一声,放开她的手,“回去吃饭吧。”

    “嗯!”许宁点头,转身跨进家门。

    她脸上还带着疑惑,谢铮这是在干什么?

    难道是喜欢她?可是谢铮上辈子这个时候也是喜欢她的,毕竟他们俩是邻居,还是青梅竹马。

    若说再深一点的喜欢……

    应该不可能吧,虽然这辈子身边不少的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可是她和谢铮之间,和上辈子其实差不多。

    想不透她也没折磨自己,随后就把这个问题抛在了脑后。

    却说殷恪尝到那条红烧鲤鱼,整张俊脸都亮了。

    “这也太好吃了吧?许宁做的?”

    高秀兰尝了一口,肯定的点点头,“就是宁宁了,宁宁妈做饭很一般,她奶奶的手艺我清楚,还做不到这么好吃。”

    殷恪眼神闪过一抹戏谑,对高秀兰道:“高奶奶,许宁长得漂亮,做饭还这么好吃,真是个好姑娘哦。”

    “可不是咋地。”高秀兰一拍大腿,“我是真喜欢这孩子,也希望她做我孙女,当然外孙媳妇就更好了。”

    老爷子吃菜的动作一顿,然后恢复常态。

    反倒是谢铮听到这番话,脸上露出一抹苦笑,“你们差不多点就行了,宁宁现在只有十四岁。”

    “十四岁咋啦?”高秀兰不服气,“我当年十四岁就和你姥爷订婚了,你是不知道,当年你姥爷去我们村走亲戚,看了我一眼,不到一个礼拜就托人到我家里下聘去了……”

    “嗯哼!”老爷子老脸一红,用力的咳嗽一声。

    高秀兰这才突然回过神来,也是有点尴尬,“那啥,可以先定下来是吧。”

    殷恪忍着笑,点头附和道:“就是嘛。”

    没想到江爷爷当年居然那么的雷厉风行,还真的是看不出来呢。

    第二天一大早,殷恪就催促着谢铮带他出去逛逛。

    俩人和老爷子他们打了声招呼,扣上帽子就走了。

    秦钊和殷恪不同,他是自己开着车从魔都过来的,抵达香山村的时候,村子里看到开进来一辆黑色的轿车,顿时引得不少人都出来看热闹,几乎是奔走相告。

    尤其是孩子们,更是跟在轿车后面小跑。

    秦钊进了村子之后开的很慢,主要是害怕不小心撞到人,毕竟街上人来人往的。

    他开进来后,摇下车窗,对旁边的一位看热闹的中年汉子道:“大叔,请问许建军的家在哪里?”

    “哦,你是来找建军啊?”那中年汉子一听,也没多想,抬手指着一个房子,冲他道:“就前面那块大石头的房子,就是许建军家。”

    “谢谢!”秦钊重新摇上车窗,缓缓的开车过去。

    在许家房屋后面挺好车子,打开车门下车,幸亏这条街道很宽敞,并排可以行使三辆车不止,很显然这是香山村的主街道,不用怕没地方停车。

    打开后车门,从后座将买的东西一样样拎下来,才抬脚走进了许家。

    村子里的大人小孩,男男女女的都围在车子旁边看着,也有孩子想伸手摸一摸,却被自家的大人给拦住。

    “别给人家碰坏了,卖了你都赔不起。”

    “不过这年轻的小伙子是谁啊?建军单位的?”

    “我说是娟儿家的人,你没看这车牌嘛,魔都那边的。”

    “哎哟,建军媳妇家里这么有钱啊,居然还有大汽车。”

    现在是夏天,家里的窗户一般都敞开着,若是坐在堂屋里,许家人能将屋后的说话声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这个时间,婆媳俩在老太太的屋里逗弄许锐,许宁则是在自己屋里写作业,虽然知道外面有说话声,却听得并不清楚。

    一直到秦钊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来。

    “请问,这里是许建军家吗?”

    秦雪娟对这个声音很熟悉,赶忙从屋里出来,看到拎着大包小包的秦钊,高兴的道:“阿钊怎么过来不提前打声招呼,快点进来。”

    看到面色红润的姑姑,秦钊也非常的高兴,和她走进堂屋,就看到自家小表妹已经亭亭玉立的站在他面前,还有一位抱着孩子的老太太。

    “表哥来了。”许宁现在的笑容很明显真诚起来,主要是这里是自己家,底气足。

    “宁宁长高了不少,也漂亮了。”秦钊放下手里的东西,把其中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她,“来之前给你买的一套衣服,还有一双鞋子。”

    “谢谢表哥。”许宁接过来,放到自己屋子里。

    秦雪娟从婆婆手里接过儿子,对秦钊道:“这是我婆婆,妈,这是我大哥的儿子,秦钊。”

    “奶奶您好。”秦钊礼貌得体的冲老太太问好。

    虽然一次都没有见过秦钊,但是这孩子却给他们家送过东西,还都是实用的,老太太就算不喜欢秦家的人,也在儿媳妇的话语中知道这孩子是秦家难得的好脾性,自然没有给人家甩脸色。

    “咋过来的,路上累吧?”

    “谢奶奶关心,我自己开车过来的,路上倒是不累,您别担心。”秦钊刚说完,就看到姑姑怀里的小娃娃,此时正瞪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这孩子虽然模样还小,可是隐约有秦雪娟的轮廓。

    “这是你小表弟许锐,刚四个多月。”秦雪娟把儿子往秦钊面前凑了凑,就见小团子冲着对方裂开小嘴,且伸出手冲着对方挥舞着,清脆的笑声很是悦耳,脸上那笑容别提多可爱了。

    秦钊第一眼就喜欢的不得了,伸手抄起小娃娃的腰身,将他抱在怀里。

    抱在怀里的触感,绵软的不可思议,好似稍微用点力气,这小团子就能化成一团水似的。

    秦钊将动作放的很轻很轻,半点都舍不得用力。

    怀里的小家伙好似不怕生,被他抱着后,小嘴就没有合拢过,在他怀里不断的蠕动着,笑声不断。

    “……”还没等怎样,秦钊就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股湿热的触感。

    他表情一愣,然后和怀里的小家伙对视一眼。

    小团子眨眨眼,小嘴儿突然咧开,笑的似乎更开心了。

    秦雪娟见状,忍不住笑弯了腰,接过儿子,对秦钊道:“好了,你快去屋里换身衣裳吧,待会儿姑姑给你洗了。”

    老太太也瞬间明白过来,抱着小孙子就回屋。

    “你这小坏蛋,想嘘嘘也不知道喊两声,给你哥哥尿湿了衣裳,有啥可乐的。”

    秦钊去秦雪娟屋子里重新换了一套白色的衬衣出来,将那件被小表弟尿湿的衣服放在堂屋的椅背上。

    “姑姑生了孩子,也没想着给我打电话说一声?”秦钊走到秦雪娟身边低声问道。

    “有啥好说的。”秦雪娟叹口气,“当初宁宁出生我打电话回去,你爷爷奶奶就没说什么,现在这样……不说也挺好的。”

    “不是还有我嘛,不管姑姑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姑姑知道你好。”秦雪娟拍拍秦钊的肩膀,“你能来看姑姑,姑姑真的很高兴,等你姑父回来,让他带你和宁宁出去玩两天,暑假魔都很热,就在这边避暑吧,快开学再回去,村子里可是有很多好玩的。对了,明天赶集,咱们一家去集市上转转。”

    “好啊。”秦钊很明显是有兴趣的。

    今年暑假的香山村很热闹,江家从帝都来了一个小伙子,许家从魔都来了一个开车的青年男子,一时间成了村子里的头条新闻。

    尤其是停在许家房屋后面的那辆轿车,更是引得全村的人都前前后后来围观了一遍,别提多热闹了。

    以往和许家没啥走动的人,也会进门来溜达一趟说说话。

    下午谢铮和殷恪从外面回来,一眼就看到了这辆车。

    “咦,魔都的车,许宁家来人了?”殷恪看到车牌,瞬间了然。

    “嗯!”谢铮神色淡漠的点点头,“你先回家,我去许宁家看看。”

    “别介呀,我和你一起。”殷恪不管不顾,跟着谢铮跨进了许家的大门。

    许家人此时正坐在堂屋里说话,看到谢铮和殷恪进来,招呼他们进屋坐。

    “这就是小铮的朋友吧。”秦雪娟和殷恪打招呼。

    殷恪倒也没客气,直接跟着谢铮喊了一句于奶奶和三婶,倒是逗得老太太合不拢嘴。

    谢铮静静的看着秦钊,秦钊也眼神含笑的望向对方,在所有人察觉不到的情况下,两个男人似乎正在进行着无招胜有招的你来我往。

    “这是我娘家侄子秦钊,比小铮要大两岁。阿钊,这是住在咱们隔壁的谢铮,姑姑自小看着长大的。”

    “你好!”秦钊起身主动和谢铮握手。

    谢铮却也没失礼,伸手和对方握在一起,“你好。”

    殷恪在旁边暗自沉思,这俩人之间似乎挺不对付的,难道不是第一次见面?那眼神碰撞时,火花四溅是要闹哪样啊?

    ------题外话------

    铮哥:火花四溅?那是短路了。

    宁妹:呵呵,挺有激情的呀。

    铮哥:宁宁,该操练起来了!

    宁妹:……说错话了。o(╥﹏╥)o

    铮哥:来,有观音,有莲花,花式哭泣,我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