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占了大便宜】
    旁人察觉不到这俩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坐着聊天倒也很热闹。

    许宁去厨房里洗了点西红柿和黄瓜,以及家里之前买的水果拿出来,摆在桌上让众人自己拿着吃。

    谢铮拿起一枚柿子,咬了一口后,道:“今年的西红柿不如去年的好吃。”

    老太太笑道:“去年的种子和今年不同,味道自然也不一样,忘记之前留下点种子了。”

    殷恪倒是吃的很欢快,西红柿酸甜可口,黄瓜清脆爽口,至少比他在家里吃的味道要好。

    “你嘴巴还真叼,我吃着就挺好的。”

    秦钊不知道谢铮的身份,毕竟姓谢的整个华夏数不胜数,自然没有往那个名门谢家上想。

    可是现在出现了一个殷恪,听他一口正宗的京腔,很显然这个人和他一样,也是从外面过来这边玩的。

    能从京城来找谢铮玩,这就不得不让秦钊多关注了。

    之前和谢铮之间的“火花”,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秦钊心里隐约已经对谢铮的身份有了答案。

    他好歹也出身在富贵人家,秦家哪怕现在还在琢磨门路,也没有人从政,可是该知道的事情,却也有自己的途径。

    作为秦家数代最优秀的子孙,秦钊的心思可比他温润的外表更具侵略性,否则也不会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凭借一己之力,打造出帝森这座商界的庞然大物。

    至于对方为何看他的眼神有些莫名,秦钊也多少有了点思量。

    “三婶,家里来客人,晚上没地方就去我家睡吧。”谢铮态度很随意的说道。

    秦雪娟笑道:“你家也是三间卧室,现在家里来了客人,哪里有多余的地方,这边晚上宁宁和她奶奶睡一屋,让阿钊睡在宁宁的房间里。”

    “”谢铮还真是不乐意了,他都没在宁宁的屋里过夜,凭啥这个便宜表哥能占这么大的便宜。

    果然是“便宜”!

    当晚许建军回来,看到秦钊也是挺高兴的,说是等过两天单位里面休息,带着他们去村口的那口池塘里钓鱼,顺便再去后面的荷塘和小青山上转转。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许家人就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出门去赶集。

    许宁则是去隔壁询问了一下谢铮两人,还不待谢铮说什么,殷恪就兴奋不已的拉着谢铮走出家门,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的往集市上去了。

    农村的集市,一般天蒙蒙亮的时候,那些带着东西来售卖的商贩就会来摆摊占地方,所以现在七点钟集市上也已经有不少人在溜达着采购东西了。

    小团子也被抱出家门,现在天气热,秦雪娟给他在头上挡着一顶小帽子,身上穿着很少,都是老太太亲手做的小衣裳,而且也因为要去集市,小团子的尿布直接铺了两层,就怕再尿了渗透尿布。

    秦钊很喜欢这个爱笑的小团子,所以直接是他抱在怀里,也是担心秦雪娟一直抱着胳膊酸。

    路上,时不时能看到拎着兜挎着篮子的人往一个方向去,这都是去赶集的。

    城市里自然也有菜市场,其实和他们这边的模式都差不多,不过对于两个城里来的大小伙子来说,还是处处透着新鲜。

    “许宁!”刚来到集市入口,许宁就看到一个姑娘冲着她挥手跑过来。

    见到来人,她也眯起眼睛,“今年暑假你没去外婆家呀?”

    “我这还没走呢,准备写完作业就走,大概三五天后吧,你作业写完了吧?”张梦看了随行的陌生男人,只是很粗略的看了一眼,就和许宁聊起来了,很显然并没有因为这随行的两位男孩子模样气质都出色,就显得拘谨和讨好。

    这也是许宁愿意和张梦在一起的原因,这个姑娘真的是各方面都非常好,她偶尔也会懊恼,为何前世没有和这个好姑娘成为朋友。

    “今年暑假就顾着和弟弟玩,都顾不上了,明天开始写。”

    “哎哟,快让我看看你弟弟。”张梦看着秦钊手里的小娃娃。

    许宁笑着伸手接过来,张梦的表情顿时就变得精彩起来,“你弟弟长得可真好看,瞧着小脸蛋,和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比你都白啊。”

    “比我白有什么好奇怪的。”许宁哭笑不得,“这可是小婴儿,皮肤正是最好的时候。”

    “说的也是。”此时张梦的注意力全部都被小团子给吸引了过去,哪里还顾得上别人,和许宁并肩走在一起,一直都握着许锐的小手。

    尤其是这小团子还不怕生,总是咧着小嘴嘻嘻哈哈的傻乐,差点让张梦没把持住,直接抢过来抱在怀里好好的团弄一番。

    “我不行了。”她哀嚎一声,“看到你弟弟,我突然特别嫌弃我弟弟咋整?”

    “姐,你居然嫌弃我。”张梦的弟弟不知道啥时候来到他们身边,听到后很不开心的板起小脸,“我还想要宁姐姐这样的姐姐呢。”

    “嘿,你这臭小子,跟着我过来干啥,找咱妈去。”张梦抬手给了弟弟脑袋一下,故作嫌弃的在上面揉了揉。

    身边的人看到这姐弟俩的互动,都忍俊不禁。

    秦雪娟招呼张帆来到她面前,抬手给这小家伙擦了一把汗,“你姐姐就是嘴上说说。”

    张帆不用说,是个猴精的小家伙,听到秦雪娟的话,嘟起小嘴抱怨道:“我姐天天嫌弃我。”

    “我哪里有天天,就是隔三差五的。”张梦可绝对不背这口大黑锅,“不过婶子,今年我从姥姥家回来,还去你家给你送海货。”

    “哎哟,那可感情好,婶子在家里等着,今年你们家一起去吧,咱们两家一起吃顿饭。”这大半年张梦也没少来许家玩,对这个懂事的小姑娘,秦雪娟很是喜欢。

    “行,等回来送走我舅舅,我们就去婶子家里吃饭。”

    这一行人除了老太太,其余的都是长得又俊又水灵,走在人群中绝对就是焦点。

    谢铮平时就是被众多姑娘暗搓搓喜欢着的人,现在又加上一个殷恪,一个更加成熟稳重而帅气的秦钊,可是差点没把街市上大姑娘小媳妇的魂儿给勾走了。

    “宁宁,你想买什么?”秦雪娟问道。

    “还不知道呢,转转再说。”时令蔬菜他们家的自留地里都种的,肉也都在她空间里放着,还没有吃完,这次出来买点海货回去尝尝吧,虽然也都是从沿海地区运过来的,“不如买点青口,晚上做馄饨吃。”

    “用青口做馄饨吗?”秦雪娟倒是还没吃过,当然家里也做过馄饨,不过都是用蔬菜和肉做的,海鲜类倒是没吃过。

    “我觉得味道应该非常好。”许宁点点头。

    “那行吧,咱们多买点。”

    身边的殷恪听到后,探头望着秦雪娟,“三婶,包馄饨后也喊我一声呀?我吃过许宁做的鱼,真的好手艺。”

    “行,晚上家里多做些。”

    人群里,陆雪娇几个姑娘是先看到几个大帅小伙子后,才注意到许宁的,还有旁边的张梦姐弟。

    看到许宁和那几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心里的那股酸水差点没淹死她。

    心里暗自骂了一句狐媚子,然后在他们经过的时候,撩了一把头发冷哼一声。

    张梦率先看到陆雪娇等人,轻轻碰了碰许宁的肩膀。

    许宁循着视线看过去,然后碰触了一下,随后漠视的移开,仿佛对方真的就是个陌生人似的。

    陆雪娇差点没咬碎一口银牙。

    等许宁一行人走远之后,她才咬牙切齿的咒骂一声,“小贱人。”

    可是心底的嫉妒和火气却始终无法散去。

    “宁宁,那是你同学?”老太太突然询问身边的孙女。

    许宁还真没想到奶奶的眼神居然这般毒辣,遂不在意的笑道:“就是一个班的,不熟悉。”

    “瞧那眼神可不像个不熟悉的。”老太太作为过来人,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勾心斗角自小在她还是闺女的时候就见过太多了。

    “奶奶您别担心我。”许宁挽着老太太的胳膊,在她耳边低声道:“只是跳梁小丑罢了,不值得费心思。”

    “可别在那种人手里吃了亏。”

    “嗯。”

    谢铮觉得之前和许宁一直都挺亲近的,可是自从来了这俩货,这个暑假似乎将会变得格外的漫长,杵着两根电线杆子,他能干点啥?连点私人空间都没有了。

    面色不显,殷恪自然就察觉不到,哪怕是始终关注着谢铮的秦钊,也没有发现半点异样。

    也难怪,谢铮到底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人,除非是他刻意让人知道,否则还真没几个人能看穿他。

    重生回来也焦躁过,可这种情绪只在许宁面前展露过,那丫头却一次都没察觉到,不得不说,再活一辈子,这丫头还是个没什么大智慧的。

    他不在旁边守着,怎么行。

    秦钊是个自制力很高的人,来集市虽然很多事情都好奇,却也不会失态。

    殷恪却不管这些,几乎是看什么都好奇,拉着谢铮在人群中来回的转悠,看到什么都想买,尤其是一些小吃,更是忍不住的买买买,许宁真以为这人投错了胎。

    张梦看到父母之后,就领着弟弟走了。

    他们一家人一直逛了两个多小时,从南到位,从东到西都溜达了一圈,这才决定回家。

    下午,许宁把放凉的青口肉取出来,因为买的分量不少,中午虽然吃了一大碗,现在可还有差不多两盆的。

    老太太要进来帮忙,被许宁给赶出去了,现在时间还早,再说夏天的日照很长,晚上七八点钟吃饭也不晚,不需要赶时间。

    秦钊则是坐在旁边看着许宁忙活,顺便和她聊聊天。

    在许家吃了几顿饭,都是许宁做的,她的好手艺倒是让秦钊吃的很开心,虽然还没在村子里转悠,可是整日里和小团子玩也很是有趣味。

    看到许宁将青口肉放在菜板上细细的切碎,旁边还有葱姜和一块猪肉,也都被切成碎末。

    “宁宁做饭跟谁学的?”秦钊问道。

    许宁抿嘴笑了笑,“奶奶和我妈,以前她们做饭我就乐意待在厨房里,看的时间长了也就会了。”

    “姑姑从小到大可是被娇生惯养的,而且也没做饭的手艺,小时候我生日的时候,姑姑就给我做了一碗长寿面,黑乎乎的一团,而且有福嫂在厨房里帮忙,她也差点没把厨房给炸了,我到底是没有勇气吃,那之后姑姑就下乡来到了这里。”

    这事儿许宁自然不知道,不过现在听来倒也很有意思。

    “我妈现在做饭也不太好吃,总之能做熟,这还是我奶奶教导了小十年的功夫呢,我偶尔会觉得我妈的味蕾异于常人,可是却也能吃出好坏来,还真是奇怪。”

    秦钊忍不住笑出声来,“于奶奶是个很好的老人家。”

    “嗯。”许宁知道秦钊话里的意思,笑道:“可不是嘛,若是遇到别的婆婆,指不定我妈日子过得多凄惨呢。”

    “说的没错,所以姑姑嫁到许家,也是福气了。”

    许宁相信秦钊这句话是真心的,他不是那种表里不一的,至少对待她和母亲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

    菜刀在菜板上“哒哒哒”的切着,面前的青口肉逐渐变成肉沫。

    将切好的馅料全部放到一个小瓷盆里,然后熟练的倒入各种调料,仔细的搅拌一番,一股好闻的味道就散发出来。

    “以后谁娶了你,可是有口福了。”他自豪的说道,“还真怕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回去就吃不惯家里和学校食堂的饭菜了。”

    “表哥还真能哄我开心。”许宁粉唇微微勾起,“你家的条件可不是我家能比的,喜欢吃什么请个厨师回去也方便。”

    “还有我今年才十四岁,要结婚最少还得过十年,不着急,表哥想吃随时可以来我家。”

    看着面前巧笑嫣兮的表妹,他真的不明白为何祖父祖母那么的排斥她,明明就是个最好不过的小姑娘了,乖巧懂事,孝顺漂亮,就连在重男轻女的农村,这小姑娘都能得到祖母的疼爱。

    难道真的是因为十几年没见过面,让祖父祖母连姑姑的面子都不顾了吗?

    他无法理解,也不准备去从中调解什么了,祖父祖母不想认他们无所谓,自己这边却是因为姑姑而包容下了姑父和这个小姑娘,许宁体内有一半的血和他是相同的,无法割舍,也不会割舍。

    “那以后宁宁大学去魔都吧,到时候哥哥说不定就搬出去自己住了,到时候我每天接送宁宁上下学,你做饭给我吃好不好?”

    “好几年后的事情,表哥想的还真长远,再说到时候指不定表哥就能找到表嫂了,我才不去和你们一起住呢。”

    “短期内是不会给你找表嫂的,哥哥还要创业呢。”秦钊忍俊不禁笑道。

    许宁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遂小脸带着严肃的说道:“表哥一定会成功的。”

    “真的啊?”他似笑非笑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明明就是个很可爱的,突然这么认真颇有几分好笑。

    “当然是真的,我相信表哥的能力,一定会做的非常成功的,金口玉言。”

    “好,那哥哥就借你吉言,到时候一定少不了宁宁的好处。”

    揉好面团,她才有几分好奇的问道:“秦湘姐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她今年准备出国念书,暑期有很多朋友要道别,也有很多的东西要收拾,还要办理一些证件。”秦钊慢悠悠的说着,“主要是那丫头性子骄纵,也吃不得苦头,带过来坏了兴致。”

    其实许宁就是随口一问,她也不欢迎秦湘,很不欢迎。

    “好吧,最重要的是她做出那种事情,哥哥也没脸带她过来,就连我自己来,都害怕你们把我关在门外面呢。”最后这句话就有几分开玩笑的味道了。

    许宁噗呲轻笑,“表哥还真敢说,我妈可是整日里念叨着你的好,让我妈听见,肯定得数落你,自从生了许锐后,她可喜欢念叨人了,我每天上学倒是没什么,可是苦了我爸了。”

    “我瞧着姑父可是乐在其中的。”秦钊说的可是实话,再说那也不算是念叨。

    “他们夫妻俩,可从来都没吵过架,整日里好的,天天和初恋似的,表哥这是刚来,多待几天就知道了。”被自己的父母整日里秀恩爱,这暴击绝对是超级震撼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许宁这边也开始包馄饨。

    许建军回来的时候,馄饨也包的差不多了,幸亏下午很早就忙碌起来,不然还真得等到七八点才能吃饭。

    这许宁是在平时饺子的基础上两只角对折在一起,看上去就好似一个个的小元宝,胖嘟嘟的格外可爱。

    厨房里只剩下许宁一人,她点燃炉灶,开始炝锅。

    “真香啊。”在庭院里的殷恪闻到一股味道,觉得肚子开始饿了,“谢铮,是不是许宁在厨房里做饭啊?”

    许宁家的厨房窗户正对着胡同,厨房里的香味飘出来,被风一吹,想闻不到都难。

    “应该是。”谢铮点头。

    殷恪刚说一起去隔壁吃馄饨,就看到许宁抬脚进来。

    “铮哥,喊上江爷爷高奶奶一起过去吃饭吧,马上就做好了。”

    “好嘞,许宁妹妹,我这就跟你走。”殷恪一跳三尺高,冲着许宁就跑了过去。

    看到那屁颠屁颠的样子,谢铮真的很想直接给他在背后一个闷棍,打死这臭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