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软玉温香】
    江老爷子夫妇没有去隔壁吃饭,他们自家也是有很多粮食,现在日子虽说好,可是隔壁也称不上富裕,两个半大小子过去吃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他们俩老家伙再跟过去,那才叫不像话呢。

    老太太见状,倒也没说什么,直接盛了一大碗让谢铮送回去,给那俩老人尝尝,反正今晚做的也很多。

    青口馅儿的馄饨味道特别的好,也是许宁最喜欢吃的一种馅料,此时众人围坐在饭桌前,每人捧着大腕都吃的别提多酣畅了,哪怕是在这酷暑的晚上,可谁又在乎是不是汗流浃背呢。

    许宁还好,一碗足够了,可是面前的几个男人,最少的是秦钊,吃了也有三碗,最多的是殷恪,吃完整个人打着饱嗝,都走不动了。

    以至于许宁和奶奶母亲守着西瓜吃着,他们几个却直接摇头,表示肚子已经没地方放东西了。

    怪谁,大晚上的还吃这么多,晚上可不是得很晚才能睡着么。

    礼拜天,许建军休息日,一大早他们仨就拎着一个竹篮,手里还拿着自制的鱼竿,招呼了隔壁的俩小子就往村子后山那边去了。

    山脚下有一座荷塘,一座大水库,还有一个不碰上大旱总会一年四季淌水的小河,小的时候许宁就特别喜欢来这里玩,水深的地方她不能去,可是站在小溪流里面,冰凉的溪水趟过去,感觉暑气都会被冲走。

    而且小溪流里面会随着水流,偶尔有小鱼小虾顺水而下,一直流淌进荷塘里面,所以荷塘下面可是有很多的鱼,此行就是拎着鱼竿,乘坐小船在湖中间钓鱼。

    一条小船自然放不下他们五个人,不过荷塘边可是停着不少的,都是村子里的老木匠用木头做的,木头就近的山里就有,左不过是花费点功夫,而且这小船也没什么太复杂内在,就是和柳叶形状似的,中间什么都没有,就连乌篷都不存在。

    这几十年一般每年都能做上两三只新的小柳叶船,多少年下来,这荷塘边上最少也能有十来只小船,玩闹菜菱角莲藕的足够用了。

    “许宁,你会游泳吗?”殷恪绕到许宁身边问道。

    “不会。”她摇摇头。

    “你们守着这个好地方,还是学一学吧,不然多浪费啊。”

    谢铮听闻,瞪了殷恪一眼,“这次去可别下水了,难道你不知道淹死的几乎都是会游泳的。”

    “那是他们不仔细,我可是很谨慎的。”殷恪反驳。

    “还是听小铮的话,别随随便便的下水,旁边那溪流也有稍微深点的地方,喜欢就去那里泡一泡。”

    “三叔,在那种深浅的溪流里,和在家里泡浴缸一样,多没劲啊。”

    “嘿,你这小子。”许建军乐了,“你可知道这四里八乡的,几乎每年都要淹死个人,小心无大错。”

    “好吧,这次我不下水,咱们就坐在小船上钓鱼。”

    路上有不少的孩子都三俩的往荷塘那边走,他们倒是不怎么下水,一般都是乘坐着小船去采莲蓬和菱角。

    还未到眼前,前方那一片绿油油的景象就映入眼帘,说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有点夸张,但是这荷塘的面积可是真的不小,少说也有小二十亩地的面积,至于再下方的位置还有一座很大的水库,那面积可就不少了,所以就算碰到大旱,只要时间不太久,他们村子也是有水源灌溉农田的。

    现在还是早上,阳光并不浓烈,走近后他们就分别上了两只小船。

    也不知道殷恪是不是有意的,直接说要和许宁换个位置,结果想和父亲一起的许宁,就被扔给了谢铮。

    谢铮心里夸赞了一句懂事的殷恪,对许宁道:“三叔他们钓鱼,咱们去看看还有没有莲蓬菱角吧,估计早被村子的小子们给摘得差不多了。”

    “好。”她也不会钓鱼,坐着小船在荷塘里穿梭倒是很喜欢。

    上了船,谢铮摇动船桨,细长的小船就在荷叶之间穿梭,坐在小船里,四周都是开的正好的粉色荷花以及绿油油的荷叶,甚至中午还有村子的孩子们就将小船放置在荷叶中间,睡个清清爽爽的午觉。

    “我今年还是第一次来呢。”许宁抬手扫过拖着水珠的荷叶,很快就濡湿了双手。

    近看总觉得荷花开的并不多,只有站在岸边才会发现,那些粉色的荷花都漂浮在上面,有的完全盛开,有的则是含苞待放,尤记得小时候母亲也让父亲从这里挖了一块藕带回去,培植在院中的一口水缸里,开了两三年之后,就彻底的枯萎了,挖出那根莲藕,似乎都已经发黑变坏了,后来母亲就清理了水缸,再也没有养过。

    “暑假才刚开始,这个夏天还有一个多月,可以经常来玩。”谢铮觉得现在的气氛非常的不错,想打破又怕适得其反,他似乎情商也有点不太够用呀。

    “铮哥,你说荷叶上的水珠可以喝吗?”许宁跪坐在小船里,抬头看着荷叶上那摇晃着的水珠。

    “渴了?”

    “没有。”许宁摇摇头,“听药爷爷说,清宫里的一些个娘娘们都喜欢用露水泡茶喝,问问罢了。”

    药爷爷的祖上是清廷的御医这个他自然是知道的,“别喝这个,谁知道卫生不卫生呢,喜欢的话就收集起来,回家烧开了再喝。”

    “不用了,那么麻烦。”

    现在的莲蓬真的不多,好多成熟的都被人家给摘走了,不成熟的许宁自然也不舍得摘,不然多浪费。

    虽说是荷塘,可是也有疏密之分,此时许建军就划着小船,在一处还算空旷的地方停下来。

    “在这里其实钓不到什么鱼,水库那边才是真的多,而且个头也大。”许建军笑眯眯的说道:“咱们上午主要是在这边看看,下午再去水库边上钓鱼,不过殷恪,我是不建议你去那边游泳的,那水库很深,最深的地方起码有三四十米,几乎每年都要淹死几个大人孩子的。”

    “哎哟三叔你可千万别说了,我肯定不再去那边游泳了,别让水鬼把我给拽下去。”殷恪打了一个寒颤。

    “这就对了。”许建军哈哈大笑起来,“上面那个小溪流才叫好,顺着溪流往上面走个两三百米,你就不觉得水库好了。”

    “上面有什么?”殷恪好奇的问道。

    “有一座小瀑布,下面都被冲出了鹅卵石,而且最深的地方也只有一米多点,其他的也就是个三四十厘米,泡在里面别提多舒服了”

    “下午咱们过去吧,三叔行吧?”他心里吐槽了谢铮几句,明明有那个好地方,却没有带他去。

    “行!”许建军点点头,“下午咱们都带着衣裳过去,好好的泡个澡。”

    秦钊在旁边听得也很感兴趣,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在野外的河里玩过呢。

    谢铮只管着摇浆,许宁说往那边他就往那边,没多大会儿,就摘了六七个成熟的莲蓬。

    “数量有点少,铮哥咱们之后经常过来吧,多摘一些,然后保存起来过年炒着吃。”许宁用随身带着小刀剥开一个递给谢铮,她自己也吃了两颗,真的是齿颊留香,回味去穷。

    谢铮点头:“听你的。”

    吃完一颗,许宁又往谢铮口里塞了一枚,却感觉到对方的舌尖扫过她的指尖,许宁也没有太过在意,谢铮这家伙却有点坐不大住了。

    “哎哟”突然穿身一个摇晃,许宁整个人向前扑过去。

    谢铮脸色一变,赶忙松开船桨,伸出手臂将小姑娘饱了一个满怀,那软玉温香的触感,让他差点没呻吟出声,只得咬牙忍着。

    看到和他们的小船轻轻碰撞上的那条船,谢铮对上对方惊讶且调侃的笑容,无奈道:“栓子哥你小心着点,这船也不经撞。”

    “宁宁没事儿吧?哥这是不小心。”来的是村长家的儿子栓子,船上还有村长家的小女儿许翠云。

    小姑娘看到这边的情形,站起身叉腰冲栓子道:“哥,瞧你,我都说让你慢点慢点,你总是这么毛糙。”

    “是是是,哥的错,哥道歉”栓子虽然有些吊儿郎当,但是人品并不坏,就是有时候油嘴滑舌的让人讨厌。

    双方说了两句,栓子就划着小船去另一条路了,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这里人家走着,他们自然得换个地方,反正荷塘这么大,除非是互相有矛盾,非得在这一块抢东西。

    许宁重新回去做好,谢铮也不动声色的继续划船。

    香喷喷的小姑娘,身子骨都是软绵绵的,以后还得找机会多抱几下,然后再找机会抱一辈子。

    只是瞧着许宁那毫无羞涩的神态,铮哥心里别提多苦涩了,比吃掉没处理好的莲子都要苦。

    一上午的时间,许宁也不过找到了十几株莲蓬,若是多的时候,这一上午怎么着也能摘下几十上百株。

    在家门口,殷恪就说中午不睡觉了,吃完饭就瀑布那边,然后一边和谢铮抱怨着,一边进了家门。

    至于他们几个钓鱼的,真的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当真是纯粹看了风景。

    午饭后,秦钊喊许宁出去玩,许宁看他们的架势,就知道这几个人是要去后山小瀑布那边,她一个姑娘跟着去也不方便,摇摇头拒绝了。

    趁着下午,在家里写作业吧,去年暑假这个时候早就写完了,现在还写了不到一半。

    老太太去屋子里午休了,秦雪娟则是坐在堂屋里守着婴儿床里面的小团子,许宁干脆也在堂屋支起桌子,边写作业边和母亲聊几句天。

    后山,四个男人来到这边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三五个小子在里面扑腾了。

    不过这次殷恪没有嫌弃,看着那不到两米宽的小瀑布,奔腾的落下来,这可是活水,若是泳池的话他可能还会一边嫌弃一边下去游两圈,在这里就更是一点压力都没有了。

    几个孩子看到许建军,纷纷开口打招呼。

    殷恪也忍不住了,脱掉上衣和大裤衩,穿着黑色的内裤,往身上撩了撩水,然后走了进去。

    “哎哟,真舒服。”现在中午的气温足以达到三十度,可是热的人身上都脱层皮,不过比起帝都这里的气候简直不要太好,毕竟有水就不会显得干燥,帝都的夏天可真的是又干又燥的。

    其他三人也踏进水中,都满意的长叹一口气。

    “三叔,这里没有大姑娘来吧?”殷恪闻到。

    谢铮抬起手往他头上撩了一捧水,“又想乱七八糟的,你当这里是西游记还是七仙女啊。”

    “啧,我也不是猪八戒,更不是董永,不过就是随便问问,再说我也怕有女人出现把我给看光了,这是防患于未然。”他殷二公子可不是个好色的。

    “人家还怕被你看光了呢。”许建军简直哭笑不得,“放心的泡吧,这里没女人过来。”

    “那就好。”说罢,殷恪就往稍微深的地方,狗刨去了。

    之后这边男孩子渐渐多了起来,甚至就连结婚的汉子也都三俩的过来,很快瀑布下差不多做了二三十号人。

    幸亏这个瀑布潭不小,这几十号人也不显得拥挤,他们四个干脆坐在距离瀑布不算太远的位置,好歹这里也占据着上游,四个男人很显然都是在农村里难得爱干净的人。

    现在的农村可不比以后,一般的人家十天半月能洗个澡就不错的,有的更是一冬天不洗一个。

    秦钊和殷恪是城里人这不提,许建军和在这里长大的谢铮,他们夏天都是早晚两次澡,冬天也是隔两天洗一个,长期不洗澡那多难受。

    婴儿床里睡得正香的小团子突然哼唧起来,许宁以为他尿了,赶忙准备帮着母亲给弟弟换尿布。

    秦雪娟看了一眼,笑道:“可能是做梦了吧。”

    “这么小就能做梦了?”许宁好奇的看着哼唧两声,复又安稳睡过去的小团子,伸手在他攥成拳头的小手上轻轻的戳了两下,刚出生的时候还小小的一只,现在看上去长大了不少,首先这小手就变得肉乎乎的,小脸蛋更是软乎乎,真的像一枚小糯米团子了,白白软软的。

    “当然会!”秦雪娟柔软笑道,“就是不知道梦见了什么。”

    “肯定是好吃的。”许宁噗呲一笑,“小馋猫。”

    这小团子的饭量其实挺大的,幸好母亲的奶水够足。

    给儿子重新整理了一下盖在身上的小薄毯,“你们学校的高中要搬到县里去了吧?”

    “嗯,放假前就说了,铮哥高三要去县里读,听说只有星期六中午才能回来,星期天下午就得回学校,不然会耽误早上早自习。”

    “是啊,你高奶奶这段时间就在家里给小铮准备住宿的被褥。”她看着女儿,温柔笑道:“小铮好歹是个男孩子,你去妈还真舍不得,学校里夏天闷热冬天阴冷的。”

    “您别担心,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孩子,再说还有两年呢。”这次期末考试许宁依旧排在班级第三名,不过距离第一名的陆康差了六分,距离第二名的杨波差了两分,在年级的排名却上升了不少,已经进入年级前十,她的目标是继续努力,争取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秦雪娟如今儿女双全,女儿懂事学习好,儿子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来,不过总不能长歪了,婆婆关怀,丈夫疼爱,这日子简直不要太幸福。

    她现在就等着儿子断奶后,交给婆婆照顾,她之后开始做点小生意,不然家里只靠着丈夫一个人的工资,以后肯定会捉襟见肘的,他们夫妻俩都是个宠孩子的,原本的钱都是给女儿一个人花,现在多了一个小家伙,不努力可不行。

    这个暑假,过得快乐且充实,一直到距离开学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秦钊和殷恪才约定好一起回去。

    因为秦钊是开车过来的,所以走的时候也不用乘坐客车,直接让秦钊将他送到城里火车站,方便快捷。

    农村家里也没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临走的时候秦雪娟给秦钊准备了一袋晒好的腊肠,一点自家栽种的西红柿等。

    秦钊这边还好,虽然不舍,好歹以后也能经常来。

    殷恪却因为要临近回去,玩疯了的他甚至哭丧着脸说是回去就转学过来,当然这只是玩笑话,当不得真。

    不过也可以看得出,殷恪这个帝都的官三代骨子里是个随性洒脱的,不像有些城里人,提起农村就是一脸的嫌弃,他反倒是万分不舍,更是趴在车窗上,冲江老爷子一家喊着,正月里也要过来玩。

    两家人将他们俩一直送出村口,看着那辆黑色的轿车逐渐消失在远处,才结伴回来了。

    接下来,就是谢铮给许宁讲解新学期的知识以及检查作业的时候了。

    作业几乎没有错的,这也让谢铮颇有成就感,这可是他亲自教导出来的小姑娘呀。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娇妻养成?

    “铮哥”突然看到谢铮在发呆,许宁连喊了好几声。

    “嗯,怎么了?”谢铮抬手握住在自己面前挥动着的手,“想了点事情。”

    “我是问高奶奶都给你把东西准备好了?”许宁抽回手,却发现对方攥的有点紧。

    谢铮不紧不慢的点点头,摊开许宁的手,掌心的纹路清晰有条理,一点都不显得杂乱,而是温温润润的,触感极好。

    “就算咱们不能一起上下学,休息的时候我也会帮你补习的,所以要好好的学习,以后考去帝都的大学吧。”

    “”许宁沉默,所以先放手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