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化身为狼】
    之前秦钊说让她去魔都的学校,其实许宁是没打算去的,哪怕魔都有秦钊可以护着她,可是同样在魔都也有秦家不是。

    所以真的要说起来,真的有能力的话,她还是想去魔都的。

    “我以后想学医。”许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中医西医都学,其实我就是想做药膳,药爷爷说以后药膳肯定会逐渐发展起来的,我喜欢做饭不是,这个职业应该很适合我。”

    “那就去帝都吧,帝大医学院也是世界知名的高水准学科了,就是对成绩要求很高,若是在帝都念高中的话,可能会容易点,咱们这边没有特别的加分项,只能靠你自己的努力了。”

    许宁对这方面是很模糊的,几乎可以说是不知道,不过她相信谢铮的话,既然他说好,那就绝对不会差了。

    “好,那我就报考帝大医学院,接下来的五年可要非常的努力了。”

    谢铮看着突然干劲十足的小姑娘,揉了揉她温润的掌心,“还剩下一年的时间可以辅导你,之后就要你自己努力了,高中毕业后我也会去帝都,不过就读的是帝都军事大学,两所学校离的还是比较远的,好在交通方便,每个礼拜都能见面!”

    “”

    谢铮无语,你这发呆的表情是想做什么?

    “难道你以后都不想和我见面了?”他真的是哭笑不得。

    这姑娘绝对不是个傻的,自己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她怎么还是一副呆头呆脑小兔子的模样。

    “见啊,为什么不见面。”许宁赶忙点头。

    谢铮也没纠结,左不过高中毕业后,临去帝都之前,肯定是要和她挑明的,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绝对不能让这姑娘被人给拐走,至少要打下属于他的烙印才行。

    距离新学期开学还有一的时间,张梦一家四口都拎着东西来到了许家。

    正好这天是礼拜六,许建军因为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在家里休息三天,下个礼拜一才上班。

    “哎哟,我说你们来就来,带点海货就行,买这么多东西干啥。”许建军赶忙上前帮着他们把东西取下来,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也亏得他们一路拎过来,“张哥,以后咱们就当好朋友走动,来就来,家里也不是穷的揭不开锅,别这么客气,让我们也不好意思。”

    张广义豪爽笑道:“让我们带着四张嘴上门,我可不干,这都是自家地里出的,不花钱,别当回事儿。”

    “赶快进屋。”

    这边张梦和弟弟已经进来找许宁了,却在堂屋看到躺在婴儿床里咿咿呀呀的小团子,直接将许宁忘在了脑后,姐弟俩站在旁边低头看着里面粉嫩嫩的小家伙,错不开眼。

    张妈也随后进来,和秦雪娟聊了两句,“这小家伙长得可真好,不像我家这皮小子,生出来的时候蜡黄蜡黄的。”

    张帆还真是不服气了,咋出门后姐姐和亲妈都说他的不好。

    “我现在可不丑。”说完,还非常硬气的挺了挺小胸脯。

    秦雪娟笑的前仰后合,“是,张帆现在可是男子汉,也是许锐的小哥哥。”

    听到后面这句,张帆简直自豪的无以言表,低头趴在婴儿床上,对里面的小团子道:“我是你哥哥,你快点长大,我带你玩。”

    终于做哥哥了,这让张帆高兴坏了,平时出门他可都是哥哥姐姐的喊着,还从没人喊他哥哥呢。

    许宁从自己屋里取出饼干和奶糖放在桌上,招呼张梦和张帆过来吃。

    张梦见状,讶然道:“你还没吃完呀?你给我的,我带回家连初二都没过完,全让家里的孩子给吃光了,张帆还不高兴了好几天,说是宁宁姐给的,让我妈拿出来分给了别的小孩子。”

    “这是我表哥暑假来玩的时候买的,临走的时候拿着,我家都没人爱吃糖。”

    还不待张梦开口,张帆就拨开一颗奶糖塞进嘴里,冲许宁乐呵呵的笑道:“谢谢宁宁姐。”

    “这小子,你要馋疯了。”张妈在旁边哭笑不得的拍了儿子脑袋一下。

    “婶子这是干啥。”许宁赶忙给张帆揉了揉小脑袋,“就是一点糖,也不是啥贵重东西,我和张梦感情这么好,可比这几盒奶糖贵重多了。不过张帆,你现在年纪还小,正是快要换牙的时候,也别吃太多,以后要是牙齿长得不整齐可就难看了。”

    张梦附和的点头,“没错,你看咱村石蛋,那牙齿多难看啊。”

    “我知道了。”

    能教导出张梦这样好的小姑娘,张爸张妈的人品自然不差,两家大人聊得都很是投机。

    张广义知道许建军是政府公务员,最开始可能有点拘谨,不过随后瞧着许建军一点架子都没有,说话也很聊得来,随后就放开了。

    中午饭桌上,许宁用张家带来的蛤蜊肉凉拌了一道菜,又做的鱼腊肉和各种蔬菜,两家人吃的都很畅快。

    “许宁,我听说这次开学,咱们好像要重新调整班级。”午饭后,两个姑娘坐在许宁的屋里聊起来,“也是之前听别人说的,不知道真假。”

    “不管真假,咱们都是好朋友。”许宁却不在意这个,“现在我们还小,以后肯定会因为各种原因分开的,一辈子都在一起那不可能,不过咱们的友谊是不会断的。”

    “我知道,可是想到不能和你一个班,我心里就酸酸的。”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咧开小嘴道:“要是能和陆雪娇分班,那就再好不过了。”

    “人家也没惹你。”许宁轻笑,“不过分开最好,整日里面对着那张脸,的确有些让人心里不舒坦。”

    张梦一拍土炕,“这才对嘛,她都整天在你面前鼻子喷气了,你要是还这么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我都快要让你逼疯了,还以为你真的一点都不生气呢。”

    “我又不是泥菩萨,怎么可能不生气。可生气也没用,让我和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破口大骂?以后远着点就是了。”

    “你以前骂人也挺厉害的。”这个可不是张梦乱说的,没和许宁做朋友的时候,虽然两人是同桌,可许宁整日里都和陆雪娇那几个人玩,互相骂起来绝对一点都不客气。

    许宁顿时哭笑不得,“以前那是我不要脸面,现在要脸了不行啊?”

    “行,咋不行。”

    说罢,两个姑娘就笑作一团。

    “不过还有两年时间,张梦你也要打起精神来,用功读书,我以后想着考帝都的大学,你也一起吧。”

    张梦愕然了,“帝都啊,我还想着能考到咱们城里的普通大学就满足了,不对,我是想着能考上高中就满足了,你倒好,直接就开始往帝都那边想了。”

    “人总要往长远看,提前给自己定个目标。”许宁认真的说道:“我决定了,以后准备学医,做个医生,你都没想过吗?”

    “至少现在还没想,我就是想着能上高中就行。”张梦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不顾既然你提了,我就慢慢想,这两年下不了决心,就高中再想,总能知道自己以后想做啥的。”

    “说的没错。”

    谢铮在第二天下午,就在江爷爷的陪同下,和村里的另一个男孩子,坐上邻村的一辆拖拉机,往县城里去了。

    许宁只是帮着谢铮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并没有去村口送人。

    在胡同里,看到谢铮和她挥手,她心里才突然有些舍不得,这一走就是一个礼拜,恐怕会让她好长一段时间就缓不过神来。

    以至于开学第一天,她跨进江家后,心情更加的不顺畅了。

    习惯了每天和谢铮一起上学,之后这两年,都是要她一个人上下学了,路上没人陪着说说话,就算时间很短,却也孤单。

    “宁宁”高秀兰走出房门,一眼看到站在她家门口发呆的许宁,心里也是一阵酸涩,却还是强打精神笑道:“忘记你哥去县里上学了吧?”

    许宁牵出一抹苦笑,点点头,和高奶奶说了两句话,就一个人走了。

    她以为自己只是把谢铮当做邻居哥哥看待,或者是一个“晚辈”,可现在却突然有点慌,脑子都有些昏沉。

    抬手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角,才往学校去了。

    就算是喜欢也没用,不是自己的她也没那个厚脸皮去抢。

    其实她应该庆幸,庆幸谢铮的离开让她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情,免得待的时间越久,以后就越难以自拔。

    来到教室,张梦坐在自己位子上了。

    “今天自己来的学校啊?”张梦小声问道。

    许宁笑着点点头,“铮哥去县里上学,我就只能自己来了。”

    “路上没人说话,习惯吗?”

    “还好,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上下学还得让别人领着。”她被张梦说的,心情稍微好了点。

    “要不然咱们以后就在你家村口集合,然后一起来学校吧。”

    “千万别。”许宁赶忙拒绝,“平时还好点,遇到天气不好或者天气冷的时候,哪里能等着,再说我走路也就不到十分钟就到学校了,可别折腾了。”

    张梦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随着同学陆续来到教室,上课铃响后,周老师就从外面走进来。

    果然,说的第一件事就是分班的问题。

    班级里的同学一听,不少人都变了脸色,纷纷嚷求着班主任手下留情,别让他们和关系好的朋友分开。

    可惜他们的要求注定不能如愿,等所有的同学聚集在操场上的时候,听到各班的班主任上前来喊着自己班级的学生名字,有兴奋的,自然就有失落的。

    只是,等张梦走进初三五班的教室后,一眼看到坐在中间的许宁,扛着自己的板凳就飞奔过来。

    “老天有眼啊,咱们这就是缘分。”放下凳子,兴高采烈的在许宁身边坐下。

    许宁也止不住唇角的笑容,心里很显然是高兴的。

    等班级里的学生都到齐,张梦发现没有陆雪娇,心情就更飘了。

    五班的班主任不是周岩,而是一个长得颇为圆润的四十来岁的女人,看面相挺严肃的,似乎不太好相处。

    就是最开始的训话,语气就看出这位老师的性格,绝对是个你不认真听课,认真学作业就会对你体罚的那种人。

    体罚学生,在后世可能会面临着家长的投诉和学校的警告,可是在这个年代的农村,就算老师不想体罚你,家长也会让老师“不听话请老师狠狠地揍”这种状态。

    五班的班主任叫薛玉琴,性格其实还不错,却因为面相问题,不被学生们喜欢,甚至隐隐会有些害怕。

    她也不想这样,只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一时半会也改不了。

    若是突然变得笑眯眯的那才让人惊悚呢,所以她也没想着改变自己的态度。

    这次的分班并不是按照学习成绩分的,只有上了高中才会这样分班,不过薛老师扫视了一眼,发现排名前几名的学生,他们班级里一个都没有,但是在看到许宁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亮光。

    这个姑娘在他们学校里很出名,当然在初中部老师办公室里,也是众所周知的。

    从初一年纪倒数,到现在的整个学年前十,想不出名都难。

    前八名五班没有一个,好歹还有一个学年第九的许宁,对薛老师来说也足够了,谁能保证接下来的两年间,许宁就不能成为学年第一呢,毕竟这可是几百个学生里,进步最神速的一个了。

    新班级,就要重新安排班干部,许宁毫无疑问被安排了学习委员这一重任,而其他的职位,找的都是学习成绩比较不错的。

    日子一天天的平静流逝,谢铮在新学期的第一个礼拜六的下午回来了,他是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回来的。

    一进门就面临着姥姥那潮涌般的念叨。

    也难怪,谢铮从来到香山村生活,除非是重要的事情,还从来没有一走就是一个星期的,高秀兰怎么能不担心。

    询问了很久后,得知他在学校里很好,这才放下心来。

    “刚开学的时候,宁宁还是习惯的来找你上学,知道你去了县里,那孩子闷不吭声的就走了,哎”

    老太太随便一说,谢铮心里却百花盛开,高兴的发飘。

    感情那小丫头心里也是有自己的,整日里还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所以当晚,谢铮就招呼许宁来家里学习。

    他一边教导小姑娘新学期的知识,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她的神态,结果是越来越失望。

    哪里有外婆说的那么严重,很显然她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他被骗了?

    “宁宁,自己一个人上学习惯吗?”铮哥不死心的问道。

    许宁想了想后,说道:“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这两天已经没事儿了。”

    铮哥:“”

    你别没事啊,继续给我不习惯行不行?

    这丫头是不知道这一个礼拜他在学校里面是怎么过的,晚上十二个同学睡一间寝室,窸窸窣窣的说话声,让他特别的不习惯,还有想念宁宁时引起的反应也没办法纾解,简直折磨的都要脱发了。

    她倒好,这才几天,就习惯了?

    许宁还真不是个迟钝的,察觉到谢铮的态度,她很小心的看了两眼。

    “那个,铮哥,其实我还不习惯,不过不习惯也得习惯是吧。”

    “啧”谢铮舌尖顶了顶脸腮,“不会安慰我,就别安慰了,这么生硬。”

    “是真的。”铮哥还真他妈难伺候。

    “说的是真的?”谢铮斜眼睨了姑娘一眼。

    “骗你我是小狗。”许宁任命的哄着面前的臭小子。

    谢铮的眼底却突然闪过一道光,随后隐匿无形,“不用说自己是小狗,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相信你。”

    作者:[尔康手]闺女,千万别答应,你会被吃的死死的。

    许宁却柔柔一笑,点头道:“行,我答应你。”

    谢铮这才满意的在小姑娘头顶揉了揉,“好了,先欠着,给你讲题。”

    许宁低头做题,谢铮则是在旁边写着自己的作业,偶尔抬头看看身边的小丫头,眼神里的笑容就如何都兜不住,总是要往外溢。

    她的侧脸很美,鼻梁高挺,眼睫毛很长,忽闪忽闪的好似一只蝴蝶一般,飞到他的心里,骚动着那颗在蠢蠢欲动的心脏,特别的痒,若非有着强大的自控能力,指不定就会化身为狼,将她吃干抹净。

    时间真的是无限的漫长,让他的自制力在一点点的瓦解。

    许宁并没有骗谢铮,她所谓的习惯只是习惯了一个人上下学。

    可是谢铮在她的心里却无法消散,到底是盘踞了下来,死皮赖脸的不肯走。

    她已经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了,哪怕心里是有谢铮的,却也不认为自己就要和她有个好结果。

    两人这种类似兄妹的青梅竹马情谊,其实也很不错,虽然想到这种情况,心里会非常的闷,可总比毁掉他命定的姻缘要好。

    再痛苦的事情她都经历过了,一段年幼时期的暗恋罢了,还能处理不好吗?

    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也没有谁和谁是一辈子都分不开的。

    ------题外话------

    臭不要脸的,居然给我亲闺女下套。

    铮哥:我才是你亲儿子,那是你儿媳妇。

    咦,你这么说也对。

    铮哥:所以,你懂的,嘿嘿嘿。

    嘿嘿嘿,明白我明白,我也很着急,所以能把这四十米的大刀收起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