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小小贤妻】
    从原本的朝夕相处,到现在的“周周见”,两个人的感情还是一如从前,没有久别重逢后的激动,也没有许久不见的生疏。

    许宁心里满意,谢铮自然也是舒坦。

    之后的几次考试,许宁的成绩都是稳居班级第一,年级前十,而张梦也逐渐在许宁的带动下,成绩一点点的提升,最近的一次考试终于进了班级前十,让没见过笑容的薛老师也男的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秋去冬来,落叶离开枝头,很多的树木都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干,距离这一年的春节,也越来越近。

    家里的小团子个子长大了不少,整日里在他的婴儿床里扯着嗓子咿咿呀呀的,让原本宁静的许家,显得格外的热闹。

    今年许家只养了一头猪,他们不打算卖掉,只等杀了后和隔壁平分这一头猪。

    吃过老太太养的猪肉后,高奶奶再吃别的猪头,总觉得味道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可是她也经常来许家转悠,看到于春花喂猪的次数简直不要太多,吃的也都是平时常见的,没什么特别,这肉怎么就特别的好吃呢?

    搞不懂高秀兰也没深想,只归结为于春花养猪精细。

    时间进入腊月里,各家各户都开始忙活开了,而秦钊这一年依旧买了很多的东西,托人从魔都捎了过来,一家五口的新衣裳都有,尤其是小团子的衣裳,秦钊直接买了六七套,还不带重样的,看的老太太婆媳简直哭笑不得。

    这些小衣裳现在是不能给他穿的,只能等到这小家伙满月会走路了才行,如今穿的依旧是老太太精心挑选的布料手工缝制的小衣服,柔软舒适。

    初三上半学期的期末考试,许宁依旧是班级第一,但是学年成绩却蹿升到了年级第四,这让薛老师心里别提多喜欢了,在办公室里面看到成绩单的时候,难得脸部的线条变得格外柔和。

    听到旁边周岩的夸赞,薛老师觉得自己今年能过个好年了。

    寒假来临,中午许宁往隔壁送了一碗菜丸子。

    “江爷爷,铮哥还没有回来吗?”

    “他明年就要高考了,距离考试没有几个月,所以今年放假会有些晚,大概二十六吧。”江爷爷在庭院里劈木柴,“宁宁今年可是又考出好成绩了。”

    “嗯,都是铮哥平时教的我,以后我也想去帝都的大学。”

    “那感情好,听小铮说你要学医,有出息。”江爷爷冲许宁竖起大拇指,“以后爷爷生病,就去找你给看病。”

    “那我倒是希望永远都没机会,您和高奶奶一定要健健康康的。”

    和老人家聊了几句,许宁就略微有些失望的回去了,不过想到至少能在一起吃年夜饭,今年还是在自己家守岁,许宁心里也就舒坦了一些。

    谢铮放假的这天,寒风暴雪肆虐,地上堆积着厚厚的积雪,因为无人打扫,步履艰难。

    自行车是没办法骑,他只能和同村的同学吧东西放在自行车上,推着车子往家里赶去。

    在这样的天气里,客车也是停运的,能见度态度,且积雪太厚。

    很多同学都是家里的长辈过来接的,谢铮却因为家中的两位老人,没有给家里打电话,至少路上还有个说话的。

    “咱们还真是倒霉,偏偏放假这天雪下的这么大,至少别刮风啊。”

    “这个就没办法了。”谢铮哪怕是条硬汉,可是也扛不住这天气的变化。

    其实单纯下雪的时候并不太冷,可若是再加上这凌冽的西北风,就让人扛不住了,哪怕你穿的再多,那呼啸如刀子的寒风,也会无孔不入的往你身体里面钻。

    平时骑自行车快点也就四十多分钟,现在至少也得走俩小时啊。

    然而就算如此,也抵挡不住回家的迫切和**,不管路上多了的难熬,回到家里一切都会好的。

    冷的话可以想想那热乎乎的炕头嘛。

    “谢铮,你准备往哪里考?”

    “帝都吧,我想去当兵。”谢铮说道。

    “我是对当兵没兴趣,就是想着去读个大学,以后有个文凭再找个工作就行了,这半年差点没熬死我,想想过完年没剩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感觉头都要炸了。”他学习在班里并不好,最多也就是个中等水平,更别说是放在整个学年了。

    可是谢铮不同,从来都是年级第一,这个不服不行,他怀疑自己和谢铮的脑子不一样,里面的构造。

    两人便哆嗦着聊天,边继续哆嗦着赶路。

    从下午一点半,一直到接近四点钟才回家,主要是路上太难走了,到最后鞋子都湿透了,两只脚干脆失去了知觉,只是这么麻木的走着。

    回到家里,高秀兰差点没吓坏了,赶忙给谢铮取来一盆水让他在里面泡着,最初是凉水,然后一点点的往里面倒热水让他的双脚逐渐适应着,期间还给他不断的揉着,一直半个多小时,谢铮的脚才缓过来。

    “你说说,外面那么大的雪,你明天回来不行?非得冒着雪赶回来。”高秀兰这是足足念叨了半个小时,谢铮只能不断的讨好赔笑,半句都不敢反驳。

    “姥姥,今天中午放假,我在学校里待不住,就想着早点回来和你们团聚,您可别再生气了。”

    “你可闭嘴吧。”高秀兰气呼呼的瞪了外孙一眼,之前握住那双脚,差点没把她冷的跳起来,简直就是两坨冰块,也亏得年轻人火气旺,不然还不得冻坏了?

    就算你想回来,在脚上套个塑料袋,至少也不用湿漉漉的,没给你把鞋子冻成冰块,那就是万幸了。

    谢铮识趣的闭上嘴,把脚塞到被子下面暖和着。

    晚饭后,高秀兰就出了门,大概是去隔壁聊天去了。

    然后许宁就慢悠悠的过来了,进屋看到谢铮,叹口气道:“你可差点把高奶奶气坏了。”

    “怎么,宁宁也来念叨我呀?”谢铮拍拍身边的位置,让许宁坐过来,“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担心我了?”

    “我肯定会担心你呀,万一把脚给冻坏了可怎么办。”她无奈的看着嬉皮笑脸的谢铮,从兜里掏出一瓶护手霜,“把脚伸出来。”

    谢铮怎么能让许宁那白嫩的小手给他涂抹呢,直接抢过来,自己挖出一些,把两只脚涂抹了一遍。

    “我是大男人,不用这样讲究,再说现在也都缓过劲儿来了,没事的。”

    “你又不是医生,怎么知道没事,以后可别再这样了,让家里人跟着担心。”扭身去下面给他打了一盆水,让谢铮洗了洗手。

    看着贤惠的小丫头,他真恨不得抱在怀里揉一揉。

    今年的春节是十二号,因为即将面临高考,他们初八就得返校,在家里待的时间不多,礼拜天还是有休息时间的。

    高考是在六月份,所以也只剩下四个月的时间努力了,他其实游刃有余,却也得跟着在学校里靠时间。

    “你不是要学医嘛,以后我的身体健康可就交给你了。”谢铮笑眯眯的说道。

    也亏着外公外婆都不在家,老爷子大概去找村子里别的老头子聊天去了。

    许宁含笑点头:“放心吧,生病了尽管来找我。”

    “只要你不拒绝我就行。”谢铮心肝儿一颤,草,想到粉噜噜的地方去了咋整,他现在就有病,可却不敢找面前的小丫头治,只能先继续忍着。

    许宁丝毫没察觉到面前的邻家哥哥心里盘踞着一头猩红着眼珠子的恶狼,“不会的。”

    谢铮看了看窗外,再看一眼关闭的房门,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试试!?

    “宁宁咋不脱鞋上炕暖和着?”外面高秀兰挎着竹篮进来,里面是她剥好的花生,准备明天在锅里炒好,留着过年吃。

    铮哥:“”您可真是我的亲姥姥。

    “不用了,我这就回家了。”许宁温声冲谢铮道:“这几天铮哥别忘外面乱跑,让脚在屋子里缓缓。”

    “我知道了,外面都是雪,走路注意点。”谢铮憋得快要内出血了,表面却依旧云淡风轻。

    “好。”

    高秀兰哪里知道自己破坏了外孙心里的旖旎念头,抓了一把生花生塞给谢铮,她自己也捧着一把,盘腿坐在炕上看电视。

    “今年咱们去隔壁守夜,后天你于奶奶家里杀猪,过年给你炖猪大骨好好补补。”

    “嗯!”他恹恹的点头。

    高秀兰瞅了外孙一眼,“困了?困就赶紧去睡觉,我在你被窝里塞了三个暖水袋,脚底下放俩。”

    “知道了,那我去睡了。”谢铮磨蹭着去了自己屋,睡前是不是要干点什么就不知道了。

    许家原本是要在二十六杀猪的,可是一场大雪降下来只能延后。

    二十八这天上午,猪被宰了。

    然后估计是被猪临死前的凄惨声吵得烦躁,外面猪叫,里面小团子跟着哭,真是好不热闹。

    秦雪娟在屋里哄了好一会儿,小家伙才抽搭着停下了哭唧唧的小模样,安心的被母亲抱在怀里,抱着妈妈的咪咪心满意足的吃奶。

    许老太太不会收拾猪头,干脆就给了江爷爷,老爷子说等他收拾好一家一半,过年还能吃个猪头肉。

    中午许宁把猪血猪肝猪肠子等分别清理了一番,加入豆腐猪肉白菜粉条等,狠狠的蹲了一大锅杀猪菜,给隔壁送去了一大碗,他们一家围坐在一起,吃的大呼过瘾,就连小家伙也让老太太用馒头沾着汤汁为了点,吃的眉开眼笑,手舞足蹈的。

    “锐锐是越长越像年画上的福娃娃。”老太太抱着孙子,喂饱之后轻轻摇晃着让他睡过去,然后送到自己屋里。

    “奶奶是说他长得胖呗。”许宁打趣道。

    老太太笑着点点头,“可不是,白胖白胖的,就和咱家刚蒸出来的大馒头。”

    秦雪娟哈哈笑道:“刚才还说是年画上的娃娃,转眼就成了大馒头,这落差”

    杀完年猪,除夕也在人们的忙碌中来临。

    今年比起去年还要热闹,主要是家里多了一个小娃娃。

    年夜饭桌上,许宁将鱼刺挑出去,然后在碗里面细细的捣碎,一点点的喂着身边的弟弟。

    小家伙在六个月的时候就吃辅食了,基本都是秦钊从魔都那边买了送过来,全部都是国外货,这小子恐怕是他们这整个市里,吃的最好的了估计。

    吃了一点,等许宁再喂,小团子就傲气的别开脑袋,很显然是吃饱了。

    秦雪娟见状,将儿子抱在怀里,对许宁道:“快点吃吧,待会儿小铮就过来了。”

    “嗯!”

    晚饭后没多久,江爷爷一家就拎着瓜子糖果过来了,谢铮也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进门后高秀兰抱着小团子还是一阵亲热,等亲热完了后,谢铮才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和许宁在堂屋说话,几个大人则是在老太太屋里,照旧摆开桌子搓麻将。

    他们家的电视是放在堂屋的,不想隔壁江爷爷家电视放在睡觉的屋里,所以待会儿看春晚的时候还是要出来。

    不过堂屋点着煤炉,屋里可是很暖和的。

    谢铮单手托着小团子粉嘟嘟肉呼呼的小屁股,将他举起来放下去,惹得小家伙挥舞着手臂笑个不停。

    “铮哥你们什么时候考试呀?”

    “六月底吧。”谢铮由着小团子趴在他胸口吐口水,“然后会有差不多三个月的假期,到时候我去接你上下学。”

    “嗯。”听到这句话,许宁突然有些恍然,却也隐隐有些怀念和期待。

    面前突然一张放大的俊脸,吓得许宁差点没倒仰回去,被谢铮抬手拉了回来,“是不是很激动?”

    “铮哥刚才吓死我了,突然靠这么近。”许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有话就说话,靠这么近做什么,又不是听不到。

    “你就说,我接你上下学,高兴不高兴。”谢铮重复了一遍。

    许宁看着他嘚瑟的神色,噗呲笑道:“高兴,您是谁啊,让您劳驾接我上下学,岂止是高兴,简直都要乐疯了。”

    “行,我就知道你这丫头喜欢用这种语气来说真心话。”谢铮颠颠怀里的小团子,“锐锐你说是不是啊,姐姐刚才肯定是害羞了。”

    许宁:“”

    我害羞你个头啊。

    小家伙被颠簸的乐呵,拍着小手叽叽咯咯的笑的好似一只小鸡仔,口水都流出来了。

    很快,这一年的除夕春晚就开始了,屋子里打麻将的人也搬着凳子坐在这边看电视。

    其实可以想象,有的人家里肯定是为这个春晚挤得热闹,他们这边却每年都很安静。

    主要是以前都知道许老太太这个人厉害,除了和高秀兰在一起,村子里别的人几乎都不怎么搭理,关系不亲密自然也不好意思来许家蹭电视,所以每年两家聚在一起才能这么乐呵。

    今年的春晚也非常的精彩,两家人聚在一起笑的前仰后合的,唯独看不懂的小团子,却也咧开小嘴跟着家里人一起傻乐,更是让这个除夕夜增添了一抹童趣。

    而今年的这场晚会,也让一首我的中国心响彻华夏大地,一直到几十年后依旧耳熟能详。

    初八这天,谢铮返校,却在走之前给许宁补了五天的课。

    她的生活依旧很平静,或许是因为和关系不好的陆雪娇分班,又或者许宁现在的进步太大,让陆雪娇彻底没了比拼的心思,校园生活也变得舒心起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宁的五官逐渐张开,原本清秀的五官好似增添了一抹淡淡的风情。

    每日里出现在校园,总能引来无数男生的追逐眼神,可惜她就好似没察觉到一般,从来没有为这种事情而有分毫的动摇。

    走在张梦身边的压力挺大,不是因为许宁的好相貌,而是那些男生们的眼神。

    明明是盯着许宁,可是她就是觉得很不自在,同时也越来越佩服许宁,这都能顶得住。

    若是她的话,估计早就不敢出教室门了。

    尤其是每年元旦联欢会,许宁总能得到表演节目第一名,俨然成为男生们的女神,女生们的天敌的趋势。

    大地回暖,气温一日日的攀升,许家的小团子也变得闹腾起来。

    即将过生日的小家伙现在特别的喜欢走路,在婴儿床里根本就待不住,除非是他自己累得不乐意走了,否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叽叽呀呀的让家里大人搀扶着他走路。

    这可绝对不是个轻松的活儿,老太太被折磨了两天差点没累倒。

    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是许锐的周岁生日了,他们决定不大办,就是和隔壁凑到一起吃个饭就行了。

    在秦雪娟被折腾了两天后,还是老太太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办法,直接做了条布带,若是这臭小子想走路,就将布带放在他的腋下,这样大人也不用长时间的弯着腰,攥着这条软和的布带就行了,好歹不用被这孩子累的直不起腰。

    好吧,在许宁看来这纯粹就是在“遛狗”,小团子就是那只奶萌奶萌的小奶狗。

    他现在还不太会喊人,喊爸爸妈妈都是单字单字的往外蹦,就这样也是吐字不清,可是父母总是逗弄着小家伙喊爸爸妈妈。

    好几次惹得小家伙皱着小脸想发怒,却总引来大人们的笑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