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铮哥坦白】
    今年的麦假,谢铮因为马上面临高考,是没有假期的。

    许宁也因为弟弟还小,刚回摇摇晃晃的走路,也因为母亲要跟着一起下地收割麦子,就留在家里一边做饭,一边照顾着身边的这个小团子。

    许锐已经过了一岁生日,在十三个月的时候就会如同一只小鸭子似的走路了,也如许宁之前期盼的那样,只要她在家里,小家伙就会跟在许宁屁股后面,特别的好玩。

    或许是在母胎里营养太好,又或者是一直吃的是空间里的食材,许锐真的是特别的白嫩,模样也超级可爱,不说的话别人或许还以为是个小女孩。

    天还没亮,两家大人就带上帽子,扛着农具去地里割麦子了,许宁则是在厨房里准备早饭,然后七点多钟的时候,母亲会回家和她一起带过去。

    “饭饭!”许宁正坐在灶口前熬粥,许锐就从堂屋里出来,膝盖上还蹭了一点灰尘,那是他从石阶上趴下来的时候染上的。

    许宁招手让他过来,给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锐锐小肚肚饿了吗?”

    “嗯,姐姐,饭饭。”小团子拍拍肚子,早上家里人走的时候小家伙还在姐姐怀里睡得很甜,现在这是被饿醒了。

    领着弟弟擦了一把脸,许宁给他用温水泡了小半碗的饼干,将小家伙放在小椅子上,一勺勺的喂给他。

    吃饱喝足,小团子让姐姐给他擦了擦嘴,然后站起身在院子里自己玩去了。

    他最喜欢看猪圈里的小猪仔,现在小猪仔刚养了不到两个月,个头还很小,这小子总喜欢趴在猪圈的门上,看着在里面哼哧哼哧睡觉的猪,偶尔还会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谁知道是不是在和小猪交流着。

    秦雪娟是在七点半回来的,许宁已经将饭菜都准备好了,母女俩收拾了一下,领着许锐拎着饭菜往地里去了。

    “收完麦子,我准备去外面走走,看看是否能和一些大酒店谈谈蔬菜供应的问题。”现在儿子也不喝奶了,她也算是解放了,自己现在没有工作,总不能一直靠着丈夫那点薪水养活一家人。

    她好歹也是读过大学的,哪怕没有毕业,在这个社会也是有能力生存的。

    “等家里日子好点,我再看看去学习两年,进修个商业管理,财经金融一类的课程,以后随着社会的发展,我这点知识也是不够用的。”

    许宁点点头,母亲真的是挺有远见的。

    “具体的事情,等我和你爸商量一下,一切就等到你放暑假咱们再行动。”

    “好!”

    东西都在她空间里放着,里面蔬菜水果和鱼蟹都有,目前空间还没有扩张,依旧是那两亩地,也因为她不断的囤货,空间里已经没有多少空地了,这半年来也就没有继续种,不过家里的水果却一直都没有断过。

    “你这空间咱们家也只是暂时的,等家里存下钱来,我还是想着做点别的生意。”

    许宁知道母亲的想法,空间始终都在自己的身上,而她以后还要读书,想要一直走蔬菜这条路很明显是不现实的,所以这也只能用作发展的第一步,以后肯定是要走别的路子,不然真的很麻烦。

    “不如就开酒店吧。”许宁道:“主要是住宿的那种酒店,很高档的那种。”

    秦雪娟却看着女儿笑道:“你当妈不想啊,可是首先地段不好找,就算你看上某个地段,可想要拿下来就需要庞大的资金,然后高档酒店的建造也不是一笔小数目,目前来看至少得数百万才行,咱们家里哪有这么多钱啊。”

    “”好吧,许宁真的是想当然了,她之前是在酒店餐饮部工作的,对于酒店里的一些事情也多少了解,每天都有晨会,每周和每月都有例行的大会,月会都是酒店的经理来的,而年终大会则是酒店老板出席,说的都是酒店的发展和之后的经营方针。

    哪怕她当时学历超低,可是做了十来年,也是有点自己的理解。

    现在却忽视了之前的一些方方面面的事情。

    虽然之后秦钊开始经营房地产,主打高档的办公楼和酒店,但是华夏国土如此广袤,岂是轻而易举就能饱和的,就她当初打工的酒店,附近就有几十家,可照旧生意火爆,经常客满需要提前预约。

    至于她,现在对药膳的热情依旧高涨,以后就想着开一家美容养生的药膳馆。

    今年没有谢铮一起帮着下地,很明显这进度就稍微慢了点,不过天气预报说这些天没有雨,晚个一两天也不碍事。

    将饭菜送过来,两家人就围坐在临时搭建的草棚子里吃饭,每年农忙的时候,在他们这边的田间地头能看到很多这种草棚拔地而起,建造很简单,就是用几根比较粗的木棍和一些高粱杆或者芦苇杆铺在上面,然后在用破网盖住就可以,可以在这里吃饭,午休,收完粮食之后再拆掉,简单方便。

    许宁简单喝了点粥,就领着弟弟在田间地头玩玩,小家伙偶尔摘一朵小花,偶尔追着蝴蝶蜻蜓,全身有使不完的精力。

    谢铮的考试是在六月的二十二,此时麦子还没有收完,江老爷子夫妇并没有如同别的父母那样,孩子高考都怀揣着紧张的心情去学校门口聚集着,主要是因为谢铮的学习非常的稳定,从来都是学年第一,几乎都接近满分。

    再者说现在家里正是农忙的时候,也没那个闲工夫跑这大老远的去学校门口守着。

    守着也没用啊,你在外面再如何的忍受酷热的天气,他们该考多少还是多少,可没有因为父母担心就给你加分的选项。

    他们这边是先填报志愿再考试,许宁觉得这种方式挺不好的,知道考试成绩后再按照分数申报学校多少,这样的话明明能考得很好的学生,也会因为害怕考场失利而将心中的学校降一级。

    许宁看过谢铮的志愿表,三个选项栏,他直接大笔一挥,全部写了“帝都军事大学”这一个答案。

    江爷爷看到他的志愿表的时候,高兴的合不拢嘴,也没有书别的。

    至于学校老师是否会找谢铮私下里谈话,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谢铮回来的这天,江家的麦子已经收完,许家也只剩下一亩半小麦。

    此时许宁正在家里准备晚饭。

    听到外面车铃的声音,许宁没有在意,小团子却好似受到召唤似的,摇晃着小屁股就跑了出去。

    “锐锐。”谢铮的声音飘进来。

    然后小团子高兴的笑了起来,“锅锅!”

    “哎哟,还不错,既然还记得锅锅,来,锅锅给你买的好吃的。”

    谢铮直接将载的满满的自行车停在家门口,然后弯腰抱起许锐走了进来。

    “铮哥,你们考试完啦?”许宁看着一大一小,招呼谢铮坐下,“怎么又给他买东西,家里都有的。”

    “也没花几个钱,就是一袋饼干。”谢铮不以为意,再说这可是未来的小舅子呀,“他们都下地了?”

    “嗯,明天就能收割完,你考得怎么样?”

    “肯定很好。”谢铮抿唇笑,“接下来是三个月的假期,宁宁,我可能到时候会带姥爷他们一起走。”

    “”许宁沉默片刻,笑道:“我想也差不多,毕竟让你一个人去帝都,高奶奶也不放心呀。”

    主要是他们在帝都有房子,去了也有地方住,虽然谢铮平时可以住在学校里,可高奶奶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半年见外孙一面,就这样谢铮去县里读高中,两位老人也在家里想念的紧。

    “我放假会带着他们回来的。”

    “嗯。”她笑了笑,低头继续摘菜。

    谢铮的心里却不平静,别看还有三个月,可是最晚他也会在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开学一个月前离开香山村。

    现在还能每个礼拜见一面,以后就要半年见一次,间隔的时间太久,他能忍受得住,却怕许宁这边出问题。

    晚上七点多,家里的大人回来都聚在许家。

    看到谢铮,都纷纷询问起谢铮的考试成绩,谢铮的回答一缕都是考得很好。

    “哎,我和她姥姥也商量好了,这次要是小铮考上帝都的大学,我们俩老家伙就跟着过去。”饭桌上,老爷子喝了一口酒,“谢家在帝都有一套房子,去了也有地方住,平时星期天这孩子也能回家吃饭。”

    许建军点点头,“江叔这个决定是对的。”

    “所以到时候家里的房子,也就麻烦你们帮忙照看着了,小铮放暑假和过年的时候,我们会回来的。”

    “这都是小事儿,你们放心就行。”

    学校的同学发现,许宁再次和谢铮一起上学了。

    不过谢铮也就是每天早上送她来学校,放学后来接走,偶尔也会看到他和几个男生在学校操场上打篮球。

    那些暗中喜欢许宁的男生真的是想咣咣撞墙了,原本以为这个帅气的学长已经走了,谁知道现在又回来了。

    “哎,我是没敢报帝都的大学,就报了本市的一所大学,谢铮,要是我以后混不下去就找你啦,你可不能不管我。”周涛觉得自己也挺努力了,可是学习就是上不去,看到谢铮三项志愿添的都是一所学校,他是半点勇气都没有。

    “大学里你继续好好学,我可不会给你走后门。”谢铮的回答差点气坏了周涛。

    这还真是他的好哥们。

    “你能给我走什么后门,你学的是军事,我选的是考古学,咱们八竿子打不着的好不好。”

    谢铮却有些不解,“我说你好歹报个热门的专业啊,像财经,国际贸易之类的,怎么会想着报考古?趁着没去之前先考虑一下吧。”

    “就这么定了,我就想挖那些古人的坟,咋地吧。”周涛一挑眉,自豪的说道,“我最崇拜的人可是郭老。”

    “人家郭老是家和史学家,不是你说的挖坟的,别搞错了。”

    不管怎样,至少这辈子谢铮应该不会和周涛断了联系,这就足够了。

    至少考古在现在这个年代,找工作还不难,若是到了后来,恐怕就会有点不太容易了,以周涛的性子,肯定不会是那种安心坐在办公室里整理历史资料的人,现在的机遇还不错。

    “不过谢铮,你就这么走了?不怕许宁看上别人啊?”这两年周涛也算是知道了,难怪当初自己追不上许宁,都是这家伙在背地里搞鬼。

    说什么许宁和他不合适,还不是因为这厮很早就觊觎人家了,说的真他妈好听。

    “你这是操的哪门子的心。”谢铮跳起来将篮球投进篮筐里,“先担心你自己能不能考上大学吧。”

    “没事儿,我好歹还有两个备选,不像你,一条路走到黑。”

    “我只是有十足的把握。”

    “”草,和这种人说话真他妈的噎得慌。

    夏天的炎热汹涌而来,许宁也在酷热里,结束了初三的期末考试。

    这一年的暑假,殷恪和秦钊都不会过来。

    秦钊是因为学校里有事情,殷恪则是知道秦钊肯定会考去帝都的,也就不来折腾这一回了。

    看到许宁的考试成绩,谢铮很满意,全校第三名,上高中是轻而易举的。

    秦钊接到录取通知书的这天,是个难得凉爽的阴天,看情况似乎要下雨,天气预报说接下来将会有三天的小小雨,断断续续的那种。

    录取通知是被邮递员送过来的,一张有别于普通的信封,上面印着帝都军事大学的印章,而打开信封,里面则是一张纸质的录取通知书,纸张不大,上面告知谢铮被帝都军事大学录取,并附有报道的时间和地点,很简单。

    比起后世那不断与时俱进的通知书,这个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了,可是却承载着一个人生的起点和全部。

    其中也提醒迁移户口和组织关系,这个谢铮没有管,他的户口本身就在帝都,组织关系也等回到帝都之后再处理。

    看到这张成绩单,江爷爷的手都在颤抖,高奶奶干脆就高兴的泣不成声。

    村子里另外一个参加考高的却落榜了,听那意思好像不准备复读,而是收拾东西去城里打工。

    四里八乡的能考上高中的有,但是考上大学的却少之又少,谢铮顿时就成了村子里人人乐道的人物。

    而江爷爷也开始和高奶奶收拾家里的东西,带走的东西只有衣物,其余的家电之类的留在这里,帝都那边的房子里有,再说过年过节回来也是要看电视,来来回回的带着麻烦,却也叮嘱许老太太,没事就来他们家看看电视什么的,免得长时间不看坏掉。

    平时或许没感觉,等到你收拾的时候会发现,什么都想带走,可是却只能取舍一番。

    谢铮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看着窗外那飘飘洒洒的小雨,说是雨,其实就和雨雾差不多,不大,却很密集。

    还有半个月就要走了,提前回帝都是要收拾家里的房屋,很久没人住,就算有人经常打扫,也会很潮气,高秀兰的意思是早点过去,该收拾的收拾,去去霉气顺便做饭增添一点人气。

    他没什么意见,却放不下许宁。

    重生两年多来,和她朝夕相处,她的整个人都被他揣在了心里,若是这样情愫不明的离开,他不甘心。

    呆坐了许久之后,他才站起身,捞起床上的外套,和正在厨房里准备做饭的高秀兰打了一声招呼就出门了。

    来到许家,许宁和老太太在厨房里做午饭。

    “铮哥来了。”许宁冲他柔柔一笑,“今天中午我家做面条,过来吃吧。”

    “于奶奶,我有事要和许宁说。”他对于春花说道,然后拉着许宁往外走,“跟我来。”

    许宁没有挣扎,放下手里的菜刀跟着谢铮出去了。

    老太太瞧着那俩孩子,也没有说什么。

    出门后,谢铮拽着许宁往胡同另一边走,他们这条胡同有四户人家,许家和江家对门,另外两户则是早就没人住了,院子里都长满杂草,穿过胡同就是一大片空地,还有几个草堆,空地是许家和江家的自留地,里面种的蔬菜和水果,此时正是能采摘的时节。

    “铮哥,咱们去哪里?”许宁纳闷。

    谢铮将她拉到前面的这户人家的屋檐下停了下来,前面有两个草堆挡着,这边也很少有人来,不怕被人看到。

    “有什么事在家里就能说,来这边做什么?”许宁忍不住笑道。

    谢铮却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口齿清晰的说道:“宁宁,我和你一样,都是重生回来的。”

    “”

    许宁只觉得自己好似出现了幻听,整个人的脑子和耳朵都在轰鸣作响,细雨窸窸窣窣的声音此时也一下子消失了,好似周围都变成一片黑暗,将她一个人囚禁在这边暗无天际的空间里。

    “铮哥在说什么”许宁下意识的反驳,眼神涣散。

    “我知道你听得懂。”谢铮抬手扣住她的后脑,重复一遍,“我和你一样,是重生回来的,在两年前的春末。”

    ------题外话------

    这是现代架空文,书里面的一些设定,别带入到现实中,比如录取通知书什么的,一切以作者的世界观为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