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吻的强势】
    许宁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脸色也变得惨白如纸。

    “我听不懂,铮哥放开我,我要回家做饭了。”

    谢铮也是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来和她坦白的,既然开了头,哪里能让她这么离开。

    若是这次放手了,以后许宁恐怕就再也不会见他了。

    本来走进她的心就很难,现在就更加不能放弃。

    “宁宁乖,你看着我听我说。”谢铮圈住她纤细的腰肢,食指勾起她小巧的下巴,让她和自己的视线相交,“别哭,我不想让你哭的。”

    小姑娘那泫然欲泣的表情,让谢铮滚到嘴边的话差点咽回去,伸手给她拭去眼角的泪花。

    “宁宁,这辈子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我会对你很好的,很好很好。”

    “我不想。”许宁咬住红唇,心里乱的一团糟,此时就想跑回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也是重生回来的,那么他就知道了自己的过去,这让许宁无地自容。

    上辈子的她是荒唐可笑的,让她如何继续面对谢铮,他了解自己的过去,就这个认知,已经让她想消失了。

    “我既然和你坦白,就没想着让你拒绝我。”谢铮低头在她雪白的额头亲了一口,“我喜欢你,晚上做梦都会千百次的想你,若说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会死,你是不是依旧要离开我?”

    “你还有陈倩雯。”许宁哽咽,他明明有妻子,还要来招惹自己。

    “我和她没有感情,只有责任和义务。”谢铮将小姑娘圈在怀里,“但是这辈子我想换个活法,只要你,也只有你。”

    “你松手!”

    “那你答应我了?”

    “我要考虑考虑。”

    “那我不松,现在考虑吧。”

    许宁真的是想考虑,刚才的信息量很大,她也不是那种聪明绝顶的,不考虑万一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她这辈子不是白走一遭了。

    可谢铮着实太霸道。

    以前是把他当做一个孩子看待的,现在却发现,人家依旧把自己当小丫头,自己这才是闹了笑话。

    想到之前她偶尔会用一种“老母亲”的眼神看谢铮,她就想死一死。

    谢铮的手在她后颈不轻不重的揉捏着,眼神染上一抹璀璨的笑容,“宁宁,我是让你考虑,没让你走神。”

    “我还是想回家考虑。”她想逃。

    看着那张在自己面前开开合合的粉嫩唇瓣,谢铮被**驱使着低头亲了上去,那湿润柔软还带着淡淡温暖的触感,让他差点没疯了。

    “铮哥”许宁被吓傻了眼,想推开他,却被对方按在粗糙的墙壁上。

    灼热的吻渐渐加深,看到她没有抗拒的厉害,谢铮也没有故作绅士,单手将她的手臂反剪在背后,另一只手臂圈住她纤细的腰身,将她带进自己怀里,放肆的扫荡侵袭。

    怀里的小姑娘发出小猫儿似的娇喘和啜泣声,却只能让他更加的强势。

    许宁羞愧的想死,她从未被人这般的对待过,哪怕上辈子蒋家豪

    “我曾经和你说过,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你心里是明白的对吧?”微微松开,在她的唇边时不时的落下几个密集的吻,“我也知道你是喜欢我的,所以咱们怎么不能在一起?时间是很宝贵的,我不想浪费一分一秒,你在我这边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两家大人也乐见其成,而以后我们两人的路,我都会走在你前面为你趟平,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可是我上辈子没和你在一起,为了我心目中的好日子,和别人跑了。”想到这点,她就无限的自我厌弃。

    “我上辈子也是胆小鬼,若能早点和你说明白,也不会让你受那么多苦。”并不全是许宁的错,女人希望过好日子没有错,她上辈子也没有负了自己,至少在离开香山村之前,他没有让许宁等自己。

    “那是我自找的。”许宁闷声说道。

    “所以和我在一起吧,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都会满足你的。”

    “我不”

    “啾!”一个吻落下来,“还有什么顾忌的?”

    “你先等等。”许宁连忙说道。

    “不等。”再一个吻落下来,“给我答案。”

    许宁真是欲哭无泪,想伸手推开他,可现在自己双手被他反剪在背后。

    “我愿意,愿意”

    然后谢铮的吻再次落下来,只是这次可不是蜻蜓点水,反而变得激情澎湃。

    许宁被动的接受着他的气息,被动的被他攻破城池,却被诱惑着主动和他唇舌共舞。

    “我都说愿意了,你怎么还亲我?”许宁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气呼呼的看着谢铮,没这么耍赖皮的。

    “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我肯定得多亲几口,接下来咱们可要分开半年呢。”谢铮却反驳的理所当然,“提前讨回点利息,当然这一点不够,我会天天找你的。”

    “”

    真不要脸,她暑假期间再跟他出来,她就不姓许。

    “哦对了,我还是要和你说清楚。”许宁差点被他不要脸的话语带走了,“我这辈子还是想过上好日子,但是不是靠你,而是靠我自己。”

    “随便你。”谢铮点点头,“再亲两口回家吃饭。”

    “我嘴疼。”许宁眨眨眼,意思是放她一码,别回去让家里人看出什么来。

    谢铮的脸却不管不顾的压下来,“乖,亲亲就不疼了。”

    “”

    十分钟后,谢铮放开许宁,看到她气喘吁吁的小模样,以及那更加嫣红有人的小嘴儿,谢铮觉得自己还能继续亲下去。

    许宁被他灼热的视线烫的发抖,赶忙用力的推开她,拔腿就往家跑。

    谢铮没有将人逮回来,反正距离出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他可以天天喊她出来。

    关系明朗化,铮哥的心情顿时美的不要不要的,双手揣着裤兜,得意洋洋的顶着雾雨往家里走,那脚步轻快地,好似要上天。

    “咱们老百姓啊,今个儿真高兴,滴滴当当当当当”

    许宁一路小跑回家,午饭已经做好了,看到她气喘吁吁的样子,老太太纳闷的看了她两眼。

    “跑啥?”

    “免得你们等我吃饭。”许宁洗了手在马扎上坐下,旁边许锐小团子也已经在他专属的小椅子上做好了,面前还摆放着他的小碗和小勺子,里面有被碾碎的豆腐。

    秦雪娟看着女儿,发现她的笑脸莹粉,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跑得气喘,招呼她赶紧吃午饭。

    刚拿起筷子,许宁整个人就僵在当场。

    “咋啦?”老太太问道。

    许宁却夹起双腿,对奶奶和母亲哭笑道:“我好像来初潮了。”

    秦雪娟一听,脸上乐开了花,“咱们宁宁也是大姑娘了。”

    老太太则是起身回自己屋里,给许宁翻出来一沓柔软的布,“这是给锐锐做尿布剩下的,你先用着,等我给你做个月经带。”

    女孩子第一次来这个,通常都会显得很羞涩,毕竟这个年代民风不开放,有的女孩子胸部稍微大点,都能让一些同学在背地里指指点点,说这样的女孩子不检点。

    不过许宁没压力,她这辈子想活的漂亮,生活漂亮,人也漂亮,别人的眼光她不会在乎。

    去屋子里换好衣裳后,出来吃过饭,收拾妥当就来到了老太太屋里,看她给自己做月经带。

    老太太现在已经没有了,秦雪娟却有三四条,不过这种东西是不能通用的。

    在衣柜里找出几块干净的浅色棉布,她剪裁了几下,拿起针开始做起来。

    “你这来的有点晚,我年轻时十三岁就来了。”老太太边穿针引线边和孙女聊天,“这种月经带要每天一换,勤快点,要不然容易得病,我给你做四条。在这期间不能喝凉水,也不能吃寒的东西,你能悄无声息的来就说明身体很好,你妈之前每次来这个都要提前疼好几天,也就这两年好多了。”

    “还有洗好之后在开水里泡泡才能用,你现在用的脏了后扔掉就行。”

    听着奶奶絮絮叨叨的叮嘱,许宁无比怀念卫生棉,最好还是带小翅膀的那种。

    上辈子她不到四十就绝经了,后来更加多元化的卫生棉她也只能看看了。

    因为来了初潮,晚饭老太太和秦雪娟都没让许宁做,就叮嘱她好好休息。

    所以第二天谢铮来找许宁的时候,看到秦雪娟那神秘的笑容,还以为自己和许宁的事情暴露了。

    当旁敲侧击的知道许宁来了初潮,他的心情还真的是难以言表。

    看到旁边眼神躲闪,却又松了一口气的许宁,谢铮真的想抱起来狠狠的蹂躏她一番。

    他整日里想着丫头想的厉害,你这边倒好,居然还表现的松了口气,是想做什么?

    “宁宁,趁着我走之前,来我家给你补习一下新学期的知识,课本用我的。”

    “”许宁瞠目结舌,不想去怎么办?“铮哥,过两天再学习吧。”

    谢铮一本正经的说道:“宁宁,学习是不能松懈的,我能副导你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再说只是让你坐在那里,也不用活动。”

    许宁: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秦雪娟也没想到自家姑娘已经被邻居这个臭小子给拐到手了,笑道:“去吧,提前预习新学期的课程,也是领先其他的同学一大步,妈给你做个软垫放在板凳上,觉得难受就在你高奶奶家里灌个热水袋抱在怀里。”

    连亲妈都站在谢铮那边了,许宁还能说什么,这还没去呢,嘴唇就开始疼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后悔,是不是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呢?

    旁边,许锐正蹲在地上,挽着一个小木车,许宁的眼神顿时一亮。

    谢铮心里冷笑,不等许宁张嘴,“宁宁,学习态度要端正。”

    “”

    谢铮拎着许宁的书包,领着她来到自己房间,从橱柜里找出一张夏天盖的薄毯,折叠一下放在凳子上。

    “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灌个热水袋。”

    许宁望着他出去,自己在这边犹豫着是不是拎起书包回家。

    可想到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能在这边忐忑的干坐着。

    谢铮回来后,将热水袋放在她腿上,顺便去墙角的几个纸箱里翻找出他中学时候的课本,因为现在书籍是学问的象征,哪怕初中毕业三年了,他的课本也全部都保存着,甚至连小学时候的课本都能找到。

    “紧张什么,今天就是学习。”谢铮好似逗弄小猫似的在她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发现可能是来了初潮,手掌有些凉,“注意保暖,别太随便应付,以后落下病根。”

    许宁看他着实没有“欺负”自己的意思,也一点点的放下心来。

    时间一晃到了黄昏,许宁看看时间也该回家了。

    却不想这个时候谢铮开始发难,直接俯身过来亲了一口。

    “说是天天,就一天都不能落下。”他还可气的舔舔唇,一副餍足的模样。

    许宁被气的胸口疼,“今天中午已经亲了。”

    “每天亲几回。”谢铮站起身,合上面前的书,“好了,快回家吃饭吧,晚上”

    “晚上我要早点睡觉。”许宁迫不及待的说道。

    谢铮却啧啧两声,“我是让你晚上早点休息,你这个小色胚。”

    瓦特?你这是贼喊捉贼!

    脸呢?

    “铮哥,你以前也是这么不要脸吗?”许宁叹口气,认命的问道。

    谢铮勾起她的小脸,低头又是一口,“和陈倩雯结婚的那些年,我把脸看的比在紫禁城门前裸奔都重要。”

    “你们的关系真的就这么差?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们俩明明就是挺恩爱的。”

    “呵,你这小丫头懂什么,那是作秀知道不?”低头再次亲了一口,拍拍她的小脑袋,“好了,早点回去吃饭休息,明天自动过来学习。”

    “行吧。”她算是彻底的懒得反抗了。

    反正就算自己不想来,他也能去自己家把她薅出来。

    利用半个月的时间,谢铮给许宁笼统的讲解了数理化的新学期课程,此时他这边也打算举家赴京了。

    这天上午九点多,村子里就开进来一辆黑色的轿车,直接在许宁家屋后停下了。

    村子里的人一看,感情这又是许家来的亲戚,却发现对方直接去了江老爷子家里。

    殷恪一进门就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谢铮,我亲自来接你回帝都了。”

    谢铮站在自己屋子里的窗户边,看着这个张狂的臭小子,“吼什么吼,谁让你跟着过来的。”

    “嘿,你还真是不识好人心,我可是带路的,不然杨叔叔找不到路。”

    殷家老爷子的司机杨旭是武警复原军人,之后就一直给殷老爷子开车,这次是专程过来接他们一家三口的。

    知道江家今天要去帝都,许家听到声音也过来送行。

    “许宁,你也快点去帝都,到时候哥带你到处玩玩。”

    “好。”许宁笑眯眯的点头,然后和母亲他们进门帮着江爷爷拎东西。

    这次带走的东西不多,只有一些衣裳,却也装了足足三个蛇皮袋子,和两个木箱子。

    因为蛇皮袋子很大,后备箱只能塞得下这三个袋子,木质行李箱就放在车子里。

    两家也提前聚在一起吃过饭,分别的时候虽有不舍,可是过年就能回来,倒也不会哭哭啼啼的。

    不过许锐小团子看到车子,啪啪啪的跑上前,就要往车子里面钻。

    许建军赶忙上前将儿子抱出来,“这小子,手脚还真麻利。”

    高秀兰望着老太太,笑道:“春花,家里就麻烦你们了,我们等过年就回来。”

    “放心走吧,家里别担心。”于春花笑道:“我天天给你家去通风,也会给你烧火暖炕的。”

    村子里的人看江家全部都要去帝都,很多人都出来送行,明明平时关系很一般,却也不妨碍此时的离别愁绪。

    当然看热闹的人占大多数。

    谢铮望着许宁,觉得脚步有些重,弯腰在她耳边低声道:“宁宁,在家里安心等哥哥回来,这辈子我会疼爱到你哭的。”

    许宁心神一颤,低着头嗯了一声,脸颊有些羞涩,“铮哥,一路平安。”

    “好,你在家里也要好好的,别让我担心,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到了帝都那边会给你保平安的,也会把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你。”

    “好。”

    说再多,也是要走,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谢铮冲许家人挥挥手,钻进了车子里。

    “宁宁,过年回来我给你带好吃的。”他眼神灼热的看着许宁,“要认真学习,我会在帝都等你的。”

    “知道了。”

    车子缓缓的开走了,许宁站在原地很久很久,一直到许锐拽着她的衣服下摆,才回过神来。

    “姐姐,家家。”小团子冲着姐姐伸出手臂。

    许宁收拾一下失落的心情,弯腰将弟弟抱起来,转身回家去了。

    “锅锅”小团子不知道谢铮一走就很久不回来,还以为和之前一样就是去学校,然后隔几天会带好吃的回来给他。

    许宁鼻翼微酸,在弟弟的脖颈间蹭了蹭,“哥哥去外地读大学了,要过年才能回来。”

    “锅锅!”

    “嗯,哥哥。”

    “锅锅!”

    “”好吧,锅锅就锅锅。

    ------题外话------

    呶,你们千呼万唤的吻戏。

    宁妹:他是个厚颜无耻之人,是个臭流氓。

    铮哥:乖,你是希望我不要脸,还是希望我去紫禁城门前裸奔?

    宁妹:你快去裸奔吧。

    铮哥:行,我走了。

    宁妹:回来,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卧槽,我儿子这不是闷骚。

    铮哥:谁和你说我闷骚,我就明着不要脸了,怎么着吧,有意见?有意见你也给我老实的憋着,我四十米大刀可是很久没饮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