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后继有人】
    在这边和谢铮说了好一会儿,才很干脆利索的挂断了电话,大概谢铮那边也知道许宁现在不方便,若是身边没有许小风,谢铮肯定得在电话里和女朋友腻歪一番不可。

    李阔云将买回去的西红柿和黄瓜全部都存放在修建的仓库里,现在天气这么热,在外面放的久了,估计没几天就会烂掉,放在仓库里最少也能保存个把月,不过他们店里的食材,每天都会有供应商来送货,信任且固定的渠道,这次能让他这个老板亲自跑那么远去拉回这两千多斤的食材,也真的是很看得起许家了,平时都是林经理出面商谈,他只需要最后敲定才可以。

    晚上回到家里已经快九点钟,家里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只有他的妻子还在客厅里看电视。

    “怎么回来这么晚?”李太太听到开门声,扭头看着丈夫问道。

    “这一来一回就得**个小时,装货就花了三四个小时。”李阔云将手里的西红柿放在茶几上,“尝尝吧,味道不是一般的好。”

    说罢,他就去了洗手间,这可是憋了半路了,憋得整个人差点没爆炸。

    虽然完全可以在路上嘴边找家店解决,可是人嘛,在某种情况下,不到实在憋不住能坚持也就坚持了。

    比如你坐在电脑前玩游戏,不憋的难受好些人是不乐意动的。

    这次钻进洗手间之后,李阔云一直在里面蹲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出来。

    出来后的脸色,和许宁第一次被空间水冲刷了五脏六腑之后的神态一模一样,真的是既惊讶又尴尬。

    “美芳,我觉得现在身体很轻松。”

    李太太还在看电视,突然被丈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给弄得满头雾水,“这不是挺好的吗?”

    “是这西红柿的关系,我觉得。”在回来的时候,他和随行的几个人就每人吃了黄瓜和西红柿。

    现在想想,估计路上憋得难受的,肯定不只有他自己。

    随后他突然一身冷汗,幸亏开车的是个老司机,不然的话他还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吗?

    李太太更加的不明白了,“你全身轻松和西红柿有什么关系?”

    “我这次是去的几百里外的一村子里拉回来的货,那家人和我说他们家的西红柿栽植技术和别人不一样,种出来的西红柿可以清除肠道垃圾,我在车上吃了两个,刚才”不提了,味道太难闻,“这次拉回来一千多斤,咱们家自己留一些,再给两家父母送些过去,其余的放到酒楼里,限量。”

    “这就是西红柿,你居然还限量。”李太太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让丈夫说的好像这不是西红柿,而是人参似的,不过晚饭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她起身拎着袋子走去厨房,“路上吃饭了?”

    “吃的包子。”

    “那我就先回房睡觉去了。”

    熟客来到疏阔酒楼,就看到店里的菜单上新出了一道饭前甜点,糖拌西红柿。

    不少的食客都对过来点菜的服务员调侃,这算是什么饭前甜点啊,关键是这价格可真不便宜,一毛钱一两斤的西红柿,你居然卖六块多?抢钱啊。

    服务员统一的口径就是,我们的西红柿和别人家的不一样,我们的西红柿是最好吃的西红柿。

    这年头,精明的人有,必然是不肯吃亏的,可人傻钱多的也有啊。

    “那就来一份糖拌西红柿。”

    此时正值饭点,听到有人居然还真点,顿时都用戏谑的眼光看着冤大头食客。

    见对方是和一个女孩子一起,心里也了然了,这感情就是在女孩子面前显摆一下啊。

    “你傻呀,六块多钱一份,六块钱能买几十斤西红柿呢。”同桌的女孩子声音不轻不重的呵斥,“钱多把你给烧得。”

    看看,装逼不成反被哔!

    就是啊,这种男人姑娘还是要擦亮眼睛,还没咋样了就在你面前这样穷显摆,以后结婚日子指定不好过。

    “哎哟姐,这一看就是酒楼重点推荐的,我肯定得尝尝看,不好吃以后就不买了。”

    食客:操,这脸打的可真快,感情你们不是情侣啊。

    很快,糖拌西红柿和几样菜都被端上来,众人看着那一盘鲜红的西红柿上面撒着几簇雪白,模样还挺好看。

    男人对女子道:“姐,尝尝看咋样。”

    女子也没有说什么,点都点了,再说量也不算多,难道还能浪费了不成。

    随后用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然后

    一番难以形容的美味后,女子看到弟弟的筷子伸过来,直接将他的筷子挥开,将面前的糖拌西红柿搂在自己面前。

    “”这是想干啥?

    “这一盆归我了,你想吃再要一盘。”

    “你总得让我先尝尝呀,万一不合我的胃口我就不要了。”弟弟一脸哭笑不得,他还从没见过姐姐这样护食。

    女子听闻,有些犹豫不决的从里面想挑一块小的给弟弟,可发现厨子的手艺很好,大块几乎都一样,最后随便夹了一块放在弟弟面前的碗碟里。

    青年低头含进嘴里,一口嚼下去眼神顿时亮了。

    “这是什么”

    旁边还在看热闹的食客一听,顿时就纷纷看过来,想听听是不是被坑了。

    却不想这小伙子抬手招呼穿梭在店里的服务生,“再给我来一盘。”

    那服务生看了一眼后,笑着点点头,“好的,请稍等。”

    这边众人看到,味道似乎真的不错,有人也犹豫着点了一盘。

    然后不少人尝过之后都炸开了锅,这味道酸甜爽口,再配上白糖,味道似乎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在口腔里那种美味不断的炸裂,哪怕是滑倒胃里面,都能觉得身体产生了一种清爽的错觉。

    难怪店里的服务生说,他们家的西红柿不是普通的西红柿。

    虽然有点贵,可是随着家长来吃饭的小孩子们喜欢,捧着盘子吃的不亦乐乎,大人虽然也想吃,可是见到自家孩子如此的喜欢,到底是忍住了。

    想再要一盘,奈何这真的是太贵了,现在平均的工资也就百多块钱,那还要看做的是什么工作,谁敢放开肚子吃。

    “服务员,再来一盘糖拌西红柿。”

    “这边也要一盘。”

    有的人不舍得,有的人却忍不住。

    可惜,听到食客们的话,服务生笑眯眯的上前鞠躬,“不好意思各位,因为我们的西红柿数量有限,且今年的供货渠道已经断了,所以这份糖拌西红柿限量,每天五十盘,诸位想再吃的话,请改日再来。”

    一听这话,一些老饕不乐意了,到最后闹到林经理不得不出来主持大局。

    疏阔酒楼的常客没有不认识林经理的,别看年轻,可是能力却非常好,同时她也是老板娘家的远方外甥女。

    “诸位,因为这种西红柿很难栽植,我们店里进货数量有限,所以只能采取限量供应,而供货商那边也无法保证明年还会继续供应我们疏阔酒楼,所以还请诸位见谅,若是喜欢的话请下次莅临疏阔酒楼。”

    老饕们一听,也是没办法,这么好吃的糖拌西红柿看来只能等到明天了。

    这样就得早点来,若是晚了肯定吃不到,这里面明天肯定还有继续过来的。

    想想数量有限,卖完了可就吃不到了,价格这么贵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许家自然不知道一份糖拌西红柿就能卖六块钱,而区别就只是切块后上面加了一点白糖,就算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虽然这价格真的让人吃惊。

    不过至少可以说明,哪怕现在社会并不如后世,可针对一些美食还是会有老饕们心甘情愿的掏钱的,这就足够了。

    李阔云帮忙看的茶树苗,是在一个礼拜后让人送到许家的,来的人是疏阔酒楼的林经理林深深。

    “林经理”看到这个年轻的姑娘,秦雪娟颇为有些吃惊,“怎么是你亲自过来了?”

    林深深第一次见面,可能是有点对秦雪娟不太上心,哪怕表面上没什么,心里却总觉得对方是求着他们买蔬菜的,可是在感受到店里因为拿到糖拌西红柿以及凉拌黄瓜的变化后,她现在看到秦雪娟,那种心情也随之消散。

    “秦姐,之前你不是说让老板给你们弄几株茶叶吗,我这给你送过来了。”她让随行的两位男子帮忙把十颗有些蔫蔫的茶树搬下车,“这是我们老板托友人从杭城那边的龙井茶区挪回来的。”

    “真是太谢谢李老板了。”秦雪娟热情的招呼林深深进屋,至于这十颗茶树则是被暂时放在了家里的背阴处,她之前只想着随便给弄点茶树就可以,谁知道李老板居然如此上心,直接弄来了龙井茶区的茶树,她之前也喝茶,自然知道龙井茶有多珍贵和昂贵,尤其是好的龙井,比如明前雨前,再比如更好的莲心雀舌,她家之前喝的最好的也不过是明前,雨前都不容易买到真品,前面的莲心雀舌也只是听父亲提起过几次。

    不知道这次在闺女空间里种出来,是否能尝到前面的那两种茶叶。

    “应该的,秦姐家里的西红柿和黄瓜也非常好,在我们店里非常的受欢迎,不过因为数量有限,每天只限量五十份,就这样一些老饕都觉得不过瘾,可是我们也没办法。”林深深在许家堂屋的马扎上坐下,从秦雪娟手里接过水杯,低头喝了一口,发现许家连水都这么好喝,这个村子看来真的是人杰地灵。

    秦雪娟自然听懂了林深深的画外音,笑道:“我们每年都种,一向都是我婆婆照看着家里的那块自留地,我不太懂这个所以并不清楚,今年的西红柿和黄瓜算是快要到头了,地里只剩下一点个头不大的残次货,至于明年种不种,那肯定是种的,不过到时候的味道是否还这么好就不确定了,毕竟这种东西也是讲究方方面面的,比如种子,比如施肥的手法,当然还有雨水是否合适。”

    “秦姐说的是,这个虽然我也不太懂,不过的确如此。”

    “而且我之前也说过,今年的价格是这样,明年就不一定了,既然林经理肯过来,想必也懂我的意思。”

    林深深来之前就有这个猜测了,现在听到秦雪娟的话并没有多少意外。

    之前是秦雪娟找到他们面前的,可是现在的立场却反转过来,他们尝到了甜头,自然还想继续合作。

    可惜要等到明年了。

    “我明白,不知道秦姐家里还剩下多少西红柿和黄瓜?”

    听着意思,似乎就算是长得不好看的他们也不嫌弃。

    秦雪娟顿时哭笑不得,“林经理,我说的只剩下枝头挂着的那么几个,两样全部也不过二三十斤,今年是真的没有了,你们带回去统共有两千多斤呢,这还不够啊?”

    林深深这才知道自己是想的太美好,只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再提这件事。

    眼瞅着快要中午了,许宁和老太太领着许锐从外面回来,看到家里来了三个人,不等他们询问,秦雪娟就给介绍了起来。

    老太太一听就是他们家买了自家的东西,那可是八百多接近九百块呢,五官也变得柔和起来。

    “这都快晌午了,在家里吃完饭再走吧。”

    林深深反正也不着急,连连道谢着答应了。

    等吃到许家的饭菜后,林深深真的是深深为自己的决定点了一个赞。

    这许家小姑娘做饭的手艺也太好了吧,桌上的五菜一汤味道简直不要太疯狂,每一样都好吃的不得了,尤其是面前的这道红烧鲤鱼,吃的恨不得让人把舌头都吞进去。

    再看许家四口,意外的发现秦雪娟哪里像是两个孩子的妈,人家女儿明年都要上高中了,俩人坐在一起这完全就是姐妹花好不好,女儿不说,毕竟年纪还小,可是秦雪娟的肌肤鲜嫩的好似能掐出水来,就连旁边的老太太瞧着也顶多五十来岁,询问过后,惊讶的发现人家都七十多了。

    这不是人杰地灵,什么才是,你就说吧。

    再者看他们吃饭好似很寻常,不像自己这三个城里人,吃着饭眼里都冒着猩红的光芒,好似多少年没吃饭似的,突然一开荤筷子都不带停的,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她没还意思说两个员工,自己这边都表现的和难民似的,哪里有脸说别人。

    “秦姐,你女儿做饭真好吃。”她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

    秦雪娟并没意外,他们第一次吃到女儿做的饭也和这三个人的表现差不到哪里去。

    “喜欢吃就多吃点。”

    酒足饭饱,面前的菜也全部都被吃的一干二净,没有半点剩余,这才是真正的风卷残云。

    三个人吃完后都有些撑得慌,坐在凳子上缓解着腹中的难耐,却也不好表现的太过。

    林深深知道,就连厨艺,自家的厨师估计都招架不住这个小姑娘,如此想来真的是有点丢人。

    要知道疏阔酒楼的大厨可都是高价聘请的,做菜的手艺自然是很好的,不然酒楼的生意也不会这么火爆,可是比起许宁做的,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至于说缺少了什么,她不知道怎么说,真的要较真的话,就好像是她家厨师做的菜,只有形,没有魂。

    当然她也就是这么随便冒出的想法,具体的就不得而知了。

    下午两点钟,林深深一行人准备离开。

    秦雪娟却从厨房里给他们分别装了点自家制作的腊肠带上,至于别的相信人家也不缺。

    林深深等人自然不会嫌弃,高兴的带着东西,和许家人打了招呼就离开了。

    许宁等他们一走,二话没说就把茶叶挪到空间里,准备晚上睡觉的时候进去种上。

    而在这段时间,原本虽然在运送过程中经过培土和仔细包裹住的茶树叶子,进入空间后没多久,蔫蔫的叶子却好似被注入了一股活力,以虽然缓慢却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着朝气和活力。

    老药叔家里,许宁正在听老人家讲解药膳,她则是在旁边以自己能理解的白话文记下来。

    他这里有很多药膳的房子,包括很多的功能,美白的,瘦身的,壮阳的等等,但是多数都和女性方面的东西有关,用药爷爷的话来说,男人没有那么多要求,宫里的那位需要的并不多,身强体健和第三条腿的威风,身体方面自然有平时的锻炼,可是后宫那么多娘娘,你的第三条腿不中用的话可就危险了。

    但是娘娘不同,为了得到那位的宠爱,就得想着法子让容颜年轻或者延缓衰老,所以药膳才会这么多。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些极端的方子,药爷爷看到这种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撕碎揉团,然后等做饭的时候烧掉。

    “您老还真的是很久没看这些方子了。”许宁笑道。

    药爷爷抖了抖胡子,“我一个大男人看这个做什么,以前也想着能涌上,可是战争不断,人都为了能填饱肚子,有几个人想着臭美,长得太好看的指不定日子更难过,再说这里面很多药材,放在哪个战乱年代可不好弄。”

    许宁点点头,表示理解。

    老爷子是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想学这些,也不止这些,就连平时的医术都想学,关键是小丫头还很有悟性,这让之前还烦恼一身医术后继无人的老爷子,简直做梦都能笑醒。

    看来老天爷还是待他不薄的,后继有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