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杭城来客】
    “药爷爷,您喜欢喝茶吗?”许宁记录玩一道药膳后,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老人家。

    老药叔点点头笑道:“自然是喜欢的,只是咱们这边没什么好茶,太贵的茶不说喝不起,也不容易买得到。”

    想他这种有着悠久历史的家族,一般都是喜欢喝茶的,至于如今那些时髦的咖啡什么的,老爷子是连想都不会想,那些东西哪里比喝茶来的好。

    “那药爷爷会炒制茶叶吗?”

    “这个爷爷不会。”老药叔摇头,“你这小丫头,真当药爷爷什么都会啊,你想学这个,药爷爷和你帮你介绍一位老师,她家祖上以前和爷爷家里是世交,就是专门给宫里采购茶叶的皇商。”

    许宁不禁愕然,“您认识的人都这么厉害呀?”

    “还联系的也就那么几个,不过人家都比药爷爷过得好。”说着话,老人家没有半点的羡慕和向往。

    “那等我弄到茶叶后,您再帮我引荐一下那位制茶大师,到时候炒出来的茶,我带回来孝敬您。”

    “哎,这个好,爷爷好茶,到时候就不和你这个小丫头客气了。”

    既然说到茶叶,老爷子又细细的给小丫头讲解起有关茶叶的知识,比如茶叶的种类和品级等等,许宁不太了解,也重新翻过一页纸,仔细的记下来,回去好温习温习。

    十颗茶树已经全部在空间里安了家,许宁每天早中晚都要进去看看,发现按照药爷爷说的,其实她每天都可以采摘最少三次,奈何数量少,她也从其中一颗茶树上剪下一株茶枝然后栽种到旁边的土里,让她新戏的是两日的时间,那株移植的茶枝就已经长得和旁边的母树差不多大了,如此她也没有了后顾之忧,直接利用接下来几天的时间,将半亩地全部种植了茶树。

    如此紧张而充实的忙碌中,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开始了。

    她平日里该学习的时候没有一刻放松,该放松的时候也不会让自己不痛快。

    首先她就每晚学习过后,睡前和早起的时候,都会在空间里采摘茶叶。

    按照药爷爷说的,古时的龙井茶分为八级,每一级都有特定的名称,而现今的龙井茶则是分为十一级,从特级依次往后。

    许宁前世也不是个经常喝茶的人,毕竟她的日子那么苦,平时只是每月吃止痛药之类的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虽然饭店管饭,可她还要付房租,每月的薪水剩不下几个钱。

    当时酒店里的茶叶具体是什么茶,她不是很清楚,不过“特级”的茶叶却也有,当然在后期带着“特级”字样的茶叶简直太多太多了,价格也是高低不一,就他们酒店里的特级茶叶,实际上最贵的也就几百块一斤,便宜点的几十块钱,就这样也都是翻了多少倍的卖,毕竟是风景区的酒店,价格肯定是不会便宜。

    她采摘茶叶都是按照药爷爷说的最高的标准做的,只采集一个嫩芽,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等采摘完第一遍的时候,她发现所有的嫩芽几乎都是一样大的,通体碧绿中透着很淡的墨色,那种墨色极浅极浅,她也取出来透过日光看了一眼,给人一种玉一般的感觉,甚至还有种亟待爆发的澎湃活力,特别的好看。

    如此一直采摘了一个月,她这边好不容易积攒了约么有三斤的鲜茶叶,因为许宁想知道自己空间里的茶叶到底是什么标准的,所以趁着一个礼拜六的下午,她做晚饭后,和父母打过招呼,装了几样饭菜就来到了老药叔的家里。

    一进门,她看到药爷爷正在门口里装柴火,似乎是准备回屋做饭。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带着午饭过来了,药爷爷您别做了。”许宁上前举起手中的三层大食盒,“我有事要请教一下药爷爷,带过来咱们一起吃吧。”

    老药叔见状,似乎也习惯了这小丫头的做派,没有拒绝,拎着一竹筐的柴草,招呼许宁进屋。

    坐下后,许宁将三菜一汤和六个花卷取出来,在桌上摆好,跑到碗架那边找来了两双筷子。

    “这刚星期就跑过来,什么急事?”老爷子笑呵呵的问道。

    “我来给您看看我采摘的茶叶,然后您给我介绍那位制茶大师让人家帮我把这点鲜茶制成茶叶。”说完,她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塑料瓶子,里面放着十来个嫩芽。

    老爷子是好茶之人,自然不会拒绝,再加上他非常喜欢且疼爱这个小姑娘,这也不是什么顶了天的麻烦,他肯定会帮忙的。

    拿过茶叶后,他很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然后起身走向外面举起来透过日照敲了敲。

    回来后,老爷子一脸痛惜的说道:“你这孩子可真的是浪费呀。”

    “难道我摘错了呀?”许宁也是垮下小脸,若是真的错了,一个月的体力活倒是不算什么,可不是就真的浪费了么。

    “没错。”老爷子叹口气,“虽然没错,可是只采摘一个嫩芽,炒制出来的茶叶自然不凡,然而现在真正能品出茶叶精髓的人来说少之又少,再者我看过你采摘的鲜茶,品质绿中透着点点的墨色,是从未见过的,不过颜色在阳光下却非常的漂亮,似乎有生气在其中流动,很显然这茶树必然不俗,你还不如采集一芽一叶,这样炒制出来的茶叶必然也是绝品,所以你还说不是浪费?”

    不过也就是刚才看了那么一眼,他就觉得口齿生津,莫名的还未炒制就想要品茗一番了。

    老爷子不是俗人,哪怕身在俗世,可不该问的他从来不回去问,甚至连想都不会像想。

    虽然好奇这小丫头从哪里得到这种从未见过的茶叶,可既然小丫头不说,他也随后就将这个想法抛在脑后,并未上心。

    见许宁有些失落的模样,老爷子笑道:“别失望,我那老朋友可是妥妥的制茶大师,等我给她去个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那多麻烦人家呀。”许宁赶忙说道。

    “不麻烦,她是个茶痴,听到有好茶,谁也拦不住她。”

    见老爷子这么说,许宁就不再说别的,吃完饭后带着碗盘回家了,说是下午回去写作业,明天再来学习。

    下午,老爷子就去了村支部,给那个远在杭城的友人打去了一个电话,那人听说后,说是今天下午就出发,后天上午准能到。

    老爷子并没有说什么,似乎在打电话之前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样。

    此时杭城某精致复古的民居内,以头发半白的老太太挂断电话后,就让身边的小伙子给她去定火车票。

    沈沧澜听到目的地,满脸的疑问,“奶奶,您去燕省做什么,下个月就要去帝都参加一年一度的茶展会了,您可是特邀嘉宾啊。”

    洛希君摆摆手,起身就上楼准备收拾行李,“那边有个老家伙说是手里面有好茶叶,让我帮忙炒制一下。”

    “那我帮您走一趟就是了,何必要您亲自去。”沈沧澜不以为然。

    看来是熟人,不然的话就算是对方说是有好茶叶,可是对于和茶叶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奶奶来说,随随便便这么两句话可是请不动她的,她可是现今华夏茶文化资历最深厚的人了。

    想到奶奶这么大年纪还要长途跋涉,沈沧澜就不放心。

    “我和学校请两天假,陪您去一趟吧。”他冲着楼上喊了一嗓子。

    “随便你。”洛希君懒得说什么,只要赶紧给她订火车票就行。

    若是一般人,洛希君自然不回去,可是那老家伙是一般人吗?两人可是自幼就相熟的,既然他都说是好茶,那必然绝非普通人单纯靠价格能评定的好,怎么能让她不上心不重视。

    虽然茶展会的日子还有一个来月,需要准备的东西非常多,却也足够她匀出几天去走一遭了,相信此行不会让她失望的。

    车票很快就订好了,沈沧澜说自己去帮忙走一趟可不是随便说说,他自己去可以坐飞机,可是若奶奶亲自去,那就只能在地上跑着去了,老人家这辈子也出国参加过茶展会,当然这辈子到现在也仅有两次,也是这两次的飞机就让老人家叫苦不迭,晕机。

    许宁在礼拜天得知药爷爷已经给对方打过电话,说是最晚明天上午就能到,她也没藏着掖着,将自己采摘到的三四斤鲜茶叶直接拎到他这边,毕竟次日她还要上学。

    礼拜一上午八点钟,村里就开进来一辆带后斗的三轮车,一路“突突突”的开进香山村,那后面的黑烟真的能呛死人。

    沈沧澜搀扶着很明显有些疲倦的奶奶从车上下来,他的脸色也不是特别的好,就算是个体力好的年轻人,这两日也是折腾的够呛,而且这里出租车几乎看不见,无奈只能在城里入驻的旅馆,让人找了一辆来这边县城办事的车捎带过来的。

    一下车,沈沧澜就想问路,却被洛希君给拍拍手拦住。

    “这位大兄弟,你们村的老药叔住在哪里?”

    早饭后在街上遛弯的老大爷听到后,抬手指着一个方向,道:“顺着这条胡同直走,走到头左拐第一家就是。”

    祖孙俩和人家道了谢,然后沈沧澜搀扶着奶奶就往胡同里走了。

    当看到面前这座院子,洛希君有一瞬间的吃惊,站在门口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奶奶!”沈沧澜不明所以,之前明明那么着急,怎么到了门口居然不进门?

    “苍蓝,他家祖上从清朝入关后,就是宫里的御医,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可也是人人敬重,没想到如今到了他这里,却沦落到这个小山村里。”

    之前没有听奶奶提起过,如今得知这里面住的居然是医药世家的传人,沈沧澜也有些吃惊了。

    这是御医,可不是太医,宫里太医很多,然而能挂上御医头衔的却少之又少,足以说明其医术的高超。

    “你也知道,奶奶祖上是为清宫里进献茶叶的皇商,和任家关系颇为融洽,年幼时我也曾与他相识,可后来他却随其祖父失踪了,一直到国泰安定后,才接到他的电话,算是重新联系上了。”老太太抬头看到屋子里走出一个穿着极其朴素,近乎满头白发的老者,唇角露出一抹慈和的笑容,“奶奶幼年得过一场大病,若非他的祖父,我恐怕早就死了。”

    “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什么死不死的。”老药叔看到她,端着放置着干药材的簸箕走上前,“来了咋不进门?是嫌弃我这院子寒碜?”

    洛希君没有回答,看着他的腿,一脸杂色,“你原本就长得难看,现在又瘸了条腿,还真是难为你了。”

    老药叔被她给挖苦的哭笑不得,“现在嫌弃我长得难看?小的时候是谁一见面,非要缠着给我这个丑八怪当媳妇?不害臊。快点进来吧。”

    三人进屋,老药叔直接给两人倒了杯茶,虽然杯子有缺口,沈沧澜有点洁癖不想喝,可是看到奶奶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他也没失了礼数。

    喝了一口之后,发现这并不是白开水,里面还有点淡淡的苦味和甜味混杂其中,细细一回味,这是菊花茶。

    “茶叶呢?”洛希君开口问道。

    老药叔也没有说别的,从药架上抽出一个簸箕,断到洛希君面前,顿时一股清澈悠长的香味在鼻翼间缭绕。

    洛希君一看,眼神顿时就定住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鲜茶叶。

    而出生在茶叶世家的沈沧澜虽然不是多精通,却也比一般自命不凡的好茶之人懂得更多,她看到这些鲜嫩的嫩芽后也是有些吃惊。

    “奶奶”他看了一眼奶奶,见对方正全身心的投入,嘴边的话没有说出口。

    可不是嘛,连他都觉得这嫩芽不凡,更何况是奶奶这位真正的制茶大师了。

    “这是杭城龙井茶园的茶树采摘下来的。”只是看了一眼,洛希君就撂下这句话。

    可沈沧澜觉得奶奶似乎是看走了眼,“奶奶,龙井茶园的茶树我都见过,没有这样浓郁的碧色。”

    “的确有些不同。”可是洛希君认为她是不会看错的,“按照我的经验,应该是出自那边的茶树无疑。”

    可就算这样,她依旧紧紧盯着面前的碧绿嫩芽,全部都是采摘的一个嫩芽,她也非常仔细的看过,大小几乎没有差别,“嘉哥,你帮忙筛选过?”

    “没有,我只是摊开来放了一晚上,然后就没动过。”老药叔走过来坐下,“咋样?”

    “连你都说不凡,那就肯定是不凡的。”洛希君觉得手有些痒,“早知道我带设备过来了,直接在你这边炒制。”现在还要带回去,这一路就是两天。

    “我就是觉得有点可惜。”老药叔捋着胡须呵呵笑道:“之前那小丫头还向我请教过有关茶叶的知识,我和她说了不少,告诉她茶叶有单独采摘一个嫩芽的,还有一芽一叶,一芽两叶的,结果这丫头直接摘了嫩芽过来,当真是可惜。”

    “的确可惜。”洛希君点点头,“现在懂得这个的真不多,很多都是图个文雅,不懂装懂,一芽一叶按照这个鲜茶的质量,再加上我的炒制手法,绝对是比起市面上少之又少的特级龙井还要珍贵,还是你说的不够清楚。”

    “怪我。”老药叔惋惜的点点头。

    洛希君却突然反应过来,一脸好奇的问道:“你说采摘这个茶叶的是个小姑娘?她是在哪里采摘的?”

    看着茶叶的状态,应该是昨天刚采摘下来的,既然如此,那茶树也就应该在这个村子附近,她真的想挪回去一颗种着。

    老药叔见状,微微眯起眼睛,“我没问,那小丫头也没说,不过中午可能回来这里一趟,你也不准问。”

    “我”洛希君有些不甘心,但是看到老药叔的眼神,最后只能遗憾的叹口气,“知道了,我不问,不过按照我的炒制手法,这至多能制成三两茶叶,我会按照我的理想价格留下一两的,成吗?”

    “我说了不算,等你问问那小丫头吧。”老药叔说完,看到洛希君的神色,笑道:“那小丫头是个好孩子,你说她肯定答应,说不定连钱都不要你的。”

    “这可不成,她是不知道这茶叶的珍贵。”洛希君摇摇头,“龙井茶就算普通茶师炒制,那价格也比别的茶叶珍贵,更何况是我亲自炒制的,还是用这么稀少的鲜茶。”

    说罢,洛希君又一脸惋惜且遗憾的说道:“不知道喝过这个茶叶之后,别的是否能喝的习惯。”

    沈沧澜没有说什么,他平时不算特别喜欢喝茶,但是此刻却真的想尝尝这个了。

    之前还觉得奶奶是大惊小怪,现在看来,此次真的是不虚此行。

    “你家里茶叶不是很多?”老爷子看着桌上的精致盒子,“这是给我带的茶叶?”

    “是,我亲自炒制的,用自家种植的茶叶炒的,你尝尝,喜欢的话以后喝完了就给我打电话,我让人给你送过来。”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老爷子没和洛希君客气。

    小的时候,她可没少在自家厨房里乱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