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震惊不已】
    中午许宁吃过午饭就过来了,一进门就看到老药叔家里有外人,三人正在吃饭。

    “宁宁来了,快进来,吃饭了没有?”老爷子看到他,表情瞬间变得柔和起来,让洛希君别提多吃惊了。

    这可是个老顽固,之前她就想让老药叔去杭城那边开一家中药铺,自己也可以就近帮衬着,几乎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要说两遍,他每次都哼哧哼哧的拒绝。

    虽然是个大夫,可从来不是那种温声细语的。

    现在倒是奇了怪了。

    不过等看到许宁后,洛希君也觉得这小姑娘的确招人疼。

    整个人鲜鲜嫩嫩的,就好似那枝头正俏的茶树小嫩芽,五官明媚,笑容特别的清爽。

    “我刚吃过午饭,过来看看。”许宁见到这位老太太从自己进来就一直盯着,也没有觉得尴尬不好意思,冲对方微微一笑,然后弯腰微微鞠了一躬,“您就是药爷爷说的制茶大师吗?”

    洛希君见她的举动,笑道:“我姓洛。”

    “洛奶奶您好,我叫许宁。”

    “先坐吧。”老药叔招呼许宁坐下,“再吃点。”

    “我中午吃了一碗面,已经饱了,药爷爷您慢慢吃,别忙我。”

    等他们仨吃过午饭,洛希君就拉着许宁和她说了一番,最后笑道:“到时候炒制出来,我按照一个公道的价格买下一两茶,你觉得可以吗?”

    “买?”许宁微楞,然后赶忙摇头笑道:“您尽管留下就行,我不能收您的钱,之前药爷爷说您是国内著名的制茶大师,想必一般人也请不动您出手,我这也是占了大便宜的,再说我也不懂得品茶,您喜欢就留下。”

    “这怎么成。”洛希君不赞同的说道:“你是不知道这茶叶的珍贵,我”

    “好了,和一个孩子推来推去的做什么,让你留下就留下,婆婆妈妈的。”老爷子在旁边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宁宁,你该去上学了。”

    “好!”许宁起身,和三人打过招呼,就离开了许家。

    洛希君望着许宁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真是个懂事乖巧的小姑娘,言谈举止也非常的得体,你们村子还真是人杰地灵啊。”

    “这算是一方面,这孩子的父母都是大学生,父亲在镇政府做财务科主任,母亲是十几年前从魔都来的下乡知青,自然不会疏于管教。”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

    洛希君在这边没有耽误太久,当天下午就离开了。

    回到杭城后,沈沧澜就回学校了,洛希君则是顾不得休息,一头扎进了炒制茶叶的作业中。

    当然沈沧澜也很关注这边,为此下午放学后也没有回自己家,每天都来奶奶这边报道。

    约么十天左右,沈沧澜再次来到奶奶家里,就看到她正坐在客厅里,看着面前的漆木盒子发呆。

    “奶奶?成功了吗?”他走到木质藤椅上坐下。

    “嗯!”洛希君点点头,“按照我的预期和手法以及苛刻的要求,这三斤四两的鲜叶只能炒制出三两。”

    沈沧澜听到这话,就知道炒制成功的茶叶绝对不止三两,不由好奇的问道:“现在呢?”

    “六两二钱。”洛希君打开盒子,看到里面那完全炒制好的茶叶,一股浓郁的茶香汹涌而出,让他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这种香味很特别,说是茶香没错,可是却比一般的茶味道更加的浓郁,但是这种浓郁却不会让人觉得过度,哪怕是喝惯了茶叶的洛希君都觉的,这种香味似乎就是刚刚好,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明明味道这么香,却为何会给人一种如此奇妙的感觉,真的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沧澜,你觉得呢?我是问味道。”

    沈沧澜也在震惊中,听到奶奶的话,他抬头看着老人家,沉默片刻后才道:“奶奶,难道您和我的想法一样?”

    看到孙子这幅表情,洛希君就知道自己连问都不用问。

    “去煮一壶井水,我们泡来尝尝。”洛希君叮嘱孙子。

    沈沧澜早就等不及了,立马起身去取井水准备烹茶。

    一个半小时后,在洛希君精致而艺术的烹茶之后,祖孙俩捧着一杯茶,放在鼻翼下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觉得醍醐灌顶这个词,只是个成语,现在突然觉得放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沈沧澜感慨万千,“这味道,吸一口,整个头脑都瞬间清醒了,真真切切的清醒。”

    洛希君没说话,看着白瓷茶杯中的茶水,色泽碧绿,香气浓郁,里面的两片茶叶如同雀舌一般,煞是好看。

    轻抿一口,她恍然觉得眼前好似出现一片茶园,满目青翠,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生命力。

    喝茶叶都给人一种朝气蓬勃之感,这是洛希君从未体会过的,很多人都知道,喜欢喝茶的以上了年纪的人为多,能喝出生命力,着实让人觉得奇妙,却觉得全身好似被洗刷一边,瞬间变得年轻了许多。

    但是沈沧澜却并非这种感觉,他更觉得是一种好似体内的一切不舒服全部都消散,如同身体得到净化,生命得到进阶的错觉。

    可真的是错觉吗?

    “沧澜,你觉得如何?”洛希君看着面前最疼爱的孙子。

    沈沧澜又品了一口,好一会儿才说道:“绝品。”

    洛希君笑眯眯的看着他,“能被我洛希君的孙子说一句绝品,足以说明这茶叶的优秀实至名归。”

    “奶奶,您觉得这一两得值多少钱?”

    “无价!”洛希君抛下这两个字,起身走到一边的复古红檀桌上,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香山村的号码。

    沈沧澜知道奶奶要做什么,他却捧着茶杯,静静的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

    挂断电话等待的这点时间,洛希君对孙子说道:“今天先问问许宁那孩子,一年能出多少鲜茶叶,然后我再帮他在茶界看看,是高价出售还是进行拍卖。”

    “拍卖?”沈沧澜吃惊的看着奶奶,“您还真厉害。”

    “不管怎样,茶界势必要掀起一番波澜了。”她叹息一声,“这茶叶的质量也是我平生仅见,按照我的手法一斤茶叶却能制作出二两茶叶,你还觉得这是寻常?”

    沈沧澜当然不会,看看外面的那些普通茶商,很多都为了多卖钱,分筛这个程序都很随便,再仔细一点也恐难达到他奶奶的这个精细地步。

    很显然,既然能达到如此的比例,那就是这茶叶的质量绝非寻常,作为自小受其熏陶的沈沧澜,如何能不吃惊。

    “我之前也很精心的测量过,每一个嫩芽的大小和重量,几乎完全相同,差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这么诡异?”沈沧澜微微眯起好看的眼眸。

    “什么诡异。”洛希君哭笑不得,“古代贡茶也能达到这种程度,不过现在却看不到了,就算再好也打不到贡茶的质量标准,就比如洛家,曾经是贡茶皇商,祖上的很多手段我现在也难以复制,如今这茶叶却弥补了我的缺憾。可以这么说,就算是退回到那个时候,现在的这份茶叶,完全可以担当贡茶的标准,只高不低。”

    “那您还是准备留下一两?”这可是翻倍了。

    “答应了的。”洛希君也觉得心疼,不是为别的,而是她开口,那小丫头肯定也会答应,甚至还是不要一分一毫,她却不愿意。

    那小丫头不知道价值几何,她却不能占人家便宜,能得到一两已经是很难得了。

    再次给香山村那边去了电话,洛希君和老药叔在这边说了好一会儿才挂断。

    不过沈沧澜却听明白了两人谈话的意思,那就是能否单独拿出二两茶叶,由她亲自监督进行拍卖,余下的会让人送去香山村许宁手里。

    老药叔这天下午来到了许家,和秦雪娟说起了这件事。

    秦雪娟自然知道茶树是怎么回事,可是她肯定不能说,好在之前许宁都和他们说过,不说老太太,秦雪娟也没有露出丝毫破绽。

    只是听说那茶叶的质量非常高,甚至制茶的那位大师主动提出帮他们进行拍卖,老太太没怎么,秦雪娟却震惊不已。

    “老药叔,那茶叶真的这么好?我就以为是宁宁从哪里弄得野菜芽什么的。”秦雪娟蹙起眉头,“居然闹到能拍卖的地步了?”

    “可不是很好么。”老药叔呵呵笑道,“难怪你不认识,这孩子还真是浪费,居然就摘回来一个嫩芽,我那老友说若是带个叶子,价值也会很高,制作出来的茶叶绝对不止这么一点。”

    “我说前段时间回家咋一直说茶叶什么的,感情是你这老头子教的呀。”老太太瞪了老药叔一眼,“她不是跟你学做药膳了吗?”

    “瞧你说的。”老药叔顿时也吹胡子瞪眼,“宁宁乐意学,我自然乐意教,学海无涯,喜欢学习你还有啥不乐意的。”

    “懒得搭理你。”老太太哼了一声。

    老药叔指着老太太对秦雪娟道:“瞧瞧你妈,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么不讲理。”

    “要你管。”老太太不服气的反驳一声。

    “谁管你。”老药叔也是不甘示弱。

    他知道于春花心眼好,就是嘴巴不饶人,这都同村几十年了,早就了解对方的脾气,偶尔这老婆子头疼脑热的,他也会上门看看,就算那样,也是嘴上闲不住,偶尔争执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话,倒也能让心情变得很不错。

    坐了一会儿,老药叔准备回去,却被秦雪娟给拦住了。

    “老药叔,您看这都快晚饭了,今晚就在这里吃吧,省的还要让宁宁端着饭菜跑一趟。”

    原本老药叔是要拒绝了,可听人家这话,根本是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你,也只能点点头答应了。

    不答应能咋样,还能真的让许宁去家里给送饭啊,就算是送他也不好意思再让许宁拎回来,何必要瞎折腾。

    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娟儿啊,叔家里有吃的,以后别让宁宁给我送饭了。”

    没等秦雪娟开口,老太太再次冷哼一声,“给你你就吃呗,真不想让你吃也就不送了,又不差你这一口。”

    老药叔顿时哈哈大笑,“你这大妹子呀,嘴巴就是这么不客气,那我以后可天天累蹭饭了。”

    “谁管你。”

    这意思是想吃就吃,要不来你家吃饭,你还不管呀?

    下午许宁回来,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脸的震惊。

    不过等晚饭的时候和父母商议了一下,他们俩也都同意了。

    至于如何的拍卖,许宁一家人并没有操心,就算是想看看热闹,却也没那个时间。

    关键若是有人询问这茶的来源,他们也不好说。

    所以他们家唯一的要求就是“保密”,不能泄露是许家弄的茶叶。

    这点洛希君自然也想的清楚,许宁还是个孩子,若是许家的大人,她或许还会说出口。

    之所以断定是和许宁自身有关,也是通过她的观察得出的结论。

    若是许宁的长辈弄的茶叶,如何都不能只让一个小姑娘出头,小孩子或许并不知道茶叶的行情,可是大人多少也比孩子见识多一点。

    而有关拍卖的事情,她并没打算直接找拍卖行,还有不到一个月国际茶展会就要在帝都开幕了,那里会是个最佳的推广拍卖场所。

    只是想到自家的这一两茶叶可能会被凶耗一空,她才真的觉得肉疼了。

    之后却因为她发现的一件事情,也从肉疼变成了舍不得。

    对于这份茶,她心里有数不清的疑惑,不知道这辈子是否能得到答案。

    而最让她求而不得的答案不是茶叶哪里采摘的,是在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这样的鲜茶叶,要知道龙井茶的采摘季节可是很苛刻的,早一天晚一天的味道都不同,最佳时期是清明节前后的时间段,现在可是九月份。

    她不是任永嘉,那个老家伙喜欢喝茶是没错,可是也沿袭了家族的那种少打听少说话的性子,她可是整个华夏为数不多的好茶懂茶之人,不想知道才怪。

    不过碍于任永嘉的阻止,这些问题最终只能烂在心里了。

    若是真的有了钱,要问秦雪娟想做什么,那自然是做生意。

    而许宁呢?她还是想买房。

    现在买房,哪怕是在帝都,价格也不是多高,但是再过几年,一直到八十年代末,那房价就会每年以稳步的提高攀升,一直到几十年后会以让无数人为之仰望的价格,望而兴叹。

    许宁想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不想租房子住,更不想在这一辈子去做房奴。

    她死之前,酒店里工作的人结了婚的有超过八成是房奴,余下的两成则是在老家有房子,或者是父母的房子拆迁后给他们的。

    谁都想过好日,许宁这辈子依旧不例外,不过上辈子用错了方式,这辈子却不会了。

    十月中旬,洛希君再次来到了香山村,这次依旧带着自己的孙子,不过上次是坐火车,这次则是开车过来的。

    车子是沈沧澜父亲的,上次过来是因为沈爸爸开车去外度出差,祖孙俩只能坐火车。

    当秦雪娟捧着手里的两万多块钱的时候,那淡定的表情让洛希君还是有点意外。

    这可是两万块,绝对不是个小数目,而秦雪娟这神态,让她知道许宁的母亲娘家必然也是很富裕的。

    只是许宁奶奶的态度,却让她也是挺不理解的,若说秦雪娟没失态她还能理解,可是许宁的奶奶一看就是那种农村老太太,看到这么多钱居然也表现的很寻常,这一家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这个疑问还是悄悄问过老药叔后才知道的,原来这许家老太太祖上也是大户,家里有奴仆有佃户,难怪。

    这次祖孙俩没急着回去,开车的是沈沧澜,洛希君也担心接连开了两天的车,不休息好不行,所以晚上决定在这边歇下,明天再走。

    老太太听到后,就说让他们在自家隔壁休息,当然她晚上会让儿子去给江老头去个电话说一声,这是最起码的做人态度。

    晚上是许宁做的晚饭,都是家常便饭,却让这两位客人吃的很尽兴。

    而就在这天晚上,洛希君亲自给在座的人冲泡了一道茶。

    许家人都不太会喝茶,却也觉得这茶水好喝的不得了,老药叔却尝过后,大加赞赏。

    “极品。”他高兴的眯起眼睛,“以前喝的茶都比不上这个。”

    洛希君笑道:“不然你以为怎么可能拍卖出这么高的价格,而且你难道没发现,我这都冲泡了几回了?”

    “还真是。”她这么一说,老药叔顿时反应过来,然后问道:“几回了?”

    “之前我在家里以及茶展会上都数过,一般的龙井只能冲泡至多三回,也就是不到十杯,之后味道就会很淡了。”这里洛希君说的十杯是那种她用的特定的茶具,当然茶具的大小,数量自然不同,“而这个我算过,只有到了六十杯后,味道才会变淡,前面的六十杯,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老药叔干脆就吃惊不已,看着洛希君道:“连你几乎都尝不出来,别人岂不是能喝七八十杯?这是仙茶啊?”

    “我看也是。”洛希君笑吟吟的点头。

    ------题外话------

    更新的晚点,没顾得上改错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